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 骗子
    车队进入天都别院,一直向内行驶,直到在一幢湖边的别墅前这才停了下来。

    “到了,爹,娘,这就是我们在钱塘的新家。”

    张横指指门口放了一对石狮子的别墅院门道。

    “啊,是别墅?”

    张远山和李凤仙以及张秀丽三人尽皆一震,神情变得难以喻意的震惊。

    他们虽然知道,张横在市里有了一套房子,但在他们的想象中,也就是普通的套房。

    那知,现在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一幢别墅,而且,看这别墅的面积,至少在三四百平米以上,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一家人震惊?

    院门打开,里面是一个花园,种满了各色花卉,面前有一个小池,喷泉假山,环境十分的清雅。

    别墅共三层,外面是豪华的大理石墙面,铝合金的门窗,用的全是如今市面上最高档的建筑材料。

    进入别墅,张远山他们更是身形一震,完全被里面的豪华装簧给震住了,无论是装饰所用的材料,还是摆设的家具,无一不是精品中的精品,进入别墅,就仿佛是进入了古代的皇宫,让张远山和李凤仙以及张秀丽都有种双脚没地方放的感觉。

    说实话,他们以前住在山村里,那里见识过如此富丽堂煌的地方?

    一时间,张家几人目瞪口呆,望向张横的眼神变得无比的怪异。

    张横自然知道父母和妹子的心思,这是在怪自己太奢侈。但是,张横却也无奈,貌似这些布置,还真不是他自己做的,别墅是刘高磊所送的精装楼,家俱更是苗振江亲自置办,他想推辞都不可能。所以,他也只有耸耸肩,一脸无辜的样子。

    搬入了新家,自然要请一众人喝进屋酒。

    酒席早在五洲大酒店订好了,吴行舟亲自在门口迎接,这一餐饭吃得宾主尽欢。

    然而,所有人都是兴高采烈,但是张横却发现,陆晓萱一直是强颜欢笑,似乎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让张横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晓晓出了什么事?”

    这段时间实在是太忙,自从把陆晓萱安排到龙翔酒业工作后,张横还真没与她有多少的接触,因此,对陆晓萱的情况并不怎么了解。

    此刻,感受到她满脸的愁容,张横确实是又惊又疑。

    “晓晓,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

    好不容易把一众客人送走,张横来到了陆晓萱的房间,小声地问道。

    “没事,张横!”

    陆晓萱摇了摇头,欲言又止,最终却还是说出了没事这两个字。

    “真的没事?”

    张横很是怀疑:“你不要瞒我,如果有事,一定要跟我说。”

    “张横!”

    感受到张横的关切,陆晓萱身形微微一震,眼泪却是最也忍不住,已是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晓晓,不要哭,有什么事你尽管说。”

    看到陆晓萱悲切的模样,张横心中一痛。

    他是最看不得女孩子流泪,更何况是当年高中时照顾和关心过自己的陆晓萱。

    “张横,我爹和娘被人骗了。”

    陆晓萱满脸的悲切:“他们被一家骗子公司给骗了。”

    “怎么回事?”

    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

    陆晓萱终于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陆晓萱的父亲陆金贵,自从那次张横去他家,不但化解了他家里的风水冲煞,而且机缘巧合,收拾了白洋村的恶霸,也总算还了陆金贵的清白。

    这段时间来,陆金贵也算是扬眉吐气了。不过,遭遇了背黑锅的事,先前更是为妻子冬雅枝看病,现在的陆家,表面光鲜,内里却是穷得丁当响。

    虽然女儿陆晓萱现在有了一份好工作,但是,陆金贵夫妻却是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不是吗?女儿长大了,而且,陆晓萱还有个弟弟,也快要大学毕业了,两个孩子都快到了结婚的年龄,家里却不仅没有存款,而且还有外债。要是这样下去,这如何了得?

    因此,陆金贵也在挖空心思想着,如何能赚点钱。

    这次他来省城看望女儿,却在省城发现了一家奥斯达展览公司。

    这家公司据说是港岛注册的公司,专门经营古董的展览和拍卖。

    陆金贵当年在造自家小洋楼的时候,从地底挖出过一柄青铜剑,他一直好好收藏着,听人说那可是一件古董。

    现在,看到这家公司能拍卖古董,立刻想到了当年的那柄青铜剑。

    于是,他就把这柄剑送到了奥斯达公司,想把剑卖出去。

    经过对方公司的专家鉴定,说这柄剑乃是春秋时期的古物,如果进行拍卖,市场价至少在一千万以上。

    陆金贵顿时惊喜若狂。

    不是吗?要是真的能拍出一千万,自己家可就是立刻成为富豪了,儿子女儿的结婚的费用自然再不用发愁。到时,儿子要买房买车,自然不在话下。女儿要是出嫁,也能风风光光给她一份丰厚的嫁妆。

