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 突然变卦
    王其卫的神窍被阴煞侵蚀,要治疗他的病情,必须把阴煞从他神魂中剥离出来。

    当时,张横之所以阻止艾尔莎白,就是怕这洋妞伤了王其卫的神魂。

    要知道,西方与东方的玄学有着本质的差别。象弗朗德当时所用的凯尔特十字圣光,虽然也可以驱除他们西方人所谓的魔鬼,但使用的是粗暴的方式,那就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以圣光的能量,直接驱除施术者体内的煞气。

    从这一个角度来说,如果病人仅仅只是体内留有煞气,确实是可以马上见效。

    但是,要是病者的煞气已侵入神魂,那么,极有可能在消除煞气的时候,同时伤及神魂。

    这就是当时王其卫突然产生痛苦之极,甚至浑身抽搐,病情加重的原因。那是因为弗郎德的圣光治疗,已伤到了王其卫的神魂。

    张横现在采取的手段自然不同,他要用符篆把阴煞从王其卫神窍内剥离出来,却不会伤及他的神魂,这可是一个细致活。

    心中想着,张横手中的桃木针和柳木针已迅速挑刺,在王其卫额上,刻划出了一幅奇异的图案。

    “驱煞符!”

    张横低喝,双手陡然一振。

    嗡!

    随着他所刻划的符篆最后一笔落下,王其卫的头顶天灵处,猛地蒸腾起了一缕青烟,曲扭摆舞着,袅袅升腾而起。

    “叱!”

    张横手指轰然一点。

    刹那,那升腾的青烟,嗤啦嗤啦地燃烧起来,眨眼间便化为了乌有。

    “嗯,可以了!”

    张横欣然点头,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意。

    一边说着,一边已是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玉盒,从里面挑出了一抹粉状物,然后用瓷碟把这些粉状物用水调和,抹在了王其卫的眉心。

    这些粉状物,正是当日在巫王寨后山的毒龙沟中,收集的地龙粪便。

    地龙粪便具有滋养神魂的作用,王其卫的神魂受阴煞侵蚀,已是非常的虚弱,张横自然要为他好好调养。

    不仅如此,张横又从一个玉瓶里滴出了几滴极阴精魄的浸泡液,给王其卫喂了下去。

    极阴精魄具有强悍的生命力,可以补充元气。王其卫从小受此地宅地冲刑,体质的底子非常的差,张横这是要为他进行一次大改造。

    果然,两种灵药一使用,王其卫原本疲惫的神情,陡然一振,苍白的脸上,也泛起了异样的红晕,精神也变得振作了起来。

    “谢谢张兄弟!”

    王其卫激动莫名,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了很大的变化。以前身上就象是压了一块千钧巨石,总是酥软无力,多运动一下,都会气喘吁吁。

    头脑更是整天昏昏沉沉,就象是从来没有睡好一样,一直处于浑沌的状态。

    但是,此刻的状况却完全不同了,不仅身体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而且脑海一下子变得清明无比,仿佛象是拨开了一层浓雾一样。

    “王大哥,恭喜你,现在没什么事了,接下来,只要好好调养几次,你就能完全恢复。”

    张横点头,心中也是无比的欣然。

    找到了伏以神尺的前主人,总算了却了自己的一个心愿,现在的张横,心神通达,没有了任何一丝滞碍。

    人生在世,总会有许多遗憾,但尽可能地不让自己留下太多的遗憾,这何尚不是一种快乐?

    王其卫多年的沉荷得到了医治,王家人更是因为张横的出现,看到了改善生活的希望,这让王其卫祖孙兴奋之极。

    不过,此时此刻,江南玄学会里的几位头头脑脑,却是愁眉苦脸。

    “诸位,欧美访问团的人,刚才递来了请求,说是明天的交流方式,需要进行一些改动。”

    缪凌霄神情凝重,向四周与会的众人道:“按照他们的说法,希望提前进行玄门阵势的交流。”

    双方的交流,本来是有预先安排,而且制定了详细的日程表。

    但是,现在欧美访问团却要求改变原先的安排,这确实是让缪凌霄他们又惊又疑。

    要知道,玄门阵势的交流,这本是最后一天的内容,也是双方交流最重头的一场戏。

    在东方,阴阳风水阵是玄学中的一个重点,西方虽然没有阴阳风水阵这一说法,但他们却有星座星阵的布置。

    两者虽然存在着理论上的差别,但实质却有类似之处,因此,无论是东方的阴阳风水阵,还是西方的星座星阵布置,在玄学界一律被称为玄门阵法。

    “而且,这次他们选择了一个地点。”

