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5章 涡轮搅海阵
    石门向两边移开,顿时,一团氲氲的蓝光从门里折射出来,把门口的几人都映得一片光怪陆离。

    “啊,我这是在做梦吗?太美了,太美了!”

    艾尔莎白和冯慧敏等人,神情不由一个个变得难以喻意的惊异起来。

    石门内呈现出来的景象,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

    只见,一片广阔的空间,无数奇异的蓝色光点,在空间中飘舞飞旋,让人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就象是进入了传说中的水晶宫一样。

    这样的美景,如何不让几人心中震动?

    “水晶之路,这就是水晶之路!”

    艾尔莎白和冯慧敏互望一眼,神情兴奋之极。

    艾尔莎白从她父亲的笔记中,看到过当年他进入的过程,而冯慧敏现在也从他爷爷那儿,清楚了这秘洞里的一些事情,因此,一看到眼前的情形,两人立刻认了出来,这是秘洞第一处神奇的地方—水晶之路。

    见到了水晶之路,也就是真正的进入了秘洞,两人的心中顿时惊喜若狂。

    “走!”

    刹那的愣怔,冯慧敏回过了神来,领头向里面走去。

    艾尔莎白也不犹豫,向身后的弗郎德和布克西等人挥了挥手,紧跟着走了进去。

    弗朗德他们也完全震憾在眼前这奇异的景色中,直到此刻才回过了神来,一个个脸上露出了惊叹之色。

    他们五人是艾尔莎白的心腹,或是当年曾跟随过她父母,或是从小就被培养的亲信,所以,这次探险,才会被艾尔莎白带来。

    只是,他们也是想不到,这片华夏国海底,竟然还存在着这样神奇的地方。

    一众人鱼贯而入,走上了那条水晶之路,不一会儿,几人的身影便渐渐地隐没在了奇异的蓝色光氲中。

    “嗯,都进去了!”

    就在他们进入石门后不久,门外突然又出现了一个人影。

    不过,这人全身包裹在一团浓浓的雾气里,根本看不清他的面目,就如同是一个鬼魅般,无声无息地站在石门外,望着隐没在蓝色光氲中的众人,发出了一阵嘿嘿的怪笑。

    下一刻,黑影一闪,此人也进入了石门,转眼间便消失在了里面。

    就在艾尔莎白他们进入真正的秘洞时,此时此刻,张横却正面临着生死危机。

    呜呜呜!

    耳边风声骤急,身周一股强大的吸力如黑洞般,把张横牢牢地吸住,他的身体已完全不受控制,向着通道内幽深的黑暗处直摔而去。

    “不行,这样下去,肯定会出事!”

    张横心头大凛,竭力地运转体内巫力真元,想把身体的下跌趋势扼制住。

    但是,深处传来的那股吸力实在是太恐怖了,就仿佛是里面有一台超马力的离心机,直把他向中心处甩去。

    眼前漆黑一片,即使是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也无法穿透这如墨汁般的黑暗,身体更是象被束缚一样,完全无法动弹,强大的吸力,让张横感觉心胸窒堵,几难呼吸,他就象是陷入了一个可怕的梦魇里,难以醒来。

    但是,张横的意识却仍保持着一片清明,他的心在怒吼:“不,不行,绝不能这样下去。”

    陡地,张横猛然一咬牙,终于做出了决定。

    “巫神借法!”

    张横心底低喝一声,一股强烈的意念,已灌注到了腰间的紫金法杖上。

    嗡嗡嗡!

    金光大作,紫金法杖缓缓地悬浮到了张横的头顶。

    张横那里还会迟疑,猛地咬破了舌尖,一口精血就喷在了紫金法杖上。

    精血是玄门修士苦心修练的生命精华,乃是蕴含了本身的修为,张横这一口精血喷出,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一片。

    但是,紫金法杖受他精血滋润,陡地光芒更炽,一团金光也刹那笼罩住了他。

    怦!

    张横飞速下降的身形,轰然一滞,终于在这法杖的力量加持下,止住了下跌的趋势。

    这次张横出来,虽然没有背那个背包,但是,因为身上的衣服乃是魑魅铠甲所化,可以任意改变形状。所以,他身上的衣服,有许多的暗袋,却是把能带的东西,全部带上了。

    刚才身体被这通道中那股可怕的吸力吸住,全身连手指都动弹不得,根本无法施展任何手段。

    幸好,紫金法杖与他神魂相溶,可以被他用意念操控,在这危急时刻,总算用一口精血,启动了它的力量,这才护住了自己。

    身在金光中,那股可怕的吸力似乎被隔绝在了身周,但是,吸力依旧存在,张横的身体仍在缓缓向下跌落。

    不过,跌落的趋势已变得非常的缓慢,张横也已恢复了身体的自由。

    深深地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呼吸,张横的目光透过身周的金光向前望去。

    前面仍是一片黑暗,仿佛这处通道就是一个无底的深渊。

    事实上,此刻张横所处的地方,也不再是原先的通道,四周根本没有洞壁,一眼望去,是空旷的一片,根本不知身在何处。

    时间在这一刻象是停止了,如同是过了千百年,又象是一瞬间,就在张横感觉心中有些烦燥的时候,突然,不远处的底下,亮起了一点微弱的光芒。

    “难道要到达底部了吗?”

