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5章 超凡视野
    “不好!”

    张横浑身剧震,脸色也刹那变得难看无比。

    就在四周陡然涌起红霞的时候,张横已敏锐地感知到了危险,此刻,一种警兆更是骤然从心底升起,让他浑身的汗毛都根根竖了起来。

    但是,四周的红霞无比的诡异,在这一刻,竟然让他失去了对五感的掌控,听觉,视觉以及身体的感知,变得无比的浑沌,好象自己被卷入了一团血雾里,根本无法感受到四周的一切。

    “巫神庇佑!”

    张横低喝,陡地从腰间抽出了一根紫金法杖。

    这次前来破解风水局,张横自然不方便带着那个大背包。

    但是,自从占卜时预测到此次存在着变数,张横心中自然是提高了警惕。所以,他别的没有带,把巫神法杖带在了身边。

    此刻,面临不知名的危险,张横那里还会犹豫,立刻抽出了紫金法杖,并马上施展了其中一项秘法,巫神庇佑。

    这是紫金法杖内蕴含的一项高阶术法,是当年巫神蚩尤亲手灌注的强大巫术,一共可以使用三次。一旦使用,可让当年蚩尤残留在这法杖中的一抹意志现形,从而庇护传承者。

    这也算是蚩尤对其传承者的一项福利。

    轰!

    紫光暴耀,一个朦胧的人影赫然现形,正是身披黄金铠甲,面戴黄金面具的蚩尤,他已挡在了张横的身前。

    正是时,那道暗芒也已射到,嗤地一下就射在了蚩尤的虚影上。

    嗤嗤嗤!

    顿时,空中响起了沸烫泼雪的刺耳异响,那道暗芒与蚩尤的身影相互消融,转眼间便腾起了滚滚的青烟。

    怦!

    终于,蚩尤的虚影轰然炸散,但是,那枚急射而来的暗芒,也在最后一刻停止了下来,堪堪触及张横身上的衣服。

    陡地,张横全身衣物一阵诡异的曲扭,化为他衣服的魑魅铠甲,已死死地夹住了那道暗芒。

    “好险!”

    张横浑身出了一身冷汗,不由低头向那缕暗芒望去。而一望之下,他的眼眸再次暴缩:“箭,竟然是一枝箭!”

    张横心头一凛,映入视野的那缕暗芒,竟然只是一枚寸许长的箭头,整体黝黑,也不知是什么材料打造,只是,这箭头上,闪烁着黝黝的蓝芒,一股极度阴寒,极度冰冷的气息直透而出,纵然是有魑魅铠甲裹住,仍是让张横不寒而栗。

    不仅如此,细细看去,箭头上,刻划了无数怪异的符号和铭篆,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这是一枝刻划了符篆的箭头,而且,看它能一箭射爆巫神庇佑秘法产生的蚩尤虚像,这箭的威力绝对的恐怖。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心中的怒火已是刹那蒸腾而起:“阴谋,这是**裸的阴谋,是想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利用自己破这里风水局的机会,暗杀自己。”

    张横那会犹豫,眼眸中陡然奇光暴闪,目光望向了北边。

    那里,正是这箭头先前射来的方向,虽然张横刚才五感被屏蔽,但这箭矢留下的气息,却仍然存在,让他抓住了痕迹。

    “超凡视野!”

    眼眸开合,一个奇异的巫字突然呈现在了张横的眼底。

    并没有结束!

    眼瞳内的巫字一阵闪烁,渐渐地变成了暗金色。陡地,两道暗金的光芒,就从张横眼眸里暴射而出。

    修为跨入三品初阶,张横的天巫之眼也得到了一次进化,从原先的洞察能力,进化为了超凡视野。

    只是,动用这超凡视野,并不象以前那样只需意念一动就行,而是必须摧动体内巫力真元,汇聚到眼瞳内才可以。

    此刻,终于躲过了那夺命的一箭,张横那会客气,立刻施展超凡视野,他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想暗算自己。

    嗡!

    两道暗金光芒刹那穿透红霞,直射北方,沿着那缕暗芒刚才经过的路线,直射了过去。

    刹那,张横的眼瞳内,映出了一幕奇异的影像。

    只见,一幢高楼的顶楼上,一个黑衣人正趴在地面上,他的手中,持着一把只有巴掌大小的黑色小弓。

    黑衣人脸上蒙着黑布,看不清他的面容。而他此刻也似是感应到了什么,猛地一个翻滚,已退入了那幢大楼的顶楼入口处。

    他的身形无比的迅速,就象是一只狸猫,一闪身,就已不见了身形。

    “果然有人要暗算哥们!”

