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2章 鬼谷天机推演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利佳大厦和强生以及辽原大厦,这几天变成了整个明珠风水界的焦点。许多人的目光聚焦到了这里,而各种消息,也不断地从这里传扬开去。

    明珠华山路的一幢十八层的高楼,这里正是明珠玄学会的办公场所,此时此刻,一位年纪在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身穿一身唐装,正在用竹简在桌子上摆弄着什么。

    一大把竹简横七竖八地散落在桌面上,看起来杂乱无章。

    但是,中年人神情肃然,目光凛厉,额头上却是已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纵然是房间里的空调打得很低,他仍是感觉浑身燥热无比。

    终于,啪的一声,其中的一根竹简突然碎裂,桌面上的所有竹简顿时哗啦啦全部掉到了地上。

    “唉!还是无法推演出结果啊!”

    中年人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长叹了一声,有些颓然地坐到了椅子上:“看来,这个叫张横的人,确实是高深莫测。”

    中年人正是明珠玄学会的会长芦志亮。如果有懂行的人在此,便会看出,他现在所用的竹简,正是鬼谷子的天机演算。

    自从传出,有人要破外滩强生和辽原大厦的风水局,这事就引起了芦志亮的注意。

    要知道,芦家在明珠也算是风水世家,家传的鬼谷子天机推演,也算是风水界的一绝。

    以他数十年浸淫在阴阳风水上的道行,面对那个风水局,也是毫无办法。

    那知,如今竟然有人要破那个凶煞局,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震动。

    因此,他在打听了有关消息后,这几天一直在用鬼谷子天机推演,想看出点端倪来。

    然而,每每推演到一半,他却完全推不下去了,这让他的心中更是惊讶。

    出现这样的结果,只有一个解释,他要预测之人,深不可测,根本不是他如今的水平可以去推算。

    “看来,这次确实是值得让人欺待啊!”

    芦志亮拿出一块雪白的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神情变得迫切起来。

    “芦会长,强生辽原,那边有消息了。”

    这个时候,门被推了开来,一个年纪四十岁上下的男子,兴冲冲地走了进来。

    “哦,张理事,那边有了什么动作?”

    芦志亮目光陡地一凝。

    进来的正是玄学会的一名常务理事,名叫张波,也是一名明珠的风水师。

    这段时间,就是由他亲自出面,在观察强生辽原大厦那边的情况。

    “昨天晚上,强生和辽原以及利佳三个公司的老总,聚集了上百名工人,动用了几台大型起重机等机械,把一些东西运送到了他们的三座大厦上。”

    张波满脸的兴奋:“百多人忙了一夜,总算把那些东西给放置好了。”

    “是些什么东西?”

    芦志亮不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满脸的期待。

    “东西被油布遮着,看不出是什么。”张波道:“不过,从外面的轮廓来看,好象是巨石,有些象假山。”

    “用的是假山吗?”

    芦志亮微微沉吟起来:“嗯,那我们现场的观察点以及观察设施都准备好了吗?”

    “一切都准备好了,明天中午午时,听说就会开始破解。”

    张波难掩心中的兴奋:“到时,就能看到结果了。真是好期待,那处的风水煞局,这么多年了,都没有人敢偿试,想不到一个年青人就敢动手。”

    张横是做梦也不会想到,原本一个很平常的化解风水局的事情,现在却闹得沸沸扬扬,引起了整个明珠玄学界的观注。

    不过,事情已经定下来了,却也无法改变。张横也只有无奈的份。

    第二天晌午,当张横带着古巅以及叶绝来到利佳大厦的时候,赖乐忠和张强兄弟,早已等待在了那儿,三人看到张横,连忙迎了上来。

    “张少,昨天晚上辛苦了,让您忙了一夜。”

    赖乐忠满脸的感激,紧紧地握住了张横的手。

    正如张波所得到的消息,昨天张横和叶绝以及古巅确实是忙了一夜,带着百多名工人,把准备好的风水道具运送到了三座大厦的楼顶,放置在了特定的位置。

    因为三座楼上的煞气实在是太恐怖,把那些风水道具运送上去,确实是化了九牛二虎之力。

    赖乐忠以及张家兄弟,也是陪了整整一夜。

    不过,看到如此的声势,三人心中却是充满了希望。如果张横没有把握,想来也不会如此大动干戈,所以,他们现在心中充满了期待。

    “嗯,赖总,两位张总,没事!”

    张横点点头,目光望向了楼顶:“时间也差不多了,现在我们上去吧!”

