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0章 死门
    “哈哈,欲入秘境,必先血祭,果然如此!”

    望着湖心镜面上现出的一圈圈涟猗,冯天仁得意地大笑起来。

    当年他也是冯家进入这里的人之一,只是,到达这里的时候,就已剩下了他一人。而且,身受重创,最终因无法进入此地而止步。

    这些年,他一直在潜心地研究,从各种古藉以及一些传说中,让他窥探到了进入此地的一些端倪。

    此刻,看到秘镜终于要打开,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兴奋之极?

    “老家伙,拼了!”

    正是时,摔倒在湖面上,浑身是血的布克西以及弗朗德等人,陡然厉喝,猛地奋起最后一丝力量,朝着冯天仁扑了过去。

    同一时间,几人朝艾尔莎白大叫:“小姐,快走,为我们报仇。”

    怒吼声中,几人已轰然全身光芒爆耀,如同是骤然燃起了熊熊的烈焰,不顾一切地扑向了冯天仁。

    “啊!布克西,弗朗德……”

    艾尔莎白凄厉地大叫,神情悲愤之极:“不要,不要!”

    但是,一声声轰隆隆的爆炸声响起,布克西和弗朗德等人已化为了炽烈的火球,团团把冯天仁给围住了。

    “布克西,弗朗德!”

    艾尔莎白碧蓝的眼眸里,顿时盈满了泪珠,声音也变得嘶哑了起来。

    她自然知道,布克西和弗朗德他们,这是燃烧了本身的修为,做出了这生命中最后一次的攻击。

    这是要与对方同归于尽的打法,而他们这样做,就是为了给她搏得一线生机。

    心中悲痛万分,但她终于咬了咬牙,猛然向湖边奔去。她不能让布克西他们白白牺牲。

    “去死!”

    冯天仁也是没有想到,这几个老外竟然会在临死前自爆,要与他拼命。

    不过,他的修为在三品顶峰,纵然是布克西他们自爆,但与他之间仍是相差着几个等级。

    他那里会客气,双手轰然怒舞,把几个浑身燃烧着烈焰的人,刹那打爆。

    轰轰轰!

    湖心镜面上响起了震天的爆炸声,火焰滚滚,把四周淹没在了一片暴乱中。

    “小辈,想逃?”

    冯天仁早已气机锁定了艾尔莎白,在这些人中,这洋妞的修为最高,已是达到了三品的初阶。

    刚才对她的攻击,虽然也伤到了她,但却并未至命。

    此刻,见她在那几人的拼死掩护下,竟然想逃离,冯天仁岂能让她如愿。

    陡地,他的身形一闪,如同鬼魅般刹那消失。

    下一刻,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是到了艾尔莎白的身后。

    冯天仁外号神马超,就是因为他所修练的功法,最擅长身法,在江湖中堪称一绝。

    此刻全力施展,艾尔莎白如何能逃脱他的追击?

    “啊!”

    陡然感受到背后传来凌厉的劲风,艾尔莎白大骇,微一转头,立刻看到了一脸狰狞的冯天仁,已到了身后。

    “拼了!”

    艾尔莎白猛然咬牙,双手张合,就欲发动攻击。

    但是,迟了!

    劲气横逸,空爆骤响,冯天仁的一只手掌,轰然拍在了她的背心。

    “啊!”

    艾尔莎白惨号一声,身形顿时被一掌拍得直飞了起来,身在半空,狂喷鲜血。

    “小辈,去死!”

    冯天仁紧追不舍,身形猛地如同一只苍鹰般凌空飞扑,要再补艾尔莎白一掌。

    眼看艾尔莎白就要惨死在他掌下,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湖心镜面上,又是一个旋涡轰然出现,正是艾尔莎白那口鲜血喷落的地方。

    还没等冯天仁反应过来,艾尔莎白的身体已怦地一下撞在了那旋涡中。

    紧接着,一幕让冯天仁无比震憾的情形却发生了。

    只见,撞上旋涡的艾尔莎白,身体竟然诡异地没入了那旋涡,刹那消失在了他的眼前。

    “这?”

    冯天仁身形一震,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那旋涡。

    不过,刹那的愣怔,他猛地反应了过来,脸上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笑意:“嘿嘿,那就让你去喂这里的野兽吧!哈哈哈!”

    当年曾进入过这里的秘镜,他对这秘镜里的布置非常的清楚。此处每当一个门户开启的时候,总会出现生死两门。

    刚才湖心的那个大旋涡,就是进入核心的门户,是此处的生门。那么,现在出现的这个旋涡,自然就是死门。

    眼前的这个洋妞,好死不活地被自己一掌打入了死门里,等待她的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被死门内的无数凶兽吞噬。

    要知道,这个秘镜内的死门,不但有各种厉害的机关,更有无数凶猛异兽。进入死门的人,无一能幸存。

    心中想着,冯天仁那里还会再去管艾尔莎白,转身向湖心走去。

    此时此刻,湖心那个大旋涡已渐渐的稳定了下来,仿如是一个黑洞。透过这个大旋涡,可以清晰地看到,下面有一座富丽堂煌的宫殿。

    “爷爷!”

