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6章 东西方玄学的交锋
    欧美魔术师访问团的交流会终于开始了。

    聚会的场所在西来登大饭店的八楼会义厅。这是一个有一千多平米的大型会场,前面有一个演讲台,下面摆放着数十排座椅,整个会场能容纳上千人。

    本来,江南省玄学会是想举行闭门交流。但是,欧美魔术师访问团却带来了许多各国的记者参加,这顿时让气氛变得更加的紧张起来。

    早上九点,会场里已黑压压地坐满了人,左边的地方,全部是各国的记者,当然,国内许多着名媒体,也在之后得到消息后,陆续赶来。无数摄影摄像的记者,长炮短枪,一齐对准了前面的演讲台。

    场中座无虚席,甚至座位旁边的走廊上,也站了不少看热闹的人。

    对于这场欧美魔术师团与华夏玄学会的交流,人们都充满了期待,都想看看,这次交流会能有什么特别之处。

    靠近前面演讲台的是贵宾区,却明显地分成了几个区域,右边是来自欧美访问团的成员,中间正是华夏玄学会的一众理事,而在左边的席位上,却有十数个来自各风水世家的佳宾。

    张横就被安排在了这里,只不过,他不愿太显眼,坐在了佳宾区的角落里。

    做为会长,缪凌霄主持了这次交流会,先是上台回答了记者们的一些问题,接下来,这才进入了正式的交流程序。

    “各位来宾,各位媒体的朋友们,玄学做为一种神秘学,一直存在着许多的争议。”

    缪凌霄清了清嗓子,发表了最后的演讲:“不过,存在就是道理,华夏的玄学,传承了几千年,自然有着它许多不可替代的神奇作用。无论是道家,佛家,还是阴阳风水家,每一家都有着它不传之秘。”

    “当然,西方的预测以及占星之术,也是玄学的一种,它也有着悠久的传承历史。”

    缪凌霄继续道:“如今是个开放的时代,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已成为一种常态。所以,这次欧美魔术团来我们江南省访问,就是一种文化的交流,也是东西方玄学界的一次盛会。下面,交流正式开始。”

    场中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无数记者的闪光灯也噼噼叭叭地电闪,许多人更是举起了手机,把现场的情况传到了网络和微信朋友圈,大家都想见证这难得的玄学交流的时刻。

    “我们人类所学的知识,都是为了能让我们生活的更好。”

    缪凌霄提高了声音:“因此,我们玄学的宗指也是如此,无论是预测还是占卜,都是为了能趋吉避凶,是为了能让人们生活的更幸福。所以,第一场交流,就是占卜。”

    当下,缪凌霄把占卜的规则说了一遍,最后道:“为了体现公平,也为了防止作弊,占卜的对象,我们将随机选取。下面,请欧美访问团和江南玄学会的代表上场。”

    顿时,场中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到了前面贵宾席上,人人脸上都露出了迫切的神色,谁都想看看,这第一场会是什么人上来。

    艾尔莎白一脸的微笑,她碧蓝的眼眸望向了身边的一个年青男子。

    那也是个金发碧眼的老外,年纪看起来有三十岁上下,一副很绅士的模样。

    今天的主持人是位年青的小姐,名叫高玲玲,穿着一身得体的旗袍,优雅而清丽,她的父亲也是江南玄学会的一名理事,所以,这次就担起了这个主持的重任。

    高玲玲微笑着向场上众人打过招呼,已开始在介绍双方第一场参赛的人员了:“弗郎德,法国塔罗牌学会的副会长,出身法国塔罗牌世家,曾取得法国塔罗牌圣杯赛的金奖,曾在法国被誉为塔罗神童。”

    “耿瑞同,江南玄学会副会长,龙虎山无名道长的传人,虽然在占卜预测上是半途出家。但是,却已得龙虎派龙虎六爻占卜真传。”

    高玲玲的声音很甜美,她的介绍声情并茂,这顿时让台下的观众,情绪刹那爆蓬,掌声如潮,无数记者的镜头更是对准了两人,闪光灯此起彼伏,耀眼之极。

    终于,耿瑞同和弗郎德走上了台来,两人相互握了握手,坐到了台上一张铺着黑色桌布的长桌对面。

    见两名选手坐定,高玲玲微笑着走上前来:“两位,请随机挑选占卜的人选。”

    说着,她目光望向了台上两人:“人选将会在场外的路人中挑选,从现在开始计算,走过西来登大饭店门口的行人,就是这次挑选的任一人选。”

    “嗯!”

    弗郎德微笑点头,对于比赛的规则,他早已了然于胸。而且,他显然也是个中国通,对于高玲玲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当下,他也不犹豫,微笑着说道:“我选红色。”

    红色的意思是说,他选的是走过西来登大饭店门口穿红衣服的人。

    “好,我选女子。”

    耿瑞同也不犹豫,也是微笑地道。

    “二十到四十。”

    弗郎德再次说道。

    “第五个!”

