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 极阴灵魄
    “龙涎香,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龙涎香!”

    华老和华雪莹两人神情古怪无比,不由惊呼道。

    “嗯,这确实是龙涎香,只不过,我这也是从别人手里弄来的。”

    张横也是有些诧异,想不到华老爷孙,竟然知道玄门中人才使用的龙涎香。

    “嘿嘿,小兄弟,不瞒你说,我小时候,曾遇到过一位高人,就在他那儿看到过龙涎香。”

    华老脸上现出了回忆之色:“那时候,我爷爷带我去上京,为一位领导看病,在半路上的时候,遇到一位身受重伤的道士。我爷爷生了怜悯之心,就为他治了伤。那人恢复过来,很是感激我爷爷。”

    “后来,他告诉我爷爷,他是玄门中人,因为被仇家追杀,这才受了伤,幸好得我爷爷救治。”

    华老继续道:“他很感恩我爷爷的救命之情,因此,也不想隐瞒,因为他从我的气色上,看出了我命中有一劫,极有可能活不到长大。为了报恩,他送了我一块玉佩,要我戴在身上。”

    说到这里,华老语气变得感慨起来:“说是这玉佩破碎之时,我那大劫也就渡过了。”

    “我家先祖曾为乾隆皇帝的御医,自然也知道一些玄门之士的情况,所以,爷爷对他深信不疑。当时就把那块玉佩戴在了我身上。”

    华老继续道:“果然,在我十八岁的那年,戴在身上的那块玉佩,真的就莫名其妙的破碎了,完全印证了那老道当时的话。直到现在,我都是感觉不可思议。所以,对那老道的记忆无比的深刻。”

    “小兄弟,你身上有这龙涎香,那你是不是也是玄门中人?”

    华老终于问出了问题的根本,眼眸也变得无比的炽烈。

    说实话,自当日在医院见识了张横的手段,他心中就是有所怀疑。

    不过,这毕竟是人家的秘密,张横不说,他也不便乱问。

    此刻,见到张横身上这么多西奇古怪的东西,又看到他拿出龙涎香,却是最也忍不住好奇,把一直埋藏在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嗯,华老,不瞒您说,小子确实算是玄门中人。”

    张横微微点头。

    “啊,小兄弟,你果然是玄门中人。”

    华老激动莫名,不由再次紧紧地握住了张横的手,神情难以喻意,一边说着,一边目光望向了旁边的孙女,眼神中却满是欣然喜。明白了张横真实的身份,他现在更是为孙女高兴,孙女有玄门中人庇护,自己今后确实是不用再为她担忧了。

    华老现在更加感觉,自己当日的决定是如何的英明,让孙女拜张横为师,这也许是自己这一生中做出的最明智的决定。

    华雪莹此刻的神情也是激动之极,她也是没有想到,张横会是玄门中人。这让她望向张横的眼神中,更多了一种莫名的尊敬。

    “对了,华老,那块老道送您的玉佩,自己破碎的时候,是不是您这院子已成现在这个模样了?”

    张横微微沉吟,似是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

    “哦!”

    华老一怔,低头沉思了起来,好一会儿这才道:“嗯,小兄弟,你说的不错,那时候,确实是我家的房子已被人分割了,只留下了现在这一部分。”

    “嗯,原来如此。”

    张横点头:“华老,当年您和您爷爷所遇到的老道,确实是位高人,他预测到了你们家今后数十年的变化。”

    张横心中有些感叹,不得不对华老当年所遇到的老道暗自佩服。

    要知道,刚才张横心中一直存着一个疑惑,华老住在这处有位于绝阴之地水井的住宅中,但他老人家却是活的好好的,只有他儿子儿媳以及孙女受到了冲煞。

    这绝对是不合理的事。

    宅地的冲煞,会对住在住宅里的人一视同仁,绝不会厚此薄彼。以绝阴之地的凶煞,华老也是绝不可能逃过一劫,应该年青时就被刑克而亡。

    现在,听到了华老小时候的这翻遭遇,张横总算明白了原由。原来,华老当年之所以逃过一劫,免受此地绝阴之地的冲煞,是因为那老道给了他一块护身的玉佩。

    这也许真的只能说是一饮一啄,皆是因果吧!

    心中感慨,张横也不再迟疑,把装上了诱饵的天蚕丝,垂向了井里。

    几种名贵中药,是极阴之物最喜欢的食品,为了怕那井里的东西不上勾,张横这才会洒些龙涎香的粉在上面。

    任何生物,尤其是有灵性的存在,都是无法拒绝龙涎香的香味,有了这些准备,张横绝不怕那东西不上钩。

    张横搬来了一张椅子,如同是木雕一样,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坐在了井口,目光凝注着井底。

    华老爷孙两人,却远远地站在旁边,默默地望着张横。

    气氛陡地变得凝重起来,几人谁也不敢吱声,生怕惊动了井里的东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月亮渐渐的西斜,张横已是在井口如同是泥菩萨一样,坐了近一个小时,但是,下面却丝毫没有动静。

    如果此刻有别人进入这院子,看到井边的这三人,一定以为他们都在梦游了,半夜三更的在这井边晒月亮。

    “来了!”

