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4章 一切都迟了
    秘洞的石门打开,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但是,隐隐的有波光折射出来,似乎门洞的深处有水。

    两人的手电不约而同地照了过去,立刻,他们看清了门内的一些情形。

    大门内是一个岩洞的通道,从四壁雕凿的痕迹来看,应该是人工开辟的一条石道。一股浓重的水气从里面直透出来,让人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就是这里了!”

    艾尔莎白的神情很是激动,她也没有丝毫的犹豫,举步就向里跨步而去。

    张横微一沉吟,紧跟着她走了进去。

    石门内的通道很短,大约十几米左右,前面就出现了一堵石壁,通道却是拐了个弯。

    “这是什么?”

    艾尔莎白突然惊呼起来,手电照着石壁,满脸的惊讶。

    “你看到了什么?”

    张横在她身后,被她的身形挡住了视线,听她惊呼,连忙紧走了几步,想看看她发现了什么异常。

    然而,刚靠近艾尔莎白,陡地,背后猛然传来了一股大力,轰地一下就击在了张横的背上。

    “啊!”

    张横虽然一直防犯着艾尔莎白,但是,他做梦都想不到,袭击竟然来自背后。这让他顿时大惊,心中也陡地似是意识到了什么。

    乍然受袭,张横身形不稳,向旁边的通道摔去。

    “小子,去死!”

    还没等张横站稳,身后传来了一个男子充满了怨毒的怒吼:“就让本少送你一程,哈哈哈!”

    紧接着,一股轰然大力再次传来,直击在了张横的背心。

    “啊!”

    张横闷哼一声,那里还能再站得住,整个人就朝着黑漆漆的通道,直摔了进去。

    “是你!冯慧敏!”

    摔入通道的刹那,张横回头看到了偷袭自己的人,不由大怒。

    不错,此时此刻,在张横的身后,已出现了几个人影,其中一个,正满脸狰狞地望着他,手中握着一枝笔状的法器,上面还隐隐的闪烁着暗芒。

    这人除了冯慧敏之外,还会是谁?

    刚才,正是冯慧敏突然偷袭,这才让张横摔入了那拐弯的通道里。

    “这家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

    张横又惊又怒,脑海中却是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

    说实话,自从进入禹王崖,张横一直暗中密切地注意着艾尔莎白,也小心留意着四周的情形。

    只是,这禹王崖的雾气,似乎有一股奇异的力量,让感知受到了很大的压制,甚至连张横的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也有很大的影响。

    因此,他一直没有觉察到四周有什么异常的动静,更想不到冯慧敏会躲在暗处。

    此刻突然遭袭,身形摔入黑暗的通道,张横的心中陡然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阴谋味道。

    但是,一切都迟了。

    身体摔入通道,张横脸色大变,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通道里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吸力,仿佛这条通道,是一个黑洞,要把自己整个地吸入其中。

    张横大骇,体内巫力真元轰然运转,想竭力稳住身形。

    然而,通道内传来的吸力陡然加剧,他竟然毫无办法稳住身形,就这么向深处直滑了进去。

    眼前光影乱舞,手电筒在这一刻一阵闪烁,也不知撞在了什么地方,突然熄灭。张横视野中,最后能看到的是一团如墨汁般漆黑的浑沌,似乎形成了一个旋涡。而他正往这个旋涡的中心摔落。

    “哈哈哈,跟本少斗,今天就让你成为这秘洞开启的祭品,哈哈哈!”

    隐隐约约的,背后传来了冯慧敏肆意的狂笑声,在这寂静的洞穴里,却是显得如此的刺耳,如同是魔鬼发出的叫嚣。

    终于,一切重归平静,通道中又恢复了原先的死寂,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哈哈,姓张的,再见了!”

    望着张横消失在那漆黑的通道,冯慧敏脸上露出了一抹怨毒而畅快的神色,他的目光望向了艾尔莎白:“艾尔莎白小姐,合作愉快,哈哈哈!”

    “冯先生,你们来了。”

    艾尔莎白缓缓地转过身,神情有些难看。

    虽然张横一再与她为难,破坏她的计划。但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在她眼前消失,还是让她心中有些感觉难以莫名。

    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她引来的,说到底,这次计划,她也参与了其中。

    这对于从来没有杀过人的艾尔莎白来说,她还真无法对此无动于衷。

    “艾尔莎白小姐,我们都来了!”

    此时此刻,石门内又出现了几个人,除冯慧敏之外,还有弗朗德以及布克西等老外,一共是六人。

    艾尔莎白显然是早已知道他们的存在,因此,对于这些人的出现,丝毫没有意外。

    “哈哈,有了这祭品,我们现在应该可以开启这个秘洞了。”

    冯慧敏用手电照了照那条拐弯的通道,望着通道深处漆黑的一片,嘴角浮起了一抹狰狞而快意的笑容。

    张横当初占卜的那个蜇龙于渊的卦相,确实是一点也没错。

    这次艾尔莎白之所以来华夏,确实是包藏着祸心,她此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隐藏在这禹王崖的秘洞。

