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 涡流局
    “张少,要不我们先去看看你要的那块泰山风铃石,是不是符合您的要求?”

    见场中气氛有些沉闷,乔师爷连忙道。

    “嗯,这样也好!”

    张横点点头。不管怎么说,先看了那块泰山风铃石再做决定。

    当下,乔师爷带头,几人走出了办公楼,向采石场那边走去。

    采石场就在后面的山岙里,一条简易的公路直通里面,不断有大刑的卡车进进出出,载的都是满车的石子或石料,看来这里的生意挺不错。

    整个采石场有数千平米的作业场地,正在开采的一面山岩怪石嶙峋,裸露的岩石犬牙交错,多看几眼就会让人有种头晕目炫的感觉。

    无数的采石工人正在忙碌,旁边有几台碎石机轰隆隆地工作着,把采来的一些石块碎成石子,从传送带上直接传送出去。

    场地里一片热火朝天。

    “张少,这就是我们的那块泰山风铃石。”

    这个时候,几人走到了采石场的入口处,这里有一个石砌的平台,上面摆放着一块如同假山般的石头,红褐的颜色,形状很不规则。

    仔细看去,石头的表面上,满是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洞穴,就象是蜂巢一样,看起来很是怪异。

    “嗯,果然是泰山风铃石。”

    张横的眉头微微一凝,他立刻认出了放在平台上的这块怪石就是自己寻找之物。

    “张少,我们这处采石场已开了有八年,这块泰山风铃石就是当年开采之处,请风水大师布置在这里,镇压此地的地脉。”

    乔师爷向张横介绍起了这石头的来历:“只是,随着我们采石场开采的面积不断扩大,这块泰山风铃石似乎已有些镇压不住这里的地气地脉。所以,这次张少您过来,这才想让张少再帮我们看看,是否还有更好的风水布置。”

    乔师爷终于透露了点信息,把之所以要替换泰山风铃石的原因说了一点点。

    不过,他是个非常谨慎之人,虽然透露了一点,但具体到底是采石场出了什么问题,以至于要请张横替他们在风水上做修整,却是并没有说明,只是目光满含深意地望向了张横:“张少,您看是不是有什么办法?”

    “嗯!”

    张横微微沉吟,他心中了然,这是这位乔师爷在考教自己的水平。

    乔师爷故意不说他们采石场的问题,就是要让张横自己看出问题的所在。

    心中想着,张横目光望向了那边采石场:“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你们的采石场,现在事故频发,而且,总会出现莫名其妙的飞石现象,以至于造成人员的伤亡。”

    “啊,张少,你真的看出来了?”

    乔师爷原本还一副淡然的神情,陡地一滞,身形都微微震动了一下,金丝眼镜后的眼眸,猛地亮了起来。

    “哈哈,张少,果然是高人,不愧连吴总都对您赞不绝口。”

    一边的申沛沅不禁抚掌赞道。

    “嘿嘿,张少什么人,风水上面的事那能难住他。”

    吴昱阳显得特别的兴奋,毫不吝啬对张横的夸奖。

    “张少,不瞒您说,我们采石场现在确实是经常发生事故。”

    乔师爷神情已多了几分恭敬:“本来,有这块泰山风铃石镇压,开采后的前几年,这里还算是平稳,生意也非常不错。”

    “但是,从前年起,不知怎么的,采石场的事故频发,是前几年加起来的总和还多。”

    乔师爷脸上露出了一丝苦涩:“我们也请了不少风水师来看过,但是,他们都没看出什么端倪,出的几个方案,也都不怎么靠谱。因此,这两年来,采石场的事故率实在是让我们非常的头痛,有大半的精力,都在处理此事上了。”

    说到这里,乔师爷的神情变得迫切起来:“张少您既然看出了其中的问题,想必一定有破解之法,那这里的事,就拜托张少您了。”

    “乔师爷不必客气。”

    张横微微摆手,手指却是指向了采石场:“其实,问题还是出在你们采石场的开采方式上。”

    “哦!”

    乔师爷和申沛沅以及吴昱阳,三人的目光都顺着张横的指点望了过去。但他们的脸上都露出了狐疑之色,显然并不明白张横所说的开采方式不对是指什么。

    “你们看,这里的采石场,开采的是这山岙中心的部位。”

    张横也不卖关子:“从最初开采的地方,一直到现在在开采的位置,这座山已被挖去了大半。但是,挖的都是中心的地方,两边却还残留着。”

    “嗯,确实是这样!”

    乔师爷等三人点头:“张少,难道这就形成了风水上的破败吗?”

