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2章 喂药
    “骷髅,竟然是人类的骷髅!”

    张横目光陡地一凝,心中很是震动:“而且,好象还是外国人的骷髅!”

    就在离张横不远的沙堆里,一个骷髅的脑袋从沙子里露了出来。也许是这里特殊的环境,这具骷髅的脑袋保存得很完整,甚至它头皮上还残留着一些头发。

    只是,那些在沙粒中飘舞的头发,却是让张横心中很是讶异,因为,那骷髅的头发是枯黄色的,显然,不是中国人的黑发,而象是一个外国人。

    这让张横又惊又疑,他还真没想到,这里竟然曾经还有外国人来过。

    不过,此刻他也无遐查看那骷髅,怀里的艾尔莎白还需要急救。

    既然已从海蛤王口中,救下了这洋妞,张横自然不会就这么任由她重伤发作死去。不管怎么说,这洋妞带自己来这里,显然她对此地的情况应该会有所了解。

    因此,要从这里出去,还得从艾尔莎白口中了解更多的情况。所以,张横决定先把自己与她之间的恩怨放一边,把她救醒再说。

    心中想着,张横已从衣服的暗袋里拿出了几个玉瓶。

    这是出门时带在身上的疗伤灵药,包括了一瓶太岁浸泡液以及一瓶极阴灵魄的浸泡液。

    打开玉瓶,张横的目光再次落在了艾尔莎白身上。

    此刻的艾尔莎白,仍是双目紧闭,嘴角流着血丝,再加上衣衫破烂,形象确实是有些悲惨。

    微微沉吟,张横为她抹去了嘴角的血迹,把瓶口凑到了她嘴边,想把瓶中的灵液灌给她喝。

    然而,灵液倒入嘴里,却是立刻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这洋妞竟然完全无法自己吞咽。

    “不会吧?这洋妞伤的这么重?”

    张横皱起了眉头:“连灵药都咽不下去,这可怎么办?”

    他有些迟疑起来。无法自己吞咽灵药,这伤势怎么治疗?难道就真的这么看着它重伤不治慢慢死去?

    心念电转,终于,张横咬了咬牙,心中暗道:“不管了,先给她喂药再说。”

    艾尔莎白自己不能服药,另外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强行给她喂药。

    只是,这里没有任何的其他设施,要给她喂药,只有最原始的方式,那就是嘴对嘴。

    张横现在也顾不得什么了,把玉瓶里的灵药自己含了一口在嘴中,低下身来,凑向了艾尔莎白的红唇。

    幸好,张横知道此刻自己要干什么,所以,他还是强自压抑住了心中的那份燥动,闭上了眼睛,不让自己受眼前这种娇艳诱惑的影响,嘴终于凑到了她的红唇上。

    两唇相接,张横不禁浑身一震。

    艾尔莎白实在是太性感了,刚才逃命时背着她还没什么感觉。但是,现在静下心来,为她疗伤,却是真切地感受到了她身材的火爆。

    尤其是此刻,两人双唇相接,张横的身体几乎就伏在她身上,两人的身体差不多已是紧紧地贴在一起。

    艾尔莎白原本就衣衫破烂,身体的大部分早就暴露了出来,此刻更是清晰可以感觉到。

    “真是要命了!”

    张横心中暗叫不妙,不过,此刻他却也不敢真做出什么事来,只好拼命地压制着内心的冲动,把一口灵药渡入了艾尔莎白的嘴里。同一时间,一口巫力真元也渡了过去,帮助她化解这灵液中的药力。

    咕吱!

    灵液入喉,艾尔莎白猛然有了反应,她身体立刻感受到了这口灵液的滋润,于是,本能地用力吮吸起来。

    “俄滴妈!”

    一时间,张横整个人僵在了当场,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完全不知该如何应付。

    “阿!”

    正是时,昏迷中的艾尔莎白,突然发出了一声娇吟,长长的睫毛也急剧地扇动起来,紧接着,她微微地睁开了眼睛。

    太岁和极阴灵魄浸泡液的药力确实是非同寻常,艾尔莎白终于清醒了过来。

    立刻,她看到了近在眼前的一张男人的脸,也感受到了身体上的异样。

    “啊!你,你,你想干什么?”

    艾尔莎白惊呼,下意识地想用手去推张横。

    只可惜,她现在重伤未愈,双手那有力气,软绵绵的却怎么能推得动张横?

