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7章 六合局
    “申总,乔师爷,要化解这里的涡流局,其实也很简单。”

    张横手指指向了采石场四周的那残留的山体:“之所以形成涡流局,就是因为你们在开采的时候,在四周留下了这些,才会让地脉地气形成旋回的环流。因此,要化解这个涡流局,就得从这些残留山体着手。”

    “不过,也不是随便说是在这些残留山体上开个口子就行。”

    张横继续道:“我刚才考虑过了,采石场本是危险性极高的场所,除了这个涡流局的破败外,也得镇住这里的地脉地气,不能让它因受爆破的影响而变得狂爆。所以,我就帮你们设计一个**局,不但可化解这里的涡流,而且更能镇住此处的气脉。”

    当下,张横也不犹豫,仔细地把**局说了一遍,并带着申沛沅和乔师爷他们走到了采石场的实地,划出了要爆破的几处残留山体。

    所谓的**局,其实就是在原本残留的山体上,开出六个口子,左三右三,成两两相对之格。刚好是六个缺口,有了这六处缺口,原本的涡流就无法形成。

    不仅如此,看似这开的六个缺口并无什么特殊之处,但是,它却正是天巫传承中的一个**局。

    天巫传承有言:天地**震八方,敢叫凶煞敛张狂。一局敢定八百里,坐享世上太平王。

    意思是说,在凶险之地布下**局,就能保此地平安。

    张横可没忘了此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取得那块泰山风铃石。不过,沛沅公司的泰山风铃石本来是镇压此地气运的,要是无缘无故拿掉,绝对会让这里的凶煞暴逸。

    要知道,采石场中,不仅时常会用雷管炸药等爆破山体,而且每天有这么多采石工叮叮当当地开采石料,此地的凶煞自是无比的浓郁,没有镇压地气地脉的风水局,当然就容易出事。

    因此,为他们设计了这个**局,就完全避免了今后可能会出现的安全问题。

    说到这里,张横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申总,乔师爷,不过,我还有一句话要对你们说。”

    “张少,您有话尽管吩咐。”

    申沛沅虽然风流成性,但大事却从来不马虎,感受到张横语气的慎重,态度顿时也变得严肃起来。

    乔师爷更是神情一凝,点头道:“张少请说,在下洗耳恭听。”

    “风水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就是指风水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改变。”

    张横道:“这仅是普通的情况,象你们的采石场,更是如此,因为你们开采山石,把这里的地形地貌不断地产生变化,因此,风水局的改变更是频繁。所以,我这**局,也只能保证五年的时间。”

    张横手指又是一指,在前面开采的工作面上,划了一道虚线:“嗯,五年只是个大概的时间,如果当你们开采到这个位置的时候,这个**局的作用就会大大的减弱,到时,必须重新布置风水局,切记切记。”

    张横说的自然是实话,许多黄道的风水师,给人布置风水时,会吹得天花乱溅,说是有了这个风水局,能保证一家人几代或一个地方几百年繁荣昌盛。

    其实,这是大谬。影响风水的不仅只有地气地脉,还有时间和空间。因此,能说这样大话的,绝对就是骗子。

    普通的人家或是场合也就罢了,即使是风水局上有所差错,也不会产生极大的危害。但是,在采石场这样的地方,若是风水局出点差错,极有可能造成的伤害就是无比的巨大。

    因此,张横这才要如此慎重的提醒申沛沅和乔师爷。

    “好的,张少,我们记住您的这翻话了。”

    申沛沅和乔师爷互望一眼,两人慎重地点点头。

    一边的吴昱阳更是暗暗点头,对张横更加的佩服了。

    能把风水的事,交待的如此清楚,事无巨细,这确实是体现了眼前这位张少禀性,能交上这样的风水师,确实是人生之幸。

    沛沅公司的问题解决了,张横所需要的泰山风铃石也有了着落,张横的心情非常畅快。当申沛沅填了一张一百万的支票交给张横,感谢他为自己解决这里的风水问题时,张横笑着拒绝了。

    他指指那边的泰山风铃石:“申总,你就别跟我客气了,有了这块石头,你给我的报酬已足够,我们这可是各取所需啊!”

