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 井位凶吉
    张横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华家的古井会在凶煞之地上,这完全是因为,当年的华家,与现在的华家,院子的结构发生了变化,从而让古井在宅中的方位,也发生了变化。

    “华老,有一件事我必须要说出来。”

    微一沉吟,张横道:“您院中的那口古井,有很严重的冲刑,正处于凶煞之位上。”

    “哦!”

    华老的寿眉陡地一凝:“此话当真?”

    “是的。”

    张横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不瞒您说,您家的古井,乃是绝阴之地。”

    张横也不卖关子,把绝阴之地的意思解释了一遍,最后道:“以我的估计,雪儿之所以会是孤阴之体,也正是与这口水井有关。”

    刚才张横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华老的家里有这样一口处于绝阴之地的水井,他家到底受到了多大的影响。

    后来,却是陡地想起了华雪莹的身世,貌似她父母双亡,好象是因为出了车祸双双去世。而她本人,更是孤阴之体。

    张横的心顿时恍然了。

    从这两件事上来说,华家确实是已受到了水井绝阴之局的影响,他的儿子儿媳双双离世,华雪莹如果不是因为他用各种珍贵灵药滋养,也是绝对活不到现在。

    如今的华家,已基本上与绝后差不多,貌似在中国人的习俗中,女儿是别人家的,一旦出嫁,就算是别家的人了。

    此刻,他自然是要把华家的这个风水破败说出来。

    “一口水井竟然会这样厉害?”

    一边的华雪莹也是俏脸变色,她一直默默地在听爷爷和张横说话,可是现在却也实在是忍不住了。

    “当然!”

    张横慎重地点头:“井在阴阳风水中,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与家中的橱房厕所以及卧室相当,古人挖井的时候,会有许多的禁忌。”

    说话间,三人走出了房来,来到了水井边。

    水井就在院子的中央,四周有一圈青石板铺就的井台,旁边不远处还种有翠竹,这让这口古井更增添了几分古朴的典雅。

    然而,望着水井,张横的神情变得凝重无比:“子上穿井出颠人,丑上兄弟不相称,寅卯辰巳皆不吉,不利午戍地求津。大凶未亥方开井,申酉先凶无吉论。惟有乾宫应坏腿,甲庚壬位透泉深。并灶相看女淫精,兑方有井家无金。”

    张横所说的这段话,正是天巫传承中,对于家中挖井方位的禁忌。

    一般来说,方位是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天地四相来分的,如果再细一点,就是按八卦的八个方位来论定。

    但是,因为井的特殊性,天巫传承中,当要测定挖井位置的时候,会把方位分的更细致,以便于让井口所在位置更加的准确。

    所以,挖井时所用的方位是按罗盘中的十二时辰的顺序来排定。

    这样,十二时辰,就有十二个方位,在位置的确定上,更加的精细。

    我们可以把十二个时辰,看成是一个圆周,就象是手表上一点到十二点的十二个刻度。以地图的标准,下南上北,左西右东,那么,十二点与六点这两个位置,正是子和午,也正是子午线。

    其他的时辰也就可以按照顺序填到一到十二点的那些刻度上了。

    明白了十二时辰做为方位的划分,挖井的禁忌也就非常清楚地体现了出来。

    子位上挖井,会让家里出傻子,丑位上挖井,却会让家中兄弟不和,其他方位,自然都可以参考天巫传承中的禁忌,一一得到解答。

    而从这些禁忌来看,挖井方位不对,确实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家中出傻子,兄弟不和是其一,如果方位不对,不聚财,也在其次,若是挖在凶煞位上,会让家中的女子变成淫妇荡娃,这自然是这一家人的悲哀了。

    所以,挖井方位之凶吉,实在是马虎不得。

    华家的这口古井,本来是应该在白虎位上。这是挖井最佳的方位。但是,因为房子被分割,华家只剩下了原本三分之一的院落,而且,院门也进行了重开,现在的这口古井的位置,正好位于华家亥位上。

    亥为**,本是大凶之位,此井又是古井,乃为陈年阴井,因此,就造成了此地为绝阴之地的极凶之局。

    家中有绝阴位的水井,如果生的是男丁,绝不会长命,而如果生的是女子,则会影响到她的命理。

    这就是华雪莹之所以会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所生,成为孤阴之体的原因所在。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华家这口古井,方位改变后,成为了一处绝阴之地。

    “啊!原来是这样!”

    华老和华雪莹两人一听,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

    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华雪莹父母当年突遭车祸,她本人却是孤阴之体,竟然都是这口古井造成。

    “唉,都是我老头儿不好!”

    华老长叹一声,脸现悲色:“当年,雪儿他父亲,就是想搬家,不愿住在这里。可是,我老头儿恋旧,这才一直坚持住在此处。却是想不到……”

    说到这里,华老已是老泪纵横,后面的话再也无法说下去了。

    做为一名中医界的泰山北斗,他在人前风光无限。但是,谁能知道,他内心的孤独与寂寞。

    当年的丧子之痛,孙女的孤阴绝症,如同是恶磨的爪子,深深地扼住了他的心灵,让他每每午夜梦回,却是再也难以入眠。

    然而,此刻经张横点破,这所有的一切,竟然只是因为自己当年的恋旧,这一份执着,却是害了自家。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华老悲痛之极?

    “唉!”

    华老长吁短叹,一时间难以自己。

    张横也不知该如何劝他,心中甚至有些后悔,不该把实情告诉他。

    不过,如果不告诉他实情,以华老固执的性格,要他相信这口古井对他家有冲刑,他肯定是绝不相信。

    所以,这也是张横最后不得不告诉他的原因。

    “爷爷!”

    华雪莹一时也是悲从心来,眼眶里盈满了泪珠。

    说实话,从小失去父母,虽然有爷爷精心的呵护,但是,她却失去了许多普通孩子最快乐的童年。

    这也是造成她性格上有些孤僻,最后痴迷于医学的原因所在。

    缺少父母的爱,在她的生命里,那是不完整的。

    此刻,望着爷爷老泪纵横,再想到自己的身世,如何不让她心中悲痛。

    陡地,华雪莹象是发疯似的,猛地搬起了一块大石,向古井冲去,口中也嘶哑着不知在说些什么。

    “雪儿!”

    华老和张横两人猛然惊醒,连忙惊呼,想阻拦她。

    但是,他们还是迟了一步,华雪莹手中的大石,已轰然砸在了古井的井沿上。

    怦!

    井底传来大石砸在水中的闷响,而她整个人却是趴在了井边,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想到自己父母的身死以及自己的绝症,竟然都是由这口水井而来,华雪莹的心中有一股难以抑制的悲愤,恨不得亲手把这口井给砸了。这才会做出如此癫狂的动作。

    可是,一块石头砸下,她心中的愤怒和悲痛也发泄了不少,却是陡地意识到,现在就算是把这口井给炸了,也是于事无补。顿时,她整个人象是泄了汽一样,趴在井沿上呜呜呜地痛哭起来。

    看到华雪莹这副样子,张横和华老不由松了口气。刚才华雪莹的行为,确实是把两人给吓了一跳,还以为她一时想不开,要做傻事。

    然而,还没等两人上前劝解,下一刻,一幕让他们无比惊骇的情形却陡然发生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