    张横的脸色凛冽无比,超凡视野再次横扫。

    下一刻,张横身形又是微微一震,心中不禁低呼:“操,原来是姓楚的这家伙!”

    不错,就在那幢大楼的最高层的一间办公室里,张横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形。

    那是个年纪在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身绸制的唐装,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很是温文尔雅。

    此刻,他正负手站在落地玻璃窗前,手中举着一架望远镜,目光死死地瞪着张横这边的方向。

    这人,张横立刻认了出来,正是当日在巫王寨中,与大长老密议的上京楚家之人。

    大长老巴图被处火刑后,他所有做过的事情,自然也全被翻了出来。这是张横以巫神的身份,向下面人交待的。

    他可不想留下什么后患。

    因此,有关与巴图接触的所有人,也都被详细地列了表格,其中上京楚家第二代的一位主事人楚江天,立刻引起了张横的注意。

    因为,正是这位楚江天,暗中支持了大长老巴图,与巫王以及陈孝达作对。

    而且,楚家在上京的势力,也绝对不可小觑,与陈孝达背后的王家,相差无几。这才敢插手巫王寨的事,想从陈孝达手中分一瓢羹。

    只是,张横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刚回明珠,楚家就已盯上了自己,并开始实施报复了。

    此刻,超凡视野看到楚江天就在那里,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心中却是惊怒交加。

    “小子,你的命真大!”

    那边,楚江天微微叹息,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脸上现出了失望的神色:“想不到,这样还让你躲过了一劫。”

    不错,这次暗算张横的正是楚江天。

    他昨天晚上,特意拜访了明珠血家的老祖宗,要求在张横今天破解风水局的时候出手,目的就是为了要暗算张横。

    当然,血梦泪的剪水瞳只是为了遮掩他的暗杀行动,以免被四周观看的人发现,真正的杀手,楚江天却是另有其人。

    本来,以为有血梦泪的诡异术法屏蔽张横的感知,又有一名可怕的杀手暗中发难,楚江天以为,张横这次是绝对难逃一劫。

    但是,他还是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还是没能让张横当场殒落,这确实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楚江天之所以要选择当众暗杀张横,这自然也是有原因的。

    当日巫王寨中,巴图大长老被九黎族处于极刑,他一得到这个消息,立刻就意识到大事不妙,当场就逃离了巫王寨。

    也幸亏他见机得快,这才逃出了九黎族。

    之后,便传来了九黎族新巫神诞生的消息,而且,这个新巫神,竟然是陈孝达从明珠请来的那位风水师张横。这让楚江天又惊又怒。

    但是,他们楚家这么多年在九黎族中辛苦的经营,却是因此化为了乌有。

    九黎族有了新巫神,已是铁板一块,要想再利用他们内部的矛盾,那已是绝无可能。

    可是,楚江天如何甘心,他如今已是对张横恨之入骨。所以,他立刻想到了对付张横。

    一方面是为了报复张横破坏他们的好事,另一方面,更是为了九黎族那边的利益。

    不是吗?要是张横这位新任的巫神死了,九黎族岂不是又会恢复到从前的状况,那么,他楚江天仍是有希望再分那边的一瓢羹。

    因此,他这才会实施了暗杀张横的计划。

    当然,现在的张横,做为九黎族的新巫神,也不能随便说杀就杀。

    要是被人看出,张横是死于暗杀,九黎族那边,是绝不会善罢甘休。

    以九黎族在喀喇昆仑山经营上千年的底蕴,其隐藏的实力也绝对的可怕,纵然是楚家做为上京世家,也是绝不想轻易招惹。

    所以,楚江天才会精心设计,要利用这次张横破风水局的机会,造成一次意外。

    在他的计划中,因为有血梦泪的术法屏蔽四周,当杀手暗杀张横时,就会造成一种假象,那就是张横因为受风水局化解时的冲煞,不小心从空中摔了下来。

    以他现在站在三十多层楼上的高空,摔下来时,那怕就是个铁人也得摔成肉饼。

    到时,就算有人怀疑,也是查不出任何线索了。

    那知,人算不如天算,如此精密的策划,仍是让张横逃过了一劫。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楚江天又恨又恼。

    心中想着,他却那里还会迟疑,已是走出了那间办公室,身形消失在了那儿。

    他可不想在暗杀失败后,被人注意到,从而留下什么尾巴。

    然而,他做梦都没想到,他的一举一动,早已被远在千米之外的张横,利用超凡视野看在了眼里。

    不过,张横此刻也拿他没有办法,眼眸陡地一凝,猛地望向了西边。

    张横可没忘了,这次暗算自己,还有一个帮手,那就是站在西边大厦上的那个红衣少女。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