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8章 圣湖
    嗤啦!

    正蠢蠢欲动的那团阴影,象是突然嗅到了罐头里肉食的香味,陡地一阵诡异的扭曲。

    立刻,所有抛过去的肉食,全部被阴影给吞噬,刹那消失在了黑雾里。

    “成了,果然有用!”

    艾尔莎白和冯慧敏大喜。

    用罐头肉食对付死亡崖里的东西,这是他们的先辈用生命换来的经验。

    据说,当年穿过这片死亡崖时,无论是使用什么方法,都无法逃脱藏在阴影里的怪物追杀。

    就在所有人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发现,那阴影里的东西,竟然在啃食被害者身上所带的一个罐头。

    这让当时的人灵机一动,就立刻把身上所带的罐头肉食都抛向了它。

    那知,奇迹就这么发生了,那玩意在吞食了罐头肉食后,完全没有了兴趣再追他们,从而让当时之人逃过了这一劫。

    这一经过,在杰克米西的笔记里,做了详细的介绍。只是,在没有亲自经历过以前,艾尔莎白仍是抱着置疑。

    然而,此刻看到事实果然如此,这总算让她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一众人那里还会迟疑,趁着那东西在品尝美味的时候,立刻拼命地向前方跑去。

    终于,死亡崖的出口出现在了眼前,这回众人又算是侥幸逃过了这一劫。

    冲出死亡崖,眼前光线陡然一亮,仿佛已是换了一片天地,众人已来到了一个广阔的空间。

    举目望去,四周是叠峦的山丘,山峰围绕,在此地形成了一个山谷。

    谷内植被葱葱,中心的地方,竟然还有一泓湖泊,波光荡漾,折射出万点鳞纹,让人感觉象是突然进入了一个世外桃园。

    “啊哈,好地方!”

    刚刚经历了那阴森恐怖的死亡崖,此刻乍然看到这个地方,弗朗德和布克西等人顿时无比的兴奋,不由怪叫起来。

    “就是这里了,圣湖,我们总算到了目的地。”

    艾尔莎白也是喜难自胜。

    眼前的情形,与父亲笔记中描绘的差不多,这应该就是这次探险的目的地,在父亲笔记中被称为圣湖的地方。

    当年,杰克米西他们,就是在这里止步,因为无法找到进入真正藏宝地的入口,又因为发生了一些意外,这才不得不退走。

    但是,经过之后的研究和反思,杰克米西已是发现了藏宝秘地的入口,这才会让女儿代他来达到未完成的遗愿。

    “哇,你们看,好雄伟的一座雕塑。”

    这个时候,众人又发现了这里的奇特之处。

    只见,在中心湖泊的左侧,那里竟然矗立着一座巨大的雕像。

    因为角度的关系,大家刚才只看到了雕像的侧面,又被无数的植被所遮掩了视线,因此,刚才并没有注意到它。

    但是,此刻大家绕着湖泊走去,绕过半圈,已来到了雕像的正面,这才看清了这座雕像的真面目,却是被它的雄伟气势给震动了。

    雕像是整座山峰所雕刻,足足有百多米的高低,凿刻的是一个华夏古代的人物。头戴王冠,身披铠甲,看起来象是某个时代的一位帝王。

    仔细看去,石像的两只手中,各持一物。左手托着一枚方方正正的石印,右手却是持着一根石鞭。

    它就这么巍然地屹立在那里,给人一种睥睨万物,俯视苍生的威严。

    “圣王像,这就是那座圣王像!”

    艾尔莎白和冯慧敏互望一眼,神情都变得激动无比。

    进入了这圣湖,看到了圣王像,他们已是来到了当年先辈们最后到达的地方。现在,就是他们完成先辈们没有完成的心愿之时了。

    “冯少,当时我父亲和你爷爷他们,止步于此。”

    艾尔莎白沉吟了一下,碧蓝的眼眸里闪烁起了异彩:“不过,后来,我父亲回到国内后,经过他的研究,以及收集的一些其他资料,已是可以确定,这秘洞最后的秘密,就在这座圣王像上。”

    圣王像是杰克米西按他们的习惯给取的名字,其实这雕像真正的主人是禹王。

    也许说禹王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只要提到大禹,相信是国人没有不知道的。传说中当年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从此成为美谈。最后更是被舜禅让成为了下一代的华夏之主。

    “嗯,是的!”

