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3章 百年隐秘
    “圣骑士?”

    张横一愣,连忙顺着艾尔莎白的目光望了过去,立刻,他就看到了刚才他看到过的那具骷髅。这却是让张横更加的疑惑。

    对于圣奇士,张横当然知道。貌似在玄闻秘闻的最后,记载了国外玄学界的一些常识。

    圣骑士是西方教庭的一个封号,确切地说,就是西方教庭的守护武士。

    只是,张横一时还真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艾尔莎白看到这具骷髅,就能一眼认出这是圣奇士。

    要知道,张横只是从这骷髅残留的金发,推测出它生前可能是个外国人,可无法光从这骷髅上,看出它的身份。

    正愣怔间,艾尔莎白已是站起了身来,奔到了那具骷髅旁边,也顾不得脏不脏,就用双手挖起了骷髅旁边的沙子。

    不一会儿,被埋在沙子下的骷髅,整具地被挖了出来。

    “果然是个西方教庭的圣骑士。”

    张横的眼眸陡地一凝,心中很是震动。

    骷髅被埋在沙子下的部分,身上竟然穿戴着铠甲,还有一柄大剑。

    这些铠甲和大剑,埋在沙下,虽然出现了破损,但还能依稀地看出它原先的式样。竟然真的不是华夏国古代人所穿的款式,而是如同电视电影中看到的那样,是西方教庭圣骑士所穿的标准佩置。

    “这是怎么回事?”

    张横心中的疑惑更浓:“从这具骷髅的情形来看,它应该死在这里已有至上百年以上,否则,以它身上那铠甲的质地,绝不可能会出现损坏。”

    “但是,问题来了,百多年前,中国还处于清朝时期,这个西方教庭的圣奇士,怎么就来到了这里,而且还死在了此处。”

    张横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目光却是望向了艾尔莎白:“还有,这个洋妞突然来此,莫非还与这骷髅有关?”

    心中又惊又疑,张横那里还会迟疑:“艾尔莎白小姐,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了,这里到底是哪儿,你又为什么会来这里?你所谓的宝藏究竟是怎么回事?”

    张横问出了一连串疑问,把心中所有的问题一股脑儿问了出来。

    “张先生!”

    艾尔莎白抬起头来,碧蓝的眼眸望着张横,神情有些难以喻意:“事情要说清楚,其实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

    艾尔莎白脸上现出凝重的神色,情况到了现在,她也不准备隐瞒张横。

    “张先生应该知道你们早些时期,曾经被西方组成了联军欺负的历史吧?”

    艾尔莎白目光望向了张横,神情变得有些难以喻意。

    “这个当然。”

    张横的脸色却是有些难看。

    提起这个,张横心中确实是有一股悲愤之气,郁积在胸口。只是,他还真有些不明白,艾尔莎白怎么会在此时提起这事?

    “其实,联军之所以会对当时的华夏开战,所谓的借口,也只不过是借口。”

    艾尔莎白却也不卖关子:“这次入侵的真正原因,是教庭的一次远征。”

    “什么?教庭的远征?”

    张横心头一震。

    :“是的,当时,教庭的裁判所,派出了两千名圣奇士,进入了华夏境内。”

    艾尔莎白点头:“而这些远征军的目的地,就是这里,钱塘入海口的禹王崖。”

    “为什么?”

    张横这回是更加的震惊了,他做梦都想不到,当年八国联军入侵,背后竟然还有这样的隐秘。

    “教庭之所以会有这一次远征,事情还得说到更遥远的年代。”

    艾尔莎白继续道:“早在数百年前,教庭的一件圣器,不知怎么的,就遗失在了外面。数百年来,教庭一直在暗中追查它的下落。”

    “百多年前,教皇不知从何处搜索到了一些线索,查明教庭遗失的那件圣器,就失落在华夏国钱塘入海口一处秘镜里。而且,他们得到了打开这处秘镜的钥匙。”

    艾尔莎白道:“于是,教皇就决定派远征军来寻找那件圣器。”

    “只是,远征军的人数太多,要想从西方进入华夏境内,阻力重重,更是会引起东方玄学界的注意,从而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艾尔莎白娓娓而谈:“所以,最后这才有了八国联军入侵的这场战争,目的却是为了掩示教庭远征军的这一次寻宝之行。”

    “只可惜,那队远征军最后全军覆没,没有一个人能回来。”

    艾尔莎白脸上露出了一丝怅然之色:“而且,打开那秘境的钥匙,也遗失,那次远征可以说是彻底失败,教庭的那件圣器也根本没能找回。”

    “两千人全军覆没?”