    缪凌霄苦笑摇头:“就是白天我们经过的那家食品厂。据他们的说法,说是那个食品厂中,是魔鬼出入的地方,因此,在那里进行玄门阵法的交流,更具有意义。”

    “看来,白天张少阻止那洋妞出手,让她丢了脸,那个洋妞是真的生气了。”

    缪凌霄脸上的愁容更浓。

    对于他来说,他是最希望这次欧美访问团的事,能顺顺利利,大家和和气气地,然后是你好我好大家好,那就一切完事了。

    但是,事情偏偏不如人意。从第一天艾尔莎白强势的表现,以及今天交流会上明争暗斗的情况,显然这次交流会真没这么好糊弄过去。

    而下午路上遇到的事,似乎更是加深了双方剑拔弩张的气氛。因此,对于欧美访问团突然改变日程安排,缪凌霄心中确实是充满了担心,生怕明天又会出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来。

    会议室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凝重,在场的众人,也感觉到了事情有些不同寻常。

    “不过,对方既然有这样的要求,我们做为主人,也不能不答应。”

    缪凌霄叹了口气道:“刚才,我已让耿会长去与那家食品厂进行了联系,也了解了他们那边的情况,下面就由耿会长给大家做一个介绍。”

    “这家食品厂的老板名叫张文广,今年四十二岁,本身是广东人,他们食品厂主要生产的是烧鸡。”

    耿瑞同清了清嗓子:“从我进入他们厂子暗中观察的情况来看,欧美访问团所说的魔鬼出入,应该是指食品厂屠宰大量家禽,用来制作烧鸡形成的煞气。”

    “所以,明天欧美访问团要在玄门阵法上交流,就是会在这方面做文章。”

    耿瑞同本身也已是达到了一品顶峰的修为,因此,很容易探察到食品厂的真实情况,此刻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为此,我们必须在这方面做好准备。”

    玄学会的会议一直持续到了半夜,总算是拿出了点应对之策。

    张横因为要为王其卫治疗,所以并没有参加这次会议。

    不过,当会议结束的时候,他接到了缪凌霄亲自打来的电话,与他说明了情况,并再次邀请他明天一起参与交流。

    张横微微沉吟,答应了缪凌霄的要求。

    他对艾尔莎白的目的一直怀有置疑,因此,对于欧美访问团的一举一动,其实也是非常的关心。

    第二天早上九点,欧美访问团和玄学会的人,再次来到了那个食品厂。

    依然是昨天的那辆大巴,担任安全保护工作的也仍是刘海蛟。

    不过,今天刘海蛟却是提前做了安排,不仅派出了交警在沿途维持道路的秩序,更是把周边分局的公安民警,分布在了食品厂的周围。

    他可不想再出现昨天半路堵车的事件,从而在这些老外面前丢了钱塘市政府,甚至是江南省的脸。

    食品厂的老板张文广和厂里的一众行政人员,也早已接到了通知,一大早就迎候在了厂门口。

    对于张文广来说,欧美魔术师访问团和玄学会的交流,竟然选择了他的厂子,这虽然让他非常的意外,却也是无比的高兴。

    这无疑是能提高他这个食品厂的知名度,貌似现在欧美魔术师访问团的事,在整个钱塘市也算是热门话题。

    不仅如此,能有这些人来厂子交流,或许还能帮他解决一些实际问题。

    要知道,自食品厂开业到现在,厂子里大事没有,但小问题却是三天两头出,可就是找不出什么原因,还真是够让张文广头痛的。

    所以,他心中也暗自寻思着,等下可得找个机会,好好请这些大师给自己的厂子把把脉,看看厂里是不是存在着什么问题。

    终于,警车开道,欧美访问团和玄学会的人,乘着大巴,来到了食品厂。

    顿时,欢迎的横幅拉了起来,厂门口也响起了噼噼叭叭的鞭炮声,场面弄得很是热闹。

    在一众人的簇拥下,众人浩浩荡荡地向食品厂里走去。

    食品厂占地有数十亩的规模,进入门口就是一幢六层的办公大楼,每层有上千平米。

    张文广早就安排好了一个会议室,做为众人交流的场所,厂子里也特意从附近宾馆,请来了一些服务人员,做为这次招待各位贵宾的司仪小姐。

    众人一路走去,一个个饶有兴趣地观看着四周。张横就在后面的人群里,目光也是不停地观望着周边的环境。

    不过,渐渐的,张横的眉头却是微微地皱了起来,脸上的神情也现出了一抹异样,心中暗自咕噜:“这处食品厂的布置看来问题还真不少,怪不得昨天王大哥会在工作的时候,突然昏觉出事!”

    张横已是敏锐地觉察到了这处食品厂的破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