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3章 古井奇物
    “啊!”

    华雪莹睁开眼来,立刻看到自己竟然坐在一只大木桶内,低头一看,更是不由发出了惊呼。

    抬起头来,更是立刻看到了朦胧的雾气里,张横正站在她的身前,正目光灼灼地凝注着她。

    “师,师,师父你……”

    华雪莹大惊,说话都结巴了,而后面想说的话,更因为感受到身上的异样而嘎然而止。

    因为,她突然发现,张横的手正按在她的小腹丹田上。

    这下,她是真的完全被震憾了,整个人惊骇地呆在了当场。

    “雪儿,不要乱动,我这是在给你蒸疗。”

    这个时候,张横的声音透过雾气,传到了她的耳里。

    华雪莹浑身一震,陡然明白了过来,也一下子想起了昏迷前的情形,俏脸也已是红到了脖子根。

    虽然明白了眼前的情形,也清楚这是张横在给自己治疗。但是,让她一个女儿家,赤条条地面对一个大男人,她却实在是羞得无地自容。

    然而,她心中也知道,此时此刻,这是没有办法的事,貌似自己的孤阴绝脉发作,连爷爷都已没有办法。张横能帮自己治疗,现在更是让自己苏醒过来,这足以证明他的方法有效。

    心中又羞又急又是难以莫名,华雪莹整个人都有些微微的颤糜,不知该如何是好。

    “好了!”

    终于,雾气里传来了张横的声音,按在小腹丹田上的那只温暖的大手,也悄然地离开了那里:“雪儿,我先出去了。”

    说话声中,张横已穿过朦胧的雾气,打开了门,向外走去。

    望着雾气中那隐约的背影,华雪莹的身体却是僵在了当场,一种难以喻意的情绪,充塞了心神。

    “小兄弟,怎么样?”

    门口,华老如同是热锅上的蚂蚁,正在外面转着圈,一刻也无法停下来。

    见到张横打开门,他不由急切地问道。

    “华老,幸不辱命,雪儿的绝脉阴气总算压制住了。”

    张横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有些疲惫地道:“她现在没事了。”

    给华雪莹用火丹的火焰之力,配合符篆蒸疗,确实是消耗了张横体内大半的真力巫元。纵然是他如今已突破到三品的初阶,仍是感觉心力憔悴。

    这不仅是因为真元的消耗,更是因为他有大半的力量,是在压抑身体内那团熊熊燃炽的**之火。

    开玩笑,面对华雪莹这样一个冰清玉洁的绝色美女,张横如果不动心,那他就是柳下慧了。

    所以,为了强行压抑内心的那份冲动,张横这回是真的倍受煎熬。

    “那就多谢小兄弟你了。”

    华老的眼眸陡地一亮,神情激动之极。他一把冲上前来,紧紧地抓住了张横的手,双手都不由自主在颤抖:“小兄弟,辛苦了,辛苦了。”

    听到自己孙女已没事,华老心中悬着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华老,那口古井,必须处理掉。”

    张横目光望向了院中的古井,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他不想在华雪莹治疗的事上多纠结,免得自己尴尬,所以已是扯开了话题。

    “应该处理掉,这东西应该处理掉。”

    华老的神情无比的坚决:“这事还得拜托小兄弟你。”

    现在的华老,对那口古井也是深恶痛极,恨不得马上就把它给填埋了。

    不过,他也知道,既然这口古井如此的凶煞,自然也不是随便拿土填一下就行。

    说话间,两人已走向了那口古井。

    已是午夜时分,一轮明月普照大地,小院中花影婆娑,虫鸣不绝,显得特别的宁静。

    古井在月光的掩映下,闪烁着点点的鳞光,看起来很是清幽。

    但是,谁能想到,就是因为这口地处绝阴之地的古井,让华老一家深受其害。

    张横缓步走到了古井口,顿时,一股冰寒的气息从井内直透而出,让他遍体生凉,感觉温度也突然下降了好几度。

    微一沉吟,张横的目光凝注到了井底。

    陡地,他的神情变得难以喻意的怪异起来,心中也是陡然暗呼:“果然有古怪,绝阴之地,虽为凶煞之所,却也是一处孕养奇物的风水宝地。”

    刚才,华雪莹趴在井沿边,突然就引发了体内绝阴之脉的爆发,这让张横心中困惑的同时,也对这口古井暗中更有了兴趣。

    要知道,在天巫传承中,对绝阴之地的描术中有一句话:“绝阴本是聚阴地,天地阴寒莫过其。若蕴极阴极寒物,吸尽天地阴之灵。”

