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4章 塔罗幻像
    “冯慧敏,竟然是这家伙!”

    张横的眉头陡地一凝,心中不由咕噜了一句。

    此时此刻,在自助餐厅的一个角落里,几名年青人正谈笑风生,一边喝酒,一边聊天。而一个年青人,却目光怨毒地望着张横,神情阴厉之极。

    这年青人不是冯慧敏又会是谁?

    只是,让张横心中有些诧异的是:冯慧敏的气息,与以前所感应到的,却是完全两样了。

    冯家做为传承了唐代元天罡和李纯风两位天师的功法,所修练的本是正宗的阴阳风水术,因此,给人的气息也是非常的纯正。

    然而,现在的冯慧敏,在张横的感觉中,却透着一股阴森的气息,仿佛整个人都笼罩着一层晦暗的阴冷。

    不仅如此,当日在老何山时,冯慧敏因为暗算张横,被张横破了他的术法,又抢了他的十二面法幡,不但身受创伤,修为更是降了一阶。

    可是,现在的冯慧敏,力量竟然隐隐的达到了二品的顶峰,似乎有要突破到三品的迹象。

    这样的事实,确实是让张横心里咯噔一下。

    这家伙这段时间不见,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有这样大的变化?张横又惊又疑。

    “各位来宾,各位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欧美魔术师访问团来我们江南省玄学会访问!”

    这个时候,四周的灯光一变,全场顿时静了下来。前面的一个小舞台上,缪凌霄已站到了那儿,开始了热情洋溢的至酒词。

    欢迎欧美魔术师访问团的宴会终于正式开始了。

    张横把注意力转到了舞台上,心中却仍是在暗暗寻思,冯家的这位大少冯慧敏,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变化。这次来参加这个宴会,看来得小心点。

    台上,缪凌霄一通热情洋溢的祝酒词,表达了对欧美魔术师访问团的热烈欢迎,最后道:“下面,请访问团团长,艾尔莎白小姐上台说几句。”

    顿时,场上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到了艾尔莎白身上。

    “谢谢大家!”

    艾尔莎白走上台去,脸上带着灿烂的微笑,向四周众人微微鞠了个躬:“这次有幸能来到神秘的东方古国,这是我艾尔莎白多年的梦想,感谢华夏江南玄学会同仁的热情招待,相信,这一次访问,一定会给我留下深刻而美好的印象。”

    艾尔莎白的汉语说的非常的流利,而且还是一口标准的京腔,显然,她在汉语上下过苦功。

    “能来华夏,能与古老而神秘的华夏玄学界的同仁交流,这不仅是我的梦想,也是我父亲的遗愿。”

    艾尔莎白尾尾而言,俏脸上却是现出了一抹炽烈的神情:“所以,这次来访问,除了要与诸位同仁交流之外,还想替我父亲完成一个他未能完成的遗愿。”

    艾尔莎白碧蓝的眼眸扫过全场,眼神中突然多了一抹凛厉的神采。

    这个号称巫妖女皇的洋妞,还真不是盖地,到来的第一天,在这接风酒宴上,就挑明了她此次的目的,隐隐的,却已是有向在座玄学界挑战的意味在。

    顿时,她的话引起了下面的一阵骚动,许多人不禁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一个个小声的议论起来。

    “诸位,为了感谢你们热情的招待,我艾尔莎白就在此表演一点小玩意,以助酒兴,希望大家能喜欢。”

    艾尔莎白仍保持着她那优雅的资态,再次向四周鞠了个躬。

    说话间,一名年青的美国人捧着一只漆金的盘子,走上了台去。

    这人正是艾尔莎白的助手,他把盘子放到了艾尔莎白面前,这才躬身退了下去。

    “这里是一副塔罗牌,今天,我就用它给大家表演一个小小的魔术。”

    艾尔莎白微笑着,伸出手来,拿起了漆金盘上的一副纸牌。

    场中所有人的目光,刷地一下,全聚集到了漆金盘中的那副纸牌上,人们的议论声更大了。

    对于塔罗牌,大多数人都是知道的,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位巫妖女皇,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要用塔罗牌表演什么魔术。

    那么,她这是什么意思?是真的纯粹只是为了表演助兴,还是有着什么其他目的?

    不仅是场中的人疑惑,甚至连缪凌霄和耿瑞同等一众宴会的主办者,也是个个脸现狐疑。貌似艾尔莎白的这个节目,事先双方并没有通过气,这完全是她现场做出的决定,或者是说,她早就预先安排了这一手。

    只是,连缪凌霄和耿瑞同他们,也是不知道她这是要干什么?

    叭叭叭!

