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9章 必先血祭
    轰隆隆!

    湖泊中心的旋涡越旋越大,越旋越急,湖泊中的水,也如同是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漏斗一样,轰轰轰地向湖心倾泄而去。

    “就在这湖底,真的就是在这湖底。”

    艾尔莎白和冯慧敏兴奋之极,有些难以自己。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湖泊中。

    湖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在下降,只是一会儿功夫,已是现出了湖底的景象。

    顿时,让所有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在湖底,隐隐约约的现出了一座宏伟的宫殿建筑,琉璃金瓦,盘龙石柱,雕梁画栋,美伦美焕。

    “这就是禹王宫,终于找到禹王宫了。”

    众人惊呼,人人振奋之极。

    当下,大家那里还会犹豫,立刻向湖中奔去。

    原本,湖水放干,湖底应该会是一片烂泥。但是,当大家踏上湖底的地面,却是立刻感觉到了异样。因为,湖底并没有任何的淤泥,甚至是平滑如镜,仿佛湖底有一层膜,平铺在那里。

    不仅如此,大家也猛然发现,映在湖底的那座宫殿,并不是真实的存在,而是就被脚下如同膜一样的镜面所隔绝。大家所看到的,就是从镜面中折射上来的虚影。

    “还有屏障保护着这里?”

    众人身形一滞,不禁个个面面相觑。

    “必须打破这层屏障,才能进入!”

    艾尔莎白的俏脸一凛,碧蓝的眼眸里射出了一抹凛冽的神色:“布阵!”

    “是!”

    弗朗德和布克西等人,一声应诺,立刻围绕在了艾尔莎白身边。

    他们都是艾尔莎白的亲信,早已合作多年,因此,彼此间已是早有默契。六个人连同艾尔莎白在内,刹那形成了一个六芒星的图案。

    一阵扭涩的音节响起,六人同时双手张合,每个人的手中都多了一副塔罗牌。

    “巨塔毁灭!”

    艾尔莎白一声厉喝,双手轰然高举。

    刹那,眼前牌影翻飞,空间振荡,六人手中的塔罗牌,陡地凝成了一座巨大的高塔虚影,在半空中悬浮怒舞,发射出了奇异的黝光。

    高塔在塔罗牌的二十二张大阿卡那牌中,代表的是毁灭。此刻,六人贡同组成的巨塔毁灭阵,更是联合了六人之力,摧发出了这张牌中所蕴含的全部力量。

    轰隆隆!

    巨塔虚影狂旋怒转,猛然从空中轰然砸落,向湖底那层如薄膜般的镜面砸去。

    下一刻,大地震动,空间荡漾,巨塔与湖底猛烈地撞击在了一起,立刻在轰轰声中,刹那炸为了漫天的星光飘散。

    “啊,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光芒稍歇,艾尔莎白他们连忙凝目望去。

    然而,一望之下,所有人却是尽皆脸色大变。因为,那被巨塔撞击的湖底,竟然完全没有任何的变化。别说是镜面破碎,甚至是连个被砸过的痕迹也没有。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们震憾?

    要知道,这巨塔毁灭阵,乃是六人联手能发出的最大攻击。如果这样也无效,他们还能有什么其他办法?

    “操!”

    冯慧敏一直在旁密切观注着艾尔莎白他们的动作,此刻看到这幕情形,也不禁倒吸冷气。

    如果连这些老外联手都没辙,那这湖底的屏障,又得靠什么来打破?

    “哈哈哈!”

    众人正目瞪口呆,这个时候,突然一阵狂笑从岸边传来,一个朦胧的身影,已出现在了禹王像的脚下。

    “啊!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

    艾尔莎白等人大惊,他们做梦都没有想到,此时此地,竟然还会有第八个人存在。

    “嘿嘿,欲进秘境,必先血祭,果然是这样,果然是这样!”

    那人全身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阴影里,看起来就象是个虚幻的影子,形象十分的诡异。

    此人正是艾尔莎白他们进洞后,随后进入的那人。只不过,他直到此刻,才现出了身来。

    他根本不理会湖中的众人,只是喃喃着,那对隐藏在雾气里的眼眸,已是闪起了一抹凛烈的杀机。

    “你到底是谁?”

    艾尔莎白脸色很是难看,双手一扬,手中的塔罗牌已化为无数的虚影,刷刷刷地向那人飞了过去,就如同是千百片刀片一样。

    她已感觉到了湖边那人让她有一种凛冽的威胁,所以,立刻先下手为强。

    “雕虫小技,也敢丢人现眼。”

    阴影中的那人冷笑,双手陡然一挥。

    轰!

    空间微漾,牌影狂飞,所有攻击向他的那些塔罗牌,竟然被刹那打得无影无踪。

    “小辈,就让老夫送你们一程!”

    阴影人陡然冷喝:“哈哈,你们也算是有幸,能成为开启这秘镜的血祭之品!”

    轰!