    意思是说,绝阴之地,虽然是个凶煞之地,但是,这是对于普通人来说的,如果这天下有极阴极寒的物种,呆在这绝阴之地,那完全就是另外一回事,无疑是坐拥了一处风水宝地,因为,绝阴之地,也是聚集阴寒的所在,可以吸取这里最纯正的阴寒之气,从而得到滋养。

    张横在用天巫之眼洞察的时候,就突然觉察到,井内似是有什么东西陡地一闪。

    那东西的身形极快,普通人根本看不清是什么,甚至会以为是月光照耀下出现的鳞光幻影。

    但是,张横在那一刹那,却已看到了那东西的轮廓,心中已是有了答案:这井下果然隐藏着某种奇异的生物。

    怪不得刚才华雪莹趴在井沿上,就引发了体内的级阴之脉的爆发,原来是这井底,竟然有一只极阴属性的生物存在。

    张横心中恍然,眉头不由微微的挑了起来。

    “小兄弟,怎么了?”

    华老一直默默地跟在张横身后,看到他突然似是发现了什么,不由很是好奇。

    “华老,这井底里有好东西,我得先把它给抓出来。”

    “哦,是什么东西?”

    华老又惊又疑,长长的寿眉也陡地挑了起来。

    “我现在也不知道,只有把它给抓出来才能晓得。”

    张横神情一肃:“得要华老帮个忙了。”

    “好!小兄弟需要什么,尽管说。”

    华老此刻也来了兴趣。

    做为一名中医学的专家,他当然也明白一个道理,极端之地,必然有极端的生物存在。现在,张横说这里有奇异的生物,那么,这口古井中,到底有什么神奇的东西生活在里面呢?

    张横也不客气,报了几种中药的名字:血灵芝,蛇头菇,天星石,都是非常珍贵的中药材,普通人根本连听都没听过。

    但是,华老浸淫中药一生,收藏也是不少,张横所说的这几种名贵药物,他确实都有珍藏。

    他也不迟疑,立刻从药房里拿来了这几种药材。

    而这个时候,华雪莹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她现在已换上了一套素色的衣裙,整个人在这淡雅的服饰掩映下,恍然有一种飘然欲仙的感觉。

    经历了刚才的治疗,她体内的那股绝阴之脉的阴气被完全压制,原先身上带着的一种冰冷的气息似乎淡了不少,多了一种让人感觉舒服的亲近感。

    只是,现在她望向张横的眼神怪怪的,面对张横,她有些娇羞难忍,情不自禁地就低下了头。

    “雪儿,看来你真的没事了。”

    华老目光灼灼地望着孙女,还为她搭了搭脉,老脸上终于露出了欣然的神色。

    不过,看到孙女那娇羞难忍的表情,他却是哈哈大笑,望向张横的眼神中,也多了一抹意味深长的东西。

    他当然知道,刚才张横给自己孙女治疗,用的是什么方法。

    不过,老头子心里不但没有任何的愧疚,还暗暗的欢喜。

    自己孙女有张横这样的人守护,今后不用再愁孤阴之体发作。所以,他现在是老怀甚慰。这数十年来心中的这块大石,总算是可以落地,今后有人替他负担这个守护孙女的责任了。

    华雪莹此刻也看到了两人在井口忙碌,心中很是好奇。

    当她知道张横的目的后,俏脸上也顿时浮起了讶异的神色。

    “刚才,我在这井边的时候,突然感觉下面似乎有一股极度冰寒的气息,陡地冲了上来。”

    华雪莹沉吟了一下,还是把她先前的经历说了出来:“然后,我的身体陡然一僵,身体里似乎有一股什么东西被引发了。之后,我就失去了知觉。”

    “嗯,这就是那东西在下面作怪。”

    张横的眼眸也是晶亮,华雪莹的叙说,更证明了自己刚才的洞察没错。也终于弄清了华雪莹突然发病的原因:“雪儿,你的体内孤阴之脉本就蕴含了极寒之气,这些年被你爷爷用药物压制,但是,这井内的极阴生物,显然对你体内的绝阴之脉有感应,这才会引发你体内的隐患。”

    几人说着话,张横已把华老拿来的这几种中药碾成了粉,渗和水后,捏成了一团。

    嗤!

    手腕一抖,伏以神尺的尖端探出了一条银丝,正是一根天蚕丝。是当日炼化冯慧敏的那十二面小旗时,张横特意留下的。

    这根天蚕丝,看似只有普通丝线的粗细,但是,它却能承受千斤之力。要对付井中的那样东西,却是足够了。

    天蚕丝上有一个勾状物,张横把那团药糊糊勾在了上面。

    做完了这些,他小心翼翼地从羊脂白玉盒里,拿出了一个香囊,从里面倒出了少许的香粉。

    “这是?”

    一边的华老和华雪莹两人,看到张横从香囊中倒出来的东西,却是神情变得震惊莫名,不由发出了惊呼。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