    这个时候,艾尔莎白已拿起了那副塔罗牌,一双素手轻轻一弹,整副牌如同是活过来了一样,在她手中,刷地全部展了开来,每一张牌,都清清楚楚地展现在了人们的面前。

    塔罗牌在世界上流行很广,而且各地的塔罗牌的式样和玩法都不同,有人曾经统计过,各种不同的塔罗牌,总共有一千多种。

    不过,此刻艾尔莎白所拿的这副塔罗牌,却是最普通的也是欧美人最常用的一种,形状与一般的扑克纸牌差不多。

    当然,塔罗牌与扑克是完全不同的牌,它一共有七十八张,除了二十二张大阿卡那牌外,还有五十六张小阿卡那牌,每一张牌,都有着它特殊的意义。

    使用者,就是根据塔罗牌上每张牌的含意,用以预测事物或情感,具体如何操作,有着它一套复杂的程序和计算方法。

    “好精湛的手法,看来,这洋妞在塔罗牌上,是化了很多年的功夫。”

    望着台上的艾尔莎白,张横的眼眸微微一眯,心中也不禁有些感叹。

    艾尔莎白刚才露的那一手,确实是非常的不凡,她把那七十八张牌展示在人们面前,却能让每一张牌,几乎是测量过一样,露出的部分完全相差无几。

    在张横天巫之眼超凡视觉的观察下,更是发觉,每张牌所露的尺寸,几乎是精确到了毫米的范围,这可就绝对的不简单了。

    貌似她只是随便洗了一下牌,完全没有克意。这只能说明一点,她在塔罗牌上所化的功夫,确实已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刷刷刷!

    艾尔莎白展示了手中的牌,微微一笑,双手一合,顿时,手中的牌仿佛是有生命一样,竟然在她双手间跳跃起来。

    随着她的动作,那副塔罗牌一会儿变成了纸龙,一会儿又凌空搭起了一座纸塔,再眨个眼,已然变成了一座纸牌搭就的桥梁。

    场中不由响起了一片惊呼叫好声,所有人的神情变得很是怪异。

    艾尔莎白的这手表演,确实是象在变魔术,极具欣赏价值,也确实给了众人很大的视觉冲击力。

    “好手段,果然有猫腻。”

    张横的眉毛却是陡地挑了起来。在场的一众黄道,看不出什么,但是,只要是赤道中人,此刻都感觉到了异样。

    因为,随着艾尔莎白的动作,她身周荡起了一圈圈奇异的波纹,她整个人也象是突然变得有些虚幻起来,仿佛更加的不真实了。

    不仅如此,她手中的塔罗牌越舞越快,变化也越来越繁多,到了最后,下面的人只看到她双手幻化出无数的虚影,那里还看得清她的动作。

    这一刻,这个金发小洋妞,仿佛是传说中的千手观音一样,在她的身周全是她舞动的手影,形象神圣之极。

    不仅如此,她手中的塔罗牌,也好象变得迷幻起来,原本的七十八张纸牌,在漫天狂舞的乱飞中,似乎已变成了数百张,数千张。

    “阿杰达克米罗西!”突然,艾尔莎白吟唱出了一段谁也听不懂的扭涩音节,她那对碧蓝色的眼眸里,也陡地暴起了奇异的光芒。

    嗡!

    空间微漾,灯光乍暗,万千张塔罗牌的虚影,轰然暴涨,如同是天女散花一样,猛地飘飘扬扬在空中漫舞飞洒,整个自助餐厅中,刹那被无数的塔罗牌虚影所笼罩,每个人的身边,竟然都已飘满了各种塔罗牌的牌面。

    “啊!”

    场中爆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声,所有人都被这奇异的一幕情形给惊呆了。

    此时此刻,人们仿佛进入了一个奇幻的世界,身周竟然都是一个个塔罗牌里的人物,似乎正在与自己说着什么。

    原本自助餐厅里的所有人都消失了,只有塔罗牌中那些怪模怪样的人物,拿着圣杯的女祭司,持着权杖的皇帝,面目狰狞的恶魔……

    这些原本是塔罗牌里的东西,此刻全部象是活了过来,就这么出现在人们的身周,穿着奇异的服饰,拿着怪异的道具,影像实在是诡异之极。

    “好高明的迷幻术,这个巫妖女皇,果然是高手。”

    张横身形一震,眼眸中已然暗金的巫字现形,天巫之眼的超凡视觉已达到了极至。

    他这也是第一次见识到西方魔术师施展的手段,那里会错过暗中观察的机会,所以,一直在细细地琢磨着艾尔莎白的手法。

    只是,张横也没有想到,这个金发小洋妞,仅仅靠一副塔罗牌,就营造出了如此逼真而又诡异的幻境。

    正心中震动,这个时候,陡然眼前光影闪烁,正在他身周起舞的几个塔罗牌中的人物,陡然有了变化,而一股极度冰寒的气息,也猛地侵蚀了张横的心神。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