    “哈哈,张少,那就多谢您了。”

    申沛沅满脸的感激。

    得到了泰山风铃石,明珠那边利佳集团的事,也就有了着落。接下来的几天,张横也没闲着,忙着为父亲出院和入住天都别院的事忙碌起来。

    天都别院那边的别墅,第二天就着手了布置,一应家俱,苗振江这位新疆来的大老板,毫不吝啬地置办齐全,送到了别墅里,全是最名贵的物品,确实是化了不少的心思。

    这让张横心中很是感动,感觉上是欠下了这位苗大哥的人情。

    三天后,张远山出院,张横总算说服他先在这里的别墅疗养,等身体全部恢复,双腿可以自行行走了,再让他自己决定。

    这一天,医院门口来了一大队豪车,龙翔酒业的汪精伦,金泰国际的杜明,丁浩庆以及天都别院总经理吴昱阳,新时代老总倪有水等一众人,开着各自的座驾,早早地候在了医院外,苗振江也带着他的一众保镖,驾着他的那辆牛皮哄哄的加长林肯,也排在队伍中。

    这些人都是听到了张横父亲要出院,来接送他的。

    这一列豪车的出现,顿时引起了许多人的观注,还以为是某位超级大佬在这里看病。

    然而,当人们看到一众人簇拥着一个身形清瘦,走路还有些蹒跚的中年人出来,却是不由一个个很是惊讶。貌似这个人还真没有人认识,而且,看起来土里土气的,满身的乡土气息,怎么看也不象是有钱人。

    可是,他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让这么多豪车在外面接他?

    更让人们震惊的是:医院的一众领导,也列成了队伍,前来欢送,甚至连德高望重的中医界泰斗华老,也出现在人群中。

    这样的阵势,就算是省里的大佬出院,也不过如此。

    一时间,医院门口引起了不小的哄动,人人对于这位出院的病人,感觉无比的好奇,都在猜测是哪里来的什么大人物。

    望着门口一列豪车,再看看一众前来接应的各集团公司的高管,回头望望那一个个笑脸可掬的医院领导,张远山和李凤仙的心情难以莫名,眼眶中都有**辣的东西在滚动。

    这样的场面,也许只能在电视中看到,但是,现在自己一个来自农村的赤脚医生,却是享受到了与省领导同样规格的待遇,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远山心中激动?

    想起曾经自家的困难,想到当年为治病所遭受的白眼,夫妻两实在是感慨万千。

    在一众人的簇拥下,登上了张横的那辆陆虎,前面警车开道,一大队豪车就这么浩浩荡荡地向天都别院开去。

    警车开道,这是平振楠特意派来维持秩序的人员。

    现在的平振楠,已进入市公安局,成为了一名副局长。

    他今天本来也是想过来的,但是,因为有一个重要的会议,所以没办法到来。

    不过,他却派出了自己的秘书黄小晨。

    此刻,黄小晨坐在车后座,与他一起的还有原先西城区公安分局的大队长行德正,现在也是市公安局的一名科长了。

    “行科,你说这位张远山是什么人,怎么平局会让我来接送他?”

    黄小晨刚从警校毕业,被平振楠选为秘书后,对他老板的情况还不怎么了解,所以,今天平振楠派他来接送张远山,他心中其实充满了狐疑。

    “嘿嘿,小黄,你这就不知道了吧!”

    行德正可是平振楠的亲信,平振楠的提拔他是最清楚了,连同他也是沾了光。因此,说起这事,他显得很是兴奋:“张远山自然算不上什么,可是,他的儿子张横,那可是大大的了不起。”

    “哦,他儿子不就是个风水师吗?”

    黄小晨更加的狐疑了。

    “小黄,你别看张少只是个风水师,但是,他的背景,可是通天地。”

    行德正脸上露出了崇敬的神色。当下,他也不隐瞒,把有关张横的事迹说了一遍,尤其是把张横当日痛奏平局的少爷平琪山,以及在翡翠之夜,对进幽大德这个小日本大打出手的事,着重做了描述,最后道:“小黄,张少可是能量无限,平局让你过来,也是给你一个机会,多与他亲近亲近,对你以后绝对有好处。”

    “原来是这样!”

    黄小晨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转头望望后面的陆虎,神情已变得有些不同了。

    一众豪车开到了天都别院,吴昱阳早就安排了公司的人员在小区门口列队迎接,场面无比的热闹,这顿时让小区里的居民一个个无比的惊讶,许多人都赶出来看热闹,大家还以为是什么大领导要入住这别墅区了。

    看到如此的排场,张远山心中也是非常的震惊,他还真没想到,自己儿子在钱塘市,竟然有如此的人脉,甚至连所住的地方,都这么受欢迎。

    但是,让他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