    冯慧敏就站在大旋涡边,目光死死地瞪着下面的宫殿,满脸的兴奋。

    “敏儿,走!”

    冯慧敏大手一挥,已是拉住了冯慧敏,身形一闪,带着他从大旋涡里跳了下去。

    怦!

    旋涡陡地荡起了圈圈的涟猗,两个人刹那没入了其中,消失在了湖面上。

    再说张横,此时此刻仍是与一大群海蛤对峙着。

    虽然有十二巫祖幡形成的阵势保护,又有火丹散发的烈焰阻挡,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四周的海蛤群已是变得无比的烦燥,一只只呱呱呱地怒吼着,燥动不以。

    有几只更是一边狂喷毒雾,一边朝着火圈怒扑了过去,想突破这层屏障。

    但是,等待它们的命运却是悲惨的,立刻被火丹散发的烈焰给焚成了一团焦糊。

    一时间,惨号骤起,焦臭漫天,却也把四周所有的海蛤群给震摄了。

    张横盘膝坐在火圈里,神情凝重无比。

    刚才在那涡轮搅海局中,因为用本身精血,启动巫神法杖,张横已是受了不轻的内伤。后来又与那几只海蛤一翻恶战,现在的张横,已是有些筋疲力尽。

    所以,他现在是竭力在恢复真元,吞入了一枚黄精珠,又服食了几口太岁和极阴灵魄的浸泡液,以全力恢复力量。

    身周虽然有阵势保护,但是,张横心中明白,十二巫祖幡的能量终究会消耗完,到时,等待自己的就是与眼前这百多只海蛤拼死一搏的恶战。

    所以,他要抓住一切机会,让自己恢复伤势,把状态调整到最佳。

    呱呱呱!

    那块巨岩上,那只海蛤王正瞪着一对阴森森的眼瞳,冰冷地望着张横。

    海蛤王已是具有了极高的智慧,它也在等待机会,那就是等待着眼前人类身周的那道屏障消失。

    到时,就是它发动总攻的时候。它已可以清晰地感应到,那道屏障已越来越微弱了。

    场中的气氛变得无比的压抑,所有的海蛤不安地燥动着,怪啸着,发出阵阵的威胁。

    张横却是依然安坐不动,拼命地在恢复真元。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空中轰隆隆一阵怪响,整个空间都振荡起来。

    呱呱呱!

    所有的海蛤顿时被惊动了,一只只目光望向了空中。

    “这是什么?”

    张横也是心头一震,但是,当他目光凝注到头顶,却是神情骤变。

    此时此刻,天空中象是荡起了一圈圈奇异的涟猗,一个诡异的大旋涡正缓缓地在上方现形。

    然而,还没等张横弄清是怎么回事,突然,怦的一声,一团黑影,从那旋涡里摔了下来,朝着地面直落而去。

    怦!

    下一刻,一个物体已落到了地上,惊得一大群海蛤呱呱怪叫着,一阵活蹦乱跳,纷纷避了开去。

    “呃,是这洋妞!怎么会是她?”

    张横神情剧变,脸色刹那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

    不错,从旋涡里摔下来的那物体,是一个人,而且正是艾尔莎白。

    只是,现在的艾尔莎白,浑身是血,衣衫也是破烂一片,整个人似是已昏迷了过去,紧闭着双眼,摔在那儿一动不动。

    不过,看到她胸口似乎还在上下起伏,她应该还有呼吸,并没有死去。

    “这洋妞怎么会从上面摔下来?而且还弄成这副狼狈样,这是怎么了?”

    望着不远处的艾尔莎白,张横又惊又疑又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他还真没想到,艾尔莎白也会来到这里。

    呱呱呱!

    突然,蹲在巨石上的海蛤王,望着摔落的艾尔莎白,陡地眼瞳一阵闪烁,那张丑陋的脸上,也露出了极其怪异的神情。

    它猛地从巨石上跳了下来,朝着地面上的艾尔莎白蹦了过去。

    原本正要围过来的群蛤,立刻纷纷让出路来,让它们的海蛤王通过。

    只是蹦了两蹦,巨大的海蛤王已蹦到了艾尔莎白面前。

    这只丑陋的东西,低下了它那光秃秃的脑袋,一对恐怖的翻天鼻,呼噜呼噜地就在艾尔莎白身上嗅了起来。

    “这东西要干什么?”

    张横眼眸陡地一凝,心中咕噜了一句。

    但是,他猛然似是想到了什么,紧接着便是脸色大变:“难道……”

    张横突然想到,九黎族古藉中对海蛤的描述:本性极淫!

    这让他陡地意识到了什么,神情也刹那变得凛冽无比。

    果然,当海蛤王在艾尔莎白身上嗅了一遍,它竟然做出了一幕让张横无比震骇的事情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