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7章 月字格
    张文广的这个食品厂,从门口望去,整个厂区呈长方形,两边和后面都有高高的围墙,把厂区包围在一个半包围结构内。

    厂区内有两排车间,正处于厂区的中间,横向排列,从外形来看,整个厂区就是一个汉字中的月字。

    四周和后面的围墙就是月字的半包围框架,而厂区内的两排车间,就是这个月字的两横。

    如果换了别的工厂,这个月字形的结构,也算是一个好的风水布局,但是,做为食品厂,而且还是大量屠宰家禽的企业,这个月字形的结构,却是个大大的凶煞。

    乾坤日月,乾和日代表的是阳,坤和月代表的是阴,以月为格,却正好凝成了一个聚阴之地。

    天巫传承有言:月阴之地聚阴气,虽为宝地凶煞起。纵有万般才与财,冲刑阴煞怎安宁?

    意思是说,月格乃是聚阴的地脉,就算这是一个风水中的宝地,却也会让在这里的人受阴煞之气冲刑,从而不得安宁。

    这也就怪不得,王其卫在这里工作,不但他受本身宅地气运冲刑的冲煞得不到丝毫缓解,反尔会更加的严重,甚至时不时的就会爆发。

    微微沉吟,张横默默地跟在众人之后,心中却在暗暗的盘算。

    一众人来到办公楼的会议室,不过,大家可不是来开会聊天吹牛的,所以,在张文广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欢迎至词之后,欧美访问团提出了参观厂区的要求。

    张文广自然不会反对,他是迫不急待地想让这些大师去看看自家的厂区,也好能寻找出厂里问题的根源。

    于是,一大群人又浩浩荡荡地从会议室出来,向里面的车间走去。

    车间一共有两排,前面是生产车间,里面是一长溜的烘烤机。

    张文广的食品厂,主要生产的是烤鸡,他的这条烤鸡是自动生产线。刚刚宰杀好的鸡从生产线入口进去,最后出来的就是成品的烤鸡。

    整条生产线是全封闭的,全长有一百多米,每一个程序都有电脑微控,全程可以从玻璃罩上看到过程。说起来也算是如今世界上最先进的烘烤生产线了。

    后面的车间却是个屠宰场,是对家禽鸡进行宰杀加工。这里也是形成了流水作业。从活鸡的宰杀,放血,拔毛,解剖,清洗,每一道工序依次进行。

    因此,这个车间里,充满了一股血腥气,车间的地面上,却是挖有四个池子。

    第一个池子是宰杀活鸡放血所用,因此满满的一池血水。

    第二个池子用来拔毛,池里不停地灌入热水,池里漂浮的全是鸡毛。

    第三个池子才是解剖之用,池里盛满了鸡的内脏。

    第四个池子是用来清洗的,冷暖水不断交换,以保持池水的清洁。

    车间里工人们正忙得热火朝天,前面车间是全自动的生产线,所需的工人并不多。但是,这里却是手工操作,因此,每一道程序都有许多工人。

    望着忙碌的工人,再看看传送带上一只只血淋淋的肉鸡,目光落在一个个血腥的池里,所有人的神情都变得很是凝重。

    任何屠宰场给人的感觉都不会太好,这里也是如此。但是,做为具有特殊感应的这些玄学界人士,他们的感知,比普通人更强烈。因此,他们能感受到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

    在艾尔莎白以及弗郎德布克西等老外眼里,这处地方充满了魔鬼的气息。

    而在耿瑞同以及李增双等人的感觉中,这里却是充满了煞气,浓重的煞气。这些煞气都是那些被宰杀的鸡临死前发出的。

    虽然鸡是一种家禽,神魂能量无比的微弱,但是,毕竟它们也是生命体,对死亡的恐惧,以及濒死前的挣扎,都会凝成一股煞气。

    万千只鸡,长年累月积累的煞气,就如同是滴水成海一样,确实也是可怕之极。

    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心情有些难以莫名的沉重。

    在天巫之眼超凡视野的感知中,他看到的情形无比的恐怖。

    无论是放血的血池,还是后面拔毛的热水池,或是之后盛放内脏和清洗的池子里,都充盈着一股浓重的煞气。

    甚至张横有一种错觉,仿佛这些被宰杀的鸡,就在经历着传说中地狱的魔难。

    这让张横心中有种难以喻意的悲哀。

    虽然他也不是什么佛教中人,不讲究杀生这些信条。但是,眼看这么多家禽被活生生的宰杀,却仍是让他感觉心中很是不忍。

    不过,他也明白,这就是现实的生活,这些鸡,从它们生下来,就注定了要被宰杀,端上人们餐桌的结局。

    从车间里出来,每个人的神情都变得有些沉重,看到了屠宰车间那惨烈的一幕,确实是对每个人都造成了很大的震动。

    缪凌霄望望众人,心中却是期盼着,希望因为看到了屠宰车间的血腥,这些老外会放弃今天要交流的想法。

    然而,他的这一想法显然是要失望了。

    走出车间外,艾尔莎白叽哩咕噜地与旁边人说了些什么,弗郎德转向了张文广:“张先生,您的这个厂区里,充满了魔鬼的气息,必须进行净化,否则,对你们的工厂非常的不利。”

    “呃,魔鬼的气息?”