    “是的,这确实是形成了一个风水上的破败。”

    张横神情变得凝重起来:“挖空了中心部位,留下了四周的一圈,这个采石场的工作面,就变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圆。”

    “而这个圆,在风水局中,是大有名堂,因为,这正是一个涡流局。”

    张横做了个旋涡的手势:“你们看,如果有风从入口处吹入,那么,在这采石场的工作面,因为四周有残留的山壁阻挡,这吹入的风,就只能在这圆圈内打转,这样的后果,就是会导至这一圈子内形成涡流,这就是涡流局形成的原因。”

    “涡流局内的气流会不断加强,因此,开采时爆破山体,产生的气流在涡流局的旋涡里迅速膨胀,就会出现飞石的现象。”

    张横继续道:“而且,飞出的石块,因为得到旋涡之力的加速,会飞得很远,很急,以我的估计,你们采石场飞出的石头,都能飞出数里甚至十数里,伤到附近村庄的村民。”

    “神了,张少,您真是神了!”

    乔师爷满脸的佩服,不由竖起了大拇指:“听您这么一说,就算是我这个不懂风水的人,也明白其中的道理了。而且,我们的情况确实是如您所说的那样,采石场里的飞石,不但伤及工人,最近几年,更是频频飞到离此数里外的村落里,不是砸了人,就是把人家的房子给砸坏了。”

    “哈哈,张少,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申沛沅此刻满脸的感慨:“我一直以为,什么风水阴阳的,都是迷信,原来这玩意还真可以与现代科学扯上关系。听您刚才所说的那翻话,完全就是气压气流方面的高深知识啊!”

    “嗯,确实是这样。”

    吴昱阳也是点头赞同。

    “申总,吴总,风水自然不是迷信,确实是与我们生活息息相关,之所以有些风水上的问题,无法用我们现代科学理论来解释,只是因为,风水并不是单一的一门物理或化学等学科就能包容,它所涉及的是真正的百科。许多风水上的事,如果真要用科学知识来说明,那就必须是溶合多门学科的精华。”

    张横心中也是非常的感慨。

    说实话,对于科学和风水之间的联系,他其实也无法说得清楚。他能探察到风水方面的问题,依靠的是自己所得到的天巫传承。

    就以沛沅石料场的风水问题来说,他看破此地的涡流局,完全凭借的就是对此地地气的感应。

    在古代,人们常常把阴阳风水师称为地师。意思是说,风水师具有对地脉地气特别灵敏的感应。

    其实,用地师的称呼来称一般的风水师,那是不合适的。因为,真正称得上地师的风水师,那是必须达到三品以上的玄门修者才可以。

    只有修为突破到三品,才可以真正感应到地脉地气。

    如今的张横,力量刚刚达到三品的初阶,因此,他对地脉地气的感应,已不是以往可比。

    当他来到这采石场的时候,就感应到四周地气的变化,尤其是这里的地气,在开采场的圆形工作面内,形成的一个回旋涡流,便让他立刻意识到,这里风水上的破败。

    这也正是乔师爷请了许多风水师,都无法看出这里风水上的问题,张横却一下就感应到这里的气脉异常的原因所在。

    在如今的玄学界中,能达到三品的,那一个不是大师级的存在,岂是随便能请来?

    这回沛沅石料公司能请到张横,说来其实也是凑巧。

    天巫传承有言:山间一处涡流局,搅乱气场飞石雨。大灾小难终不断,纵是宝地财不聚。

    意思是说,在涡流局的地方,必然会产生飞石的状况,从而造成大大小小的灾难,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一块风水宝地,也绝对成了不聚财的凶地了。

    他刚才之所以用风来比喻地气,只不过是更容易把问题说明白。毕竟,地气看不见摸不着,而对于风,人们却是司空见惯。更容易接受。

    此刻,他一说明,果然就让乔师爷和申沛沅他们了然了。

    “对了,张少,这里既然是个涡流局,那么,该如何化解这个风水破败呢?”

    乔师爷目光变得炽烈起来,神情迫切地望向了张横:“还请张少指点。”

    他现在已完全信服了张横。

    要知道,之所以他们的采石场会留下四周的残留山壁,这也是有原因的。因为,留下这一圈残留的山壁,可以阻挡爆破时山石乱飞,这无疑是给采石场筑起了一道天然的屏障。

    只是,他做梦都没想到,这道天然屏障,反尔成为了风水的破败,让这里形成了涡流局。

    “是啊,是啊!”

    申沛沅也连连附和:“此事张少您可得帮忙啊!”

    现在,大家已是对张横佩服得五体投地,更是希望他能为采石场化解这涡流局的风水破败,以解决这里的问题。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