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6章 扭曲的世界
    想到了问题的根本,张横强自让自己冷静下来,目光再次细细地探察起了眼前的涡轮搅海风水阵。

    “原来是这样!”

    张横的眉毛不禁一凝,他终于看出了点端倪。

    涡轮搅海风水阵的几片涡轮,是镶嵌在一个巨大的黑色圆形框架上,而在这框架的四周,嵌满了一粒粒如同是水晶般的蓝色晶体,在这黑暗中发出幽幽的蓝光。

    不仅如此,张横也敏锐地感受到了这些晶体,蕴含了一股奇异的能量。

    “深海蓝晶,竟然是深海蓝晶驱动着这个风水阵,怪不得力量如此的恐怖。”

    张横的心中很是震动。

    那框架上的一粒粒蓝色的晶体,正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天材地宝,只有深海的海底,经过亿万年的地质变动,才会生成的深海蓝晶。

    据说这东西每一粒所蕴含的能量,都是万兆级的,怪不得它能让这风水阵维持如此久远的年代。

    心念电转,张横那里还会犹豫,手中伏以神尺轰然一指:“破星诀!”

    轰!

    一道真元化为利芒,刹那暴射,凌空化形,如同是一柄利剑一样,轰然斩向了其中的一枚蓝晶。

    这些蓝晶看似杂乱无章,但是,张横已敏锐地窥探到了它们暗含着某种规律,形成了一个风水局。

    但是,此刻张横已无遐研究这到底是个什么风水局,他只想破掉这启动涡轮搅海阵的能量阵势,所以,直接就攻击向了感应中这个风水局的气眼。

    轰隆隆!

    极光暴闪,空间振荡,真元化为的利剑狠狠地斩在了一粒蓝晶上。

    刹那,蓝晶爆碎,一阵震天的巨响响起,整个空间都猛烈震颤起来。

    嘎吱吱,嘎吱吱!

    正在怒旋狂转中的涡轮,象是突然变成了老汉推动的老掉牙牛车,猛然间发出了刺耳的异响。

    下一刻,风水阵那几片如刀片般的涡轮,已哗啦啦地缓缓停止了转动。

    “成功了!”

    张横狂喜不以:“总算侥幸逃过了这一劫。”

    此刻,张横的身形已离涡轮搅海阵不足五米,只要再迟片刻,他就将被涡轮吸入其中,搅成肉糊糊。

    望望眼前高达十几米的巨大风水阵,再看看风水阵上如刀片般锋锐的涡轮,张横仍是心有余悸。

    不过,此刻也不是感慨的时候,张横再次细细打量起了四周。

    没有了这风水阵产生的吸力影响,四周的空间也变得平静一片,天巫之眼的视野原本受到的影响,也已恢复,张横终于看清了这片空间的情形。

    此时此刻,张横所在的其实是一个奇异的洞穴中,整个洞穴呈漏斗状,漏斗的底部,就架着这座巨大的风水阵。他就是从漏斗的上方,摔了下来。

    洞穴的上方一片漆黑,根本无法看到上面有什么,也不知自己刚才从上面摔落,到底跌了多少的距离。

    透过那架巨大的风水阵涡轮间的空隙,却是可以看到,风水阵之后,似乎也是一片空间,远处还隐隐约约的透着光线。

    “嗯,要想从原路回去是不可能了。”

    张横微微沉吟,神情变得肃然无比:“只有穿过这风水阵,到里面看看,说不定那里还会有别的出路。”

    张横做出了决定。

    心中想着,目光却是凝注到了眼前巨大的风水阵上。

    镶嵌在风水阵框架上的蓝晶有百多粒,刚才被张横一击打碎了其中做为阵眼的一粒,其他的却仍是完好无损。

    “嘿嘿,这些可是好东西,就当是给哥们的补偿吧!”

    张横手腕一抖,伏以神尺的尖端探出了刀片,开始挖取那些深海蓝晶。

    这可是真正的宝贝,每一粒的价值无可估量,更重要的是,它是布置风水阵以及制造各种法器必不可少的稀罕材料。张横岂会浪费了。

    化了大约十几分钟,把上面的蓝晶全部挖了下来,张横这才依依不舍地从风水阵的涡轮间穿了过去。

    说实话,组成这架巨大风水阵的所有材料,都是珍稀之物,除了启动能源是深海蓝晶架构的风水阵外,它的涡轮,是万年玄铁制成,外围的那一圈框架,就是玄玉,这些都是极其珍贵的天材地宝。

    但是,这里的主人却用它造了一架害人的搅肉机,不可谓不是奢侈。

    只是,张横现在也无法把这么大一具风水阵搬走,所以也只有望宝兴叹的份。

    穿过了风水阵,眼前仍是一片漆黑,但从超凡视野的视觉中,可以隐约看出,这里又是一条通道。

    小心翼翼地沿着这条通道向前,走了又有十多分钟,眼前的光亮越来越亮,当拐过一个弯,面前豁然开朗,张横已出现在了一片奇异的地方。

    这里是一片空旷的山洞,一眼望去,估计不下上万个平米,四周的山壁上,也不知是什么植被,竟然隐隐的散发出一片蓝汪汪的光芒,让这一个空间,笼罩在一片幽蓝色的光氲里,看起来很是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山洞中怪石嶙峋,许多地方还生长着一些如同灌木的树丛,很是茂盛。

    “这是?”

