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0章 至尊石
    “刘师兄,你帮我查一下奥斯达公司,我要它所有的资料。”

    张横再次打了个电话,这回却是打给了刘兴强,要他调查奥斯达公司的一切。

    决心对付它,张横却也不会大意,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如今的张横,经历了那么多事,自然也不是刚出道时什么也不懂的刍儿了。

    “好的,师弟。”

    刘兴强问明了事情的原由,也是无比的愤怒,当下答应了下来。

    以他如今金泰国际在钱塘的一名副总,早已今非昔比,不仅有了自己的人脉,而且可以利用金泰的关系,能打听到许多连公安部门都不知道的一些内幕。

    做完了这些,张横拿出了一张银行卡,交给陆晓萱:“晓晓,这事你叫陆伯伯暂时就不要再闹了,一切我会处理。这里有点钱,你先让陆伯伯把那十万块钱的借款还了。”

    张横自然没忘了,陆金贵所交给奥斯达公司的十万块运行费,全是借来的,其中还有部分高利贷。

    以陆家现在的情况,根本还不出这笔钱,陆金贵夫妻现在的日子又不好过了。所以,他还是要替陆晓萱解决这燃眉之急的。

    “张横!”

    陆晓萱娇躯一震,嘴唇翕合着想说什么,但终于只是说了声谢谢。

    张横上回替她还了朝家的那笔十万块,这次又替她家解决了燃眉之急,她欠他的实在是太多了。所以,,她只有把这份感激埋在心里。

    对付奥斯达公司的事,并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张横开始了筹划。

    不过,他现在也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去做,那就是明珠利佳大厦的风水冲煞问题。

    泰山风铃石已有了着落,那边古巅和叶绝也已准备好了其他的东西,当日他从新疆回来时,托运过来的物品,现在已到达明珠,一切可以说已是准备妥当。

    当下,张横告别了父母他们,再次回到了明珠。

    古巅的那间玄堂里,叶绝和古巅两人早已等在了那里。一大堆东西,正摆放在玄堂中央,把这原本就狭窄的地方,挤得满满的。

    “张老弟,你总算来了,东西全部准备好了,就等你过目。”

    古巅乐呵呵地迎了过来,手指指向了屋里的一大堆物品。

    “嗯!”

    张横点头,目光仔细地打量起了那些东西。

    屋里摆放着三座假山样的石头,每一块都有一人多高,除了随同张横一起运来的泰山风铃石外,另外两块,一块是未经雕凿的山岩,另一块却是珊瑚石。

    那块未经雕凿的山岩,正是当日张横去新疆时,回来后托运的。它不是其他石头,乃是一块产自昆仑山的昆仑石。

    昆仑石与泰山石一样,在阴阳风水中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按照古藉的记载,昆仑山为九洲龙脉的发源地,因此,产自昆仑山的山岩,聚集了九洲龙脉之气,具有镇压邪煞的作用。

    巫王寨不远就是昆仑山,张横当时离开的时候,就让巫王寨里的人,特意去昆仑山开采了一块巨石。这次利佳大厦的风水问题,就得靠这三块石头来化解。

    “张老弟,这块东海的珊瑚石,可是化了血本了,是让东海当地的蛙人,特意去采来的,化了一百多万。”

    古巅指指那块珊瑚石,满脸的感慨:“你看,这符不符合要求?”

    “嗯!灵气很浓重,是块好珊瑚。”

    张横点点头。

    他这次要化解利佳大厦的风水,用了三种石头,却是都具有特殊的含意。

    泰山风铃石为泰山石,乃是曾受过秦始皇封禅的人皇之石。

    昆仑石蕴含九洲龙脉之气,昆仑又是古代的仙山,这自然是称为仙皇石。

    而产自东海的珊瑚石,也是别有用意。

    东海为四海之首,出自那里的珊瑚石自然就被称为海皇石。

    细细地查看了那块珊瑚石,张横目光转向了叶绝:“叶绝兄弟,百帝钱有没有收集完毕?”

    “张横哥,好不容易收集全了。”

    叶绝耸耸肩:“这段时间,我和筱筱可是跑遍了明珠所有的古玩市场,这才把各个朝代的钱币全部收集齐全,嘿嘿,两条腿都要跑断了。”

    说着,他拿出了一个木盒,递给了张横。

    “嗯,叶绝兄弟辛苦了。”

