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3章 洋人的玩意不合适
    弗朗德手中自动翻出来的那张牌,确实是有些恐怖,上面画着一个面目狰狞的魔鬼,手中牵着铁链,铁链的另一头,却拴着几个奴仆。

    不仅如此,那些奴仆的头上都长出了恶魔一样的角和尾巴,形象实在是诡异。

    最让四周人震惊的是:在这张牌的图案中,其中一个奴仆,竟然面貌与躺在担架上的那个年青病人一模一样。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人震惊?

    “嗯哼,你们看,我就说他是被魔鬼附体了。”

    弗朗德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碧蓝的眼眸望向了四周的工人:“这不,现在这张大阿卡那牌上,恶魔的奴仆中,就已有了他的影子。这就是他被魔鬼附体的证明。”

    弗郎德翻出来的这张塔罗牌,正是大阿卡那牌中的恶魔,代表着被恶魔诱惑,在命理中,确实是有被魔鬼诱惑之意。

    “洋鬼子真够阴损的。”

    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心中咕噜了一句。

    他和缪凌霄等一众人,此刻也已挤到了人群中。

    本来,他们也想上前看看,但是,弗郎德却已是在玩把戏了。

    也许旁边的一众工人,会被弗郎德这一手给震憾。但是,对于张横来说,这完全就是小把戏。那张恶魔牌上的病人影像,无非是弗郎德玩的障眼法,他这是存心在欺骗那些工人,想让他们相信他所说的魔鬼附体的论断。

    心中沉吟,张横的目光也凝注到了那个年青病人的身上,神情却是陡地一僵:“好重的煞气,他这是被阴煞侵蚀了。”

    张横的眉头陡地皱了起来:“而且,这人身上的阴煞不简单,竟然如同是一层层的叠加似的,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心中的疑惑越来越甚。

    在天巫之眼超凡视野的洞察中,他可以清晰地看到,年青病人体内一团漆黑的阴煞滚滚流动。并且,已侵蚀了他眉心的神窍。

    这种现象是很少见的,阴煞冲刑,并不算是怪事,但能侵蚀神窍,那就非常的严重。

    怪不得他现在会处于昏迷中。

    只是,张横一时还真有些猜不透,此人身上会何有如此恐怖的阴煞。

    “各位先生,如果你们信得过我们,就让我们来施救他。”

    这个时候,弗朗德再次开了口:“主会保佑他的。”

    “呃,可是……”

    蒙连成还是有些犹豫。他虽然不是个虔诚的佛教信徒,但是,对于洋教那是压根儿就不信。

    所以,面对这一众老外殷情地要为同事治病,他心中实在是没有底。

    然而,还没等他后面的话说出来,弗郎德已是蹲下了身来,手中的塔罗牌又哗啦啦地洗了起来。

    刷!

    他凌空把牌化成了一个十字架的形状,正是凯尔特十字牌阵。

    顿时,整副牌金光大作,一个虚幻的金色十字架,也从牌阵中浮突了出来,缓缓地印向了病人的胸口。

    时间陡地似是凝滞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这里,大家都被这一幕奇异的情形给震住,想看看这位老外到底能弄出什么花样来。

    而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都因为看到这一大群老外为人治病,想围过来看个究竟。

    这让负责这次安全工作的刘海蛟焦急无比,他不得不指挥一众警察在周围拉起了警戒,以阻止人们围观。

    一边更是急急地呼叫支援,让周边分局的同志马上赶过来。

    嗤啦!

    金色的十字架虚影,终于印到了年青病人的身上,刹那隐没入他的胸口。

    下一刻,一声如同是沸汤泼雪的声音响起,一阵肉眼可见的黑烟也陡地蒸腾起来。年青人浑身剧震,脸上现出了极度痛苦的神色。

    “啊,小王有反应了,小王有反应了。”

    四周响起了几名工人的惊呼,蒙连成更是急忙蹲下了身,去看担架上的病人。

    病人名叫王其卫,是食品厂里的一名水暖工。

    刚才他在修理车间一个水暖管道的时候,突然晕倒,从梯子上摔了下来,这才会额头上摔得头破血流,昏迷不醒。

    此刻,他紧闭的眼睑微微颤动着,似乎有了苏醒的先兆,这顿时让蒙连成又惊又喜。

    “嗯哼,说他就是被魔鬼附身了,只要得到我的凯尔特十字圣光的治疗,魔鬼自然无法近身,他就会马上好转。”

    弗朗德很是得意,手中塔罗牌哗啦哗啦洗得直响。

    “谢谢这位弗郎德先生,谢谢您了。”

    蒙连成很是感激,连连道谢。

    “阿!”

    但是,这个时候,躺在担架上的王其卫突然闷哼一声,脸上痛苦的神情陡然加剧,整个人竟然抽搐起来。

    “小王,怎么了,你怎么了?”

    蒙连成大惊,死死地拉住了王其卫的手,声音中充满了惊慌:“弗郎德先生,他怎么了,怎么会变得越来越严重?”

