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2章 这叫恶魔附体
    张横暗中用万象卜天诀卜了一卦,卦相显示为蜇龙于渊。

    这让张横心里陡地一突。天巫传承有言:蜇龙于渊祸心藏,一时蜇伏不露相。待得风起浪涌处,张牙舞爪见刀光。

    意思是说,蜇龙于渊,乃是一个包藏祸心的卦象,就象是一条孽龙,隐藏在深渊中,伺机待发,一旦有机会,就会露出爪牙。

    “看来,哥们的预感果然没错,那个洋妞确实是怀有不良的目的。”

    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修为跨入三品初阶,预感的感知也越来越敏锐,从见到艾尔莎白第一眼起,张横就感觉这个洋妞不同寻常。

    不过,现在张横虽然从卦相中看出了点端倪,但仅凭这一点,却还无法确定对方真正的目的。一切也只有暗中密切观注了。

    下午欧美访问团的出行,自然得由江南玄学会的人陪同,甚至钱塘市以及江南省政府,对访问团也非常重视,派出了两辆警车一路随行。

    玄学会弄来了一辆旅游大巴,可以坐五十人,缪凌霄和耿瑞同亲自陪同,一起受邀的还有李增双以及几名风水世家的人,当然张横也被邀请在内。

    钱塘好玩的名胜古迹数不胜数,不过,一般初来钱塘的人,肯定首选西子湖以及雷峰塔等地方。曾经发生在西子湖畔白蛇与许仙的美丽传说,不仅国人皆知,欧美来的这些老外,也是非常的向往。

    车子里的气氛不象早上那样凝重,双方众人显得都很轻松,甚至还聊起了东方玄学中的风水。

    国人许多认为,老外是不讲风水,无论是宅居或坟地,都没有风水这一说。

    但是,事实上,在欧美等国,他们虽然不明白什么是风水,可对于家居以及坟地,也都是有讲究的,只是,他们所依据的是星座布局。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老外的星座布局,其实就类同于东方的风水学说。

    讨论由此开始,做为玄学会的副会长,耿瑞同代表玄学会对东方的风水进行了论述。从天地四相方位,东方青龙,南方朱雀,西方白虎以及北方玄武,对风水的这些基础知识,做了说明。

    布克西是这次访问团的副团长,他也代表访问团,论述了西方星座布局的一些观点。

    人们一直以为,西方的十二星座,代表的是时间,其实,它也代表的是方位。类似于东方十二生肖在罗盘中的方位。

    西方人正是根据十二星座的方位,来对居家或坟地进行布局,以判断好坏。

    当然,这只是一个粗浅的理论,其深奥的知识,自然不是一时半会能说得明白。

    双方的这次讨论很是和协,纯萃的就是学术上的交流,完全没有早上的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这让缪凌霄他们很是高兴。

    正交谈甚欢,这个时候,前面开道的警车突然停了下来,大巴的驾驶员也接到了前方传来的消息,说是前面出了点事故。

    “怎么回事?”

    坐在车里的人都非常的好奇,一个个把脑袋探出了窗外,向前望去。

    但是,一望之下,大家的神情都是不由变得很是古怪。

    在前方不远处,有一个食品厂,大门口一大群人围在那儿,似乎人群中还抬着一个人。

    最初的时候,大家还以为是有人因为劳工问题在此聚众闹事,不过,从前方传来的消息,这才明白,是那个食品厂的工人突然生病了,正要送往医院。

    只是,食品厂前方的路段正在施工,正是钱塘市现在大力建设中的地铁工程,因此,这一段路比较拥堵。

    所以,救护车一时进不来,而生病的工人也一时送不出去,再加上他们这辆大巴堵在了半路,更是增加了这条道路的拥堵。

    “我们前去看看。”

    一直没有说话的艾尔莎白突然站了起来,向车门走去。

    “啊呀,艾尔莎白小姐,这事有警察会处理,而且,救护车马上就到了,我们还要赶路。”

    缪凌霄连忙上前阻止,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出什么差子,更不想让这些欧美来的外国佬看到不应该看到的一些情形。

    但是,艾尔莎白却是非常的强势,她微微一笑:“我们魔术师团的人,有许多都会治疗术,所以,要是病人有什么困难,说不定我们还能帮上忙。”

    说着,也不管缪凌霄的阻拦,带着一大伙人下了车。

    “呃!”

