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9章 情难自禁
    当陆金贵再次上门与奥斯达公司理论时,悲剧发生了,双方一言不和,就发生了冲突。最后,陆金贵被对方的保安打得头破血流,直到警察出现,这才算是脱了身。

    “后来呢?”

    张横的目光陡地一凝,脸现怒色。

    “现在这事还在处理中。”

    陆晓萱神情却是变得黯然一片:“不过,好象奥斯达公司的背景很大,所以,此事到如今也没个结果,警察那边完全就是在拖。”

    “晓晓,你也受伤了!”

    张横的目光落在了陆晓萱脸上,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张横可以清晰地看到,陆晓萱身体的好多部位,都有一块块的乌青。显然,那一次冲突中,她也被奥斯达公司的人给打了。

    “张横,我没事。”

    陆晓萱咬着樱唇,眼泪却是忍不住又掉了下来。

    说实话,这事发生后,除了马萍儿外,她一直不敢与任何人说,憋在心中确实是委屈之极。

    “晓晓,这事交给我,我一定会给陆伯伯一个交待。”

    张横轻轻的扶住了陆晓萱,神情肃然无比。

    说话间,他手心已是一股巫力真元流转,缓缓地注入了陆晓萱的身体。

    陆晓萱浑身剧震,她只觉一股暖流从张横手心传来,让她整个人都仿佛是沐浴在了春日的阳光里,说不出的舒服。

    不仅如此,身体上那几处痛楚,被那股暖流抚过,顿时痛感消失,让她整个人都不由精神一振。

    陆晓萱陡然明白了什么,俏脸不由一阵娇红:“张横,谢谢你,总是给你添麻烦。”

    “晓晓!”

    目光爱怜地望着陆晓萱,张横的心情也是难以莫名。

    这个多灾多难的女子,柔弱的外表下,却有一颗坚强的心。张横对她充满了怜惜。

    “张横!”

    感受着张横关切的目光,陆晓萱一时不由悲喜交加。

    陡地,她突然扑入了张横的怀里,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这些天来所受的委屈,这一刻如同是决了堤的洪水一样,再也无法控制,她只想找一个肩头好好地依靠,好好地痛哭一场。

    “晓晓,你不要哭,你不要哭!”

    张横却是有些手足无措,抱着她也不是,放开她也不是,完全乱了方寸。

    他能感受到陆晓萱此刻的心情,但是,张横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她。

    咚咚咚!

    正有些不知该如何办,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把两人陡然惊醒。

    陆晓萱如同是受惊的小鹿一样,猛地从张横怀里挣脱开来。

    此时此刻,她满脸的泪水,一张脸已成了大花脸,形象看起来确实是有些狼狈。

    “对不起,张横!”

    陆晓萱很是感觉难为情,低低地向张横说了声对不起,这才擦了擦满脸的泪水,忙不迭地拉拉身上有些发皱的衣服,直到感觉没什么异常了,这才朝着门口问道:“是谁?”

    “晓晓,是我,你还没收拾好吗?”

    门外传来了马萍儿的声音。

    这里是陆晓萱在别墅里的房间。这次张远山夫妻入住,因为别墅有三四百平米,所以,原本住在龙翔宿舍的陆晓萱,也一起搬到了这里。

    刚才,张横就是因为发现她神情有异,所以借故来看看她房间布置得怎么样了,以便可以单独问她。

    这才终于知道了陆晓萱家果然出了事。

    此刻,听到门外马萍儿的声音,想到自己与张横单独在房间里呆了这么长时间,陆晓萱又羞又急,一时却是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萍儿,你那边收拾好了啊!”

    还是张横脸皮比较厚,连忙答应了一声,给马萍儿开了门。

    “阿横,你也在?”

    见到开门的张横,马萍儿很是诧异,目光望望有些局促不安的陆晓萱,再看看她一张红的如同是水蜜桃般的俏脸,马萍儿似是明白了什么:“我没事,刚收拾好,所以过来看看。”

    马萍儿这段时间也一直在医院照顾张远山,所以,这次搬到别墅来,她也在这里占了一个房间。刚收拾好,想过来与陆晓萱聊聊天,却遇到了这样尴尬的事,这让她也是不由俏脸一红,目光有些嗔怪地望向了张横,眼神中却有一抹难以掩饰的哀怨。

    她还以为陆晓萱和张横两人,是躲在房间里亲亲我我呢!

    “咳!”

    张横知道马萍儿这是误会了,但这事还真不好解释,貌似是越描越黑地。

    所以,他轻咳了一声,扯开了话题,他可也不愿这种怪异的气氛持续下去:“萍儿,你知道晓晓家里发生的事吗?”

