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1章 暴杀
    嗤啦!

    海蛤王在艾尔莎白身上嗅了半晌,突然有了动作,伸出它那长长的腥红舌头,在艾尔莎白脸上舔了起来。

    与此同时,这东西的一只爪子,也嗤啦一下撕裂了艾尔莎白的衣襟,看它的样子,似是要把艾尔莎白身上的衣服全部撕去。

    “操,这畜生!”

    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脸上也现出了极度的愤怒之色。

    如果海蛤王直接要咬死艾尔莎白,张横也许还真会袖手旁观。他可没忘了,自己现在陷入这样的困境,貌似就是被这洋妞给骗来的。虽然不是她偷袭自己,但此事肯定与她脱不了关系,她与冯慧敏密谋暗算了自己。

    然而,眼前的这头海蛤王,竟然对艾尔莎白做出如此不堪的行为,这却是张横所无法忍受。

    不是吗?艾尔莎白纵然是老外,说起来也算是异族之人,但是,她无论如何,也是一个人,是与张横属于同类。如果她被一头异兽给糟蹋了,这已是触及了张横做为一个人的底线。

    张横可以清晰地看到,现在的海蛤王,鼻孔中喷出了粗粗的白气,神情因极度的兴奋变得有些扭曲。

    “啊!”

    这个时候,艾尔莎白也猛然似是有了感觉,陡地睁开了眼来。

    立刻,她看到了眼前正在舔她脸的海蛤王。艾尔莎白大骇,顿时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

    呱呱呱!

    海蛤王却是兴奋之极,怪叫着,一只爪子再次伸了出来,就欲去撕她胸前的衣服。

    “妈的,去死。”

    张横最也忍不住了,不禁暴了一句粗口,双手急舞,身形腾空而起。

    轰!

    头顶的火丹骤然光芒极耀,身周的火圈刹那暴涨如沸,如同是太阳猛然爆发了黑子,四周焰芒狂舞,暴乱一片。

    呱呱呱!

    正围绕在旁边的海蛤群顿时受到了惊吓,忙不迭地向后暴退。

    “斩!”

    张横那里还会犹豫,立刻借着这个机会,身形飞扑而起,手中伏以神尺尖端刀片吞吐,向着海蛤王当头怒斩而下。

    咕呱!

    海蛤王正处于一种亢奋的状态中,它那里会想到,包围圈中的张横会突然发出攻击。措不及防之下,顿时被斩了个正中。

    不过,这头海蛤王的实力确实是恐怖,一刀斩中,头上竟然只是破了一个血洞,并没被斩为两半。

    它刹那暴怒无比,咕呱一声厉啸,整个身体却是如同皮球般迅速鼓胀起来。

    嗤嗤嗤!

    只是眨眼的功夫,原本就有一般年青人身材高矮的海蛤王,整个身体已鼓胀得足足大了一圈,身形一下子膨胀到了两米,身子也象是镀了金一样,闪烁起了耀眼的金光。

    “不好,这东西要发彪了。”

    张横心头大凛,却那里敢有丝毫迟疑,手一捞,已把地上的艾尔莎白给单手抱了起来,身形迅速暴退。

    呱!

    这个时候,海蛤王已然发动,它那张巨口一张,一团漆黑如墨的黑雾,轰然狂喷怒射,向着张横两人笼罩过来。

    嗤啦,嗤啦!

    黑雾翻滚,所经之处,空气顿时象是被酸碱相泼,刹那异响大作,一股极度腥臭的气息,也猛然弥漫开来。

    幸好,张横早有准备,身形如电暴闪,已是脱离了这口毒雾的笼罩范围。

    嗤嗤嗤!

    海蛤王的毒雾确实是可怕之极,雾气滴落地面,岩石顿时被腐蚀得嗤嗤爆响,刹那就蚀出了一片焦痕。

    几只趴在它身周的海蛤,避让不及,顿时身上嗤嗤作响,皮肤被腐得焦烂一片,呱呱惨号不以,不一会儿就瘫软在地,竟然就这么被毒死当场。

    “好可怕的毒素!”

    此刻,张横已是窜回了十二巫祖幡的保护圈内,看到这一幕情形,心头也是不由大震。

    呱呱呱!

    一口毒气未能喷中,海蛤王暴跳如雷,蹦跳着就冲了过来。

    顿时,四周所有的海蛤都燥动起来,呱叫连天,紧跟着向这边围来。

    轰!

    海蛤王又是陡地喷出了一口毒雾。

    但是,这一回却是有无数的海蛤响应,百多头海蛤鼓着圆滚滚的肚子,都从阔嘴中喷出了毒雾。

    刹那,滚滚的毒雾汇成了一团扑天盖地的黑云,朝着张横这边狂喷而来。

    嗤啦嗤啦!