    张文广一怔,却是有些哭笑不得。

    张文广可不是个教徒,因此,在他的观念中,根本不信洋教的所谓魔鬼。

    “是的,而且这里魔鬼的气息无比的浓重。”

    弗朗德一本正经,神情无比的严肃,他又转向了缪凌霄:“缪会长,我们团长以为,这里正好可以布置玄门阵法,用以交流。”

    “弗朗德先生,你们的意思是?”

    缪凌霄很是无奈,心中暗自叹了口气。

    “这里充满了魔鬼的气息,我们双方就在此布阵,看那一方的阵势,可以最快地净化那些魔鬼的气息。让这里恢复宁静。”

    弗朗德显然早就得到了艾尔莎白的指示,立刻把双方交流的内容以及规矩说了出来。

    “好吧!”

    缪凌霄心中早有打算,虽然并不希望这场交流进行,但既然对方提出来了,却也不能拒绝。

    这个时候,众人已走到了车间外,这里是一片空地。双方人很自觉地站到了两边,在中间留出了一大片场地。

    一大群跟随而来的记者,立刻摆开了长枪短炮,占据有利地形,准备进行现场拍摄和报导。

    因为今天是在工厂的现场举行的交流会,所以,这次并没有安排什么主持人。

    弗朗德充当了欧美访问团的临时解说员:“各位女士们,各位先生们,今天的交流,由我们团长艾尔莎白小姐亲自上场。”

    四周顿时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但大家的心中却都是一突。

    要知道,艾尔莎白做为访问团的团长,在一众老外中,应该是身份最高之人。照说,以她的情况,应该是交流会的压轴才对。

    但是,她现在就要亲自上场,这确实是让大家又惊又疑。

    那么,她这回亲自出手,又会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呢?

    “各位!”

    艾尔莎白款款地走到了场中,向四周微微鞠了个躬,碧蓝的眼眸里却是闪起了一抹凌厉的光芒:“感谢大家,不过,我有一个要求,那就是想请江南玄学会的张横张先生,下场一起交流。”

    艾尔莎白果然是有目的,矛头直指向了张横,当众叫起板来。

    众人的心却是咯噔一下,立刻意识到了这洋妞的意思:显然,她昨天被张横当众阻止,她今天这是指名道姓要与张横正面较量一下。

    刷!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张横身上,一个个神情变得很是怪异。

    缪凌霄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艾尔莎白的当面叫板,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而这也是他最不愿看到的。

    貌似张横可不是他能指挥的动之人,而且,他虽然与张横接触不多,但以张横的性格,却也不会顾及对方是什么欧美不欧美来的贵宾。

    因此,他还真怕这场交流会,会生出什么别的事端来。

    但是,此刻艾尔莎白已当众向张横叫板,他却也只有无奈的份了。

    心中想着,缪凌霄眼巴巴地望向了张横,暗暗地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说,要张横尽量能克制一下,不要把事情弄得太难看。

    张横微微一笑,却假装没看到缪凌霄的暗示。

    艾尔莎白当众的叫板,也是出乎张横的意料。

    不过,人家洋妞既然有这个兴趣,张横却也不会退缩。而且,他心中确实是也存着一份好奇心。

    这个力量层次与自己在伯仲之间的洋妞,她到底会有什么厉害的手段,张横也是想见识一下。

    心中想着,张横缓步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顿时,场中所有人的目光都凝注到了两人身上,四周记者们的镜头,也全部聚焦到了这里。

    “张总,他就是昨天救醒了小王的人。”

    一边,昨天送王其卫去医院的蒙连成,已是在低声向张文广做起了介绍:“这小伙子别看年青,确实是有些手段,小王他昨天被那个老外一治,不但没好,而且更严重了。后来,就是他出手,在小王额头上刺出了点血,小王就苏醒了过来。”

    “哦,这么说,这个张少应该是很有水平了。”

    张文广眼眸一亮,更加留意起了张横。

    “张先生,那么,我们开始吧!”

    场中,艾尔莎白目光一凛,神情陡地变得凌厉无比。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