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2章 魔鬼划定的圈子
    今天正是阴历的七月十五,月亮特别亮,此刻更是退潮的时候。所以,那处露出海面的岩石看起来非常的清楚。

    那是一处高有数十米,形状如同是一座孤峰的巨大岩石,整体因为长年受海水的侵蚀,斑驳嶙峋,形状怪异无比。

    在它的四周,更是或大或小,隐隐约约地布满了无数的海礁。在月光的掩映下,那一片区域,就如同是海中潜伏的一头怪兽,浮沉起伏,直欲择人而噬。

    但是,让张横心中震动的是:在他的天巫之眼超凡视野里,这处礁岩却是另一副景象。

    只见,一团氲氲的暗芒蒸腾而起,在礁岩上方缭绕升腾,如同是一片阴云一样,笼罩了方圆数里的范围,一股极其凝实的压迫,从那边传来,让人有种心胸窒堵的感觉。

    “好浓重的海底地脉之气,看来,这里果然有古怪。”

    张横的心中咯噔一下,眼眸也不禁微微地眯了起来。

    缭绕在那礁岩上方的氲氲暗芒,正是从这处岩石散发出来的海底地脉之气。

    要知道,海底的地脉与大地的地脉虽然相通,但却有着不同,海底的地脉之气,蕴含了大海的水脉力量,因此,从这一角度来说,海底地脉之气,往往比大地地脉之气更强大。

    而能显现出如此浓厚海底地脉之气的礁岩,自然不是寻常之物,应该有着什么特殊之处,否则,绝不可能汇聚如此的气脉。

    “禹王崖,禹王崖!”

    张横喃喃地念道了几句,眼角偷偷地瞟了一眼艾尔莎白:“难道这洋妞的目的地就是这处地方吗?”

    张横陡然想起了自己一直存着的疑或,心中不由顿时提高了警惕。

    艾尔莎白邀自己出来到海上游玩,看似毫无目的。甚至这个禹王崖,也是从快艇驾驶员宋海龙口中所知,她这才最终决定来这里看看。

    但是,细细回想刚才的经历,却明显让张横感觉,艾尔莎白对于这禹王崖,应该早已知道,她只是在引导宋海龙说出这个地方。

    如果事实真如自己所猜测的这样,那么,岂不是说,她的目的地就是这禹王崖吗?

    “两位老板,我只能到这里,再过去,就危险了。”

    正寻思着,这个时候,传来了宋海龙的声音,他的快艇也已慢了下来,缓缓地在海面上飘浮起来。

    此时,快艇离远处的禹王崖还有数里的距离,但是,海面上已隐隐约约的,到处都是暗礁浮沉在水面的影子。

    显然,这里已是到了宋海龙所说的暗礁密布之地,快艇要想驶入其中,确实是随时有触礁搁浅的可能。

    “就不能再靠近些吗?”

    艾尔莎白皱了皱眉头,用红外线夜视仪再次望了望那座禹王崖:“我们想到那崖上去看看。”

    “嘿嘿,这位小姐,不是我不想进去,是我实在没办法进去。”

    宋海龙无奈地摊摊手:“不过,你们如果真想上去看看,只有再等一会。等潮水退得差不多了,这里的暗礁会露出海面更多。到时,就看你们有没有本领走到禹王崖了。”

    宋海龙对这一带的海况非常熟悉,知道潮涨潮落时,海礁的地形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尤其是退潮的时候,原本被海水淹没的礁岩都会露出海面,甚至还能直接把浅海的海底都暴露出来。

    而且,禹王崖这边,情况非常的特别。它的四周全是大大小小的礁岩,一旦潮水退到最低处,这些礁岩就露出水面,能连接成一条可以通往禹王崖的路。

    这是宋海龙听一些老辈人说过的,据说以前就有老渔民,曾利用这个办法,让一队探险队的人,进入了禹王崖。

    此刻,见这洋妞不死心,想上禹王崖去看看,他就说了出来。

    “哦,那就等等。”

    艾尔莎白碧蓝的眼眸闪过一抹异彩,神情也变得更加的兴奋起来。

    果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潮水不断地倒退,面前海域原本被淹没的礁岩,也渐渐的露出了水面,越来越多,密密麻麻地形成了一片。

    “嘻嘻,看来应该可以走到禹王崖那边。”

    望望四周,艾尔莎白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目光望向了张横,眼神中却现出了一抹挑衅的意味:“张先生,陪我走一趟如何?”

