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7章 禹王宫
    嗡嗡嗡!

    此时此刻,上空的尸虻群仍在盘旋怒舞,发出震天的嗡鸣声。

    但是,让张横感觉不可思议的是:在下方的沙地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涡,正在缓缓地旋转,一团黝黝的光芒,从那旋涡里蒸腾而起,直冲天际。

    “啊,那是门户,死门的门户竟然开了。”

    背在张横背上的艾尔莎白,此刻也看到了沙地上出现的异相,却是不由惊呼。

    昏天黑地的风水阵,刚才已被张横收去。因此,此刻的四周,视野恢复了正常。艾尔莎白立刻从那旋涡散发的气息中,感觉出它应该就是一个门户。

    这让她激动之极。虽然,她也不明白,这个门户怎么会在此刻现形,似乎与这些尸虻有关。

    但是,这个秘境的一切,实在是太诡异,她也无遐去追纠这些。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快点离开这里。不管这个门户通往何处,总比在这群尸虻的包围圈中来得好。

    张横也是这样的想法,不待艾尔莎白再说什么,张横已是双手一指,后土巫祖幡悬浮到了头顶。

    嗡!

    后土的影像浮突而出,一圈圈黄色的光氲刹那弥漫开来。眼前的沙丘地顿时如同是波浪一样翻滚,在两人面前,竟然开劈出了一条沟壑。

    以如今张横达到三品的地师境界,操控后土巫祖幡,利用后土的大地之力,更是得心应手,硬生生地开辟出了一条沙道,蜿蜒地伸向了那个大旋涡。

    张横可不敢有丝毫大意,在这紧要的关头,出任何的差子,若是自己和艾尔莎白身上的气息稍有泄露,只怕遭来的就是成千上万尸虻的攻击。

    因此,他不敢从地面上走,而是直接从沙土下行进。

    望望头顶,见那些尸虻似乎并没什么反应,张横心中松了口气,立刻背着艾尔莎白,向着那大旋涡走去。

    果然,刚靠近大旋涡,一股奇异的吸力传来,两人顿时被吸了进去。大旋涡缓缓转动,两人的身形也渐渐地没入了旋涡的中心处,消失在了这片诡异的沙漠中。

    “哈哈哈,终于来到禹王宫了,天助我也!”

    就在张横两人离开的时候,此时此刻,在一处宏大的宫殿前,冯天仁和冯慧敏却是兴奋之极。

    爷孙俩从湖心的那个旋涡处进入,就来到了一片广阔的空间中。远远的,一座无比宏伟的宫殿建筑,矗立在前面的一座山峰上。

    宫殿占地有数百亩,金壁辉煌,如同是传说中的仙宫一样,让人叹为观止。

    而一块巨大的匾额,就遥遥地挂在宫殿的大门上,赫然写着三个古朴的篆字:禹王宫。

    冯天仁惊喜若狂,不禁哈哈狂笑起来。

    数十年前,他曾随冯家一众人进入秘境,但是,最终在湖心那个地方止步,因为当时随同一起来的所有人都已死绝,而他也身受重伤,这才不得以退了出去。

    之后,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潜心研究,希望再有进入禹王宫一探的机会。

    只是,因为当年的另一半钥匙,被西方教庭的人带走,这个梦想从此几乎就只能成为空想。

    然而,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西方教庭的人主动联系自己这边,要求合作进入秘境。

    现在,他终于站在了这个无数玄学界人梦寐以求的地方,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激动之极?

    更重要的是:他进入了禹王宫的核心,那么,传说中的禹王赶山鞭,岂不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一想到元古圣人大禹王所用的圣器赶山鞭,冯天仁只觉全身的血液都要沸腾了。

    只要得到赶山鞭,那么,他的修为必将再次突破。而且,他也必将成为冯家真正的掌权者。

    要知道,冯天仁是个极有野心之人,对于他目前冯家长老的身份,心中其实并不满意。他一直以为,以他的能力,应该掌管冯家才对。只是因为当年进入秘境探险,受了伤,这才实力有所下降,比不上冯家的那位主事者。

    因此,他心中其实怀着怨恨,以为冯家对他不公,以他曾为冯家做出的功劳,地位应该更高。

    但是,这一切现在都即将改变了,他已进入了传说中的禹王宫。

    “敏儿,走!”

    心中想着,冯天仁已是有些迫不急待,大手一挥,带着冯慧敏向禹王宫走去。

    不过,虽然心中振奋之极,但他却也不敢大意,在这即将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他可不想再有任何的意外。

    所以,思感展开,一边小心翼翼地向前,一边细细地观察着四周,看是不是会有什么隐藏的风水阵势或机关。

    冯慧敏此刻也是兴奋之极,进入了传说中的禹王宫,这也是他的一次大造化。无论能在这里得到什么,他都将成为冯家下一代最耀眼的新星。

    “嘿嘿,冯慧草,这回看你怎么跟我比。”

    冯慧敏脸上露出了一抹得色,心情激动到了极点。

    说实话,对于冯家几位老祖宗,一直从小全力培养冯慧草,他心中充满了妒忌。

    冯慧草不就是因为天生一颗慧心吗?他冯慧敏又那一点比不上她了?

