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2章 阴阳调和
    华雪莹趴在井沿上,悲痛欲绝,呜呜呜地哭个不停。

    突然,她浑身剧震,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呻吟。紧接着,她的身上,竟然出现了不可思议的变化。

    只见,一层薄薄的冰晶,陡地从她身体的体表上呈现出来,与此同时,一股极度冰寒,极度阴森的气息,也刹那弥漫开来,让四周的温度,也似乎猛地下降了好几度。

    “啊!不好!”

    华老猛然惊呼,脸色骤变:“雪儿,她,她,她的孤阴体质发作了!”

    华老大骇,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一把搂住了孙女,拼命地摇晃起来:“雪儿,雪儿,怎么会这样,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这位中医界的泰斗,此刻那里还有平时所见的那份稳重和泰然,完全变成了一个无助的老头,神情惊惶之极。

    确实是怪不得华老,他是最清楚自己孙女的状况。

    因为华雪莹是孤阴体质,属于天下罕见的绝阴之脉。这些年来,为了压制她体内的阴脉爆发,华老几乎是耗尽了心力,这才能让华雪莹支撑到如今。

    只是,随着华雪莹年纪的长大,她体内的孤阴绝脉的发作也越来越厉害,到了最近,华老已感觉到,如果她再一次爆发,自己已是最无能力压制。

    这正是当日他在见识了张横的手段后,不惜一切,就算是用万劫柳木这样的稀世珍宝为代价,也要让张横把孙女收为徒儿,目的就是想让张横替华雪莹治疗她的孤阴绝脉。

    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今天因为这口古井,却是让孙女孤阴体质提前爆发了。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震骇莫名?

    刹那的惊惶,华老陡地醒悟了过来,猛然转头,急切地叫喊起来:“小兄弟,你快救救雪儿,你快救救她!”

    华老终于想起了自己身边还有一个救星张横。

    “华老!”

    张横自然也已看出了华雪莹情形不对劲,早已来到了她的身边,正伸手探察着她的情况。

    此时此刻,华雪莹全身都结了一层冰晶,甚至连她的满头长发上,也是有点点的霜花在闪烁,仿佛她已成了一个冰雕,看起来确实是有些诡异。

    再看她的脸,双眼紧闭,脸色煞白,完全已是没有了人色。

    更让张横心中暗惊的是: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华雪莹头顶的三花聚顶中,宅地气运突然爆发出了一股冰寒的雾气,与本命气运遥遥呼应,一股冰冷的气息弥漫了整个三花聚顶的光氲。

    这在以前是没有发现的,好象宅地气运的冲刑,在这一刻突然爆发了,从而引起了她本命气运的反应。

    对于绝阴之地的凶煞,张横也只是在天巫传承中看到过有关的记载,他这也是第一次实地探察到这样的古井存在。

    因此,绝阴之地的井位,到底是如何对人产生影响,张横确实也并不明白。

    不过,华雪莹的孤阴体质因这口古井而来,想必两者之间,必然会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这却是如今的张横,还无法理解的层次。

    “唉,都是我老头儿不好!”

    这个时候,华老也总算有所平静下来,满脸的自责:“雪儿一向对这口井有顾忌,她一直说,每次靠近这口古井,就会浑身发冷。我一直以为,这是因为她的孤阴体质造成的,是古井散发的冷气,让她害怕。那知,竟然会有如此严重的后果。”

    现在的华老,又是自责又是后悔。

    要知道,华雪莹因为对这口井有些害怕,以前也曾建议过把这口井埋了。但是,华老念旧,却没有听取她的意见,所以这口井一直存在到如今。

    现在,孙女却因为这口井引发了孤阴绝脉的后患,他的心中确实是充满了懊悔。

    “华老,我们快把雪儿扶到里面去。”

    张横可没那么多的感慨,从华老怀里接过了华雪莹,抱起她就往屋里走去。

    屋里的保姆此刻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当她看到张横抱着华雪莹进来,再看清华雪莹的情况,顿时也是吓得脸无人色。

    她那敢迟疑,连忙引着张横跑向了华老的药房。

    华老在家里偶尔也会为人诊治,因此,这里有一间小药房,就诊的病床等一应俱全。

    来到小药房,张横把华雪莹放到了床上,转身对保姆道:“阿姨,麻烦您去拿一只大木桶,一定要能让整个人坐进去的,然后马上烧水。”

