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8章 至尊塔罗
    “请!”

    张横那里会忌她,目光一凛,做了个请的手势。

    “哈迪达尔巴却玛!”

    艾尔莎白口中喃喃,念出了一段拗口的音节,一双玉手轻舞,再次做出了一个洗牌的动作。

    顿时,空间微漾,虚影翻飞,在她双手之间,竟然出现了无数的塔罗牌的虚影。

    渐渐的,这些塔罗牌,凝成了一头天狼的形状,陡然腾空而起,飞向了厂区。

    并没有结束!

    天狼凌空飞腾,全身星芒大作,身形更是迅速扩大,眨眼间便已有丈许长短,一股冲天的气势,也轰然膨胀开来。

    “哇!太神奇了!”

    四周发出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所有看到这一幕情形的人,个个振奋,这一手,确实是有些惊心动魄。

    “好一个以煞制煞!”

    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心中也不由暗赞了一句。

    艾尔莎白不愧是达到了三品的力量,凝聚的天狼星阵,竟然可以直接吞噬这厂区内的煞气。

    要知道,天狼星在星座中本是煞星,艾尔莎白的这一手,正是以煞制煞,利用天狼星座的煞气,来吞噬这食品厂里的阴煞,确实是非常的有效。

    “昊天之日!烈阳焚阴!”

    张横那里还会迟疑,低喝一声,手指轰然一指。

    顿时,一点虚幻的火苗,从他指尖陡然窜起,迎风而涨,刹那间,便化为了一个烈火焚燃的虚幻太阳,徐徐地从众人眼前升腾而起。

    下一刻,这个虚幻的太阳光芒大作,已笼罩住了厂区内的一半范围。

    张横和艾尔莎白早有默契,两人各自控制一半厂区的范围,互不相干。

    顿时,厂区的上空,出现了一幕无比奇异的影像。

    只见,左边一只巨大的星光凝成的天狼,昂首咆哮,巨口怒张,每一次吞吐,都能从厂区吸走滚滚的青烟,情形实在是恐怖之极。

    再看右边天空,竟然又多了一轮烈日,虽然轮廓有些朦胧,看起来并不真实,但熊熊的焰芒燃炽,与天边的那轮太阳,相映成辉。

    虚幻的烈日所到之处,原本厂区内的那股阴冷的气息,刹那如同是沸汤泼雪,瞬息化为乌有。

    人们只觉眼前陡然一亮,似乎天空也变得更加的晴朗了。

    这轮虚幻的太阳,正是张横驱动火丹的力量,凝成的一个昊天之日的风水阵。昊天之日为纯阳之光,再加上他浩然正气的加持,用这个风水阵净化煞气,那是事半功倍。

    果然,昊天之日一出,四周的视野变得清明起来,原本让人感觉阴森的那股煞气,也正在急剧地消失。

    “哼!”

    艾尔莎白冷哼一声,俏脸上的神情陡地变得凝重起来。

    她也感觉到了张横那轮虚幻的太阳,产生的消除阴煞的力量,比她凝聚的天狼星阵更强大。

    但是,她如何甘心,碧蓝的眼眸陡地闪烁起了妖异的光芒,双手又是一阵急舞。

    嗡!

    牌影翻飞,一缕暗芒陡然射向了张横。

    这次,这缕暗芒并没有显现出任何的异相,甚至在场这么多人,都没人能注意到它的存在。

    然而,在张横天巫之眼超凡视野里,那缕暗芒,却完全是另一副景象。

    只见,眼前陡地一暗,一座巨大的塔状物,轰隆隆从天空降落,向着张横的头顶劈头盖脑地就罩落了下来。

    并不止如此!

    意识中,猛然雷声大作,电弧狂闪,一柱如同是游龙般的电蛇,陡然劈下,朝着张横怒击而来。

    “好一个塔罗牌的高塔毁灭阵。”

    张横眼眸陡然暴缩,心中却是冷笑。

    超凡视野里这幕诡异的情形,并非虚幻,而是艾尔莎白暗中向自己发动的攻击。

    而且,这两天,张横也对艾尔莎白所用的塔罗牌经行了研究,对塔罗牌中的一些牌意也有了大致的了解。

    眼前出现的这座巨塔,正是塔罗牌中二十二张大阿卡那牌中的高塔。这张牌在塔罗牌中喻意着毁灭,对应它的星座是火星,因此,具有极其可怕的破坏力。

    此刻,艾尔莎白就是利用她的秘法,化虚为实,以这高塔之力,携着火星之势,暗中对张横动了手。

    两人的较量,这才是真正的开始。

    “来而不往非礼也,洋妞,那就看看哥们的手段!”

    张横心中咕噜了一句:“伏以点星,拟物化形。”

    嗤啦!

    张横手腕上的伏以神尺光芒一闪,似乎产生了某种奇异的振动。

    但是,四周的人们,却并没有发现他这一动作有任何的异常。

    然而,在张横的意识里,却完全是另一副情形。

    嚎呜!

