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7章 横天关
    回到古巅的那个玄堂,这里已是人满为患,栾海良,夏清莲以及李飞,甚至王红伟和赵君儒等一众大少也都赶过来了。

    今天张横在利佳大厦破解风水局的事,实在是引起了整个明珠市的轰动,张横当时凌空站立在空中的影像,早被无数人传到了微信朋友圈和网络上。虽然许多人认为这是拍电视的特技表演,但知道张横的那些人,自然清楚他这是在做什么。

    现在,听说那边的风水局已化解,这些人都赶过来为他庆祝。

    当然,人群中还有一位不速之客,正是来自利佳公司的财务总监,一个年纪在三十六七岁的中年男子,一身的书卷气。

    “张少,不好意思,我叫易灏明,受赖总和两位张总的委托,前来拜访您。”

    易灏明很热情地与张横握了握手,从皮包里拿出了一个文件:“张少,赖总和两位张总很感激您为他们化解了那里的风水凶煞,为了感谢您和古大师以及叶大师,他们决定把利佳以及强生和辽原三座大厦一楼商场的一个店面,转送给你们,一共是三间店面,这里是转让文件,只要您和古大师以及叶大师在上面签字,就可以马上生效。”“哦!”

    张横的眉毛微微一挑,与旁边的叶绝与古巅两人互望一眼。

    这次张横三人为利佳化解风水,确实是让赖乐忠以及张强兄弟无比的感激,所以,他们这次出手也毫不吝啬,每人送了一套店面房。

    看文件中的内容,貌似每一套店面房的价格都在三百多万,这一回,三家人也确实是够大手笔的。

    “那就多谢赖总和两位张总了。”

    张横微微一笑。

    叶绝和古巅两人却是神情振奋莫名。

    说实话,收到如此一笔丰厚的报酬,这还是两人给人看风水这么多年来,从所未有的酬金。而有了这几处店面,今后,两人也算是踏入有钱阶层了。别的不说,光是几个店面出租,每年的收入都在数十万,这可是旱涝保丰收。

    “对了,易总监,不知你平时有什么爱好?”

    张横沉吟了一下,似是漫不经心地问道。

    “

    “爱好?”

    易灏明有些不明白张横的意思,迟疑着道:“我平时就爱看看书,有时也会打打羽毛球,别的也真说不出什么爱好了。”

    “嗯,易总监买过彩票吗?”

    张横微笑。

    “以前买过,只是,从来没有中过奖,所以,后来也就没什么兴趣了。”

    易灏明更加的疑惑了,不明白张横怎么会问这些。

    “如果易总监信得过我,最好这段时间有空就买几张彩票玩玩,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张横的笑意里满是意味深长:“不用买得太多,一次买个十块八块的,就当是资助福利或体育事业了。”

    “哦!好的,好的,我当然信得过张少。”

    易灏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连连点头。

    签完了文件,易灏明也告辞离去,但是,旁边的古巅却是满脸的狐疑:“张老弟,你让这位易总监买彩票是什么意思?”“嗯,古老哥,我看出这位易总监最近有一笔横财要发。”

    张横笑道:“所以,我就建议他去买彩票了,说不定他还真的能中个五百万的一等奖。”

    “啊,这也能看出来?”

    古巅以及四周的一众人个个惊讶。

    “是的!”

    张横也不卖关子:“一个人是否有横财,不仅从命理上可以推算出来,也可以从相道中看出来。象刚才那位易总监,他的面相就比较特别,眉山突兀,这表示他年青时比较坎坷,而且父母无靠,兄弟无帮,全得靠他自己个人打拼。”

    “不过,他眉心有一道横纹,被称为横天关,又叫横财杠。”

    张横继续道:“意思是说,他的人生中会有一次发横财的机会。并且,我看这一道横天关现在隐隐的透出了红光,这说明这笔横财就会在最近得到。所以,我这才建议他去买彩票。”

    张横说的自然是实话,人的面相中蕴含了无数的命理。他所说的眉山,就是眉骨,眉山突兀,正是指眉骨不平,向外突出。这是无依无靠,年青时命运坎坷的表现。

    眉心的横纹,许多人当成是愁纹看,但这里却是大有学问。

    一般人的眉心横纹,都是短而浅。如果眉心的横纹深而长,那么,这道横纹就是相道中的横天关了,喻意着横财。

    不仅如此,相道中如何体现某一相理即将出现,这还与这一相道的颜色有关。

    当日杨文竹身边的小青姑娘,有一劫难即将发生,就是张横从她眉心的颜色变化中看出来的。

    易灏明的情况也是如此,一般说来,当某一相道预兆即将出现的时候,颜色就会变红变紫变深。

    天巫传承有言:万般相道由心生,凶吉自可观分明。若问预兆何日起,且看红紫深几分。

    意思是说,一个人的相道,当某一凶吉的预兆出现的时候,他或她的面相上,便会显示出来,特别是颜色的深浅,更是喻意着预兆出现的时间远近。

    “原来如此。”

