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1章 天地人
    占卜到这次利佳大厦的风水破局有变数,张横心中很是狐疑,当下细细地又回想了一遍,把这次自己所要做的事,每个细节都盘算了一回。

    可是,感觉上,应该没有什么遗漏之处。

    那么,变数来自何处?张横这回是真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张老弟,怎么了?”

    看到张横一副眉头紧皱的样子,一边的古巅和叶绝互望一眼,很是诧异。

    两人很少见到张横这种犹豫不决的模样。

    “嗯,没事。”

    张横回过了神来,他却也不想古巅和叶绝担心,所以,并不准备向两人透露自己占卜的结果。微一沉吟,张横问道:“古老哥,赖总以及张总他们准备得怎么样了?”

    这次利佳大厦的风水问题,其实还牵涉到强生和辽原这两家,所以,化解这个风水局,与三家都有关系。

    “张老弟,自你寻到了泰山风铃石,选定了破局的日子,我就把有关情况都告诉了赖总他们。”

    古巅道:“所以,他们那边已完全准备好了,张老弟如何安排,他们就会一切听从你的吩咐。”

    “哦,对了,忘了告诉张老弟一件事。”

    说到这里,古巅猛地似是想到了什么,神情变得凝重起来:“这次化解利佳大厦的风水,可能会有许多我们明珠这边的同行前来观看。”

    “为什么?”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脸现讶异。

    要知道,风水这一行当是有着其特殊性,一般一位风水师出手,其他的风水师都会很自觉地避嫌。一方面每位风水师都有其不传之秘,其他人在场,确实是不方便施展。

    另一方面,同行是冤家,一位风水师在布置的时候,旁边有其他风水师在看,难免就会指手划脚,很容易产生彼此的矛盾。

    所以,风水界早已形成了一种默契,当某个地方有一位风水师在布局的时候,其他风水师一般是不会参与的。这也算是行内的潜规则。

    但是,此刻古巅却说,自己化解利佳大厦的风水,会有明珠风水界的同行前来观看,这无疑就是违背了常理,这如何不让张横又惊又疑?

    “张老弟,这事说来还真怪不得他们。”

    古巅苦笑:“这次利佳大厦的风水化解,你也许不知道,已在整个明珠风水界,引起了轰动。”

    “哦!”

    张横的眉毛又是挑了挑。

    “强生和辽原两座大厦的风水斗,已有好多年了。”

    古巅也不买关子,把他所知道的情况说了出来:“这几年是越斗越凶。但是,他们的风水斗,却也对周边的环境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利佳大厦就是一个例子。事实上,并不仅只有利佳大厦,甚至旁边的一些大楼以及整个街道,都或多或少地受到了冲煞。只不过利佳大厦在两幢大楼的中间,所受的冲刑最厉害。”

    “嗯!”

    张横点头。关于这方面的影响,他自然是最清楚。只是,他还是想不出来,这与明珠市风水界的同行,要来观看自己破局有什么关系。

    “强生和辽原的风水相斗,造成的影响越来越大,后来,他们也意识到了这样斗下去,会是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古巅继续道:“因此,这两年,他们也就有了想消停之心。可是,他们相斗的风水局已然成形,就算他们不想再斗,也已是停不下来。”

    “为此,他们不得不请风水师来化解,希望能停止这场风水争斗。”

    古巅满脸的感慨:“然而,他们风水相斗形成的这个天刃地煞局实在是太厉害了,请遍了明珠这边的风水师,竟然没有一个能破解。甚至能站到强生和辽原这两座大厦楼顶,真正探察到那个风水煞局的人都没几个。”

    “嗯!”

    张横又点了点头。

    这方面的情况,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当日他走上强生大厦的顶楼,探察那里的风水局,如果不是身上有魑魅铠甲,也是绝对走不到中心处。

    那两座大厦造成的煞气实在是太恐怖,凶煞已几乎凝成了实质,确实不是一般人可以探察。

    “所以,这次听说张老弟可以破解那里的风水局,整个明珠风水界都被震动了。”

    古巅的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色:“因此,当消息传开后,大家都想去看看,张老弟你是如何破这个数年来让众人束手无策的风水局。”

    “原来是这样!”

    张横的神情一凝,心中却是恍然了:“怪不得有变数,原来变数竟然出在这儿。”

    张横心中有些无奈。

    刚才,自己占卜,算出了这次化解风水有变数,却一直猜不透变数在哪儿。

    但是,听了古巅的话,知道了有明珠市风水界的同行前来观看,张横已是陡然想到了变数为何物。

    要知道,任何的占卜,不管使用的是何种秘法,都离不开天地人三大要素。

    天为天时,也就是时间,地为地理,自然就是空间,而人正是参与这一事件的人物。

    张横当时占卜时,时间已是确定,他早已选择了黄道吉日。地理自然也早已明确,就是利佳大厦和强生以及辽原的所在处。

    人当然是他自己,还有古巅和叶绝。

    现在,竟然多出一大批明珠风水界的同行,这天地人三大要素中,人这一项,自然已是起了很大的变化,这就是占卜中出现的变数。

    心中想着,张横目光望向了古巅:“古老哥,那你知道到时会有哪些人过来吗?”