    突然,张横的神情一凝,眼眸也陡地暴亮,心中更是不由暗呼。

    不错,此时此刻,井底果然有了动静,一圈圈奇异的涟漪荡起,一团幽幽的光芒,从井底的深处,缓缓的浮突了上来。

    只是,那团光芒实在是太幽暗,加上井底的光线只有朦胧的月辉透入,张横还是无法看清它具体的模样。

    然而,看到这团光氲,张横心中大喜,他已完全可以肯定,隐藏在井底的那奇异生物,终于出现了。

    时间似乎突然间定格,那团光氲在井底缓缓地,缓缓地上浮,但是,它上浮的速度,也实在是太慢了,就象是蜗牛在爬行。

    张横目光凝注在井底,身形纹丝不动,整个人更是如同木雕泥塑,没有发出任何一丝的声响。

    张横心中明白,隐藏在这井底的生物,绝对也有着一定的智慧,它虽然受不住龙涎香的香味,终于出来了,但它应该也充满了警惕,所以,现在如此缓慢的动作,只是在试探有没有危险。

    果然,又过了近半个小时,那团光氲这才悬浮到了井底水面一尺之下。直到这个时候,张横才清晰地看到了那东西的模样。

    那是一团全身包裹在幽幽暗芒中的物体,身体的形状不断地变化着,似乎是个软体动物。仔细看去,可以看到,它身体的中心处,有一颗如同六芒星一样的东西,正在闪闪发光。

    “极阴灵魄,果然是极其难得的灵物极阴灵魄。”

    张横的心中一阵狂喜,眼眸都变得亮晶晶的一片。

    天巫传承的百品灵媒中,位列十八的神奇灵物。生于级阴之地,本身蕴含了极阴的灵气,而且,它与其他的灵媒不同。

    许多灵媒具有极毒的毒性,它虽然也为毒物,但是,因为它的毒害来自本身所蕴含的极阴之气,反尔并不含有真正的毒素。

    不仅如此,极阴灵魄浑身是宝,用它浸泡的滋液,具有补充生命力的奇效。

    张横还真没想到,华家的这口古井中,竟然就存在着极阴灵魄,这下可是真正的捡到宝了。

    正心中激动,这个时候,井底的井水陡地一阵荡漾,极阴灵魄的速度在这一刻陡然加快,如同是一道闪电一样,猛地飞扑向了药团。

    卟!

    一团浪花溅起,药团已被它吞入了进去。

    如果换了普通人,在极阴灵魄突然奋起,又是如此的快速,一定会被弄个措手不及,会让它吞了那团药物,被他轻易逃跑。

    但是,张横是何等人物,早就预防着这东西的变化,所以,就在极阴灵魄吞食那药物团的刹那,陡地一提手中的伏以神尺。

    嗤啦!

    光芒急闪,弧光乍现,极阴灵魄被藏在药物团中的铁钩猛地勾住,一下子被拉出了水面。

    嗡嗡嗡!

    空间振荡,寒气暴逸,随着极阴灵魄脱离水面,空气中的温度急剧下降,竟然出现了一片片的冰霜,刹那在水井中形成。

    “啊!”

    远远地站在井边的华老和华雪莹两人,此刻也感受到了空气温度的变化,华雪莹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呼。

    不过,还没等他们看清飞出井口的光氲是什么,张横已是手一招,一只玉合早就准备在那里,吧嗒一声,就把它甩入了玉盒里,怦地合盖关上。

    顿时,空气中的那团冰寒也消失了,四周一下子恢复了平静。

    “小兄弟,抓到了吗?”

    华老满脸好奇地凑了过来。

    “嗯,是的,抓到了。”

    张横满脸的欣喜,手指指向了玉盒。

    这只玉盒是半透明的,透过盒盖,可以看到里面的东西,一团成人拳头大小的软体动物,正在曲扭摆舞着,不断地挣扎,体内那颗六芒星,更是急闪暴耀,显得奇异之极。

    “啊,这是什么?”

    华雪莹也凑了过来,看到玉盒里的东西,不禁惊诧莫名。

    “嗯,这叫极阴灵魄,本身蕴含了极阴之力。不过,它具有滋养生命力的作用。”

    张横细细地端详着盒中的极阴灵魄,眼眸微微地眯了起来,他突然发现,这只极阴灵魄,身上竟然还有不同寻常的东西存在。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