    阴影人双手怒舞,一团炫光乍然从他双手间现形。

    光芒越炽,见风怒涨,刹那间就化为了一团如同是磨盘大小的光团,携着呜呜呜的怪啸,向艾尔莎白他们怒射而至。

    “布阵,迎敌!”

    艾尔莎白厉喝,朝着几名同伴大叫道:“岂尔特十字审判!”

    嗡!

    极光骤亮,空间微漾,六人迅速变换位置,刹那形成了一个十字架的形状。

    同一时间,六人手中的塔罗牌轰然怒舞,眨眼间一个巨大的十字剑光影凝成,朝着对面怒撞而来的光团斩去。

    轰!

    光芒爆耀,劲气横逸,十字光剑狠狠地斩在了光团上,刹那响起了如同雷鸣般的巨响。

    但是,十字光剑陡然炸碎,光团却是余势未歇,仍剩余小半的体积,向着众人怒撞而来。

    “哇!”

    六人全身剧震,顿时一个个狂喷鲜血,原本的十字形阵势,也刹那混乱一片。

    “你,你,你是三品顶峰的高手?”

    艾尔莎白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脸现骇然,她猛然似是想到了什么,身形再次剧震:“你,你,你是冯家的那位长老神马超?”

    她终于从对方的攻击中,认出了来人的身份。

    “哈哈哈,小辈,看来你还有点眼色。”

    阴影人哈哈狂笑,笼罩在他全身的雾气,渐渐的散逸开去,露出了他的真实面容。

    只见,那是一个身形消瘦的老者,年纪看起来有六十多岁,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整个人却有一股阴森的感觉。

    “冯天仁,真的是你!”

    艾尔莎白浑身剧颤,碧蓝的眼眸里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为什么,你不是只派了你们冯家的大少冯慧敏来吗?为什么你也来了,还要对我们下手?”

    艾尔莎白又惊又怒。

    眼前的这个老者,她虽然还是第一次遇到。但是,在她父亲的笔记中,却是留有这人的影像。

    这人不是冯天仁,外号神马超的冯家长老,还会是谁?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合作的对象,竟然会要在这一刻对他们出手。

    “嘿嘿,小辈,这是你们自找的。”

    冯天仁冷笑,目光冰冷地望着眼前一众老外:“这里的东西,本是我们冯家搜寻了好几代人的物品,当年,正是因为你们趁着华夏国内大动乱,这才让你们把我们冯家保存多年的一片青铜钥匙给抢走了。”

    冯天仁脸上露出了一抹愤怒之色:“后来,你父亲拿着那片青铜钥匙前来寻宝,让我们暗中发现了端倪,这才假意与他们合作,共同进入了这里。”

    “只可惜,当年这里发生了一些意外,最后还是让你父亲逃离了出去,那片青铜钥匙也没能收回。”

    冯天仁的语气变得更加的冰冷:“本以为,老夫这一生再也没有机会再进入这里。那知,你这小辈竟然带着青铜钥匙自己凑上来了,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你,你,你……”

    艾尔莎白惊怒交加,指着冯天仁,却是你你你地你不出个所以然来了。

    冯天仁所说的这些话,完全出乎了她的想象,更是把她给惊得心绪大乱。

    “哈哈,尔等蛮夷之人,正好用来祭祀这圣湖。”

    冯天仁大笑,他也不再多说废话,陡地双手一合,又一团炫光在掌间轰然怒舞起来。

    “啊,小姐,你快走!”

    弗朗德和布克西等人大骇,但他们也立刻醒悟过来,猛然一推艾尔莎白,五人中三人已是迎着冯天仁冲了过去。

    弗朗德和布克西却是身形一闪,陡地冲向了旁边的冯慧敏。

    两人猛然想到了解决眼前危机的办法,那就是抓冯慧敏做人质。

    冯慧敏自冯天仁出现后,一直只是冷漠地望着他们,并无任何动作。

    他自然早就知道,他爷爷冯天仁会出现。所以,心中早就有了准备。

    此刻,见弗朗德和布克西朝自己冲来,他脸上露出了嘲弄的神色,身形却是丝毫未动。

    以弗朗德和布克西的力量,想在他爷爷这位已是达到了三品顶峰修为的大高手面前,玩这样的花样,这岂不是太可笑了吗?

    果然,冯天仁一声冷笑:“找死!”

    轰隆隆!

    他手中的炫光猛然怒旋,陡地化为了六道极芒,朝着弗朗德等一众人狂彪而去。

    “啊!”

    血光怒溅,惨号骤起,弗朗德和布克西等人刹那被极光射中,顿时直摔了出去,一个个摔在了湖底的镜面上,抽搐着,却那里还爬得起来。

    血,汩汩的鲜血从几人的体内流到了湖底,却是刹那如同是鲸鱼吸水一样,被湖底的那层薄膜吸收。

    渐渐的,湖底的薄膜,似乎突然有了反应,竟然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一个奇异的旋涡,竟然缓缓地在湖心处荡漾了开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