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8章 解爻
    “超凡视野,拟物!”

    张横心中低喝,眼瞳中的暗金色巫字陡然一阵闪烁,猛地化为了一道利箭,从瞳孔中射了出去。

    嗡!

    利箭刹那射到了台上的那只命运之轮上,射向了轮子的中心。

    张横也已感觉到了,此刻再不帮忙,只怕耿瑞同就要失手。

    “又是你!”

    陡然,那边的艾尔莎白碧蓝的眼眸猛地一凝,俏脸上露出了凛厉之色,以她的修为,立刻敏锐地感觉到了张横的出手。这让她又惊又怒。

    惊的是张横的出手,意味着她所搞的小动作已被发现。怒的是她马上认了出来,竟然又是那个上回破坏她幻境的人。

    不过,此刻箭在弦上,她那肯就此罢休。

    陡地,艾尔莎白双手虚合,又做出了一个洗牌的动作。

    顿时,她眼瞳中妖异的光芒急闪,瞳孔内那张命运之轮的牌面上,毒蛇,天鹅以及恶魔和天使都动了起来。

    “好个洋妞!”

    张横的目光猛然暴缩,心中也是非常的震动。

    此时此刻,在张横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里,台上的情形已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只见,命运之轮狂旋怒转,缭绕在它旁边的那些天使恶魔等影像,陡地活了过来,向自己射去的那枝光影利箭扑去。

    嗤啦!

    毒蛇昂首怒嘶,一曲一弹,快如闪电,猛地与利箭撞在了一起。同一时间,那个恶魔的虚影,也双手怒张,一下子抓住了光箭的羽瓴。

    立刻,张横目光所化的箭矢,被消弥于无形,根本无法触及命运之轮。

    “嘿嘿,跟哥们铆上了,那就看看你能有多少手段。”

    张横心中发狠,体内巫力真元轰然运转,源源地注入了天巫之眼内。

    嗡!

    眼瞳内暗金的巫字金光暴逸,刹那间目光化为了十数道利箭,嗖嗖嗖地射向了命运之轮。

    “阿!”

    艾尔莎白身形一震,俏脸已然变色。她还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貌不惊人的年青人,力量竟然是如此的强悍,瞳术的运用更是深不可测。

    面对十数枝目光凝成的利箭,她已是无力阻挡,纵然是命运之轮上的天使以及其他影像,全部扑了上去,却仍是挡不住如此犀利的攻击。

    怦!

    台上陡然荡起了一圈奇异的波纹,命运之轮终于被数枝利箭射中,刹那崩碎,化为一团暗芒飘散。

    “龙虎协心,六爻卜命。”

    台上,耿瑞同已是到了最后维持的阶段,他陡地低喝一声,使出了龙虎派中的秘法,要以自己的神魂,来加持六爻盘。

    但是,他的印诀刚刚凝成,身形却是陡然剧震,神情中也猛地露出了惊喜之色:“稳住了,竟然稳住了,祖师保佑!”

    不错,这一刻,那股牵制六爻盘旋转的力量,陡地消失,六爻盘猛然恢复了正常的运转,原本空中已变得虚幻而要隐没的一龙一虎,也再次凝聚起来。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耿瑞同又惊又喜?

    “定!”

    刹那的愣怔,耿瑞同猛地反应了过来,他那里还敢迟疑,低喝一声,手指轰然指向了六爻盘。

    他可不想再夜长梦多,在稳住了六爻盘后,立刻占卜了起来。

    嗡嗡嗡!

    六爻盘一阵光芒急闪,陡地停了下来。盘上那些奇异的符篆却是刹那光芒大作,在上面呈现出了一幕奇异的图案。

    “嗯,动静之格,旺相之爻!”

    望着六爻盘上显示的爻卦,耿瑞同脸上终于露出了欣然的笑意,他擦了擦额头的汗,目光望向了站在前面的主持人高玲玲:“我也好了。”

    “好,现在耿大师的六爻占卜也已完成。”

    高玲玲笑意盈盈,向全场宣布道。

    刚才张横和艾尔莎白暗中相斗,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那是毫无感觉,根本没有觉察到四周有什么变化。

    所以,此时此刻的场中,除了那几名佳宾席上的风水世家之人,其他人可以说是完全蒙在鼓里。

    “哼!”

