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0章 四方莲花镇煞局
    张文广问起了破解之法,四周所有人都目光灼灼地望向了张横,尤其是那些风水界的同仁,这可是一次学习观摩的好机会,那里能错过。

    “张老板的厂子,问题就在月字格上。”

    张横微微沉吟:“之所以厂里留不住员工,就是因为员工受月字格聚阴局煞气冲刑,身体和心理都会受到很大影响,往往会情绪烦燥,无法安心。”

    “至于说为什么水暖工最容易出事,也是因为阴煞溶于水,而你们屠宰车间那四个水池更是形成了聚煞池,所以,检修和管理的水暖工,总是首当其冲。”

    张横继续解释道:“因此,要化解你厂子的这个煞局,就得把月字格改变。”

    “以我的看法!”

    张横神情变得肃然起来,手指再次指向了厂区:“只有在这月字格的中间,挖一条地下的暗沟,用于排水,改变你们屠宰车间的排水系统,一则能化解四个水池的聚煞池结构,另一则也完全改变了月字格的布局。”

    “挖一条排水的暗沟?”

    张文广一时还有些无法理解。

    “哈哈,张少果然高明,高明啊!”

    一边的耿瑞同不禁竖起了大拇指,在旁边拍手道:“好一条暗沟,真是太高明了。”

    不仅是他,李增双等一众风水师也个个点头,脸上露出了佩服的神色。

    张横一条简单的排水暗沟,确实是完全解决了月字格的破败。

    月字,中间加一竖,就变成了一个用字。

    张横的这条排水暗沟,就是采用了这个方法,把原本的月字格,改变成了一个用字局。

    “张少,仅仅只是改变这里的月字格,似乎还不够吧?”

    耿瑞同目光灼灼地望向了张横:“不管怎么说,即使是没有月字格的这个聚阴之局,这个厂子的屠宰车间,仍是每天杀生,会产生浓烈的煞气。”

    “嗯,是的,耿会长说的不错。”

    张横微微点头:“所以,还必需布置一个化煞的风水局。”

    说着,张横走向了厂区,一直走到了尽头,这才转过身来,从厂区的底部望向了门口:“张老板,这里就是你厂区中轴线,挖排水的暗沟,就以这条中轴线为基础,向前挖,一直挖到厂门口,然后接入外面的排水管道。”

    “好的,好的!”

    张文广等一众人,早已跟着张横来到了这边,他甚至还叫蒙连成把张横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记了下来。

    “然后,你就在我现在所站的位置上,建一个小屋。”

    张横继续道:“屋里什么也不要放,可以请石匠师父,用昆仑石雕一块长宽高都在一米的正方体石敦,形状就如一枚巨大的官印。最后,你去古玩市场的风水道具店,购买四只莲花杯,放在这石敦的四方,中心部位,再放一只风铃塔。”

    “做好这些,你厂子里的问题基本就可以解决了。”

    张横最后道:“应该可以一劳永逸,不会再有以前的问题。”

    “啊,这样就行了?”

    张文广还有些难以置信。

    “哈哈,张老板,你的运气真是不错。”

    耿瑞同他们也一直跟着张横,此刻听完张横的述说,一个个脸上的佩服之色更浓:“张少这是给你布置了一个四方风铃化煞局,有这个风水局坐镇,保管你的厂子生意兴隆,财源广进,而且厂里的工人出入平安。”

    耿瑞同很是兴奋。做为一名风水师,他的境界虽然不高,但龙虎山的传承,却也让他见识不凡。

    张横给张文广所布置的风水局,确实是无比的巧妙。

    先说那个石敦,正是具有镇煞作用的昆仑印,可以镇住这里的凶煞。

    不仅如此,莲花杯正是可以吸收阴煞的风水道具,四只莲花杯,摆在四方,完全可以把散逸到四周的阴煞全部吸收。

    至于风铃塔,更是具有避煞和聚财的作用,由此三样东西组成的四方莲花化煞局,不仅镇煞化煞,而且还兼顾了聚财,确实是妙到了极点。

    “啊,明白了,明白了,太谢谢张少您了,太谢谢张少您了。”

    一经耿瑞同解说,张文广已是完全清楚了这个风水局的布置,不禁惊喜若狂。

    噼噼啪啪!

    四周也响起了一片热烈的鼓掌声,人们能见识到如此精巧的风水破解之法而感觉无比的兴奋。

    当然,远远地站在原地的那些欧美访问团的成员们,却一个个脸色很难看,尤其是艾尔莎白,一对碧蓝的眼眸里,浮起了一抹凌厉之色。

    原本,今天特意安排在这里交流玄门阵势,是想狠狠地打压张横,以教训他昨天当众让她丢脸。

    但是,事情到了如今,不仅刚才的暗中相斗失利,而且,现在更是完全被冷落,貌似这次的交流,欧美访问团完全成了笑话。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艾尔莎白心中又羞又恼又是愤怒?

    “哼!”