    古巅等一众人不禁发出了一声感慨。

    华山大酒店八楼,时间已是晚上八点,这里今天明珠玄学会的会长和理事,将宴请张横,并招待缪凌霄和袁世泰等一众外省来的风水师。

    张横欣然接受了邀请,无论在哪里,多一个朋友总是多一条路,人脉的拓展,对于张横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

    席间非常的热闹,人们对于张横今天能化解利佳大厦的风水煞局,个个惊叹不以,彼此交换名片,都想与这位风水界的新秀张少结交。

    “张少,这次来明珠,一则是来看张少破解利佳大厦的风水局,另一则,也是有事想请张少您帮忙。”

    做为江南省风水协会的会长,缪凌霄就坐在张横的身边,酒过三巡,他终于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缪会长客气了,有什么事尽管说。”

    张横微微一怔,他还真没想到,缪凌霄会有什么事要自己帮忙?

    “张少,不瞒您说,下周,欧美有一个魔术师团,要来我们江南省访问,到时,会与我们江南省的玄学会进行交流。”

    缪凌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所以,我想到时请张少一起参加。”

    “欧美的魔术师团?”

    这回张横是更加的迷惑了:“这与玄学有关吗?”

    在张横的理解中,魔术师应该是与杂技等归为一类,怎么欧美的魔术师团来江南,还会要与玄学会交流,这是牛头对马尾啊!

    “嘿嘿,张少,我所说的魔术师团,并不是表演魔术的魔术团。”

    缪凌霄知道张横误会了,连忙解释道:“在西方,也有与我们类似玄学的存在,一般被称为魔术师,确切地说是叫魔法师,这次来访问的就是这样的团体。而且,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带队的魔术师是如今欧美一带最富盛名的一位魔法师,她是美藉法国人,父亲早年就是玩塔罗牌的预测大师,母亲是印度人,好象还是印度某个神秘教派的圣女。她得到了父母两派之长,从小接受玄学方面的培养,在九岁那年,就露出了绝世的天赋。夺得了当年欧美塔罗牌预测少年组的金奖。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在全世界的各种塔罗牌预测大赛中,几乎包罗了所有的奖项。如今,她二十岁,已是世界塔罗牌学会的理事,更是欧美魔术师协会的副会长,在西方被称为女巫皇后。”

    缪凌霄不厌其烦地为张横介绍着,神情却是有些难看:“这次这位女巫皇后带队来中国,名义上是交流访问,但是,据小道消息,她这是要来踢我们江南玄学会的场子。因为,她父亲当年也曾来过中国,而且,就是在江南这一带,遇到了一位我们中国玄学界的人士,让他败得一塌糊涂。”

    “现在,听说她父亲已去世,但是,最后的遗愿就是当年败在中国那名不知名的玄学高手手中,以至于让他死不瞑目。”

    缪凌霄满脸的苦笑:“所以,女巫皇后这回来中国,就是为了替她父亲弥补最后的遗愿,想要挑战那位不知名的玄学大师。可是,当年那位高人,谁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是否还在世上,因此,她就扬言,要扫荡我们江南省的玄学会,从而逼出我们中国玄学界的那些隐世高人,并打败他们。这也算是完成了她父亲的遗愿。”

    “原来如此!”

    张横的眉毛挑了起来,他还真没想到,事情竟然还有这样的隐情。

    “现在,我们江南省的玄学会,已邀请了各地的玄学界人士,但是,我感觉我们这边的实力还不够,所以,想邀请张少您也参加。”

    缪凌霄神情变得炽烈起来,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张少,您也是我们江南玄学界的一份子,我希望您到时也能出一份力。”

    “嗯,缪会长言重了,到时在下一定参加。”

    缪凌霄把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张横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

    而且,此事貌似已不是个人荣辱的事,而是关系到了国家的声誉。张横却也不能视若无睹。

    更重要的是,对于西方的玄学,张横心中也是充满了好奇,他还真想亲眼看看,西方的所谓魔术师,到底会有什么特殊的手段。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