    这下缪凌霄是真的急了,不由暗呼糟糕。

    不过,刹那的愣怔,他连忙招呼玄学会的陪同人员,急急地追了出去。

    看到大巴里一大群老外出来,前面开道的警察也是非常的意外。

    这次带队的警察名叫刘海蛟,是钱塘市公安局的一名副局长,年纪在三十岁上下。

    为了保护欧美的这个访问团的安全,钱塘市和江南省是无比重视的,这才会派出刘海蛟这位年青有为的副局亲自带队。

    只是,刘海蛟也没想到,半路上竟然会遇到这样的变故。

    “各位外宾,这边的事马上就可以处理完毕,请大家稍等。”

    刘海蛟也想阻止艾尔莎白他们,连忙走了上来。

    “警察先生,我们只是想帮一下忙。”

    艾尔莎白微微一笑,根本不理会刘海蛟的阻拦,已是挤入了前面的人群中。

    “马上呼叫指挥中心,让附近分局的同志前来支援,务必要保护国际友人的安全。”

    刘海蛟额头上的汗下来了,他可绝不愿在这个时候出任何的差错。

    所以,他立刻着手安排起来。

    “啊呀,怎么这么多老外。”

    食品厂前,一大群工人正围在那儿,一个年青人被抬在担架上,人人神情焦急。

    突然看到十几个老外向他们走来,这些工人也是又惊又疑,不明白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亲爱的先生们,我们是欧美魔术师访问团的成员,不知道是否可以帮上你们?”

    弗郎德彬彬有礼地上前与工人们打了个招呼,目光却是落在了那个躺在担架上的年青人身上。

    “哇,他们就是欧美魔术团的人。”

    这个时候,工人中也有认出了这些老外身份的人,不禁很是惊讶:“你看,他就是早上给那个叫张福峰的女子预测的弗郎德先生。”

    经过电视网络以及微信朋友圈的报导,现在的欧美访问团确实在钱塘市引起了轰动。

    “是的,我就是弗朗德。”

    法国佬见被人认出来了,也是非常的得色,微微躬了躬身,表面上却是更谦逊了:“我们访问团的人,有许多学过治疗术,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不可以让我们为这位先生看一看。”

    “哦!”

    工人们一时却是面面相觑,谁也做不了主。

    旁边一直跟着的刘海蛟又想阻拦,但是,还没等他开口,艾尔莎白已带人走了上去,察看起了担架上的那个年青人。

    “神啊,他被魔鬼附身了。”

    然而,看了一下那病人,几名访问团的人却是大惊小怪地尖叫起来:“主啊,原谅他吧!”

    躺在担架上的年青人二十多岁的模样,此刻的情形确实是有些不堪,他额头上流着血,被人用纱布简单地做了包扎。

    但是,他脸色铁青,双眼紧闭,显然是已处于昏迷中。

    不仅如此,他的嘴角,在不断地抽搐,甚至还吐出了白沫,看起来确实是情形很危急。

    可是,如果他这样的情形,就说是被魔鬼附了体,确实是让人不敢苟同。

    更何况,在华夏的民间,貌似还真没这魔鬼附体的说法。

    “呃,被魔鬼附体了?”

    果然,工人们顿时哭笑不得。一位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各位,我叫蒙连成,是食品厂里的车间主任,这个病人是我的同事,感谢你们的关心。不过,我们还是准备去医院,救护车估计马上就来了。”

    这个叫蒙连成的车间主任,可不想这些老外插手。而且,他们说的话也实在是太不靠谱了,他还真怕这些家伙把自己的同事给治出别的问题来。

    所以,他婉言地谢绝了弗郎德他们要为病人治疗的要求。

    正要蹲下身去查看病人的艾尔莎白,不由身形一僵。她还真没想到,这些工人会拒绝。

    要知道,在欧美这些国家,遇到一位魔术师能亲自给你治疗,那是会让病人喜出望外,更是无数人求之不得的梦想。

    那知,在这里竟然吃了敝门羹。

    不过,刹那的愣怔,她与弗郎德互望一眼,不禁都是耸了耸肩,表示很无奈。

    她这才想起来,这里貌似是华夏,不是他们欧美。

    “他确实是被魔鬼附身了。”

    弗朗德摊了摊手:“如果再不及时救治,只怕会有危险。”

    弗郎德还想说服眼前的这些工人,让他们出手:“嗯哼,你们如果不信,可以让你们亲眼看看。”

    说话间,他手一翻,那副华丽的金色塔罗牌已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还没等工人们回过神来,他双手迅速地洗牌,哗啦啦地把塔罗牌在众人面前凌空搭出了一座高塔的模样。

    嗡!

    金光一闪,塔尖上的一张牌自动翻了开来,却是现出了一张无比诡异的图案。

    “啊!”

    四周顿时发出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