    细细地观察着四周,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心中无比的震动。因为,他突然发现,这个山洞里,有一个违背常理的现象。

    只见,所有长在这里的植被,竟然都是扭曲的,就象是被人用力扭过一样,歪歪斜斜,完全没有一株是挺拔向上的植物。

    这样的现象实在是说不出的别扭。

    要知道,正常情况下,树木都是笔直向上生长的。只有受到外力,才会长歪或长得畸形。

    但是,眼前这片山洞里的所有植物,却全部长成了歪斜扭曲,仿佛这是一个倾斜的世界。

    “看来,这里还真是不同寻常!”

    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目光更是凝注到了手腕的伏以神尺上。

    此刻,伏以神尺的司南针,也出现了反常的震动,磁针正急剧地在左右九十度的范围内摆动着,似乎遵循着某种规律。

    这样的现象,也是张横以前所没有看到过的。现在的司南针,既不是跳针,也不是颤针,完全象是进入了另一种规则的空间,正按着这处规则的磁场在运转。

    张横的心咯噔一下,一个模糊的概念陡地浮上了心头:“难道?”

    心中一凛,张横更加的警觉起来。

    小心翼翼地缓步向前,超凡视野更是密切地注意着四周。

    嗖!

    突然,一块岩石上,一大片蘑菇群里,一只红色的蘑菇陡地飞了起来,向着张横直射而来。

    “这是什么?”

    张横一惊,手中伏以神尺刷地击了过去。

    吱!

    蘑菇发出一声尖啸,被当头斩成了两半。

    但是,让张横震惊的事发生了。那片被斩为两段的蘑菇,竟然流出了汩汩的鲜血,而摔落地的两半,还在不停地挣扎。

    这东西竟然是活的!

    仔细看去,这那里是蘑菇,明明是一只活的动物,只不过,它长得象是蘑菇,在它伞状的盖下,长满了脚。

    它刚才正是吸附在那块岩石上,让张横错以为它是蘑菇。

    果然,第一只蘑菇发出了攻击,紧接着,吸附在那块岩石上的蘑菇状生物,一只只地向张横急射而来。

    这回,张横终于发现了这些蘑菇的异状,它们伞状的盖下,不仅隐藏着无数的脚,更有一张布满了尖尖牙齿的嘴,看起来很是诡绝。

    张横那里能让这些玩意咬上自己,手中伏以神尺一阵狂扫,把这些飞过来的蘑菇状生物,全部斩为了两半。

    一时间,四周血腥气弥漫,地面也被铺了一层厚厚的蘑菇生物尸体。

    呱呱呱!

    突然,四周呱呱的异响大作,从植被从中,四五只形状奇特的东西爬了出来。

    “海蛤,这是元古才有的生物海蛤!”

    张横浑身一震,脸色变得无比的怪异。

    那四五只从树从中爬出来的东西,形象实在是太丑陋了。因为,它们长的完全象是烂蛤蟆,光秃秃的脑袋上,突着一对水泡眼,扁平而阔的大嘴上,长满了一嘴细细密密的尖牙。

    最让人恶心的是,它们的身上,长满了一个个如同脓包般的疙瘩,就象是浑身生着毒瘤,让人无比的反胃。

    只是,这些烂蛤蟆的体型也实在是太大了点,竟然每一只都有五六岁的小孩子大小,比普通看到的蛤蟆,竟然大了数百上千倍。

    然而,一看到如此巨型的烂蛤蟆,张横却是立刻认了出来,因为,这正是一种元古时期才生活在海中的生物,海蛤!

    当日在地底的神之冢中,张横曾见到了无数被封印在腊状物里的各种元古生物,其中就有这样的海蛤。

    之后,回到巫王寨,成为了他们的巫神后,张横也曾翻过巫王寨珍藏的一些典藉,让人翻译给他听,特别是对其中记载的一些元古生物,做了特别的了解。

    海蛤在元古生物中,也是一种比较特殊的种类,不仅因为体型大,更是本身就是一种极其可怕的毒物。它身上那些恐怖的毒瘤,其内蕴含的毒素,一滴就能毒杀一头鲨鱼。

    只是,经过上千年的变迁,这种元古生物早已灭绝。

    张横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在禹王崖的这个秘洞里发现它们还有存活。

    此时此刻,四五头从黑暗处爬出来的海蛤,一只只用阴森的目光瞪着张横,张开了满是森森尖牙的阔嘴,呱呱呱地嘶吼起来,看它们的神情,显然是充满了敌意。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