    艾尔莎白那里还愿再呆在这里,一甩袖,带着一众人向门口走去。

    他们一走,人群顿时乱了,缪凌霄等人连忙急冲冲地追了上来,一边维持秩序的警察们,忙不迭地组织人手。

    一场声势浩大的交流会,就这么虎头蛇尾地结束了。

    张横自然没那个闲功夫再陪玄学会的人,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为王其卫一家子安排住宿。

    早在昨天晚上,张横已有了打算,跟天都别院的吴总联系了一下,就把自己家旁边的一幢别墅给买了下来。

    这幢别墅虽然没有张家的那幢大,只有三百多平米,但让王家五口人住,已是足够了。

    之所以让他们住在自家旁边,也是能相互有个照应,自家父母住在那儿,也能多一些朋友。

    当张横再次来到王其卫家时,他老婆也从四川回来了。

    昨天张横要给他们安排新房子,这是王家的大事,王其卫立刻通知了远在四川老家探亲的妻子。

    她听到这一消息后,最初还是不相信,直到王其卫信誓旦旦地保证,她这才半信半疑,但终究还是回来了。

    王家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除了一些换洗的衣服外,这里的那些老家具,自然不能再用。

    于是,张横叫董信开车,把这一家子接往了天都别院。

    “啊,这就是我们今后的家?”

    看到那幢豪华的别墅,王家五个人全部惊呆了。

    “小张啊,这怎么可以,你给我们换一个普通的房子就行啦!”

    老太神情激动得难以莫名,颤巍巍地抓住张横的手,说话都有些哆嗦。

    “老人家,这是应该的,您的那把伏以尺,真要算起来,这幢别墅还真不够。”

    张横微笑,打开了别墅的门,领着王家人走了进去。

    “张兄弟,我,我,我……”

    观看了别墅里的布置,望着满屋高档的家具以及豪华的装簧,王其卫整个人激动得难以自己,感觉自己就象是在做梦。

    终于,他我我我地我了半天,总算我出个结果来:“张兄弟,谢谢你了,谢谢你了,是你给了我王其卫新生生啊!”

    说着,王其卫紧紧地握住了张横的手,老大的爷们,眼圈已是红红的,眼眶里湿润一片。

    他确实是无比的感激张横,不仅是因为张横救了他,还给他家换了这样的住宅。更重要的是:张横的这一举动,可以说是挽救了他的家庭。

    要知道,他老婆虽然贤惠,但是,这些年跟着他吃苦,却也是有些怨言。

    特别是她的娘家,在知道了这边的情况后,非常的不满,甚至几次扬言,要让他们离婚。

    尤其是今年,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上回靠奶奶卖掉了家传的鲁班尺,换回十万块,这才把他的病情扼制住。

    但是,他的情况却时好时坏,近段时间更是经常会无缘无故的昏觉。

    这次他老婆回四川娘家,虽然说是因为她母亲生病,这才回去探亲。但事实上,也是她娘家在给他施加压力。如果王其卫再无法改变现状,那边的娘家人,就会插手要求他们离婚。

    这也是王其卫目前遇到的最大困境。

    然而,张横的出现,却完全改变了王家的状况,以他们如今住进高档别墅的情形,想必丈母娘家,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更何况,现在的王其卫,身体也恢复了许多,再也不会有病魔缠身。

    可以说,王家这回是真的翻身了,开始了他们从前连想也不敢想的崭新生活。

    当然,张横也没忘了给王其卫以及他的妻子安排工作,他的天香生肌膏如今已开始生产,每个月都能从明珠那边送来一批原料。

    这事虽然由父亲负责,但却也需要帮手,因此,王其卫一家子正好帮着父亲操弄,也让王其卫两夫妻有了一份稳定的高收入。

    王家人的搬来,张家变得更热闹了,这一夜,张家和王家人一起,热热闹闹地在一起吃了顿晚饭,刘兴强以及陆晓萱和马萍儿等人,也都来了。

    然而,就在张家气氛无比热烈的时候,在欧美访问团的居住地,西来登大饭店的总统套房里,艾尔莎白却是愤怒无比。

    “嘿嘿,艾尔莎白小姐,听说你被张横那小子给打脸了。”

    沙发中坐着一个人,但却被阴影笼罩着,看不清他的面容,只有他那略带着沙哑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现在该知道他的厉害了吧?”

    “哼!”

    艾尔莎白原本就因为白天的事,心里窝着一团邪火,此刻被这人一挑拨,那里还能压抑,不禁俏脸变色,神情也陡地变得凛冽无比。

    “嘿嘿,艾尔莎白小姐,生闷气是没有用地。”

    沙发里的那人嘿嘿阴笑道:“本少有个主意,如果你愿意配合,不但可以让姓张的吃不了兜着走,而且,我们的这次合作,本少可以再让一部分利益。”

    “哦?”

    艾尔莎白的眼眸陡地凝注到了那人脸上:“你说来听听!”

    好久,两人似是终于做出了决定。

    “哈哈哈!这才是巫妖女皇,哈哈哈!”

    阴影里的那人发出了肆意的狂笑,声音中却透着一抹怨毒的意味。他已成功地挑拨起了这位巫妖女皇心中的怒火。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