    异响大作,毒雾与火丹形成的火圈刹那相触,顿时爆起了惊天的炸响。

    然而,这次的毒雾实在是太浓了,火丹的火势纵然强劲,但在这如同倾盆大雨般的毒气喷薄下,火势也陡地遭到了压制,光芒变得越来越黯淡。

    “不好,这样下去,这个保护圈肯定要被破!”

    张横心头大骇,知道情况紧急,再不想办法离开,极有可能会被这漫天的毒雾所俯蚀。

    “昏天黑地!”

    张横陡然低喝,手指轰然一指。

    顿时,十二巫祖幡光芒骤耀,一团浓得化不开的雾气,刹那生成,陡地弥漫向了四面八方。

    下一刻,整个空间变得漆黑一片,已被遮天蔽月的黑色雾气所笼罩。

    张横这是要借昏天黑地的掩护,逃离这里。

    身形一闪,头顶的火丹已刹那消失,四周陷入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张横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早已开启,背着艾尔莎白,却已是隐入了旁边一块巨岩后。

    不仅如此,他身上的魑魅铠甲,也急剧地延伸开来,刹那包裹住了背后的艾尔莎白和他自己,把两人的气息完全掩盖了起来。

    呱呱呱!

    凄厉的海蛤怪叫响彻,海蛤群也被这突然的变化弄得混乱一片,一时间完全失去了目标。

    海蛤王更是暴跳如雷,一对阴森森的目光在黑暗中闪闪发亮,四处寻找着猎物的踪迹。

    但是,张横和艾尔莎白两人,此刻完全包裹在魑魅铠甲里,它那里还能嗅到两人的气息。

    呱!

    海蛤王这回是真的暴怒了,朝着身周就是狂喷毒雾。

    刹那,四周惨叫迭起,一些围在海蛤王身边的海蛤,顿时遭了殃,一只只中毒倒下。

    只是一会儿功夫,海蛤王身边,就又趴倒了十几只海蛤,其他的海蛤惊恐万分,纷纷向四周蹦去,远离这头发了狂的海蛤王。

    “好个畜生,看来你这是自寻死路!”

    超凡视野洞察到这一情形,张横心头暗喜。

    现在,海蛤王身边已再无其他海蛤,这东西更是处于极度的狂暴中,正是对付它的好机会。

    张横那里还会犹豫,偷偷从巨石后溜了出来,绕了个圈,已溜到了海蛤王的背后。

    “去死!”

    张横心中一声暴喝,身形在昏天黑地风水阵的掩护下,已悄悄靠近了海蛤王,陡然暴起,伏以神尺的尖端刀片,从海蛤王的后门处直插了进去。

    嗤啦!

    如同布帛被撕裂的刺耳异响,刀片划过,一下子划破了海蛤王的肚皮。

    顿时,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海蛤王满肚子的内脏,混着污血就如同是泼盆的水一样倾倒了出来,五脏六腑流了一地。

    呱!

    海蛤王做梦都没想到,它竟然会被开膛剖肚,四只爪子无力地挣扎着,一对突出眼框的眼珠子难以置信地瞪着裂开的肚子,却终于缓缓地瘫软了下去。

    “呸!”

    张横暗呸了一声,却那里还会再停留,趁着昏天黑地风水局还在作用,立刻远遁而去,连地上的海蛤王尸体也顾不得收拾。

    跑出了不知多久,身后已听不到海蛤群的怪叫声,张横这才松了口气。

    望望四周,这里已是到了另一个地方,放眼望去,竟然是满地的黄沙,眼前是连绵的沙丘,光秃秃的没有任何的植被,这里,好象是一片沙漠。

    “看来,总算逃出那片海蛤盘踞的地方了。”

    望着四周,张横也不知自己此刻身在何处。

    对于这里的一切,张横是完全陌生,他甚至直到现在,对自己所在的方位,仍是西里糊涂。

    找了一处沙丘的背面停了下来,张横这才想到了背在背上的艾尔莎白。

    然而,当转头看艾尔莎白的时候,张横的脸色却是不由微微一变。

    此时此刻的艾尔莎白,情形非常的糟糕,嘴角汩汩地流着鲜血,脸色惨白的毫无人色,整个人更是软绵绵地似是没有骨头一样,就这么昏死在张横的背上。

    “这洋妞受了好重的内伤!”

    张横心中一震,连忙把她放了下来,一缕真元探入了她的体内,细细地察看起了情况。

    “果然被人重创了!”

    张横的脸色更见凝重,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这洋妞体内的气劲一片暴乱,而且,五脏六腑好几处都在出血,显然,是被人遭到了重击。

    “难道这里还隐藏着比她更强大的高手?”

    张横的心里一团疑云浮了上来:“否则,以她达到三品初阶的修为,怎么会伤得如此的重?”

    张横又惊又疑,他对发生在艾尔莎白身上的事,一无所知,现在完全是猜不透她受伤的原因。

    正沉吟着,这个时候,张横的目光无意扫过身周,神情却是陡然一震,脸色也猛地变得难看无比,嘴中更是发出了一阵惊呼:“这是什么?”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