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 兄弟
    “巫神法杖,天啊,这怎么可能,他怎么会有巫神法杖?”

    厅堂里,血老太浑身剧震,一张脸色刹那变得惊骇无比:“难道,难道他是巫神转世,新巫神真的转世了?”

    血老太确实是被震憾了,因为,血家也是出自元古的九黎族,她自然也清楚巫神法杖的含意。

    “快快停止!”

    陡然的愣怔,血老太猛地反应了过来,立刻大喝。

    同一时间,她手中印诀急舞,硬生生地中断了鬼王骷髅的施法。

    哇!

    强行中止阵法,立刻遭到了反噬,血老太喷出了一口鲜血,血家四老也是个个嘴角渗血,形象悲惨之极。

    但是,此刻他们却无遐顾及这些,五人立刻站了起来,向门外奔去。

    眼前的血雾轰然炸散,那四个红衣小鬼和三眼鬼王刹那化为了波纹消失,四周的景物也陡地变化,回复到了原先的模样,视野里再次出现了植物园那茂密的树林和值被。

    “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身形摇摇欲倒,五官七窍中都渗出了鲜血,甚至身体的皮肤毛孔中,也滴出了血痕。

    强行借助巫神法杖的力量,吸取地脉灵气,抵抗五大高手的噬魂,张横已是到了强弩之末。

    这次与在铜鼓山的情况完全不同,上回在杨家坟地,利用的是杨家坟地的风水龙脉之气,还有杨家先祖阴灵之助。

    这回却是完全凭借达到三品地师的修为,强行吸收这里普通地脉地气。

    只是,人类脆弱的身体,在强行灌注地脉地气的情况下,所承受的后果也是可怕的。

    此时此刻的张横,体内经脉破损严重,甚至巫力真元也混乱一片,如果不是血老太等人及时停止了阵势,只怕再持续一会,后果将不堪设想。

    “你是新巫神?”

    这个时候,血老太等五人已来到了张横面前,五人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神情难以喻意。

    “不错,我正是新巫神。”

    张横强自支撑着,他也感觉到了眼前的血家五人神情有异,心中似是意识到了什么,不由缓缓地举起了手中的巫神法杖。

    “啊,这真的就是当年巫神的紫金法杖。”

    血老太目光死死地瞪着张横手中的法杖,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你真的是新巫神!”

    下一刻,血家五人互望一眼,尽皆弯下腰来,向张横深深一礼:“血氏后裔,参见巫神尊者。”

    “你们是?”

    张横身形一震,被眼前这幕不可思异的情形给惊呆了。

    “巫神尊者,我们血氏也是巫族后裔。”

    血老太抬起头来,神情变得悲喜交加。

    血氏家族说来确实也是大有来历,他们本是元古九黎族遗留在苗疆的一个分支,正是当年九黎圣母带着一部分族人,迁移到喀喇昆仑山,遗留下来的九黎古族之一。

    不仅如此,血氏家族在苗疆一直是世袭的苗王,曾是苗疆一带至高的存在。

    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以前一向与外界封闭的苗疆,也逐渐与外面有了来往。几年前,苗疆一带,更是发生了一次大变故,血氏家族遭到了仇敌的暗算,一夜间死伤无数。

    最后,还是血老太出手,这才带着血氏残余的族人,突出重围,逃了出来。

    幸好,血氏家族经营这么多年,也早在外面建立了不少的势力,明珠这里的老宅,就是血氏家族在外早年便建立起来的一处居住地。

    因此,从苗疆出来后,他们便隐居在了此地。

    只是,血老太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今天晚上会遇到手持巫神法杖之人的出现。

    “原来如此!”

    此时此刻,张横已坐到了血家第二进的厅堂里,血老太以及血家四老恭敬地站在他的身前,堂下更是站满了血家之人,数量不下百人,一个个神情肃然地垂手聆听。

    听完了血老太关于他们血家的来历,张横也不禁有些感慨,他也是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到九黎巫族的另一个分支。

    说完了本家的来历,血老太目光炽列地望着张横,神情中却是现出了迫切之色:“巫神尊者,不知您又是如何得到巫神法杖的认主?”