    自从上回知道华雪莹是孤阴之体,张横早就从天巫传承中,查到了治疗她这特殊体质的办法。

    虽然,彻底治疗孤阴绝脉需要极阳和极阴的木针,现在的张横手头上只有极阴的万劫柳木针,还无法把华雪莹完全治愈。

    但是,如果只是要暂时压制一下,他还是有办法的,那就是用热水蒸疗,配以天巫传承中的符篆。

    此刻,他让保姆阿姨,准备一只可以坐人的大木桶,又要她烧热水,就是为蒸疗做准备。

    如果换了别人家,要想找来一只可以坐人的大木桶,还真是件难事。

    不过,华老做为中医,他平时也是炼制一些自制的药物,因此,这样的大木桶他这里还真有。

    不一会儿,一只有一人多高的大木桶搬了进来,下面还有一只大火盆。

    华老和保姆阿姨亲自动手,从热水器里弄来了大桶的热水,放入了木桶里。

    顿时,整个小药房里蒸汽弥漫,视野也变得朦胧起来。

    “小兄弟,那就拜托你了。”

    看张横没有其他的要求,华老向保姆做了个手势,又向张横点点头,满脸的迫切。

    现在,他把救治孙女的希望全寄托在了张横的身上。

    等两人走出门去,张横关上了小药房的门,神情却是变得凝重起来。

    望望蒸腾着热气的木桶,再看看躺在床上,如同冰雕般的华雪莹,张横缓步走了过去。

    要给华雪莹进行蒸疗,第一步就得脱去她的衣服,把她泡入木桶里。

    这一个程序对于张横来说,还真是有些困难,貌似人家可不是七八岁的小姑娘,乃是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要让张横给她脱去全身的衣服,还真是一种考验。

    但是,现在情况紧急,张横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微一沉吟,心中暗道一句得罪了,张横不再犹豫,三下五除二,象剥笋壳一样,把华雪莹全身脱了个精光。

    顿时,一具凝若羊脂的完美玉体,就呈现在了张横视野里。

    张横只觉眼前一阵恍乎,身体里也陡地有一团烈火猛然蒸腾而起。

    幸好,他还记得自己此刻要做什么,强自压抑住心头的冲动,抱着华雪莹,把她放到了木桶里。

    下面的大火盆火碳烧得正旺,木桶里的热水汩汩地冒着汽泡,蒸腾的水汽把视野弥漫的一片朦胧。

    赤身**坐在大木桶里的华雪莹,变得有些迷离起来,在水蒸汽的掩映下,整个人也似乎笼罩了一层朦胧的面纱,这让她看起来更显得多了一抹神秘的色彩。

    深深地吸了口气,张横从背包里拿出了那枚火丹。

    嗡!

    手指一点,火丹焰芒大炽,陡地悬浮到了华雪莹的头顶。

    火丹中,那只虚幻的狐狸虚影,也浮沉着浮突了出来。

    “叱!”

    张横又是轻喝,手中已握住了一把桃木针。

    嗤嗤嗤!

    火丹焰芒吞吐,却被张横手中的桃木针所吸引,化为一缕火线,陡地射到了桃木针上。

    张横那会迟疑,手起针落,已是扎在了华雪莹的眉心上。

    他这回使用的仍是挑刺针,每一针轻轻落下,便立刻挑起,在华雪莹的眉心上留下了一点浅浅的血痕。

    没有极阳属性的万劫桃木针,张横只好用普通的桃木针来替代,幸好手中有一枚火丹,可以吸取火丹的力量,来增加桃木针的纯阳火气。

    只是,普通桃木针根本无法承受火丹的纯阳火力,每一枚桃木针,最多只能挑刺十几下,就会立刻被焚为灰烬。

    不一会儿功夫,地面上已是丢下了数十根被烧焦了的桃木针,而华雪莹的身上也密密麻麻地被刻划出了一条奇异的血痕图案。

    “嗯,差不多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桃木针所刻划的血痕,几乎布满华雪莹全身的时候,张横终于松了口气。

    华雪莹的孤阴体质,就是因为孤阴绝脉让她体内阴气凝聚,当爆发的时候,这股阴气就会弥漫全身,从而使她全身血脉冻结。

    这就是她刚才全身结出冰晶的原因所在。

    因此,治疗她的情况,必须压制这股阴气,张横用桃木针配合火丹,就是在化解这股爆发的阴寒。

    当然,压制并不是办法,最后还是需要进行阴阳调和。

    此刻,华雪莹体内的阴寒已被桃木针封住,接下来所要做的就是把这内外两股阴阳之力,进行溶合。

    到时,华雪莹就能恢复过来了。

    心中想着,张横体内巫力运转,双手陡地按在了华雪莹小腹的丹田之上。

    嗡!

    空间微漾,劲气横逸,华雪莹身上血痕所刻划的符篆,陡然光芒大作。

    下一刻,一股极阳与极阴的力量,汇成了两个旋涡,在华雪莹体内陡然溶合,一个奇异的八卦形状,竟然浮突在了她的身后。

    “阿!”

    紧闭双眼的华雪莹,突然娇吟一声,猛地睁开了眼来。

    然而,当她看清眼前的情形,却是俏脸骤然变色,口中也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