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4章 隐形的杀机
    “张先生,我之所以告诉您这些,是因为我需要您的帮助,或者是说,想要与您精诚合作。”

    艾尔莎白的神情一凛,目光变得炽烈无比。

    “合作?”

    张横的眼眸却是陡地一凝。

    “是的,我带来的人全部都被冯天仁给杀死了。”

    艾尔莎白脸现悲愤之色:“因此,要想再进入这秘境的核心地带,必须我们两人合作。”

    “虽然你是东方玄学界的人,但是,与你这么段时间相处,我知道你是个可以值得信任之人。”

    艾尔莎白继续道:“只要我们两人合作,就有机会,到时,我只要拿回我们西方教庭的那件东西,而这里所有的一切,全部归你。”

    “你可知道,这禹王崖的秘境里有什么?”见张横脸现沉吟,艾尔莎白又道:“据我们得到的消息,禹王崖的秘境里,有一座当年禹王所建的禹王宫,他把一件上古的圣器赶山鞭放在了那里。”

    “赶山鞭?”

    张横心头一震。

    他自然知道赶山鞭是什么。据上古的传说,大禹治水,因为采取的是疏通河道之法,因此,他要把大江大河的河道进行合理的布置。但是,大地上有无数的山岳横亘,许多时候,那些河流就是被这些山岳所阻挡,这才会堵塞而发洪水。

    因此,疏通河流,就得开山劈岳。如果真要这样做,那么,工程绝对是无比的浩大,以当时的生产力水平,根本无法做到。

    但是,禹王做为元古的圣人,他自然不是普通人,他的手中有一根赶山鞭。据说,这是一件元古的圣器,可以驱山赶岳。

    正是有了那根赶山鞭,他才能把阻挡河流的山岳赶离原先的位置,从而让河流畅通无阻。

    只是,张横怎么也没想到,传说中的禹王赶山鞭,竟然就会隐藏在这里。

    “张先生,您看如何?”

    艾尔莎白眼巴巴地望向了张横,期待着他的回答。

    “好,那就这么说。”

    张横终于点了点头,神情却又是一凛:“不过,还有一个疑问,你必须回答我,否则,我无法信任你。”

    “张先生请说。”

    艾尔莎白大喜,忙不迭地道。

    “你在洞口的时候,曾跟我说过,你这次来中国,是为了这里的宝藏。”

    张横目光凝注到了她的脸上:“当时我问你,为什么会表现得那样强势。你当时说,是为了引起江南玄学界的注意,从而寻找一个合作者。”

    “但是,你既然早已有了冯家这个合作者,这也就是说,你那时所说的话完全是假的。”

    张横目光变得凌厉起来:“那么,请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明白了艾尔莎白此行的目的,张横心中确实是有个疑团无法解开。

    既然来寻宝,自然是越低调越好,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这才是上上之策。

    如果先前是为了骗自己,这才说了那翻话,那么,她在玄学会的交流上,确实是表现得太强势,这完全不符合她此行的目的。

    所以,张横必须弄清这一点,以旁击侧敲地来验证艾尔莎白所说的话是否真实。

    说实话,被这洋妞骗过一回,张横对她现在仍是怀着深深的戒备之心。

    “张先生,其实当时虽然骗了你,但是,我说的话却是真的。”

    艾尔莎白无奈地道:“我之所以在交流会上表现的强势,确实是想引起观注,而目的也是为了引你们江南玄学会真正的高手出来。因为,当年我父亲,确实是在江南这一带,被人伤了。只要是有心人,一听到我的消息,必然会明白我的意图。”

    说到这里,艾尔莎白脸上露出了苦笑:“只是,我没有想到,我想要引他出来的人,并没有来。反尔是张先生你与我斗上了。”

    “是吗?”

    张横还是有些半信半疑。

    但是,看她一脸真诚的神情,张横纵然是心中有所怀疑,却也只能暂时相信她。而且,她这话也能自圆其说。

    “好吧!”

    张横不再纠结这个问题:“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该往那里走?”