    对于张横这个新巫神,血老太等人心中也是充满了好奇。

    在巫族的古老传说中,巫神会转世重生。

    但是,千多年来,这个传说也就只是传说,还真没有一位可以得到巫神法杖认主的人出现。

    此刻,看到张横手持巫神法杖,确实是让血老太等人又惊又疑。

    “这也是机缘巧合。”

    张横自然也不会隐瞒,当下把自己如何去新疆,如何获得巫神法杖的事简略地说了一遍。

    “巫神尊者,老身有眼无珠,冒犯了您,还请责罚。”

    血老太脸现愧色,不禁身形一矮,就要跪倒。

    确认了张横是新巫神的身份,血老太自然很是后悔刚才所做之事。

    对于古老的九黎族后裔,巫神的信仰,那是刻入他们骨子里的,即使是经历了千年的时间,也绝不会有丝毫的变化,这主要源自他们血脉中的巫力传承。

    “老人家,不必如此。”

    张横那能让一个百多岁的老人给自己陪罪,连忙一把扶住了血老太,并把她扶到了旁边的椅子坐下:“老人家,在下有一事不明,还要请教。”

    说到这里,张横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在下想知道,为何你们血家会与楚家联手,要暗算于我?”

    “巫神尊者,这都是个误会。”

    血老太长叹一声:“我们并不知您是巫神尊者,所以才会犯下如此大错。至于楚家与我们血家,其实也并无什么太深的渊源,只不过,因为当年我们血家曾欠下楚家一个人情,所以,曾答应过对方,可以为楚家做一件事。”

    “这次梦儿出手帮楚家,也算是还了楚家的人情。从此,我们与楚家再无瓜葛。”

    血老太继续道。

    说着,她似是想到了什么,手一翻,已从衣袖里拿出了一样东西:“巫神尊者,这是地精血魄,可助治疗内伤。”

    血老太拿出来的是一片水晶,在这水晶的中央,有一滴如同是鲜血一样的液体,正浮沉荡漾,闪烁着迷离的色彩。一股奇异的气息,顿时让张横体内混乱一片的巫力真元,都猛然一滞。

    “果然是地精血魄!”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眯,心中不禁一阵狂跳。

    地精血魄在天巫传承的百品灵媒中,位列第十,乃是真正的天材地宝级的存在。据说,这是取自千年以上地精的精血,在这世上绝对是罕见之物。

    要知道,地精乃是传说中的一种动物,本身生活在地底世界,平常绝难见到。更何况是活了千年之久的地精,那更是稀罕中的稀罕物。

    张横还真没想到,血老太手中竟然会有这样的宝物,更没想到,她现在愿意拿出来给自己疗伤。

    不过,此刻张横体内的伤势确实严重。所以,他也不客气,道了一声谢,取过了那片水晶片。

    心念一动,用力掰开了那片水晶,把其中的那滴鲜血状液体吞入了口中。

    嗡!

    血魄入口,顿时化为一股暖流,刹那在体内爆了开来。顿时,滚滚的生命力如同是潮水般在体内汹涌。

    “果然神奇!”

    张横的心头一震,脸色变得古怪无比。

    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地精血魄的能量在体内散发,所经之处,破损的经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地愈合。

    不仅如此,原本混乱的巫力真元,也渐渐变得平缓起来,恢复了正常的流转。

    只是一会儿功夫,身体所受的创伤,已完全恢复,体内的巫力真元,也似乎得到了一次粹练,变得更加的精纯。

    微微睁开眼来,眼眸里顿时闪过了一抹精芒,张横整个人都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张横哥,这些家伙可把我害惨了。”

    正细细体味着这种奇妙的感觉,这个时候,突然下面传来了一声嘶哑的叫喊声。

    “呃,叶绝兄弟,你怎么在这里?”

    张横一怔,神情变得很是古怪。

    不错,此时此刻,叶绝五花大绑着,被两名血家之人推着,正从外面走来。

    只是,现在的叶绝形象实在是有些悲惨,满头满脸的污血,衣衫破烂,显然是吃了不少苦头。

    他刚才在血家放火,被血家之人抓到后,自然是遭到了一顿毒打,这才会成这副模样。

    “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目光陡然望向了血老太,神情凛然无比。

    “唉,误会,都是误会。”

    血老太很是尴尬,连忙把事情说了一遍,最后道:“此人入我们血家放火,刚才还以为是什么霄小之辈,所以……”

    “叶绝兄弟!”

    张横心头一震,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却那里还有功夫理会血老太,连忙跑向了叶绝,亲自为他解去了身上的绳索,心中确实是感动莫名。

    本来,他也以为,叶绝是与女朋友暖筱筱约会去了,那知,这家伙竟然是私下偷偷潜入了血家,暗中来帮自己了。

    患难见真情,这才是真正的兄弟,真正的哥们啊!

    “叶兄弟!”

    张横紧紧地握住了叶绝的手,一时激动莫名:“你没事吧?”

    “嘿嘿,没事,我皮糙肉厚,都是些外伤。”

    叶绝耸耸肩,满脸的无所谓。

    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这一刻,无需任何的言语。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外面警笛大作,一阵扩音喇叭的声音也陡然响彻:“里面的人听着,你们被包围了,立刻出来投降!”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