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9章 有人放火
    嗡!

    血雾蒸腾,血老太枯瘦的手中,已多了一个如同成人拳头大小的骷髅头,黑洞洞的眼鼻口,闪烁着诡异的黝黝血光。

    “四方天地,鬼王索魂。”

    血老太嘶哑的声音响起,手中的骷髅陡然血光暴逸,一股极度阴森的气息,也刹那弥漫开来。

    这只骷髅,正是血家家传的法器,名为骷髅鬼王。此刻,见识到张横竟然身具浩然正气,又是修为达到了三品初阶,血老太不得不祭起了这家传的宝物。

    要知道,血老太如今已是百多岁的年龄,修为也仅在三品后期,血家四老,除两人达到三品之外,另两人还一直徘徊在二品的顶峰,十几年来无法突破。

    相比之下,张横二十多岁的年纪,就已是三品初阶,这一事实,确实是让血老太心中震动。

    他们这次五人联手,施展的术法,乃是控制神魂的五鬼拘魂之术。一旦神魂被拘,那么,就能完全受他们操控。

    这也是血老太想控制张横,逼迫他为血梦泪疗伤的目的所在。

    本以为,以血家五位修为最强者的力量,可以轻易让张横臣服。那知,现在才发现,对方竟然如此的强悍,血老太却也不得不用家传宝物来加持。

    轰!

    植物园的林荫道上,张横眼前的情形却是再次剧变。

    滚滚的血雾轰然暴涨,那五个原本变得虚幻起来的小鬼,在血雾的涌动中,身形再次变得凝实。

    不仅如此,那个坐在轿子里的判官,身上的服饰和头上的官帽已然发生了变化,红袍变成了血色的蟒袍,官帽也变成了一顶血色的王冠。

    这一刻,坐在血色轿子里的判官,已化为了鬼王。

    “尔之阳寿已尽,还不随本王入阴间轮回。”

    鬼王厉喝,眼眸中轰然两柱血光暴舞,直射张横。

    嗡嗡嗡!

    空间振荡,血气狂逸,张横的脑海中一阵刺痛,意识似是要离体而去。

    但是,他心中却是明白,自己是遭到了某种诡异的风水阵侵蚀,眼前的这一切,全是幻觉,绝不能受其影响。

    心中想着,他那敢迟疑,再次暴喝:“韦陀借法!”

    轰隆隆!

    金光狂闪,一个怒发冲冠的韦陀虚像,从张横身后浮突了出来。

    同一时间,张横左手手腕上,当日净禅大师所送的那串佛珠,也光芒大作。

    面对如此阴邪的术法,张横不得不启动了净禅大师的佛珠,并把当日在凶楼地下参悟的韦陀像,也祭了出来。

    佛家法器,对于阴邪有特殊的克制作用,佛光乍现,包裹住了张横全身,却是把四周汹涌的血雾,隔绝在了身外,对面鬼王所射来的两柱血芒,也顿时被隔断。

    一时间,双方形成了僵持,血老太想在短时间内,控制张横的神魂,还真是不可能办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血家老宅的后院里,一个黑影正偷偷地潜入了进来。

    “妈的,血家难道都是些变态,这地方怎么如此的鬼气森森?”

    偷偷地爬入围墙,黑影望望四周,不由低低地骂了一句。

    黑影所走的方向,刚好与张横相反,他是从血家的后院潜入。

    此时,血家所有人的注意力全在前院的张横身上,却还真没有人注意到后院,谁也没想到,竟然还会有这样一个不速之客到来。

    细细地打量着四周,见院里除了一股让人冰寒彻骨的阴森之外,并无其他异样,黑影也不迟疑,向着第二进潜去。

    不过,刚潜到第二进,他立刻看到了厅堂中那诡异的一幕,黑影不禁浑身剧震:“不好,血家已经动手了,看来张横哥已经来了。”

    这个黑影正是叶绝。

    白天看到张横伤了血家少主,叶绝立刻意识到,张横与血家这下是结了梁子。

    所以,晚上的时候,他一直暗暗地注意着张横的一举一动。

    宴会期间,张横去了一趟卫生间,回来时脸色难看之极,叶绝顿时感觉到了他应该发生了什么。

    细细一想,立刻意识到这事应该与血家有关,因为他从张横的身上,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于是,叶绝就提前告辞,说是与女友暖筱筱晚上还要去赶夜场的电影,其实,却是先走一步,赶往了血家。

    他也想帮张横,绝不想让自己的这位张横哥孤身冒险。

    只是,血家四周布置了一个类似鬼撞墙的风水阵。叶绝虽然得到了张横的传授,已成为了一名玄门修者。但他毕竟修为尚浅,却是直到此刻才从那风水阵中转出来,却是比张横晚到了一会。

    此时,见双方已是动上了手,这如何不让叶绝心中焦急?