    “这里应该是秘境的死门所在。”

    艾尔莎白神情一肃:“这处秘境,每一个开启的门户,都有生死两门。据我父亲后来的研究,生死两门,应该是上下两层。这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位置,是在生门的下一层,在我们的上方,就是禹王宫的所在。因此,我们要想办法,走到上一层去。”

    说着,艾尔莎白的目光凝注向了上空。

    这里的空间非常的奇特,上空是灰朦朦的,好象笼罩着一层阴云。没有日月星辰,也没有风云变化等气候现象,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是静止的。

    不仅如此,上空也不象是有顶穹,根本看不到上方有什么阻隔。

    因此,要从这里到上一层,还真不知该采取什么方法。貌似根本就没有通往上方的任何途径。

    最让张横和艾尔莎白感觉不可思议的是:此地的光线很柔和,却根本找不到它的来源。

    再次举目细细地观察着四周,张横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这里的地形象沙漠,一眼望不到边的连绵沙丘。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走到艾尔莎白所谓的上层。

    “看来我们只能朝前面走了,或许会有什么端倪。”

    艾尔莎白也意识到了问题的结症所在,脸上现出了一丝愁容。

    虽然有着她父亲当年的笔记,手中更有教庭关于这处秘境的一些其他资料。但是,这死门之下的环境,她却也是第一次踏足,更是对这里的一切知之甚少。

    所以,一切也只能摸索着前进。

    不过,她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神情变得凝重起来:“对了,张先生,据我掌握的资料,死门之内,到处都是凶兽毒物或是歹毒的机关。所以,我们要特别小心。”

    “嗯!”

    张横点点头,从自己进入到现在,他确实是遇到了恐怖的涡轮搅海局和海蛤这样可怕的元古凶兽。

    这也就是说,艾尔莎白对死门的描述,并无虚假。

    当下,两人收拾了一下,认定了一个方向,向前走去。

    先前两人只是在这片沙漠地的边缘,随着他们向中心处进发,两人顿时感觉到了这片沙漠的诡异。尤其是感应到的气场,变得越来越狂暴。

    张横手腕上的伏以神尺,那枚司南针如同是风扇一样旋转起来,而且越转越快。

    张横的心中咯噔一下。司南针的疯狂旋转,意味着这里的磁场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影响,完全超出了政常的状况。

    想起刚才在遇到海蛤的那片空间,所有的植被都是扭曲的,司南针的指示更是与外面的世界完全颠倒,张横的心中不禁有了隐隐的猜测。

    看来,这个所谓的死门之地,遵循着另一种规则。

    那么,能让一个空间,自行拥有独立的规则,布置这样风水局的先人,会是达到什么样的境界?难道建造这个奇异秘境之人,真的就是传说中的那位治水的大禹吗?

    张横现在对这处秘境的主人已是充满了好奇。

    两人一路向前,路上不断地发现骷髅。而这些骷髅的身上,都穿着教庭圣骑士专用的铠甲。

    显然,这证明了艾尔莎白刚才所说的话,在百多年前,确实是有西方教庭的一支圣骑士队伍,进入了这里。

    只是,不知到他们怎么进入了这死门之地,又死在了这片沙漠上。

    张横和艾尔莎白两人,也曾仔细地对骷髅进行了检查。但是,他们的身上并无什么伤势,更没有看到中毒的现象。好象他们就是在走路的时候,莫名其妙地就这么摔倒,然后不可思议地就死了。

    这让两人的心中充满了疑惑,也更加的警觉起来。

    这些百多年前的圣骑士死因不明,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片沙漠中,隐藏着他们还没有发现的恐怖东西。

    走走停停,一路上发现的骷髅已不下百具。两人的心中也更加的沉重。

    幸好,这一路走来,并没有遇到任何的异常,更是没有看到这沙漠中有什么生物存在。仿佛这里就是一片生命的禁区,除了他们两个活人外,就是那些埋在沙中的骷髅。

    又走了一段路,前面出现了一座大沙丘,面积足足有数千米长,如同是一座高山,横亘在了路上。

    两人也不想绕弯,就从沙丘上爬了上去,准备翻越这座大沙丘。

    然而,刚爬到沙丘的顶部,两人尽皆浑身剧震,脸色也刹那变得骇然无比:“天啊,这是?”

    两人确实是被眼前看到的情形给震憾了。

    此时此刻,在那大沙丘的另一面,沙地上竟然躺满了无数的骷髅白骨,一具具,一架架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远远望去,白骨累累,实在是触目惊心之极。

    “是那支圣骑士队伍的大部队。”

    张横和艾尔莎白互望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瞳里,看到了对方的震惊。

    光是粗略一看,那些躺倒在沙地上的骷髅白骨,数量不下上千具。

    这也就是说,当年西方教庭两千人的圣骑士远征军,至少有一半的人倒在了这儿。

    那么,如此庞大数量,又具有强悍战斗力的圣骑士队伍,怎么就莫名其妙地会全部死在此处?

    一个大大的疑团,刹那浮起在两人心中,张横和艾尔莎白的脸色也变得无比的难看,感觉四周的气氛也象是突然变得无比的阴森恐怖起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