    “呃,这是怎么回事?”

    弗郎德也是一惊,碧蓝色的眼眸里顿时露出了迷茫的神色,不由自主地望向了旁边的艾尔莎白。

    “嗯,附在他身上的魔鬼很厉害,你的凯尔特十字圣光没能驱除它,反尔是惊动了魔鬼。”

    艾尔莎白皱了皱眉,双手一张一合,眼瞳中陡地现出了一副虚幻的塔罗牌虚影,就待出手。

    “住手,艾尔莎白小姐。”

    张横终于忍不住了,在旁边喝道:“他不是什么魔鬼附身,是被煞气侵入了神窍。你再用什么你们的驱魔鬼的办法,会对他造成伤害。”

    “什么?”

    艾尔莎白俏脸一寒,陡地转过了头来,脸色很是不善。

    “人命可开不得玩笑。”

    张横那会怕她,冷冷地迎着她的目光:“你们的魔鬼附体,只对你们洋人有效,对我们华夏人,不合适。”

    说着,张横已挤入了人群,蹲到了担架旁边。

    刚才弗郎德给王其卫治疗的过程,张横看得清清楚楚。

    弗朗德的凯尔特十字圣光,确实是消除了王其卫身上的一些煞气。

    但是,王其卫的情况并不象表面看来那么简单,他的煞气已侵入他的眉心神窍。

    若是再用什么凯尔特十字圣光,只怕会伤到他的神魂。

    张横可不想这个年青人无故受伤害,所以这才会出面阻止。

    事实上,东西方玄学的理论是两个不同的系统,以王其卫的情况来说,他的现象确实是有些象西方人所说的魔鬼附体。

    但是,实质却仍是有些不同,西方人所谓的魔鬼附体,是指精神层面上的。

    而王其卫现在的状况,却已是涉及到了他的神魂,层次更深。因此,西方的那一套,用在他身上绝对无效,反尔会伤及他的根本。

    “你能保证?”

    被张横强行阻止,艾尔莎白羞恼交加,不由冷声喝道。

    她原本就对张横充满敌意,昨天和今天早上,她暗中使的手段,就是被张横所破坏。

    此刻,张横再次出面,她那里还会客气。

    “我不敢保证一定能治好他,但是,我敢保证,要是你治他,一定出问题。”

    张横冷笑。

    “你!”

    艾尔莎白这回是真的要气坏了,不禁怒不可歇。

    四周的人却是面面相觑,缪凌霄等人更是急得汗珠都滚下来了。

    他们还真没想到,张横竟然会强行出面阻止艾尔莎白。

    但是,张横却那里还会理会,蹲下身来,细细地察看起了王其卫。

    此时此刻的王其卫,情形确实是无比的危急,他整个人抽搐着,脸上的肌肉因痛苦而变得扭曲,豆大的汗珠更是滚滚而落,人也再次陷入了昏迷中。

    “镇煞符!”

    张横低喝,手腕一抖,伏以神尺赫然现形,尖端探出了刀片,他也不犹豫,就用刀片在王其卫的额头上刻划了起来。

    本来,刻划镇煞符需要用柳木针和桃木针。

    但是,因为今天张横是陪同一起出来旅游的,所以他身上除了伏以神尺外,其他的道具一件也没带。

    所以,他只好用伏以神尺替代,虽然效果稍差点,但因为他如今修为已跨入三品,却能利用地脉之气,要压制王其卫神窍内的那股煞气,还是绰绰有余。

    果然,当伏以神尺划破王其卫的额头,在上面刻划出一个奇异的符号,他整个人浑身一震,原本急剧的抽搐,也猛地停了下来。

    “啊,小王不抽了,不抽了。”

    蒙连成大喜,连忙又凑了过来,想察看王其卫的情况。

    “他醒来了,你们看,他醒来了。”

    旁边的其他工人,却再次惊呼起来。

    不错,昏迷的王其卫,此刻正缓缓地睁开了眼来。虽然,他的脸色仍是非常的苍白,但呼吸已平稳了下来,也没有了抽搐的现象。

    “神了,神了,竟然这么刺点血就把小王给救醒了。”

    蒙连成又惊又喜,不禁向张横竖了竖大拇指。而望向旁边一众老外的目光,也已变得异样起来。

    不仅是他,四周的工人们也是个个啧啧称奇,对张横的手段赞不绝口。但对于那些老外,却已是表现出了嗤鼻。

    他们就算不懂什么风水或医术,但是,相比之下,张横立竿见影的效果,已让众人完全相信了他。

    “哼!”

    艾尔莎白等一众人的脸色却是变得无比的难看。

    他们原本是想在人前露一手,也好显示出他们欧美访问团的不凡。

    那知,却是出了一个大大的糗。

    “张少,他没事吧?”

    这个时候,缪凌霄挤了过来,他可不想把情况弄僵,所以插话道,想缓和一下眼前的尴尬气氛。

    然而,他叫了两声,张横却是丝毫没有理会,目光死死地瞪着担架上的王其卫,神情变得怪异之极。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