    “好,艾尔莎白小姐有兴趣,在下自然是舍命陪佳人了。”

    张横哈哈一笑。

    “哦,对了,两位老板,你们要上去也可以,不过,一定要在天亮前回来,否则,天亮了,潮水就会再次淹没这些礁石,到时要想回来可就难了。”

    “嗯,知道了。”

    艾尔莎白和张横点头,也不再迟疑,收拾了手电等装备,穿上了救生衣,从快艇跳到了一块礁石上。

    礁石生满了海藻青苔,落脚处滑不溜秋。如果换了普通人,要想从这样的礁岩上一路过去,那还真是件绝不可能的事。

    但是,艾尔莎白和张横自然不一样,两人都是达到了三品的修为,身形完全可以与海燕相比,踩在这些长满海藻和青苔的礁岩上,如踩平地。

    四周一片漆黑,只有月光照在偶尔几处还残留的浅水汪里,折射出一点点的鳞光。

    嶙峋的礁岩,犬牙交错,如同是一头头蜇伏在黑暗中的怪兽,透着一股阴森的气息,让人望而生畏。入眼的情形,确实是无比的诡异。

    不过,张横和艾尔莎白却完全无视这些,两人一前一后,在手电的照明下,迅速向前面的禹王崖走去。

    不一会儿,两人就渐渐地隐入了四周蒸腾而起的薄薄水蒸汽里,身形变得朦胧而模糊起来,只有隐隐约约的两个黑影,在手电光芒的闪烁中,不停地闪动着。

    望着雾气里的两人,宋海龙的脸上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说实话,进入禹王崖那边去看看,这也是宋海龙心中的梦想。

    只是,自从当年偷偷与小伙伴们来此,家里的小船触礁,他和几个朋友,就被家里人严禁来此。

    现在,虽然自己有了快艇,做起了海上短途观光的生意,也有了自己可以做主的自由。但是,却没有了少年时的那份不计后果的冒险精神。

    此刻,看着两位客人踏上礁岩,他不禁想到了曾经的梦想,心中也有种想跟上去的冲动。

    只不过,他得看着这小艇,否则,要是他也离开,等会船被潮水或海风给带走,那三人都别想回去了。

    正心中有些感慨,就在这个时候,在小艇船沿的海面上,突然响起了一声异响。

    “什么东西?”

    宋海龙顿时警觉,连忙走了过去。

    然而,还没等他走到异响传来的方向,陡地,水面猛然溅起了一窜巨浪。巨浪里,一个阴影,如同鬼魅般向他扑了过去。

    “啊!”

    宋海龙发出了一声惊呼。下一刻,他却已是完全失去了知觉,整个人软软地瘫倒在了甲板上。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是,小艇变得空荡荡的,除了在船沿的甲板上,多了一滩水渍外,整只小艇已没有了人影。

    海面的雾气更浓了,四周看起来更加的诡异和阴森。

    “我们好象迷失方向了。”

    正走在礁岩上的张横和艾尔莎白两人,突然似是觉察到了什么,不禁互望一眼。

    从小艇上下来,两人沿着这露出海面的礁石,已是走了近半个小时。

    以两人行进的速度,照说已应该接近禹王崖,甚至走到了上面。

    但是,此时此刻,那座在雾气中忽隐忽现的禹王崖,仍是在远处,似乎还有很长的距离。

    这样的情形绝对的不正常,两人心中陡然一突,已是有些反应过来。

    “嗯,看来我们确实是在兜圈子。”

    黑暗中,艾尔莎白那碧蓝的眼眸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声音也变得凝重起来:“这个地方很诡异,这些礁岩好象是个魔鬼划定的圈子。”

    “确实是有问题!”

    张横的眉毛也挑了起来。他自然明白艾尔莎白所说的魔鬼划定的圈子是什么,这类似于东方玄学中的鬼撞墙。

    而且,在天巫之眼超凡视野里,张横也确实看出了点端倪。

    四周的这些礁岩,看似杂乱无章地出现在这片海底的海平面上。但是,细细看去,似乎形成了某种奇异的阵势。

    只是,张横一时还真有些想不出来,是什么样的手段,可以让这天然的礁岩,在此处形成阵势。

    不过,现在也不是追纠这问题的时候,如今最迫切的却是如何从这乱七八糟的礁岩阵中走出去。否则,要是等到了涨潮的时候,那可就得淹死在这里。

    “看我的!”

    艾尔莎白望了望四周,神情变得凛然无比,她把手电插到了腰间的皮带上,双手张合,开始动作了起来。

    嗡!

    顿时,她的双手间出现了无数的塔罗牌虚影,光芒暗逸,空间微漾,一张怪异的牌面,浮突了出来。

    那是一个头戴皇冠,手持法杖的虚影,全身闪烁着淡淡的圣光,正是塔罗牌中的教皇。

    随着这张牌的出现,空间陡然现出了无数的圣辉,如同是天女散花一般,迅速地向四周漫延了开去。

    下一刻,一幕无比奇异的影像,出现在了这片神秘的海礁群中。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