    陆金贵当场就决定让奥斯达公司拍卖。

    不过,奥斯达公司的拍卖,需要先交运行费,按拍卖物品的百分之一交纳。

    陆金贵现在那里有钱,但想到一千万的拍卖价,他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开始到处借债凑钱。

    以如今陆家在村里的声望,筹钱自然没什么问题,借遍了亲戚朋友,他总算凑齐了十万块,与奥斯达公司签定了拍卖合同。

    本以为,由奥斯达公司出面,他的这柄剑很快就会被拍卖出去,他就能得到那一千万的货款。

    那知,等了一个月,奥斯达公司那边,却是毫无信息,这顿时让陆金贵有些急了,貌似他的那十万块,其中的五万是借了高利贷,而且还款期就是一个月。

    现在,追高利贷的人来了,他的一千万拍卖款却毫无声息,这如何不让他心急如焚。

    于是,他再次来到省城,想再与奥斯达公司的人商量商量,是不是可以快点把他的剑拍卖出去。

    但是,这次奥斯达公司对他已完全是换了一个态度,没有了先前的热情,对他无比的冷漠,甚至都没有人愿意出来接待他。

    这让陆金贵感到了强烈的不安。

    他做这些事,本来都是瞒着女儿陆晓萱,本是想在拿到了一千万后,给女儿一个惊喜。

    现在,他感觉事情不对劲,不得不把情况告诉了陆晓萱。

    然而,陆晓萱一听,却是大惊失色,告诉他这家奥斯达公司,乃是一家骗子公司。而且,在电视台和网络上,已被报导很多回了。

    按照网络上的调查,奥斯达公司其实是家皮包公司,借着展览和拍卖古董的名义,让一些不知情的人上当。

    奥斯达公司骗的就是拍卖人所交的那笔拍卖运行费,他们其实并无拍卖的资格,所谓的帮客户拍卖古董,只是一个噱头。

    按他们与顾客签定的合同,他们会帮顾客进行拍卖展示,展示期为半年,如果拍卖成功,还会收取百分之五的拍卖费。但是,如果拍卖不成功,那笔百分之一的运行费却不能退还。

    陆金贵现在的情况,就与网络上报导的一模一样,他在交了十万块的运行费后,人家也不愿再理会他了。

    等待他的结果,自然就是那十万块打水漂,貌似在一年后,人家轻飘飘地说一句无法拍卖掉,他与对方的合同就此完结了。

    一听女儿的话,陆金贵大吃一惊,但他还有些不信。

    最后,还是陆晓萱陪着他,把他的那柄青铜剑,送到了专业的鉴定机构做了鉴定。

    而出来的结果却是让陆金贵大惊失色,他的这柄青铜剑,只不过是明清时期的仿制品,如果按现在的市价,最多也就上万块。

    这也就是说,当时奥斯达公司给鉴定的一千万,那完全就是在忽悠他,是为了骗取他十万块的运行费而虚报的价格。

    明白了青铜剑的价值,陆金贵现在就算是傻瓜,也明白自己是真的上当受骗了。

    陆金贵当然不甘心,立刻找到奥斯达公司,想让他们退钱。

    但是,他与对方签订的合同上,黑字白纸写得清清楚楚,甚至合同的副件上,还有他的一份亲笔申明书,说他是自愿委托奥斯达公司拍卖,一切都是出自他本人的真实意愿。

    他与奥斯达公司最后争论的结果是:人家一句话,一切按合同办事。他根本连反驳的理由都没有。

    说实话,奥斯达公司,钻的就是这个法律上的空子,在事先与顾客签订了严谨的合同,当顾客发现上当的时候,想反悔都没有办法。

    至于说虚报古董的价格,那更是有一个堂而煌之的理由,那就是艺术品本来就没有真实的价格。尤其是拍卖。

    可以说,他们在这方面是真正的滴水不漏,绝不会给任何人抓住把柄。这也是这家公司行骗好几年,上当受骗的人不少,却拿它没有任何办法的原因所在。

    据陆晓萱在网上查到的结果,被奥斯达公司骗过的,不下数十例。曾有一个收破烂的拾荒者,捡到一面青铜镜,明明只是件仿冒品,人家却鉴定为明朝时期的葵花镜,出价五百万,最后也骗了那位拾荒者五万的运行费。

    当那位拾荒者带着电视台的人,去与奥斯达公司交涉,当着电视台的记者,跪地想让对方还钱的时候,奥斯达公司的人却是置之不理,行为恶劣之极。

    明白了这些,陆金贵懊悔之极。

    但是,他还是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想与对方再做协商,那怕是还他一半钱也是好的。

    那知,接下来发生的事,却是完全出乎了陆家父女的想象。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