    占卜到存在着变数,而且明白了这个变数来自外人,张横现在更加的谨慎起来,也想知道到时会有什么人来。

    “张老弟,据我所知,这次去看你破解风水局的人,全是明珠风水界有头有脸的人物。”

    古巅神情变得肃然起来:“我们明珠玄学会的会长,以及八大理事,都会前去。”

    玄学会在全国各个省都有自己的协会。

    古巅以前虽然在名片上印了许多名头,但其实也就只是明珠玄学会的一名普通会员,甚至许多时候,是连玄学会的大门都进不去的小脚色。

    不过,自从楼凶凶事件中,他在外面做法,引出韦陀相,震动了明珠的玄学界。

    再加上他为洁具巨头齐荣资设计风水局,现在他在明珠风水界的名气也已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

    所以,前段时间,他已成为了明珠玄学会的理事,而且还是常务理事。因此,对于玄学会里的动向这才会如此的了解。

    说到这里,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不由神情一凝:“张老弟,我还听说了一件事,说是有一神秘风水家族血家,这次也会派人前来观看。”

    “神秘风水家族血家?”

    张横目光一凝,有些疑惑,他还真没听过这个家族。

    “血家确实是非常的神秘,甚至早几年前,我们明珠风水界的人并不知道有这样一个风水家族存在。”

    古巅满脸的感慨:“直到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这才让人知道这个神秘的家族。”

    说着,古巅说起了有关血家的事。

    前几年,明珠市的一位大佬,不知得罪了什么人,对方竟然请来东南亚的一名降头师,对那位大佬的亲人下了降头。

    那位大佬自然是急了,连忙请明珠这边玄学会的人帮忙,想化解他亲人所中的降头术。

    但是,东南亚的那位降头师,力量已达到了三品的顶峰,明珠这边,还真没有人能化解他的降头术。

    最后,也不知那位大佬从那里得到了一个消息,说是明珠有一家隐世的风水家族血家。

    于是他化了无数的心思,终于请动了血家之人,竟然真的把他亲人所中的降头术给化解了。

    从此以后,明珠的风水界同仁们,这才知道在自己的地盘中,竟然还隐藏着这样一个神秘的家族。

    “血家据说早年是从苗疆那边迁移到此,在明珠也不知已呆了多少年。”

    古巅最后道:“只不过,血家非常神秘,平时很少与玄学界的人来往,他们是赤道中人,而且所学的阴阳风水之术,偏向阴阳这一行。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听说他们家族也会派出人来观看。”

    “张老弟。”

    古巅脸上现出了一丝沉重:“据我了解,血家与北方宋家的关系密切,所以,遇到血家之人,张老弟你可得多长个心眼。”

    古巅当日也参与了龙翔酒业的聚会,因此,对于张横与北方宋家三公子结怨的事,也是一清二楚,所以,此刻提醒了张横一句。

    当下,他把他所知的有关血家之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

    血家虽然比不上北方宋家和南方冯家那样有名,但是,因为其专修阴阳之术,却是更显得神秘。

    一般江湖上的人,很少敢去招惹血家,对他们也多是抱着几分忌惮之心。

    “好,我明白了。”

    张横点点头,把古巅所说的都记在了心上。

    而就在古巅与张横谈起血家的时候,此时此刻,在明珠一处老宅院里,也正有人在谈及张横。

    植物园附近,这里有一片老宅,地处偏僻的园林深处,平时很少有人会来到这里,更是不会注意到这片老宅。

    老宅占地有数亩,仍保持着明清时期的风格,漆黑的大门,有些斑驳的门廊,在四周浓密的树荫掩映下,显得有些阴森。

    走入老宅,院落分成三进,古老的青石板,陈旧的木楼,仿佛这里是一个与现代社会隔绝的地方,竟然感受不到任何现代的一丝气息,没有电灯,没有电器,更没有任何一件现代的工业产品。

    夜色已浓,几盏风灯挂在这老宅的屋檐下,却把走廊照得一片惨白,一股阴森森的感觉油然而生。

    第二进的大厅里,燃烧着两柱牛油巨烛,但若大的厅堂,却仍是显得无比的昏暗,烛光摇拽,让厅堂显得阴气重重。

    厅堂上,此刻正坐着好几个人,正面主位上,一位身形枯瘦,头发花白的老妪似睡非睡,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在她的身后,站着一位身穿血色长裙,面容娇艳的少女,与老妪那半死不活的样子,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而在老妪的对面,正有一个中年男子,一身得体的现代服饰,满脸微笑地道:“这次楚某过来,是有事请求血老前辈。”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