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6章 神奇的膜
    “阿尔达斯切米伽!”

    此刻,艾尔莎白也是拼了命,她全身闪起了耀眼的圣光,身周无数张塔罗牌上下翻飞,把她紧紧地包裹在了其中。

    万千的尸虻如阴云罩顶,嗡嗡嗡直扑而下,却被她身周的塔罗牌纷纷搅成了一片血肉模糊。

    但是,尸虻的数量实在是太恐怖,扑天盖地,如层峦叠云,根本杀之不尽,斩之不绝。艾尔莎白的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滚而落,身形都有些微微的颤抖。

    她重伤初愈,纵然是有绝世灵药补充元气,此刻却也是感觉筋疲力尽。以这样的情形下去,她绝对坚持不了多久,必将成为这如潮汹涌的尸虻群的口粮。

    艾尔莎白的脸上露出了绝望的神色,身周的塔罗牌也变得滞缓起来,眼看她已是再也无法支持。

    “艾尔莎白,快到我这边来。”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了张横的声音。

    同一时间,张横的手已一把拉住了她。

    “张先生!”

    艾尔莎白脸现狐疑,她不知道张横这个时候还能做什么。

    但是,还没等她后面的话说出来,张横再次厉喝:“快,趴到我背上。”

    “什么?”

    艾尔莎白一震,这回是更加的糊涂了。

    “想活命就趴到我背上。”

    张横再次厉喝,声音中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威严。

    艾尔莎白却是被震住了,她还真从来没见过这个东方男子有如此严厉的时候,下意识地,她不禁有些发愣。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张横粗暴地又是一拉,已把她整个人拉到了身边,一甩手,就向身后扔去。

    “啊,你……”艾尔莎白吃了一惊,却也把她惊醒了过来,连忙双手一搂,紧紧地抱住了张横的脖子,整个人就挂在了张横的背上。

    还没等她调整姿式,陡地,感觉身子一紧,张横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已把她紧紧地束缚在了他的背上。

    “天昏地暗!”

    张横低喝,手指轰然一指,十二巫祖幡赫然现形。

    下一刻,滚滚的黑雾骤然出现,刹那弥漫向四面八方。只是眨眼的功夫,眼前的一切,已被滚滚的黑雾所笼罩,四周的情形,顿时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境况里。

    并没有结束!

    张横双脚一跺,脚下陡地现出了一圈圈奇异的波纹,沙地轰然震动,竟然猛地向下陷了下去。

    转眼间,张横和艾尔莎白两人,就有一半身体陷入了沙中,被前面沙丘上倾泄而来的沙子几乎活埋,只剩下两个脑袋还露在外面。

    “呃,这是干什么?”

    艾尔莎白此刻眼前视野受到了黑雾的影响,根本看不到周围的情形。但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沙子埋住,立刻明白了张横的意图,以为张横这是要借沙子埋身的方法,来躲避那些尸虻。

    一念及此,艾尔莎白不由苦笑,心道真是犯傻了,除非你永远埋在沙下不出来,否则,以尸虻那变态的嗅觉,埋在这沙下,岂能不被它们发现。

    更何况,两人还露出了脑袋,这完全就是自挖坟墓,束手待毙。

    如果身在外面,还可以再抵挡一会,但是,半埋在沙里,这完全只有等死的份了。

    想到这里,艾尔莎白眼睛一闭,也完全不想再有任何的反抗。反正就算拼命,今天也是绝对无法逃脱这数以万千计的尸虻噬咬。

    闭上眼睛,还以为接下来的就是自己露在沙子外的脑袋被无数尸虻叮咬的悲惨下场。

    但是,等了好一会儿,只听到耳边嗡嗡嗡的尸虻飞舞的振动声,却没有任何一只尸虻叮咬上来。

    “呃,这是怎么回事?”

    艾尔莎白又惊又疑,连忙再次睁开了眼睛。

    眼前仍是一片黑雾翻滚,根本看不到四周的情形。但是,依稀却可以看到离自己鼻尖不到一寸的地方,有一个黑乎乎的脑袋,显然这应该是张横的头。自己仍是被他背着,半埋在沙堆中。

    “可是,这是怎么回事,尸虻怎么就没有发现自己两人呢?”