    耿瑞同微一沉吟道。

    “选手已选定了随机的人选,请场外工作人员配合。请注意年纪在二十到四十岁之间,从饭店门口走过的第五个身穿红衣的女子。她就是两位选手共同挑选的随机人选。”

    高玲玲笑盈盈地抬起头来,说出了两位选手选定的人选条件。

    立刻,台上亮起了一块大屏幕,显示的正是西来登大饭店门前马路上行人的情形。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到了屏幕上,人人脸现期待。

    张横也是微微点了点头。

    这次挑选的人选,可以说是完全的随机,要想做假都做不了。

    不是吗?四个条件,是两名选手当场说出来的,就算一方有准备,也绝对无法知道对方会怎么选。因此,要想事先找托都没办法。

    所以,这个人选,绝对的可信。

    屏幕上人流如织,西来登大饭店本就处于钱塘的中心街区,人来人往,每小时的流量不下数千。

    不过,要找一个符合上面四个条件的特定人选,却也不是那么容易之事。

    好一会儿,大概过了十分钟,这才出现了第五个身穿红衣,路过这里的女子,年纪看起来有三十多岁,正好完全符合两人所说的条件。

    正在外面的场外工作人员,立刻上前拦住了这女子。

    那女子一惊,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当她听明白事情的原由,不禁满脸的愕然。

    不过,能让国内国外的两名预测大师占卜一下,她还是非常有兴趣,当下,她便被工作人员带入了场内。

    “有请张福峰张女士!”

    高玲玲笑盈盈地把女子请到了台上,坐到了耿瑞同和弗郎德中间。

    耿瑞同和弗郎德的目光都凝注到了女子的脸上,她看起来长得很清秀,神情也比较优雅,不过,张福峰这名字,貌似有点男性化的趋向。

    “请!”

    耿瑞同向弗郎德做了个请的手势。

    两人既然是预测,自然得有个先后,所以,耿瑞同让对方先行为张福峰占卜。

    “谢谢!”

    弗郎德微微一笑,神情很是谦和,但他碧蓝的眼眸里,却有一抹毫不掩饰的倨傲。

    他也不迟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副塔罗牌来。

    弗郎德的这副塔罗牌与艾尔莎白上回所用的却完全不同,比普通的纸牌整整大了一半,而且,他的牌也显然不是纸质,而是一种金色的金属薄片,每一张牌,都在灯光的掩映下,闪烁着灿烂的金光,很是迷幻的感觉。

    弗郎德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甚至有了一种虔诚的意味,他单掌横胸,以一种极其恭敬的资态,朝着摆放到桌上的牌深深地做了个膜拜的动作。

    场中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到了他的身上,台上的大屏幕也现出了弗郎德的脸部神情的特写。

    所有记者的镜头,更是全部聚焦到了他的身上。

    不过,对于四周的一切,弗朗德恍然未觉,整个人象是进入了某种奇异的状态,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平静无波。

    “嗯,这个法国佬看来有点意思。”

    张横的眼眸微微一眯:“应该是个通灵者。”

    塔罗牌的式样不但繁多,而且,功能也各式各样,其中有部分就是可以修练通灵,是通灵者的道具。

    在张横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他可以清晰地看到,此刻的弗郎德,头顶的三花聚顶中,现出了一团奇异的光芒,隐隐地现出了一副塔罗牌的虚影。

    这正是通灵者特有的现象。

    洋人与华夏人的信仰虽然不同,但是,人体的某些本质还是类似的,尤其是他们,头顶上也会有三花聚顶出现。

    只不过,他们的三花聚顶,与华夏人有着明显的区别,特别是光氲的颜色不一样,内在所体现的情形也不同。

    当然,张横现在也不是研究洋人三花聚顶具体内容的时候,他只在意对方所体现的能力。

    刷!

    弗郎德终于抬起了头来,双手一开一合,开始了洗牌。

    他的动作是如此的细腻,也是如此的专注,仿佛手中的塔罗牌并不是一副牌,而是他的情人,他正在用一种极其温柔的资式在爱抚。

    他那碧蓝色的眼眸里,也闪烁起了狂热的神情,模样虔诚之极。

    终于,他手中的牌哗啦啦地洗得越来越快,渐渐的,已连成了一片,人们只看到一片耀眼的金光在闪烁,如梦如幻,却已完全看不清他的动作了。

    记者们的神情变得无比的兴奋,一个个抢拍着这奇异的镜头,场中噼噼叭叭的闪光灯响成了一片。

    “阿基米西来德!”

    突然,弗郎德低喝一声,双手一张一合,做出了一个奇异的资式,碧蓝的眼眸里,也陡地暴起了一抹异彩。

    刹那,他手中的牌,已出现了一幕不可思议的变化。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