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1章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警察?这是怎么回事?”

    门外的警笛声和喊话声,顿时让厅堂里一片骚乱,血家之人一时面面相觑。不明白警察怎么会包围这里。

    “叶绝兄弟,是你?”

    张横也是一怔,不过他立刻想到了什么,目光望向了叶绝。

    “嘿嘿,是我叫了红哥。”

    叶绝耸耸肩。

    刚才,他在放火时被血家人发现后,发出的那条短信,就是发给了王红伟,意思是说,张横在这里遇到了危险。这也是他留的一个后手。

    “你啊!”

    张横有些哭笑不得,但心中却满满的都是感激。

    说实话,叶绝这样做,其实是违背了江湖道义,但是,他所做的这一切,全是为了自己,这如何不让张横心中感动。

    不过,此刻却也无遐顾及其他了,要是警察冒险冲进来,就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张横一拉叶绝,向门外走去。

    此时此刻,血家的门外,停了好几辆警车,一大队全副武装的警察,把血家的四周包围了起来。在一辆警车的后面,张横一眼就看到了王红伟。

    “红哥,我在这里,我没事。这是个误会。”

    张横连忙向王红伟打招呼。

    “张兄弟!”

    王红伟跑了过来,上上下下打量着张横:“接到小叶的短信,我还以为你真的出事了。”

    “红哥!”

    张横的心中又是一阵感动。

    王红伟这位明珠市公安局局长的公子,能亲自带着一众警察过来,足以说明他对张横的重视。更说明了他为人的义气。

    “没事就好,哈哈,张兄弟!”

    聊了几句,弄清了状况,王红伟点点头,大手一挥。

    立刻,一众警察呼啸而去,场中顿时又恢复了先前的平静。

    等张横再次回到血家厅堂,血老太等人望向他的目光又有些不同了。

    血家虽然隐居于此,很少与外界的人打交道。但是,在明珠住了这几年,血家却也绝不是无所作为,暗地里自然是结交了不少的人脉。

    因此,对于王红伟这位堂堂的局长公子,血家自然有人认识。

    只是,他们还真没想到,今天晚上,这位局长公子,竟然为了张横而亲自出面。

    这足以说明,他们的这位新巫神,在明珠的人脉,确实是非同小可。

    “巫神尊者!”

    血老太走上了前来:“梦儿冒犯了您,罪该万死。但是,这一切都是老身的错,这次任务,是老身派她出去历练历练,所以,还请巫神尊者饶过她,老身愿领一切惩罚。”

    说着,两名血家之人,扶着双眼包着纱布的血梦泪走了上来,就要给张横下跪。

    “老人家,不必如此。”

    张横连忙阻拦:“所谓不知者不怪,既然是误会,何来怪罪之说。”

    “梦姑娘的双眼由我而起,我肯定会治好她。”

    张横目光望向了血梦泪,满脸的肃然。

    “那就多谢尊者。”

    血老太大喜。

    当下,张横也不迟疑,与血梦泪面对面盘膝而坐,血梦泪双眼上的纱布也松了开来。

    现在的血梦泪,一双眼睛红肿得象是核桃,根本连睁都睁不开。

    她在施展剪水瞳的时候,遭到了张横的超凡视野反击。因为彼此所修练的都是巫力真元,而张横的天巫传承所修练的巫力却是最高阶的,这才造成了对她的克制,从而她眼睛所受的伤特别的严重,甚至连血老太都无法治疗。

    不过,对于张横来说,这却是轻而易举的事,他超凡视野再次开启,一缕巫力真元透过眼瞳中的那个暗金的巫字,缓缓地注入了血梦泪的眼瞳里。

    血梦泪浑身一震,俏脸上却是陡地腾起了一片红晕。

    血家所修练的功夫,全在双瞳之内,因此,眼睛是血家人练功的罩门,也是核心的所在。

    因此,当张横的一缕巫力真元透入她双目的时候,她仿佛觉得,自己全身上下,赤条条的被人看了个透,心中所有的秘密,全然暴露在了眼前男子的面前。

    这样的感觉,如何不让她娇羞之极?

    不过,她也知道,此刻是巫神尊者在给自己疗伤,所以,纵然是又羞又急,却也是只好强自忍住。

    张横的心头也是陡地一震。

    巫力真元中溶入了他的一缕意识,当透入血梦泪眼瞳的刹那,他的意识里陡然传来了无数奇异的影像,正是血梦泪许多的记忆片段和她的思绪。

    “原来是这样!”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心中也是诧异莫名:“怪不得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原来专修瞳术的修者,果然心灵与眼睛相通,自己竟然在血梦泪的双瞳中,窥探到了她内心。”

    这样的感觉是无比怪异的,不过,张横可也没心思去窥探人家小姑娘的心灵,所以,意识扫过,立刻收敛,巫力真元细细地治疗起了她的伤势。

    “阿!”

