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3章 布局
    “张少,你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董信神情一肃,一副就算上刀山,过火海都在所不惜的绝然表情。

    “董大哥,我这里有一块星辰石,要让你去奥斯达公司,委托他们拍卖。”

    张横道:“不管他们有什么要求,你尽管答应。”

    “啊!张少,奥斯达公司不是骗子公司吗?”

    这回却是轮到董信震惊了。

    他这段时间住在张家别墅,自然也知道了陆晓萱父亲的事。

    只是,他做梦也没想到,明明陆金贵上了一回当,张横竟然还要再凑上去,他这是要干什么?

    “董大哥,不要问为什么,你就按照我所说的去做。”

    张横神情肃然。

    他这是开始布局了,但是,其中许多事还真不能让人知道,否则,就会影响到最后的结果。所以,他只要董信去执行,却不想董信清楚太多的内幕,知道的太多,对董信并没有好处。

    当然,张横之所以选董信,这也是有原因的。

    这次与奥斯达公司作对,不说对方背后的楚家,就算是如今奥斯达在钱塘的负责人戴高德,也绝不是个善碴。

    所以,为了避免更多的人卷入其中,张横决定让董信出面。毕竟,董信现在处于无业的状态,不象何大牛和刘兴强等人有事业的牵绊。

    而且,自从决定要请保镖暗中保护父母家人,张横也已把董信列入了其中,他会是今后自己的亲信。所以,想来想去,董信是办这事最好的人选。

    “好,张少,我明白了。”

    董信也是聪明人,已从张横的神情中,隐隐猜测到事情并不那么简单。所以,他不再多问,而是决心好好地为张横办好这件事。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董信的事办得很顺利,下午去了一趟奥斯达公司,与对方签定了委托拍卖展览的合同。

    “果然是弄得滴水不漏,真是好手段。”

    看着合同和附加的附件,张横脸上露出了满是嘲弄的笑意。

    奥斯达公司签的合同,与上回陆金贵的一样,尤其是那份附件上,让董信写了一个申明,表示这份委托合同完全出自委托人自愿。

    这就断绝了今后委托人的反悔。

    这次仿造的星辰石,对方仍是给估了一千万的拍卖价,收了十万块的运行费。当然,星辰石仍由董信带了回来,奥斯达公司只是拍了照,留下了资料。

    他们所谓的拍卖展览,只不过就是在他们的网站上进行图片展览,至于会不会有人来拍卖,那根本不管他们的事。得到那十万块的运行费,他们其实已达到了目的。

    这正是奥斯达公司之所以是家皮包骗子公司的原因,他们本身就没有举行拍卖的资格,也没有在港岛等地进行拍卖的实力和团队。收罗在奥斯达公司名下的员工,其实都是些社会上的小混混。

    与奥斯达公司签了合同,这只是第一步。张横还有许多事要暗中布局。接下来的几天,他比较忙。不过,到了周一,欧美联合魔术师访问团,已来到了钱塘市,张横接到了缪凌霄打来的电话,让他务必一定要参加。

    这次欧美魔术师访问团来了十数人,由巫妖女皇带队,就下榻在钱塘最高级的五星级涉外宾馆西来登饭店。

    为此,江南省的玄学会,特意在西来登饭店包了一层楼,做为与魔术师访问团交流的场所。

    访问团到来的晚上,举行了盛大的欢迎宴会。当然,为了能让来自欧美的客人们尽兴,宴会是以自助餐的形式举行。

    晚上八点,张横来到了西来登大饭店,坐电梯上了三十三层楼,这里就是举行宴会的地方。

    整个自助餐厅有近千平米,四周显然经过了精心的装饰,彩带飘舞,看起来弄得象是西方人过圣诞节一样热闹。

    自助餐厅里早已人头济济,江南省玄学会的人员,加上周边几个省市的应邀佳宾,人数不下百多个,正三五成群地围在一起,一边品尝美酒美食,一边小声地议论着。

    张横的目光扫过全场,立刻发现了在靠窗的地方,那边正有十几个金发碧眼,肤色各异的老外,聚集在一起,那些人显然就是这次来访问的魔术师访问团的人员。

    不过,其中一个女子,立刻引起了张横的注意。

    那是个一头金发的少女,年纪看起来有二十多岁,穿着一身华丽的金色晚礼服,整个人在灯光的掩映下,金光闪闪,耀人眼目。

    但是,吸引张横注意力的却是这少女身上散发的一股奇异气息,尤其是一眼望去,她在人群中,竟然有一种很朦胧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很怪异,仿佛她很虚幻,很不真实,甚至连面目都是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

    “这人应该就是巫妖女皇艾尔莎白吧!”