    “呃,我,我,我……”

    张横猛然惊醒,一时尴尬之极,我我我地不知该我什么才好了。

    好半天,张横总算是我出了个结果:“我刚才是为你疗伤,你的伤势很重,连药都无法吞咽。”

    “阿!”

    艾尔莎白又是一声娇吟,却也终于记起了昏迷前的情形,总算停止了挣扎,那对碧蓝的眼眸,望向张横的眼神也不同了:“谢谢你救了我,谢谢!”

    艾尔莎白讷讷地道,脸上已浮起了愧疚之色。

    她自然没忘了,是自己把眼前这个男子骗到了禹王崖,更是自己与冯慧敏串通,这才让他被冯慧敏打入了那死门中。

    但是,这个被自己暗算的男人,却在自己最危急的时刻,救了她。

    不是吗?如果刚才没有他出手,只怕她真的要被那只丑陋而恐怖的怪物给糟蹋了。

    这又让她想起了冯慧敏,这个她合作的伙伴,竟然早就暗中有了预谋,让他的爷爷追蹑在后面,而在最后的关头,却是突然现身,欲置她和她的同伴于死地。

    两者相比较,这顿时让艾尔莎白心中悲切莫名。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张横耸了耸肩,扯开了话题,他可也不想在这样彼此尴尬地相处下去。

    “我现在好多了。”

    艾尔莎白深深地吸了口气,手却是伸向了胸口的罩背。

    她身上的衣衫破烂一片,但那只罩背却还完好。而且,她罩背里有一个夹层,藏了几粒疗伤的圣药。

    此刻,她也顾不得张横在面前,伸手探入其中,从里面摸出了一个小玉瓶,哆嗦着手,想要把瓶子打开。

    “呃!”

    看到艾尔莎白的动作,张横就算自认脸皮比麻袋厚,也是感觉有些受不了。

    连忙转过了头去。直到眼角瞄到她想打开玉瓶,却一时双手无力,怎么也打不开来,这才又转过了身来:“我来帮你。”

    说着,接过她手中的玉瓶,打开了瓶盖。

    顿时,一股奇异的药香弥漫开来,不禁让张横精神为之一振。

    “好药,看来,这瓶里的药比太岁和极阴灵魄更珍贵。”

    张横目光微微一凝,看到瓶里装的是一瓶金色的液体,闪烁着奇异的金氲,药液中,似乎有金色的光点在浮沉,看起来很是奇异。

    他立刻判断了出来,这瓶里的金色液体,绝对是这世上难得一见的神奇药液。

    “这是九阴圣果的灵汁。”

    艾尔莎白感激地望了张横一眼,接过了玉瓶,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这才继续道:“可以补充我的法力。”

    张横刚才给她喂的灵液,虽然暂时压抑住了她的伤势。但是,艾尔莎白被冯天仁一掌重创,体内气机暴乱一片,要想让她恢复行动,还真是件不可能的事。

    然而,有了她这一瓶九阴圣果的灵液,却又完全不同了。

    要知道,这九阴圣果正是冯慧敏食用后,修为能直接达到二品的灵物。对于艾尔莎白更是有极大的益补作用。

    果然,灵液入口,一团氲氲的华彩从她体内陡地散逸出来,原本暴乱一片的气机,也缓缓地平和了下来,她那煞白的脸上,现出了一抹红晕。

    艾尔莎白也不犹豫,盘膝坐到了地上,双手虚合,当着张横的面冥想了起来。

    渐渐的,她的身后,一团光氲浮沉而起,竟然现出了一幅塔罗牌的虚影。牌影翻飞,迷幻之极。

    张横目光一凝,他立刻看出这是那瓶灵药在艾尔莎白体内起了效果。

    他却也不敢打扰她,默默地守在了一边,替她护起法来。

    此地情况不明,处处显现着一种诡异的气息。张横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而且,他也希望艾尔莎白能尽快地恢复过来,一则能从她这里知道有关此地的一些消息,另一方面,有她这样一位与自己修为在伯仲之间的高手,离开这里的机会就会多上许多。

    好半天,艾尔莎白终于睁开了眼来,朝着张横又是感激地一笑:“谢谢你,张先生!”

    此时此刻的艾尔莎白,气息沉稳,精神焕发,与先前恍然是换了一个人。她的伤势,已是恢复得七七八八。

    “嗯,没事!”

    张横微微点头,正想问她些问题。

    但是,这个时候,艾尔莎白的目光一凝,象是突然发现了什么,俏脸陡然变色:“啊,圣骑士,这是圣骑士!”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