    事实上,她刚才对张横所说的那些话,是半真半假。这处隐藏在禹王崖的秘洞,当年确实是她父亲杰克米西来华夏时所发现。

    只不过,杰克米西那时就曾进入过这处秘洞。

    然而,在探察这秘洞的时候,杰克米西遭到了意外,身受重创,最后不得不半途退了出来。

    之后,杰克米西回到了自己的国家,而他一直念念不忘这里的秘洞。但终究是所受创伤太重,有生之年,再也没有机会再回华夏,更是没有机会再进入这里。

    因此,所谓的完成她父亲的遗愿,其实是要替她父亲杰克米西再次探查这个秘洞。

    为了这次探查,艾尔莎白也是经过了好几年的准备,并且,结合了父亲当年的一些笔记,可以说是做足了功课。

    不仅如此,从她父亲的笔记中,她还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当年一起进入这秘洞的人,还有华夏江南风水世家冯家的一位长老。

    而且,这个秘洞乃是杰克米西与冯家长老共同发现,两人手中各持有一块青铜片,只有双方的这两块青铜片合在一起,才能真正进入秘洞的深处。

    明白了这些,艾尔莎白来华夏前,自然与冯家的人取得了联系。

    当时,她所联系的正是冯家的大少冯慧敏。

    当冯慧敏隐约地知道了这事后,他也是大为惊奇,因为,这事他原本并不知情。而艾尔莎白所要寻找的冯家长老,正是冯慧敏的爷爷。冯天仁,外号人称神马超。

    明白了事情的原由后,冯慧敏那里还会犹豫,立刻与爷爷秘密取得了联系。

    冯天仁如今在冯家的一处秘密之地潜修,本已是多年不问世事。但是,听到了孙儿传来的消息,却是立刻赶了过来。

    而当他看到自己的孙儿,竟然修为大跌,却是无比的震惊。

    在他弄清楚了冯慧敏是被张横所伤之时,不由无比的震怒,就欲找张横算帐。

    不过,就在他寻找张横的时候,张横那时正在新疆。不久,冯天仁便听到了一些暗地传来的消息,那就是这个张横,竟然成为了喀喇昆仑山九黎族的巫神。

    这让冯天仁又惊又疑,他怎么也没想到,孙儿的仇人竟然会有如此强大的背景。

    这却让他不得不打消了要替孙儿出手,向张横亲自报复的打算。

    不是吗?冯家虽然实力雄厚,但如果要与整个九黎族抗衡,却还是相差了一大截。

    冯天仁可不想因为这事,与九黎族结仇,所以,此事还得另做安排。

    而且,目前最重要的事,还是与艾尔莎白合作,再次进入那个秘洞。

    当年他曾进去过一次,知道那秘洞里有着许多秘密。更重要的是:秘洞中隐藏着对玄门修者有巨大好处的东西存在。

    这些年来,他其实也一直想再回秘洞,只是没有那另外一半的铜片,却无法成行。

    现在,竟然对方主动找上门来,他如何肯错过这样的机会?

    当然,对方既然主动找上门来,冯天仁也不能表现得太急迫。

    于是,他向艾尔莎白提出了一个要求,那就是要向她讨要一枚圣果。

    艾尔莎白的母亲是印度某个神秘教派的圣女,那神秘教派有一种天材地宝,名为圣果,据说百年才能结一次果,不但可以增长修为,而且更具有神奇的疗伤作用。

    冯慧敏被张横创伤后,修为跌落,冯天仁以前也是最疼爱这个孙子,当日冯慧敏手中的那瓶三煞阴火,就是他送给孙儿的防身之物。

    所以,他借这个机会,向艾尔莎白讨要一枚圣果,以便为孙儿疗伤。

    艾尔莎白虽然不太情愿,但为了进那个秘洞,最终还是答应了冯天仁的这个要求。

    这就是冯慧敏突然修为爆长的原因。

    之后,冯家与艾尔莎白开始了合作,这次来禹王崖,也早是他们预先安排好的。

    此刻,借艾尔莎白之手,暗算了仇人张横,冯慧敏的心中无比的畅快。他现在也是有些迫不急待地想进入秘洞。

    “好!”

    艾尔莎白神情也变得肃然起来,目光望向了面前的崖壁。

    冯慧敏走上了前来,伸出手掌,按在了那堵崖壁上。

    陡地,一阵光芒暗闪,崖壁出现了与先前在外面一样的情形,层层涟猗荡起,无数的岩灰噼哩啪啦地落下。

    不一会儿,整块光滑的崖壁上,现出了两个孔洞。

    “我们动手吧!”

    冯慧敏手一探,手中已多了一块斑驳的青铜片,与艾尔莎白的那一块,模样有些相似。

    “嗯!”

    艾尔莎白点点头,两人同时把手中的青铜片插在了崖壁的孔洞中。

    咔喇喇!

    一阵闷响传来,崖壁上再次出现了一扇巨大的石门。

    这个秘洞,真正的入口并不是那条拐弯的通道,而是隐藏在这对面的崖壁上。那条通道,是一个陷井。

    此刻,冯慧敏和艾尔莎白终于把它打了开来。

    两人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再次各伸出了一只手掌,按在了石门上。

    真力运转,石门上闪烁起了无数奇异的图案,下一刻,石门在轰隆隆的闷响中,完全打了开来。一幕无比奇异的影像,出现在了几人面前。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