    说着,转向了叶绝和古巅:“古老哥,你就在利佳这边,叶绝兄弟,你去辽原那边,我上强生大厦。”

    “好的!”

    古巅和叶绝点头答应。

    今天破这个风水局,三人早就事先做了分工,叶绝和古巅两人,到时会在旁配合张横。

    说话间,三人走向了三处大厦,乐赖忠和张强以及张辽三位老总,却都跟在了张横的身后,走向了强生大厦。

    他们自然也清楚,这次破解这个风水局的主力是这位张少。

    至于叶绝和古巅两人,自然也有公司的几位副总相陪,以便随时听从他们的吩咐。

    坐电梯来到强生大厦的楼顶,顶楼的平台上,现在已多出了一个用油布包着的大物件,从外形的轮廓看,看起来就象是一座假山,正好放在那十二具诸葛神机弩前。

    微微沉吟,张横举目四望,眉头不由微微皱了皱。

    此刻,四周看似一切正常,下面街上的人们也正忙碌着各自的事情,一片车水马龙的情形。

    但是,张横却敏锐地感觉到了周边许多大厦的顶上,多出了无数的人,正用望远镜或各种摄像摄影设备,观察着这边。

    强生和辽原两座大厦之间,是利佳,但是,周边数百米内,其他高楼林立,那些人就是站在周边不远处的高楼楼顶,观察着这边的一举一动。

    张横随便瞄了一下,就看到了这样的人群有三处,人数不下数十个。

    东边那座大厦的楼顶上,人数最多,有二十几人,按古巅了解到的消息,那里应该就是明珠玄学会的会长理事等人。

    南边的一座大厦也有十数人,张横甚至还看到了两位老熟人,江南省风水学会会长缪凌霄,以及江苏风水世家袁世泰。

    这两人当日在龙翔酒业与张横会过面,最初完全没把张横看在眼里,后来,张横解决了龙翔的风水问题,这才刮目相看,之后更是表示出了对张横的亲近。

    这次明珠利佳大厦的事,他们两人也听到了消息,所以,带着江南省以及江苏那边的几名风水师,前来观摩。南边这座大厦上的人,就全是明珠周边省市的风水界朋友。

    目光望向西边,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

    那边也有一幢大厦上站着人,数量只有三个,而且全都是女子。为首的那个年纪在二十多岁,穿着一身红衣红裙,在阳光下仿佛是一团烈焰。

    但是,仔细望去,感觉却完全不同了。因为,中午强烈的阳光照在那少女身上,似乎在射到她身周的时候,出现了奇异的扭曲,这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变得有些朦胧。

    相距也就百多米的距离,以张横的目力,即使是最远上十倍,也可以把对方的眉毛都看得清清楚楚。

    但是,那边的那个红衣少女,却就让张横看不清,很虚幻的感觉。

    少女的身后,跟着两个年纪差不多的女子,两人神态恭敬地站在她的身后,手中捧着两个用红布包着的包裹,正目光一眨不眨地望着这边。

    “血家之人,这应该是古老哥所说的血家之人了。”

    张横的心里咯噔一下。

    那少女带给张横的感觉很诡异,浑身透着一股阴森的气息,这与古巅所说血家之人擅长阴阳之术非常的符合。

    微一沉吟,张横收回了目光,抬头望望天空,心中暗中计算了一下时间,开始举步向平台的中央走去。

    四周的煞气仍是恐怖无比,但是,有过上回的经历,张横这次是熟门熟路,再加上如今修为跨入三品初阶,此地浓重的煞气已基本对他造不成太大的影响。

    渐渐的,他的身形已接近了那十二具诸葛神机弩,而他的脚步,也变得虚浮起来。

    “啊,你们看,他竟然浮空了,他的脚离开地面了。”

    正在四周大厦上密切注意着这边的风水师们,陡然发出了一阵惊呼,芦志亮以及张波等一众明珠市玄学会的人,个个脸现惊骇之色。

    不仅是他们,那边的缪凌霄以及袁世泰等人,也是一个个目瞪口呆。

    他们确实是看到了一幕不可思议的场景,因为,此时此刻,张横竟然脚踏空气,开始徐徐升空,这凌空踏步的情形,实在是有些震憾人心。

    “气眼,他竟然可以在如此恐怖的气流中准确地踏在气眼上!”

    另一边,那位红衣少女陡地眼眸一凝,俏脸上也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然而,让所有人更加震惊的却还在后头。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