    “哥们可不是来看热闹的,得想个办法帮帮张横哥!”

    望望四周,叶绝的神色变得凌厉无比。

    他自知力量不够,无法参与双方的争斗。但是,在旁边搞搞破坏,做点小动作,却还是可以地。

    心中想着,叶绝那里还会犹豫,立刻再次隐没了身形。

    下一刻,血家老宅的后院,突然燃起了熊熊的大火,滚滚的黑烟冲天而起。

    “啊呀,不好了,起火了,有人放火!”

    血家院落里顿时大乱,无数人从黑暗中冲了出来,向着着火的地方奔去。

    立刻,大家发现,一个黑衣蒙面的人,正在到处泼洒汽油,在血家的老宅里放火。

    “小子,找死!”

    一众血家之人扑了上去。

    放火的自然就是叶绝,他是早已做好了准备,身上背着汽油筒来的。

    此刻,火是放起来了,只是人也被发现了,要想突破这么多人的重围,已是绝无可能。

    不过,叶绝倒也光棍,手中汽油桶一丢,束手就擒。

    只是,在被众人围住的刹那,他还是做了一个小动作,把一条短信发了出去。

    “好卑鄙,竟然还暗中叫人放火搞破坏。”

    厅堂里,血老太看到自家熊熊烧起的大火,气得满头的白发都要倒竖起来,不禁咬牙切齿:“小子,你既然不顾江湖规矩,那就别怪老身不留情面。”

    血老太这回是真的发狠了。如果说,先前以张横身边人为威胁,只是逼迫张横来此的手段,刚才想控制张横神魂,也是留了余地。

    但是,此刻血老太怒火燃炽,却那里还会再留手。

    “血祭!”

    血老太一声嘶哑的低喝,陡地咬破了舌尖,一口鲜血就喷在了手中的骷髅上。

    刹那,骷髅血光大盛,原本光秃秃的额头上,陡然现出了一只眼睛的轮廓。

    下一刻,骷髅额头的鬼眼血芒狂逸,一柱血色的光柱直射而出。

    轰!

    空间振荡,血雾鼎沸,坐在血色轿子中的鬼王,额头上猛然多出了一只血色的眼睛。

    眼睑睁开,一只血眼就浮突在了它的额前。

    嗤啦!

    血光如沸,血眼中陡地暴起一道血柱,直射张横。

    血祭正是血家这件骷髅鬼王法器的一项秘法,一旦使用,能让骷髅鬼王生成三目,这就是传说中极其可怕的三目鬼王,具有吞噬神魂的作用。

    在血家遭人放火破坏之际,血老太是真的发了怒,不惜动用这血祭秘法,要把张横的神魂吞噬。

    嗡嗡嗡!

    血光暴舞,刹那笼罩住了张横,一股极度阴森,极度冰寒的气息,也刹那弥漫了心神。

    张横浑身剧震,脸色变得骇然无比。

    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笼罩住自己的血光,如同是具有生命一样,正在极剧地吞噬自己身周佛光产生的力量。

    只是眨眼的功夫,手腕上的佛珠已是光芒黯淡,身后浮突出来的伟佗像,也是轰然炸散,而一股直透神魂的冰寒,已侵入了心神,让张横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操,死老太,这是想要哥们的命啊!”

    张横神情剧变,陡地一咬牙:“拼了。”

    轰!

    张横手一探,已从腰间拔出了紫金法杖:“巫神借法,大地归元。”

    紫光暴逸,空间震动,一圈圈耀眼的紫光从紫金法杖上如同潮水般汹涌振荡。以张横为中心,地面轰然剧震,肉眼可见的地脉灵气,轰轰轰地涌向了张横的身体。

    这一刻,张横以紫金法杖为媒介,以本身身体为引,吸取这里的地脉灵气,要与血老太的三目鬼王相抗衡。

    紫金法杖是他的底牌,不到万不得以的生死危机,他是绝不会使用。

    但是,感受到对方要吞噬自己的神魂,张横已是感觉到了生命受到威胁,却是毫不犹豫地祭了出来。

    轰隆隆!

    随着地脉灵气的吸取,张横的身体陡地膨胀起来,身体也散发出了耀眼的金光,整个人仿佛是镀上了一层镏金,璀灿之极。

    然而,这种以身体吸纳地脉灵气的作法,却如同是饮鸠止渴,虽然他现在修为已达到了三品初阶,与当日在铜鼓山时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他的身体还是**,却仍是无法承受这种恐怖能量的冲击。

    渐渐的,张横的意识已有些模糊,那汹汹的地脉灵气,几乎要把他的身体撑爆。

    不过,不屈的意念却让张横坚持着,他的神情变得狰狞无比:“去死,想让哥们完蛋,你们这些老家伙那就全部陪葬。”

    张横是真的发狠了,面对三名三品,两名二品顶峰的强者联手,他只有拼命的一途。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