    那种被**裸窥探的感觉终于消失了,这让血梦泪松了口气,直到这一刻,她终于感受到了双瞳内的变化。

    她只觉,双眼中传来一阵清凉,原本被那股奇异的力量堵塞的眼内经脉,刹那被疏通,红肿也渐渐的消退,视力竟然一下子恢复了过来。

    “多谢尊者。”

    再次能视物,血梦泪惊喜交加,连忙向张横拜谢。

    “梦姑娘不必客气。”

    张横微微点头,心中也是感慨。

    本以为这次与血家结仇,必然会是一场大动干戈,甚至是不死不休。

    那知,这一场冲突,竟然是大水冲了龙王庙,现在更是认了一家人。这却也是张横所想不到的。

    不过,能有血家这样的隐世之家之助,对于自己来说,无疑是如虎添翼。

    要知道,血家与巫王寨那边不同,巫王寨是真正的与世隔绝,势力也仅在喀喇昆仑山一带。

    血家却是经过了那次变故,已溶入了现代社会。虽然表面上与外界很少联系,但暗地里却在各地建立了不少的据点,也建起了庞大的人脉。明珠这里,也仅仅只是他们的一个老窝而以。

    这些消息,是张横刚才从血梦泪的意识中探察到的。

    因此,从这一点来说,血家所能发挥的力量,比巫王寨更多。

    而以自己持有巫神法杖,血家已认了自己这个巫神尊者,血家的力量,从今以后,也已算是归属于自己。

    果然,治好了血梦泪,血老太满脸的感激,他现在是真正的确认,眼前的这个男子,果然就是传说中的巫神转世。

    也终于明白了一件事,为什么她白天为血梦泪治疗,却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所阻止,连她的修为都无法突破。

    这一切都是因为,出手的是巫神尊者,他所修练的巫力真元,是与当年的族神蚩尢同源,乃是整个九黎古族中最高阶的力量。

    当下,血老太那里还会犹豫,把一枚血玉斑戒拿了出来:“巫神尊者,这是我们血家的信物,凡是我血家在各地之人,见此物如见家主,可以调动所有的人力物力和资源。”

    血玉班戒式样古朴,戒面的班玉内,有一滴艳红的鲜血,看起来很是怪异。

    这正是血家的家徽,是传承了千年的家族标志。

    “多谢老人家。”

    张横的眉头微微一挑,却也不跟她客气,这是他做为巫神尊者应有的权力。所以,欣然接受了这枚信物。

    “尊者,还请您为我们血家做主。”

    见张横接受了血玉斑指,血老太脸上露出了悲切的神色:“我们血家在苗疆传承千年,世袭为苗王,但是,几年前,却遭仇人暗算,被迫离乡背井,还请尊者为我们主持公道。”

    “嗯,老人家,此事我记下了。”

    张横点头,心中却也是无奈。

    这世上果然是没有天上掉下的馅饼,自己接受了血家,却也得承担起血家的事。

    不过,现在他也只能答应,貌似这也是他做为巫神尊者的责任。

    “谢巫神尊者!”

    厅堂中,一众血家人哗啦啦跪倒了一大片,人人振奋,个个感激。

    有张横的这份承诺,让血家人看到了回归苗疆的希望。

    当然,此事也不是急于一时,血家人将会加紧筹划,他们需要的并不是张横的武力,而是他巫神尊者的身份。

    只要时机一到,他们会与张横再回苗疆,到时,张横振臂一呼,以他巫神尊者的身份,必然能让形势大为改变。

    从血家出来,已是第二天的早上,张横告别了明珠市的一众朋友,直接回到了钱塘。

    他可没忘了,缪凌霄所说的欧美魔术师访问团,即将来江南,更重要的是,陆晓萱的事情,还没有一点头绪。

    所以,他明珠的事了,就马上回到了钱塘,为这两件事筹备起来。

    一路上,打了个电话给刘兴强,想问问他关于奥斯达公司的情况打听得怎么样了。

    “师弟,我已了解了那边的情况。”

    刘兴强的语气有些凝重:“你到钱塘后,我们当面细说。”

    刘兴强显然不想在电话中多谈,说完后,就挂了电话。

    张横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心中却是有一团怒火在蒸腾。

    陆晓萱的事还没了结,楚家就在明珠对自己实施了一次暗算。自己与楚家,已是结下了解不开的梁子。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