    不过,现在这一切都不用说了,他有了这场大造化,冯慧草又算得了什么?

    跟在冯天仁身后,冯慧敏亦步亦趋地向前走着,目光却是始终不离山峰上的禹王宫。

    从山脚向上,有数百阶白玉雕镂的台阶,每一阶台阶上,都雕刻着奇异的花纹。

    果然如同冯天仁猜测的那样,这数百阶台阶上,仍是隐藏着不少的机关阵势。

    只是,以冯天仁的修为,要破解这些机关阵势,还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渐渐的,两人终于登上了山峰,来到了禹王宫外。

    嗡!

    就在这个时候,在外面的圣湖边,空间突然一阵奇异的扭曲,两个人影,陡地现出形来。

    “啊,我们回来了。”

    看到眼前的情形,艾尔莎白喜难自己,不由惊呼出声。

    不过,刚叫了一声,她猛地意识到了什么,连忙又捂住了嘴,紧张地向四处张望。

    幸好,四周静悄悄的一片,圣湖也依然保持着她离开时的模样,湖心有两个旋涡在缓缓地旋转,周围并没有任何的人影。

    只是,看到湖心镜面上那滴滴的血迹,艾尔莎白的脸色不禁一阵黯然的悲切,这些血迹,正是弗朗德以及布克西他们留下的。

    “禹王像,这就是禹王像。”

    张横的目光却是凝注到了湖边那座雄伟的雕像上,神情刹那变得激动无比。

    下一刻,他又看到了湖心镜面上隐隐约约折射出来的那座宫殿的影像,身形再次剧震:“原来这里竟然真的就是传说中的禹王宫。”

    “张先生,冯家长老冯天仁和冯慧敏已进去了。”

    艾尔莎白脸现焦急之色,目光转向了张横。

    “那我们快走!”

    张横那里还会犹豫,立刻道。

    “好!”

    艾尔莎白身形一闪,带着张横便向湖心的那个大旋涡奔去。两人也迅速地消失在了大旋涡中。

    “他们已到了上面!”

    从大旋涡出来,就到了禹王宫所在的这片广阔的空间,两人立刻远远地看到了山峰上的禹王宫,也发现了已走到禹王宫近前的冯家爷孙。

    “不能让他们先进去。”

    艾尔莎白这回是真的急了,也不管张横怎么说,陡地双手张合,无数的塔罗牌虚影,顿时在她身周翻滚起来。

    “隐者!”

    艾尔莎白低喝,牌影一阵奇异的组合,一张画面上画着一名拄着拐杖的老者赫然现形。

    这张牌正是塔罗牌二十二张大阿那卡牌中的隐者,在她的秘法加持下,却具有特殊的作用,那就是隐身。

    果然,隐者一阵奇异的扭曲,身形变得朦胧起来。

    同一时间,艾尔莎白的身影,也突然变得虚幻一片,渐渐的隐没在了空中。

    当然,她也没忘了张横,在最后隐去身形的刹那,已是一把拉住了张横。

    顿时,两人就这么消失在了山脚下。

    “大禹神王,大禹神王!”

    这个时候,冯天仁和冯慧敏两人,已是走到了山顶的禹王宫前。

    这里是一片广阔的广场,面积足足有上千平米,白玉铺就的地面,光可鉴人。

    站在广场上,可以清晰地看到禹王宫里的情形。

    禹王宫大门洞开,正面就是一座金壁辉煌的大殿,四根盘龙的金柱,华丽之极。

    再往上看,大殿的中央,放着一张白玉的案几,后面的一张巨大的金椅,上面坐着一位身高有数丈的男子雕像,身披黄金甲,头戴黄金冠,一副睥睨天下的凛凛神威,让人望之生畏。

    雕像的手中,左手托着一枚印状物,右手持着一根黝黑的钢鞭。当然,这印状物和钢鞭,不再是外面那座巨大雕像手中的石头镂刻之物,而是闪烁着奇异的光芒,透出一股厚重古朴的气息。

    “镇海印,赶山鞭,天啊!传说中的镇海印和赶山鞭果然在这里。”

    冯天仁浑身剧震,纵然是以他的修为,在看到了这两件上古的圣器,也是感觉难以抑制的震憾。

    刹那的愣怔,冯天仁那里还会迟疑,不由加快了脚步,向着禹王宫里奔去。此刻,他已是最也无法克制心中的激动,想要把镇海印以及赶山鞭拿到手中。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