    “嗯!”

    一说到陆晓萱家里的事,马萍儿的脸上顿时也露出了怒色:“阿横,你得帮帮晓晓,不能被那个骗子公司给欺负了。”

    马萍儿与陆晓萱两女,现在关系非常的密切,情同姐妹,因此,陆晓萱有什么事,从来不瞒她。

    陆金贵的事发生后,马萍儿也是无比的愤怒,当日陆金贵第二次去奥斯达公司交涉,就是她陪同陆晓萱一起去的,甚至也被那里的保安给打了。

    因此,此刻张横提起,她心中确实是无比的愤怒。

    “放心,这事我一定讨个公道。”

    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心中一团怒火也在蒸腾。

    十万块钱也就罢了,但是,陆晓萱和马萍儿竟然被人打了,塾可忍,孰不可忍!

    他那里还会犹豫,立刻拿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不一会儿,电话接通,话筒里传来了一个年青人的声音:“张少,我是小黄,您有什么事吗?”

    “黄秘,确实是有点事想麻烦你。”

    张横所打的电话正是平振楠的秘书黄小晨,他也不废话,把奥斯达公司的事说了一遍,最后道:“黄秘,请你调查一下,奥斯达公司行骗,为什么一直没有人处理?”

    张横可没忘了,陆晓萱刚才说,这家公司好象背景很大。所以,他先要从黄小晨这里,了解一下有关细底。

    “张少,您说的奥斯达公司,我还真知道点情况。”

    黄小晨沉吟了一下:“不瞒您说,这家公司被人投诉,甚至上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在我们这里,也是常客。”

    “那为什么没有人处理?”

    张横的眉头陡地一挑,感觉到了事情有些蹊跷。

    “不是没有人处理,而是没有人敢处理。”

    黄小晨声音变得凝重起来:“奥斯达公司是一家联锁公司,在国内有许多联盟店,它在港岛注册,但实际的后台老板却是上京楚家的四公子。”

    “上京楚家?”

    张横一怔,陡地似是想到了什么:“黄秘说的楚家,是不是现任某部委领导的楚家?”

    张横说出了一个名字。

    “是的,就是这个上京楚家。”

    黄小晨答道:“奥斯达公司的背景非常的深厚,而且,它虽然做的是皮包生意,但是,他钻了法律上的空子,尤其是在合同的签定上,滴水不漏。因此,被它上当受骗的人不少,但还真拿它没有任何办法。无论从法律的层面上,还是其他商业规犯,根本没有漏洞可查。”

    “原来是这样!”

    张横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当日在巫王寨的时候,张横曾听陈孝达说过,大长老扎哈身后,也有一家来自上京的世家暗中支持,这才敢与巫王以及陈孝达做对。而那背后之人,正是楚家。

    刚才,听黄小晨说上京楚家,张横就立刻想到了。貌似能在上京称得上世家的,都是屈指可数的存在,绝不会有第二个楚家。

    然而,当从黄小晨那里得到证实,却仍是让张横心中震动了一下。

    他还真没想到,堂堂上京楚家的四公子,竟然做的是这种骗人的皮包公司行当。

    更让张横没想到的是:自己在新疆把楚家在背后支持的大长老拿下,这一个结还没有解开,那知,回到钱塘,竟然又与楚家扯上了关系。

    挂掉了电话,张横的心情有些沉重。奥斯达公司的背景确实是强大,有上京楚家这座靠山,怪不得这家公司上当受骗的人这么多,却还能存在。也怪不得这家公司的人行事如此的肆无忌惮,敢对上门交涉的客人动手。

    现在的问题是:自己该如何对付奥斯达公司,为陆晓萱讨还公道?

    张横打电话给黄小晨,本来是想借助自己在警方的关系,来打击奥斯达。

    但是,如今听了黄小晨关于奥斯达公司的背景,知道这条路是行不通了。

    “张横,要是真的有困难,就算了。”

    陆晓萱和马萍儿也听到了话筒里黄小晨的话,两女现在也是脸现担忧:“就当这事是一个教训。”

    “是啊!阿横,你可不要逞能。”

    马萍儿在一边附和道。

    “不,晓晓,萍儿,这事我绝不会这样就算了。”

    张横却是坚决地摇了摇头:“如果只是被骗了十万块,那还可以当成是个教训,但是,他们敢打你们,这事我绝不罢休。”

    张横的神情变得凛然一片,眼眸中也暴起了一抹凌厉之色。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