    冯慧敏的目光灼灼地瞪着面前的禹王像,神情却是变得难以喻意,他点点头:“我爷爷确实也是发现了这一点。所以,这次当艾尔莎白小姐前来寻找他,这才会答应再次让我们一起前来探险。只要找到了入门,应该就可以打开这秘洞真正的藏宝之地。”

    两人交流着,目光已是在禹王像上细细地搜索起来。

    只是,这座禹王像实在是太大了,上百米高的雕像,就算是他的脚背,都比人要高出一大截,身上的一根手指,都有一人粗。

    站在禹王像下,几人就象是蚂蚁一样缈小,让他们有一种情不自禁想膜拜的冲动。

    不仅如此,因为这雕像矗立在这里,年代实在是太久。虽然此处的山岩似乎是某种特殊的材质,整个雕像并没有出现风化的现象。

    但是,雕像的许多地方,已是长出了茂蜜的植被,因此,影响了对它的探察。要想在这样一座雕像身上,寻找出什么特别的端倪之处,确实是非常有难度。

    不过,艾尔莎白和冯慧敏可不是普通人,两人寻找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特别之处,不由都是眉头一凝。

    “这样可不行,看来,得使点手段。”

    两人又是互望了一眼,已是从怀中取出了那两片青铜片。

    这是进入秘洞的钥匙,也是寻找这里秘密的关键,两人自刚才在外面使用过一次后,再也没有拿出来过。

    不过,此刻为了寻找这座雕像的秘密,两人再次把它拿了出来。

    青铜片呈现不规则的形状,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线条。因为年代的久远,这两片东西都显得非常的古朴,充满了一种苍桑的气息。

    两人伸出了手来,把各自的青铜片放到了一起。

    咔嚓!

    一声轻微的碰撞声,两片青铜片上残缺的部分,竟然一下子合在了一起,纹丝无错,完全变成了一块圆形的物品,看起来就象是一个八卦。

    下一刻,青铜八卦闪起了幽幽的暗芒,一圈圈奇异的波纹,也从它表面荡漾起来,上面的各种纹路,也象是活过来了一样,曲扭摆舞着,急剧地蠕动起来。

    轰隆隆!

    一声沉闷的声响传来,面前的那座雕像,似是突然感应到了什么,竟然微微地震动,它身上那些植被和灰尘,顿时如雨而下,哗啦啦地从空中洒落。

    “有反应了,有反应了!”

    艾尔莎白和冯慧敏大喜,一边的弗朗德和布克西等人,也是一个个脸现惊喜。

    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地瞪在面前的这块青铜八卦和雕像上,心中充满了期待,想看看之后会出现什么奇迹。

    轰隆隆的震动持续了大约半柱香时间,禹王像身上的所有杂物,已全然被震落,雕像面前的地上,已是堆起了厚厚一层的植物残枝断痕。

    此时此刻,再看雕像,如同是被大雨洗涤过一样,焕然一新。整个表面呈现出了细腻的纹路,它头上的王冠,身上的铠甲,以及所有雕镂的细节,变得无比的清晰。

    艾尔莎白他们甚至可以看到,禹王像那张苍桑而威严的脸上,细微的表情变化。

    “啊,是这里,你们看!”

    这个时候,布克西突然惊呼起来,手指着一个方向:“圣像的胸口,秘密在他的胸口。”

    其实不用他指点,大家此时也都看到了禹王像的异常。

    此时此刻,那片青铜八卦射出了一柱光芒,正好射在禹王像的胸口。

    顿时,它的胸口出现了一个光斑,那里正好是他原本护心镜的中心。

    并没有结束!

    随着光斑的出现,禹王像胸口的护心镜陡然光芒大作,折射出了一柱有丈许方圆的光氲。

    彩光迷离,光氲怒旋,无数奇异的虚影,如同是走马灯般出现在了光氲中。

    只见,光氲中出现了一群身穿古代华夏服饰的人,因为是虚影,所以并不能看清那些人的面貌。但是,从这些人背上背着各种工具的情形来看,显然他们似乎正在进行某一项工程。

    果然,影像不断地转换,出现了涛涛的大江大河,也现出了崇山峻岭,那些人就在山河间劳作。

    雄伟的山峰间,高高的拦河坝被筑了起来,汹涌澎湃的大河怒流,被拦截在了河坝下。于是,一条蜿蜒的河道,在无数人的挖掘下,不断地向前延伸,延伸。

    渐渐的,一条如同是巨龙的河道,出现在了大地上,一幅无比壮阔的画面,呈现在了大家的眼前。

    这一幕幕的情形,正是当年大禹治水的景象。

    站在雕像下的几人,却是完全被那一种浩大的气势给震憾了。就算是艾尔莎白以及弗朗德他们是外国人,也被眼前出现的如此壮阔的情形所心神震摄。

    一时间,众人呆呆地望着眼前的景象,神情变得难以喻意的激动。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光氲一阵狂旋怒转,陡地照射到了面前的湖泊上。

    顿时,湖泊的水轰然蒸腾,猛地涌起了冲天的巨浪。

    不一会儿,整个湖泊象是被煮沸了,竟然汩汩地沸腾起来。而在湖泊的中心处,猛然现出了一个巨大的旋涡。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