    张横的眼眸微微一凝,心中很是讶异:“看来,她果然有些门道,似乎修为也已达到了三品,在西方玄学界的品阶应该是魔导师级别了。”

    为了应付这次欧美来的魔术师访问团,张横也恶补了一些关于西方玄学界方面的知识。

    说来也是凑巧,在净禅大师所送的玄门秘闻中,最后一部分,就是专门介绍西方以及倭岛国玄学门派的纪录。

    以前的张横,感觉这些东西与自己关系不大,因此,很少去观注。但这次为了应付欧美魔术师访问团,他却是费了不少时间,好好地研究了这部分内容。现在的张横,对西方玄学界的事,也多少了解了一些。

    西方的玄学界与东方虽然在名称上不一样,但实质却也差不多,而且,他们也分成不同的等阶。

    就以占卜预测的魔术师这一行来说,在西方也分成五个等阶,与东方玄学界的五品相对应,分别是:魔术士,魔术师以及魔导师,之后还有大魔导师和圣阶魔导师。

    张横以前从来没有与西方的玄学界人士接触过,但是,从眼前那个少女的身上,感受到她所散发的那股气息,隐隐的可以与自己相比拟,所以,便判断她大概位于三品的魔导师境界。

    只是,年纪青青,这洋妞竟然有这样的等阶,确实是出乎了张横的意料。

    要知道,自己之所以能突破三品,这是经历了无数次的奇遇,尤其是最近,更是得到九黎巫族蚩尤遗留的那根巫神法杖的认主,这才堪堪达到了三品初阶。

    那么,这个洋妞她又凭什么,能在这个年纪就突破到三品的魔导师境界?

    看来,这洋妞绝对的不简单,在她的身上,肯定也有着许多故事。

    “咦!”

    正心中沉吟,这个时候,那边的艾尔莎白似乎也感受到了什么,不由转过了头来,望向了张横这边。

    顿时,艾尔莎白一对碧蓝如同宝石般的眼眸,陡地闪起了异样的光彩,一张俏脸上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错,似乎都感应到了什么。

    不过,这个时候,缪凌霄已发现了张横的到来,已远远地在向他打招呼了:“张少,你来了,这就好,这就好,哈哈!”

    说话间,缪凌霄快步地走了过来,紧紧地握住了张横的手,满脸的欣喜。

    这次欧美魔术师团的访问,确实是让缪凌霄这位江南省的玄学会会长,感觉压力山大。

    他虽然是黄道,但这么多年浸淫风水相道,观人也是非常有眼力,在看访问团的团员后,心里就犯了低咕,貌似这次来的客人,都不是普通人。

    不仅如此,玄学会中,自然也邀请了一些赤道中人,从他们的感观,更是感觉出那位巫妖女皇深不可测。

    因此,现在的缪凌霄心中还真是非常的忐忑,生怕对方出什么妖蛾子,真要是这样,江南玄学会的脸可就丢大了。

    现在,张横总算到来,他那颗悬着的心也有所放了下来。

    对于张横的表现,尤其是当日在明珠利佳大厦那近乎神迹的手段,他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因此,有张横在场,他是安心了不少。

    把张横安排到了自己的圈子里,让玄学会的副会长亲自陪同。做为这次宴会的主人,缪凌霄自然非常的忙碌,跟张横告个罪,又忙着去招待其他客人。

    “张少,久闻大名,幸会,幸会。”

    玄学会的副会长耿瑞同,是位年纪在三十七八岁的男子,张横发现,他竟然也是位赤道中人,只不过修为只有一品的后期。

    耿瑞同是个很健谈的人,亲自为张横倒了杯酒,一边与张横热情地聊了起来:“上次因为有事出门,没能亲眼见到张少在龙翔以及明珠的风采,真是非常的遗憾,今天总算见到张少,真是三生有幸。”

    “耿会长客气了。”

    张横淡淡一笑:“耿会长学的应该是道家的传承吧?”

    在张横天巫之眼的视野中,耿瑞同身上散发着一层淡淡的霞光,这正是修练道家功法的体现。

    “哈哈,张少果然高人。”

    耿瑞同脸上露出了赞许的神色:“耿某以前是个货车司机,十几年前,去龙虎山运货,机缘巧合之下,救了我师父,于是,就得他传授……只是,在下已是错过了最佳的学习年龄,所以,也就只能学得师父的一点皮毛,惭愧,惭愧啊!”

    说着,又满脸谦逊地道:“还要请张少多多指点。”

    “耿会长客气了,有机会相互探讨,相互交流。”

    张横点头。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张横的神情陡地一僵,他猛然感觉到,背后有一股冰寒的锐芒,如同是被毒蛇盯上了一样。

    这让张横心头一惊,不由微微偏过了头,向警兆传来的方向望去。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