    台下,艾尔莎白碧蓝的眼眸死死地瞪着张横,神情中现出了一抹凛冽。

    张横那会怕她,毫不避让地与这洋妞对视着,嘴角浮起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

    与这洋妞仅仅相遇两次,但这已是第二次与她暗中交锋了。

    昨天在自助餐厅中,破坏了这妞的幻镜,现在更是直接捣毁了这洋妞暗算耿瑞同的阴谋。

    只是,张横的心中,却也有一团疑云越来越重。

    照说,艾尔莎白带队来江南,不管怎么说,名义上都顶着个访问团的帽子,绝不应该表现出如此的强势。

    不是吗,访问团是以交流和友好的名头而来,怎么会一上来,就暗中搞小动作,甚至在欢迎宴会上,就想立威。

    那么,这洋妞如此做,到底有什么目的?她的动机是什么?背后难道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张横暗中咕噜着,望向艾尔莎白的眼神中,已多了一抹异样。

    虽然说,从缪凌霄那边所得的消息,艾尔莎白这次来华夏,是为了替他父亲了却当年的遗憾。但是,她如此暗使手段,破坏规矩,却仍是让张横感觉,这事绝没有那么简单。

    只是,张横对她的资料了解的并不多,一时也无法判断她到底怀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不过,张横却已是暗暗地把这洋妞给留心上了。

    “各位来宾,各位记者朋友,现在,来自法国的弗郎德先生以及来自江南省玄学会的耿大师,两人的预测占卜都有了结果。”

    这个时候,台上的高玲玲那甜美的嗓音响起:“请看!”

    立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大家的目光也全部望向了大屏幕上的影像。

    那里,确实是映出了两人预测和占卜的结果。

    弗郎德这一边,三张翻开的塔罗牌,一张是大阿卡那牌中的月亮,另两张是小阿卡那牌中的圣杯十和权杖四,下面却有一些文字的说明,只不过现在暂时被阴影遮了起来。

    耿瑞同这里显示的却是一个奇异的卦爻,大多数人是看得西里糊涂。

    当然,卦爻之下,也有耿瑞同的一段文字说明,现在却也被阴影遮着。

    “下面请耿大师先为大家揭开预测的谜底。”

    高玲玲向耿瑞同做了个请的手势。

    刚才是弗朗德先预测,现在,自然是轮到耿瑞同先公布预测的结果。

    “好的!”

    耿瑞同点点头,站了起来,神情变得一片肃然。

    “张福峰女士这次所占卜的六爻为动静之格,旺相之爻,从六爻的卦意上来说,这为上上之卦。”

    耿瑞同目光望向了张福峰:“就以旺相来说,张福峰女士是女子,因此,这旺相为旺夫之相,意思是说,乃是可以帮到夫家,这也就是平常我们所说的帮夫运。”

    “而且,张福峰女士的帮夫运有三十年,这确实是难得,在六爻卦中,此为长生之运。”

    耿瑞同继续道:“不仅如此,张福峰女士还有贵子之相,从这个旺相之爻中可以推测,她应该有两个儿子,乃为旺夫之命,可助夫家门庭兴旺。”

    场中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脸现异色,在静静地聆听耿瑞同的解卦。

    许多人的脸上,都变得很是怪异,大家都是非常的好奇,仅仅一个卦象,怎么就能看出如此多的东西来?

    那些记者,更是噼噼叭叭地把镜头对准了耿瑞同和张福峰,抢拍着这一刻两人的神情,气氛无比的热烈。

    “不过,现在张福峰女士正处于一个人生的三叉路口。”

    耿瑞同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动静之格,一动一静,代表了两种结果,所以,由此卦爻,可以推断出张福峰女士,现在有一件非常困难的事,难以做出决定。”

    “但是,从爻卦中可以看出,动在前,静在后,因此,以我的建议,张福峰女士,应该坚定自己的信念,下定了决心,就不要改变。”

    耿瑞同眼眸中闪烁着异彩:“只是,动静之间,要防背后有小人作埂,这却是要谨记。只要交友慎重,心中所想,必可成功。这就是这次我为张福峰女士所预测占卜的内容。谢谢大家!”

    场中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虽然,直到现在,大家还不知道,耿大师的预测是不是准确。但听他说的头头是道,众人感觉还是非常信服地。

    掌声稍歇,高玲玲那甜美的声音再次响起:“感谢耿大师为我们精彩的解爻,现在,请弗郎德先生揭开他预测的谜底。”

    “谢谢!”

    弗郎德很是礼貌地站了起来,朝台下微微鞠了个躬,一副绅士的模样。

    “诸位,这位女士第一张抽的是月亮,在我们塔罗牌的预测中,月亮这张大阿卡那牌对应星象是双鱼座。”

    “这是张代表迷惑和不安的牌。在月光下龙虾从水中爬出,向月亮女神走去,它要选择远方的两座高塔中正确的一座,因为那座高塔是觐见月亮女神唯一途径。”

    弗郎德手指指向了屏幕上的那张月亮牌:“岸上的狼和猎狗因为同样被月亮女神吸引着,暂时没有发觉近在咫尺的龙虾。狗代表着小龙虾对旧世界的依赖,而狼代表着小龙虾的恐惧。月亮是与精神世界的桥梁,月赢月亏象征着转变,当满月出现时,人们知道它马上就要亏损了,心中的不安油然而生。月亮越大就意味着离变小越近,在幸福时担心不幸的到来,使人们有不能有任何的懈怠感。”

    “月亮也是女性和情感的象征,在事业上则指具有艺术性或创造性的事业,它也暗示着欺骗。”

    弗郎德娓娓而谈,却已完全吸引了场中所有人的注意力。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