    张横接了过来,打开了木盒。

    顿时,一大堆铜钱呈现在了眼前,这些铜钱虽然都是外圆内方的孔方兄,但因为朝代不同,年份各异,形状上却还是有很大的差别。

    有的铜钱厚实而浑重,有的铜钱却是轻薄小巧,更有的已是斑驳一片,显然年份久远。

    铜钱的质量好坏,其实代表着发布这一铜钱的朝代财力的多寡。

    象中国历史上的几个盛世,如贞观,乾隆等所筑造的铜钱,品质就都比较好,不但铜钱中铜的含量高,而且份量也足,制作工艺更是精细。

    但是,一些末代或衰败的朝代,制作的铜钱就差强人意了,不仅个头小,铜钱也非常薄,份量自然就轻,工艺上更是有粗制滥造之嫌。

    不过,张横用这些铜钱,并不在意它们的品质,而在于它们出产的年份。

    所谓的百帝钱,并不是真有一百个朝代所制作的钱币,而是需要凑齐不同年份的一百个铜钱。

    拿起一把木盒里的铜钱,随便看了几个,张横点了点头。

    木盒里的每一个铜钱,确实都是不同朝代的不同钱币,显然,叶绝为收集这些铜钱,应该是化了不少的精力和心思。

    心中想着,张横拿着木盒,走到了珊瑚石边。蹲下身来,捡起木盒里的铜钱,一枚一枚地放到了珊瑚石的那些天然孔洞中。

    当一百枚铜钱全部嵌入珊瑚石表面的孔洞中时,整块珊瑚顿时金光灿烂,变得耀眼无比。

    “真是神了!”

    古巅和叶绝两人,一直目不转睛地望着张横动作,看到此刻的珊瑚石,古巅不禁满脸的震惊。

    镶嵌了百枚铜钱的珊瑚石,就算他是一位黄道,也能感觉出来,这块珊瑚石似乎完全不一样了,充满了一股灵动的气息。

    “好一块至尊石!”

    叶绝的眼眸却是陡地一亮,神情变得难以喻意。

    古巅不知道张横镶嵌这百枚铜钱的意义,但是,同样拥有了天巫传承的叶绝心中却明白,这块镶嵌了百枚铜钱的珊瑚石,正是天巫传承中记载的一项风水道具,名为至尊石。

    天巫传承中有百煞凶器,不过,这其实是包括两个方面,一为百煞,一为凶器。

    当日张横在杨文竹祖坟上所见到的七星子母棺,就是属于凶器。

    但是,还有一种却是化解凶煞的百煞道具。

    眼前的这座镶嵌了百枚铜钱的珊瑚石,就是百煞中位列五十六的至尊石,具有吸纳煞气,转化为灵气的特殊作用。

    此刻,亲眼看到张横布置出这至尊石,叶绝的心中确实也是非常的震动,他能清晰地感应到,这块至尊石产生的气场缓缓流转,对四周的空间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影响。

    那么,当它放到利佳大厦那个风水相斗的恶煞局时,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奇异作用呢?

    叶绝的心中充满了好奇。

    张横此刻也是目光灼灼地望着眼前的至尊石,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

    说实话,这也是他第一次亲手布置天巫传承中记载的百煞道具,现在顺利完成,心中确实也是非常的兴奋。

    不过,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当下,他也不迟疑,盘膝坐在了这块至尊石边,手腕一抖,伏以神尺已化为尺状。

    “伏以点星,万相卜天诀!”

    张横低喝,陡然一指。

    嗡!

    伏以神尺上,顿时无数的符篆振荡起来,一点点星芒也闪烁旋舞,七点星光渐渐的浮突在了面前,绕着他的身周浮沉荡漾。

    自从在巫王寨的巫神塔中,获得了那根当年蚩尤大神留下的紫金法杖,获得了其中蕴含的信息,张横不但修为进阶到了三品初阶,更是得到了九黎巫族的星相占卜传承。

    此刻,他就是用星相占卜之术,配合伏以神尺,要占卜一下这次为利佳大厦化解风水局的凶吉。

    当然,他之所以没有用紫金法杖,这也是有原因的,那根法杖代表的意义实在是太重大,他却也不敢随便在人前使用。

    星光闪耀,一圈圈奇异的波纹在张横眼前幻化为一个个怪异的符号。仿佛是用星光流动的轨迹,勾勒出了一幅奇异的星图。

    渐渐的,张横的神情变得凝重无比,口中也喃喃地念道出了一句话来:“七星倒勾,隐藏暗流?难道,这次破局,还存在着什么变数?”

    张横的心中暗自惊讶,按照万相卜天诀占卜所得的结果,好象这次化解利佳大厦的风水局,隐隐存在着什么凶险。

    那么,变数来自何处?张横这回是真的有些迷惑了。

    当日探察过利佳和强生以及辽原三座大厦后,他对那里的格局已是了然于胸。并由此也已想出了破解之法。

    照说,只要准备好了材料,有了破解的风水道具,化解那个风水局已是没有什么大问题。

    但是,现在从星相占卜的结果来看,却隐约感觉到了暗中存在的凶险,这实在是让张横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是自己有什么疏漏的地方吗?张横的心滴溜溜地转了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