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5章 立威
    “不好!”

    突然感受到四周气息的变化,张横心头大凛。

    在超凡视觉下,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原本自己的身周,围绕着一个面目狰狞的恶魔以及一位手持木杖,神情麻木的隐者,两个塔罗人物,就象小丑一样,在不停地动作着。

    它们虽然形象怪异,但其实身影是虚幻的,没有实质。

    然而,这一刻,恶魔的身形陡地变得凝实起来,手中拖着的铁链,也猛然闪起了一阵黝黑的暗芒,朝着张横的脖子就缠了过来。

    这绝对的不同寻常,张横已感受到了一种凛冽的杀机,要是被那铁链缠上,只怕自己的脖子就会被硬生生地勒断。

    “斩!”

    张横低喝,手腕急抖,伏以神尺赫然化形,朝着缠过来的铁链就当头斩落。

    叮!

    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火星四溅,恶魔的铁链象是一条毒蛇被斩中了七寸,陡然倒飞了出去。

    轰!

    空间振荡,恶魔的身形猛然如同波纹般荡漾开来,刹那化为了虚影,眨眼间便消失了。

    然而,一条黑影,却在这一刻,如同是幽灵般从张横眼前闪过,迅速向后退去。

    “姓冯的,好卑鄙!”

    张横眼眸暴缩,神情愤怒之极。

    不错,那条急退而去的黑影,正是冯慧敏。

    此时此刻,这家伙手中挥舞着一条类似铁链般的东西,迅速远离,刹那间就隐没在了四周的人群中。

    刚才,正是冯慧敏趁着艾尔莎白在场中营造出幻境的刹那,用了某种诡异的遁形风水阵,接近了张横。并幻化为恶魔的形象,偷袭了张横。

    如果不是张横心生警惕,又有超凡视野洞察了这一切,只怕真的要被这家伙暗算当场。

    “小子,算你命大,但是,我们之间没完。”

    冯慧敏隐入人群,恶毒的眼神却是瞪向了张横,神情狰狞之极。

    再次见到张横,冯慧敏心中那团复仇之火刹那燃炽。

    只是,让他心中震动的是:一段时间不见,张横竟然修为再次有了突破,甚至已达到了三品。

    这怎么可能?这小子到底又获得了什么奇缘,怎么修为的突破,会如此的恐怖,竟然比本少都来得可怕?

    冯慧敏惊怒交加。

    要知道,冯慧敏这次再出来,修为已达到了二品的顶峰。

    本以为,以他的年纪,达到如此的力量层次,已然是个奇迹。

    但是,他做梦都想不到,张横的进阶速度,却比他还快。

    可是,他为了这次突破,已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目的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报复张横,让张横跪在他的脚下,肆意地羞辱折磨。

    然而,再次相遇,对方竟然仍是胜他一筹。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冯慧敏气急败坏?

    不过,对张横的仇恨,已让他不顾一切。所以,就在艾尔莎白营造出幻境的刹那,他实施了偷袭。

    只可惜,他还是棋差一招,在最后的一刻失手,被张横看破了阴谋,逃过一劫。

    心中又恨又恼,冯慧敏却那里还会再呆在这里,趁着四周仍笼罩在那诡异的幻境中,身形一闪,已冲出了门去。

    “姓冯的!”

    张横暗暗咬牙,却没有追出去,目光转向了四周。

    艾尔莎白在这一刻营造出幻境,自然不是为了表演她所谓的魔术助兴,而是有目的地,那就是示威,并试探在场华夏玄学界众人的反应。

    张横可以清晰地感应到,那无数个塔罗牌中的人物,此刻正在全场游走。看似一个个怪模怪样的小丑,却正在与场中的每一个人互动。

    塔罗牌的各个人物,都是具有不同的含意,有的具有迷惑能力,有的却能产生威摄恐惧,更有的还具有攻击性。

    但是,场中这么多人,修为能与艾尔莎白抗衡的,却真没几个,所以,大多数人,此刻已陷入了这种幻境而不可自拔,甚至有的人,已现出了不堪的丑态。

    一股怒气从张横心中升起,他已明白了这个洋妞的意图,这妞儿是准备先来个下马威。

    他可不想让艾尔莎白的心意得逞,所以,张横忍住了去追冯慧敏的冲动,决心与这小洋妞好好斗一斗。

    “伏以点星,乾坤挪移!”

    心中想着,张横那里还会迟疑,手中伏以神尺轰然一指,在空中划出了一个玄妙的圆圈。

    轰!

    空间振荡,一圈圈星芒刹那暴逸,陡地弥漫向四面八方。

    下一刻,一个奇异的星光旋涡在自助餐厅的上方形成,轰然怒旋,一圈圈奇异的星纹也陡地袭卷全场。

    怦!