    张横心神大振,强自振作起了精神。

    这个地方实在是太诡异,处处隐藏着凶险,尤其是向身周的这股恐怖吸力,让张横仍是心有余悸。

    所以,他已是全神戒备,准备着应付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切危险。

    渐渐的,那点亮光越来越大,光亮也越来越清晰,张横终于看到了那里的情形。

    “操!下面竟然是这样的玩意!”

    张横浑身剧震,脸色变得难看无比。

    那片光亮,那里是什么光源散发出来的光,而是一个极其恐怖的风水杀阵。

    只见,一团足足有十几米方圆的巨大风扇,正疯狂地旋转着,风扇的每一片风叶,都如同是一片片锋利的刀片,狂旋怒转,形成了一个恐怖的涡旋机。

    这东西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在这个地方经历了无数的岁月,风扇上的每一片风叶,毫无生锈的现象,反尔是银光闪闪,发射出耀眼的光芒。

    张横从上面看到的光亮,就是由它散发出来的。

    而这样恐怖的一具风扇,正是因为它的存在,这才造成了那股可怕的吸力。

    “好恐怖的机关机巧!”

    张横的眼眸一凝,心中震动无比:“涡轮搅海阵,这绝对是一个上古遗留的恐怖风水阵。”

    张横已认了出来,那具可怕的大风扇,其实是一个风水阵,而且还是传说中上古遗留的阵势。

    在玄门秘闻中,记载了许多元古时已失传的阵势,眼前的这个涡轮搅海阵,正是其中之一。

    如果自己不是半途利用法杖扼制住了下跌的趋势,要是直接撞入这风水阵中,只怕会刹那被搅成一团肉糊糊。以这风水阵的变态,比这世上任何一架搅肉机都恐怖千倍万倍,就算是一个铁人被吸进去,也会被搅成粉碎。

    “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

    张横的心抽紧了。

    此刻,他的身形虽然停止了迅速的下跌,但因为那股恐怖的吸力仍在,身体却依旧在缓缓的跌落。

    这也就是说,自己一旦落到那涡轮搅海阵附近,仍是无法逃脱被搅成肉浆的命运。

    可是,现在张横却根本无法脱离那股吸力向上,只能眼看着自己向涡轮搅海阵那边跌去。

    “伏以点星,万流归冥!”

    张横那敢迟疑,低喝一声,手腕抖动,伏以神尺赫然现形:“叱!”

    轰隆隆!

    星芒暴逸,空间震荡,一圈圈奇异的波纹陡地振荡开来,眼前气浪崩舞,一柱由真元化成的惊涛骇浪,猛地向着前方的那团光亮轰去。

    张横可不想就这么束手待毙,所以,意识到了危险,立刻发出了攻击,想破坏那风水阵。

    然而,真元轰出,滚滚的怒涛汹涌澎湃,转眼间便轰到了风水阵上。

    可是,下一刻,一幕让张横无比傻眼的情形却发生了。

    只见,滚滚的气浪奔腾,却在靠近涡轮搅海阵产生的旋涡中心的刹那,立刻被搅成了粉碎,眨眼间就被吞噬得无形无踪。

    “呃,这风水阵的力量如此的强大!”

    张横身形一滞,脸色变得难看无比。以自己达到三品的力量,竟然奈何不了前面的那个风水阵。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张横惊骇?

    他那里甘心,一连使出了好几道攻击。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所有的攻击,都是如同是泥牛入海,刹那被涡轮搅海阵狂暴的力量搅得粉碎,又转眼间被吞噬。

    布置在这里的这个风水阵,威力之强大,绝不是他现在三品的力量可以破坏。

    可是,随着他的这几次攻击,张横离那风扇的距离已是越来越近。

    二十米,十五米,十三米!

    眼前的风水阵的涡旋不断地变大,张横的耳边已听到那风水阵涡轮旋转时发出的如雷般的轰鸣,整个人的汗毛也十万十万地竖了起来,一种死亡的威胁,如同是恶魔的爪子般,深深地扼住了张横的心神,让他的心都有种难以抑制的颤糜。

    汗,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滴落,张横瞪大了眼,神情变得惊骇无比。

    死亡本身就是一种大恐惧,但是,眼看着死亡的威胁逼近自己,却无能为力,这才是真正的恐怖。

    “冷静,一定要冷静!”

    张横双手死死地捏着法杖,心中却不断地告戒自己:“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天无绝人之路,只要让这东西停下来,我就安全了。”

    张横下意识地安慰着自己。

    陡地,那句让这东西停下来,猛然触动了张横,让他意识到了什么,他的心头一震:“对了,让它停下来,这东西能启动,必然有什么能量在驱动,那么,启动它的阵眼在哪里?”

    张横的脑海中猛然闪过了一道灵光,突然想到了问题的关键。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