    艾尔莎白这回是更加的疑惑了。

    她曾在教庭的一本古藉中,看到过有关尸虻的记载,据说这东西的嗅觉无比的恐怖,任何生物只要离它们在十里范围内,都能被它们循着气息追踪到。

    眼前这男子虽然布置了一个障眼阵法,但是,仅靠这个阵法,根本无法阻止嗅觉无比变态的尸虻。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尸虻竟然不再攻击自己两人,他到底使用了什么手段?

    艾尔莎白又惊又疑,一时还真有些搞不清状况。

    不过,她毕竟不是普通人,细细一感应,立刻感觉到了异样。

    她只觉,在自己的头脸上,似乎有一层薄薄的膜,把他和自己包裹在了其中。

    现在的情形,她和他就象是被包在一层巨大的茧子里,隔绝了与外界的接触。

    “这是什么膜?竟然如此的神奇!”

    艾尔莎白碧蓝的眼眸不禁一亮,心中的好奇也完全被勾引了起来。

    她那里知道,包裹住他和张横的那层薄薄的东西,哪是什么膜,正是张横身上的魑魅铠甲。

    就在刚才,陷入尸虻疯狂攻击的时候,张横也是意识到,这样下去,后果绝对只有一个死。

    所以,他陡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身上的魑魅铠甲。

    他自然也是知道,尸虻的嗅觉无比的变态,但它们的眼睛却是完全的摆设,基本已是退化到了如同目盲的程度。这也正是它们被称为虻的原因所在,虻与盲差不多音,意思就是说它们是些瞎了眼的虫子。

    因此,要避开它们的攻击,只有断绝它们的嗅觉来源。

    自己的魑魅铠甲,具有极强的延展性,正好把自己全身包裹起来,从而封闭身体的气息。

    一念及此,张横那会犹豫,立刻就动作了起来。

    当然,他也不能甩下艾尔莎白不管,因此,这才会让她趴在自己背上。只是,刚才情况紧急,张横根本来不及对她说明,也就采取了粗暴的方式。

    为了保险期间,张横不但用魑魅铠甲紧紧地包裹住了两人,而且,还施展了天昏地暗的风水阵,以尽可能影响尸虻的感知,并利用自己达到地师的境界,强行把身体大半埋入沙里,以尽可能地减少暴露在外面的身体。

    此刻,天巫之眼的超凡视野,洞察到头顶漫天的尸虻,如同没头苍蝇一样,在空中乱飞,却是完全失去了自己两人的目标,张横的心中总算松了口气。

    只要这方法有效,这回就算是逃过一劫了,那些尸虻嗅不到自己两人的气息,就根本找不到攻击的目标。

    心中想着,张横微微偏转了头来,想看看身后的艾尔莎白情形如何。

    然而,刚一动身体,张横的神情却是陡地一滞,身体也如同是中了定身法一样,完全僵在了当场。

    刚才处于极度的紧张中,根本没有意识到什么。但是,此刻紧张的心情松驰下来,却是马上感觉到了背后的异样。

    一时间,张横整个人僵在那儿,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张先生!”

    艾尔莎白却还是有些后知后觉,并没有感受到此刻的异样。

    然而,当她喊了一声张横,没有听到张横的回音。却是突然感觉前面的张横整个人变得僵硬起来,这让艾尔莎白又惊又疑。

    立刻,她终于感觉到了异样,貌似现在的张横,气息完全乱了,也变得无比的沉重。

    就算艾尔莎白是个傻妞,此刻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的俏脸顿时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而整个人也有些不知所措。

    说实话,做为西方教庭具有特殊身份的女子,她在教庭中有着极高的身份。因此,自从出生以来,她一直被无数人象公主一样对待,却是从来没有与任何一个男子有如此亲密的接触,甚至连手拉手的行为都没有。

    然而,此刻她竟然与这个东方男子,紧紧地贴在一起。再想到刚才,也是他用唇喂自己灵药,那温馨的一幕尤在眼前,唇边似乎还残留着他的气息。

    艾尔莎白整个人也呆住了,一颗芳心突突突地如同鹿撞。

    时间在这一刻象是突然失去了意义,不知是过了多久,好象是刹那,又好象是千百年,张横终于有些回过了神来。

    他下意识地甩了甩脑袋,强自镇定住了心神,目光望向了四周。

    但是,下一刻,他的神情却是刹那变得古怪起来:“呃,这是,这是什么?”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