    一阵奇异的震动产生,原本满场的塔罗牌人物,被空中那个星光凝成的旋涡吸引,顿时如同是一个个纸人一样,飞腾了起来,刹那被吸入了旋涡里。

    眼前骤然一清,千百个塔罗牌中的人物消失,所有人的眼前,顿时恢复了原先的景色。

    但是,此时此刻,再看场中的人们,却是现出了一幕无比怪异的景象。

    只见,许多人正迷茫地望着四周,有的还摆出了一个古怪的造型,似是正与人手拉着手在跳舞,也有的更是不堪,趴在了地上,似乎在向什么膜拜。

    他们正是受到了刚才幻境中塔罗牌人物的迷惑,迷失了自己,这才做出了这些不可思议的动作。

    不过,幻境消失,所有人都陡地惊醒了过来。当感受到自己那不堪的动作,许多人又惊又怒,场中刹那哗然一片。

    “果然是你!”

    舞台上,艾尔莎白手中的动作陡地一僵,一对碧蓝的眼眸却是猛然望向了张横,俏丽的脸上,现出了一抹难以喻意的神色。

    她自然是立刻发现了,破坏她幻境的正是张横。

    两人的目光再次在空中交错,眼眸里都暴起了一抹异彩。

    “咯咯咯!小小的魔术,只是助兴的游戏,希望诸位能喜欢。”

    转过头去,艾尔莎白的神情已恢复了她先前的优雅,又是微微地朝四周鞠了个躬:“就以此小游戏,感谢华夏江南省玄学会各位同仁的盛情招待。”

    这个洋妞确实是够损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但是,她这一翻话说出来,下面的人却是有怒气也只能往屁股后面那个洞眼出了。貌似她刚才玩的那一手,确实是漂亮,看起来还真象魔术表演。

    纵然是暗中弄了手段,但人家毕竟远来是客,在游戏助兴这个官冕堂煌的理由下,还真无法指责她。要怪也只能怪己方这边没有防她这一手。

    噼噼叭叭!

    缪凌霄感觉很窝囊,但是,对方终究是挂着欧美访问团这块牌子,这是关系国与国之间的脸面,他却还不能不忍下这口气。所以,他只能强颜欢笑着,带头鼓起掌来,把这一尴尬的局面掩饰过去。

    稀稀疏疏的掌声响起,却难以遮掩人们脸上的愤怒。

    一场欢迎宴会,因为艾尔莎白不按常规的出牌,让气氛变得有些紧张。

    幸好,接下来她并没有再玩什么花样,总算让一个宴会顺利地举行,也算是尽了宾主之谊。

    宴会结束已是晚上十点多钟,但是,江南玄学会的人却心情一点也轻松不起来,在西来登大饭店的一个会义室里,缪凌霄组织了一个临时会议。

    参会的除了玄学会的一些常任理事外,还有几名邀请的贵宾,张横也被慎重地邀请到场。

    “诸位,今天的事大家都看到了,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巫妖女皇这次存心是来踢场子。”

    缪凌霄脸色凝重:“接下来的几天,那就是交流活动,到时,想必形势更加的严峻,因此,我们必须做好应对之策,不能象今天这样,被对方弄个措手不及。”

    会议室里一片沉默,在场有数十人,却一个个神情沉重。

    望望会议桌边一个个狠狠地抽着烟的老烟枪,缪凌霄很是无奈。

    玄学会这块牌子,是个半官方组织,平时大家吹吹牛,搞搞活动,还有一定的号召。但是,真正遇到事情的时候,却是没有一点约束力。

    尤其是,玄学会收罗的人员,都是些黄道中人,大多在某某协会担任会长或头头。之所以会有这个学会,也是想加强彼此的联系,以便在社会上谋取更高的地位和利益。

    但是,这次可不是玩虚的,欧美魔术师访问团绝不是跟你玩嘴皮子功夫,以前玄学会里那些玩太极推手的手段,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现在需要的是真刀真枪的见真章。

    所以,面对一众老爷会员,缪凌霄还真只有叹气的份。

    幸好,这次邀请了不少的江南省风水世家的人员,否则,只怕今后几天,江南玄学会还真有被访问团虐的份。

    心中想着,缪凌霄目光望向了几名特邀的佳宾,一边向耿瑞同点了点头。

    “诸位,我来说几句。”

    耿瑞同会意,轻嗨了几声,这才道:“说句实话,这次欧美魔术师访问团来意不善,但是,毕竟他们是叩着欧美各国的这块牌子,我们是必须认真对待。以现在的情况,大家也都看出来了,黄道上的嘴皮子功夫,都是上不了场。所以,今后几天,就得靠各位世家的朋友了。”

    说着,耿瑞同朝众人拱了拱手:“下面,我把接下来几天的安排具体说一下,看到时我们如何应付,还请各位出谋划策。”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