    一声震天的咆哮响彻,金光大作,一条似蟒似龙的怪兽,陡然现形,冲着头顶的巨塔狂腾而起。

    轰隆隆!

    怪兽与巨塔刹那撞在一起。

    极光爆耀,天地震动,巨塔轰然崩塌了一角,被怪兽从中直穿而过。

    正是时,天空的那道巨大闪电也已轰隆劈下。

    怪兽却是毫不畏惧,昂首怒嘶,猛地张开了满是獠牙的巨嘴。

    嗤啦嗤啦!

    异响骤起,空间撕裂,那道巨大的闪电却在下一刻一闪而没,竟然就这么被吞入了怪兽的口中。

    “阿!”

    艾尔莎白浑身一震,俏脸陡然一阵煞白。

    她虽然只是幻化出一张塔罗牌的虚影,但这其实正是她从小潜心修练的一件本命法器,名为至尊塔罗牌。

    只不过,她的这件本命法器,已被她父母,从小利用她精血的炼化,早已溶入她的体内。

    因此,她才可以手中无牌,却可以随心所欲地驱动那副至尊塔罗牌。

    然而,此刻她至尊塔罗牌中的高塔,却是遭到了张横的反击,出现了破损,这顿时让她的心神也遭到了振荡。

    艾尔莎白的脸色变了,这样的情况,还是她出道以来,第一次遇到。她也真正地明白了,她这回是遇到了真正的高手。

    不过,艾尔莎白一向是个高傲的女子,她岂肯就此罢手,陡地一咬牙,双手又是猛然一指。

    嗤!

    又是一道红光闪起,直飞张横。

    “来得好!”

    张横冷笑。

    他的超凡视野可以清晰地看到,艾尔莎白射出的这道红芒,已化为了一辆巨大的战车,轰隆隆地向着自己撞来。

    战车也是塔罗牌大阿卡那牌中的一张,名字就为战车,对应的星座是巨蟹座,意味着战斗,胜利以及力量。这是一张力量的象征,更是充满了战斗的意志,在战车上,一名形象威武的战士,驾御着拉车的一头黑狮和一头白狮,勇往直前。

    “这洋妞是想利用战车的威势,压制自己伏以神尺的拟物化形。”

    张横心中暗笑。

    他拟物化形的那头似龙似蟒的怪兽,当日在龙翔的时候,曾与冯家和宋家的两件顶级法器相斗,最后突围而出,还狠狠地打击了宋家的天元龟。

    至此以后,更是因为得到天巫图腾兽某种神秘力量的加持,变得更加的强大。

    此刻,面对艾尔莎白的战车,张横那里会有丝毫的忌惮?

    轰!

    怪兽咆哮,毫不犹豫地冲着战车和那两头拉车的黑白狮子撞了过去。

    刹那,炫芒暴逸,人吼兽嘶,那辆战车被怪兽一撞,顿时人仰狮翻,化为了点点星芒飘散。

    “阿!”

    艾尔莎白这回却是蹬蹬蹬倒退了两步,喉咙头一丝腥甜陡地涌来,她的脸色更加的惨白了。

    一连两次被损伤了两张塔罗牌,已是让她遭到了轻微的反噬。

    不过,她是个要强的女人,却强自硬生生地咽下了喉咙口的那丝血气,碧蓝的眼眸里,猛然爆起了一抹凛冽的绝决。

    “啊,艾尔莎白小姐怎么了?”

    这个时候,旁边的一众人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虽然大家看不到发生在暗处的艾尔莎白与张横的争斗,但却也能从艾尔莎白的异常中,看出了一些端倪。

    尤其是李增双和耿瑞同等人,更是感觉到了四周能量的急剧动荡,立刻意识到场中的两人,貌似在暗中较量了。

    这顿时让大家的心不由一阵抽紧。

    不管怎么说,艾尔莎白是访问团的贵宾,要是她在这里出了什么事,只怕真不好向上面交待。

    张横可没有这个顾忌,他也是有意要探探这个洋妞的底牌,所以,那头怪兽一连冲破两道障碍,立刻再次咆哮,朝着艾尔莎白狂冲了过去。

    “毕尔**尼玛东!”

    艾尔莎白碧蓝的眼眸碧芒大盛,陡然一咬牙,再次念出了一段古怪的音节。

    同一时间,手中现出了几张血红色的塔罗牌。

    只是,这几张塔罗牌的尺寸非常的小,竟然象是小孩子玩的那种玩具牌一样,大小只有普通邮票那么宽。

    然而,随着那几张怪异的塔罗牌出现在她手中,一股极度锋锐,极度暴虐的气息,轰然暴涨,甚至连四周的空气,也刹那如同凝滞了一样,让人有种心胸窒堵,几难呼吸的感觉。

    “啊,艾尔莎白!”

    弗朗德以及布克西等一众访问团的老外,突然脸色大变,他们也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不禁个个神情震骇。

    他们自然明白,那几张血色的小牌,这是艾尔莎白修练的绝技,是与人拼命时才会使用。

    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在这一刻使用出来。

    那么,她与那个年青人发生了什么,怎么会一下子要以命相搏了呢?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