    张横神情陡地一凝,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虽然他从来没有与所谓的教庭远征军有过接触,但是,想来教庭的远征军由圣骑士组成,实力也应该不会太弱。

    一个二千人的军团,而且还是圣骑士组成的特殊队伍,竟然会全军覆没,确实是让人感觉无比的震憾。

    “是的。”

    艾尔莎白微微叹息:“这次远征军失败后,教庭的力量也受到了很大的损失,因此,追查圣器的事情,从此就暂时搁浅了下来。直到数十年前,突然又得到了一些线索,这处秘境的钥匙再次现世。”

    “当然,数十年前与百多年前的情形早已不同了,教庭也再不可能象上回那样,发动战争。”

    艾尔莎白继续道:“因此,这次,教庭只是派出了十几名裁判所的圣骑士,改装换面,以国际友人的身份进入了华夏,暗中追查此事。”

    “最终,那十几人还是找到了更多的线索,并寻得秘境钥匙的另一把,进入了这里。”

    艾尔莎白神情突然变得有些悲哀:“然而,他们的这次行动,最后仍是失败告终,除了一个人逃出来外,其他人全部死在了这里。”

    “哦!”

    张横微微皱起了眉头,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目光陡然一凝:“艾尔莎白小姐,那你又是怎么知道这些秘密的?”

    教庭做为西方最神秘的存在,关系到它核心秘密的圣器之事,竟然被艾尔莎白知道的如此清楚,张横心中不得不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张先生,不瞒您说,当年唯一一个逃出这里的那个人,就是我父亲。”

    艾尔莎白神情变得肃然无比:“我父亲杰克米西是教庭的裁判所成员,所以,我才知道这些。”

    艾尔莎白终于说出了她的一些细底。

    事实上,她还是有所保留的,因为,不仅是她父亲是教庭裁判所的成员,其实连她也是,而且在教庭中有着很高的地位。

    所以,她这次才会被派来追查此事,弗朗德以及布克西等人,才会不惜以命相搏,也要为她争得一线生机。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这位巫妖女皇,在西方教庭中有着非常特殊的地位。

    只是,她现在却还不想把自己的身份告诉张横。

    “原来如此!”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似是有些明白了:“那你这次来的目的,也是为了教庭的那件圣器,完成你父亲未完成的遗愿?”

    “是的!”

    艾尔莎白点头:“而且,我之所以与冯慧敏在一起,就是因为,他手中有另一半打开这处秘境的钥匙。”

    说到这里,她脸上露出了愧疚之色:“对不起,张先生,以前我们有些误会,所以,对你有些怨隙。又受了冯慧敏的挑拨,这才会听取他的意见,把你骗到这里来,唉……”

    她羞愧地低下了头去,不知该怎么说了。

    “以前的事就算了。”

    张横大度地摆摆手。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追纠这些,以免把双方刚刚形成的这份和协破坏掉。

    要走出这里,还得与这洋妞好好合作,所以,张横决定暂时抛弃前嫌。

    “对了,你是怎么会受伤的?”

    张横想起了艾尔莎白的惨状,不由再次问道。

    “是姓冯的那家伙暗算我们。”

    说到自己的伤势,艾尔莎白的脸上顿时现出了一抹愤恨之色:“他竟然暗中还带了人进来,而且是他的爷爷,冯家的一位长老。正是那家伙突然翻脸,不但杀了弗朗德和布克西他们,还把我重伤。”

    “冯家竟然有长老进入了此地。”

    张横心头一震,脸色也有些难看。

    不过,他又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神情一凛,目光也陡地凝注到了艾尔莎白脸上:“艾尔莎白小姐,有一个问题我不得不问,你为什么这样信任我,把你们西方教庭如此重大的秘密都告诉了我,难道你就不怕我泄秘吗?”

    张横心中确实是很怀疑,艾尔莎白竟然把如此重大的秘密告诉自己,那么,她到底有什么目的?

    要知道,关系到西方教庭的圣器,这对于教庭来说,也是只有他们核心的人物才会清楚。自己一个毫不相干的外人,还是东方玄学界的人,艾尔莎白怎么就毫无顾忌地透露了这样的秘闻。

    这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玄机?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