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8章 虎口夺食
    看到两件上古的圣器,冯天仁和冯慧敏两人激动之极,迫不急待地向前走去,连脚步都有些蹒跚。

    “赶山鞭,竟然真的是赶山鞭和镇海印!”

    大殿的门口,空间一阵微微的荡漾,两个若有若无的人影,也已出现在了那儿,正是张横和艾尔莎白。

    下面的数百阶台阶,原本有着无数的机关和阵势。但是,因为先前有冯天仁爷孙俩开道,所以,早已扫清了一切的障碍。反尔让张横和艾尔莎白两人,毫无阻挡地冲了上来。

    此刻,看到禹王宫中那座雕像手中的两件圣器,张横也是振奋无比。

    他也是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可以看到传说中的上古圣器。

    “海王之矛,教庭遗失的海王之矛果然在这里。”

    艾尔莎白的目光却是凝注到了雕像面前的那张玉案上,在那里,放着一只古朴的石盒。盒子打开着,里面有一杆金光闪闪的短矛。

    一看到这根短矛,艾尔莎白娇躯剧震,差点就从遁形中直接现出身来。因为,她立刻认了出来,那根短矛,正是教庭遗失了许多年的一件圣器:海王之矛。

    传说中无数年前,海王波塞东的圣器海王之矛,不知怎么的,竟然遗失在了东方。

    从此,西方教庭,为了寻找这件上古的圣器,不断地派出圣骑士的远征军,想找回这件圣器。 百多年前,八国联军掩盖下的那队远征军,就是为了寻找它而全军覆没在此。

    现在,艾尔莎白终于看到了这件上古的圣器,如何不让她激动之极?

    “哈哈哈!赶山鞭,镇海印,这都是我的。”

    这个时候,冯天仁和冯慧敏已来到了禹王像的面前,冯天仁最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陡然仰天狂笑起来。同一时间,身形一闪,就飞跃上了那把巨大的黄金椅,想从禹王像的手中,取来赶山鞭和镇海印。

    然而,就在这一刻,异变陡生!

    嗖!

    一声轻微的异响,在冯天仁的身后,一道细如发丝的银线,如同闪电般直射而来。

    嗤啦!

    就在冯天仁堪堪握住赶山鞭的刹那,那根银线已是陡地缠住了赶山鞭。

    嗖!

    黑光一闪,赶山鞭竟然凌空飞了起来,向后直射而去。

    “啊!”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刚刚手指触及赶山鞭的冯天仁,只觉眼前一花,赶山鞭就已飞射而去,刹那消失在了眼前。

    冯天仁一惊,完全被这突然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事给弄蒙了。

    不过,刹那的愣怔,他猛地反应了过来,陡然转头。

    立刻,他看到赶山鞭正凌空飞射,向门口飞去。

    “操,小子,你敢抢我的圣器!”

    冯天仁这回是真的要暴走了,他是做梦都不会想到,此时此刻,会有人与他抢夺赶山鞭。

    而且,已是到手的圣器,在最后一秒被人抢走,这无疑就是虎口夺食。

    冯天仁整个人都要爆炸了,神情刹那变得狰狞无比,一张脸也因为极度的愤怒而扭曲变形。

    他那里还会犹豫,怒喝一声,身形如同是苍鹰一般,腾空而起,直向宫殿门口的阴影冲去。

    他已发现了躲在宫殿门口抢他赶山鞭的张横。

    若换在平时,以冯天仁的修为,自然是早就应该觉察到四周气场的变化,从而立刻发现张横和艾尔莎白的潜入。

    但是,刚才冯天仁完全处于一种极度的兴奋中,那里还会注意到四周的细微变化。更何况,他是做梦都想不到,进入了死门的人,还能再次出来。

    所以,对于张横和艾尔莎白的到来,他是丝毫未觉。

    直到此刻,赶山鞭被人夺走,他这才猛然醒悟过来。

    “哈哈,老家伙,谁说这东西是你的?”

    张横大笑:“天下奇宝,有德者居之,你这老家伙何德何能,敢把这上古圣器居为己有?”

    刚才,就在冯天仁要取得赶山鞭的时候,张横要想冲过去与他争夺,已是来不及了。

    不过,张横灵机一动,立刻想到了自己手中的伏以神尺。

    当日在华老家中,张横曾用伏以神尺尖端的天蚕丝钓起了古井中的极阴灵魄,所以,他立刻故计重演,甩出了伏以神尺上的天蚕丝,缠住了赶山鞭,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抢先一步,夺得了赶山鞭。

    此刻,看到冯天仁气急败坏地追来,张横心中大快。但他却也不敢大意,一边嘲笑着冯天仁,以便更加地激怒这老家伙,一边却是真元巫力运转,注入了手中的赶山鞭,想趁机把这上古圣器认主。

    嗡!

    赶山鞭光芒大作,鞭身嗡然狰鸣,鞭身上的无数符篆顿时奇异地曲扭摆舞起来,似是活过来了一样。

    “啊,小子,尔敢!”

    冯天仁惊怒交加,他那里能看不出来,赶山鞭发生的异相,是眼前这小子想要抢宝认主的节奏。

    然而,他岂容这样的事发生。刹那,冯天仁身形陡然加快,全身陡地腾起了一圈暗芒,整个人如同鬼魅般狂扑而至。

    轰!

    人影未到,一股扑天盖地的威压已是轰然压来。

    “老家伙!”

    张横身形一滞,不禁脸色微变。

    虽然张横已达到三品初阶,但是,与冯天仁这个早已达到三品顶峰的高手相比,仍是相差了一大截。

    要知道,修为越到后面,每一阶之间相差的力量,更是有如鸿沟。

    虽然张横与冯天仁之间同处三品,一个是初阶,一个是顶峰,说起来也就是相差两个小阶。

    但是,这两个小阶,力量却有着天壤之别。许多人在三品之后,每进一小阶,那都是需要进过十数甚至数十年的积累。

    此刻,就显现出了双方修为的底蕴。张横在冯天仁的威压之下,竟然心胸窒堵,几难呼吸。

    “老家伙,哥们可没功夫跟你玩。”

    张横那会迟疑,也顾不得让赶山鞭认主了,身形一闪,就向禹王宫外逃去。

    开玩笑,与这变态硬拼,张横可没那么傻。

    “那里走,小子,把东西留下。”

    冯天仁咆哮怒吼,暴跳如雷,紧追着张横就冲了出去。

    “啊!你竟然还活着?”

    禹王宫里,冯慧敏这个时候也发现了情形不对。一转身,正好迎上了冲入宫殿的艾尔莎白。

    但是,一看到艾尔莎白,冯慧敏却是被吓了一跳。他可是亲眼看到艾尔莎白被他爷爷一掌击入了死门。

    按爷爷的说法,一入死门,绝无生望。

    那么,这洋妞怎么突然会出现在这里?

    “去死!”

    艾尔莎白此刻也是发了狠,那里会理会冯慧敏的惊讶,陡地双手张合,无数的塔罗牌虚影,化为滚滚的光流,就向冯慧敏攻击了过去。

    “啊!你这洋婆子!”

    冯慧敏大惊,也顾不得什么了,怒吼一声,双手急划,天机笔现形,嗤啦划出一道极光,与艾尔莎白斗在了一起。

    “姓冯的,去死!”

    艾尔莎白娇喝,她对冯慧敏如今已是恨之入骨。

    这次与冯慧敏合作,最终却被冯天仁暗算,自己一起来的几名伙伴全部死在了这里。可以说,冯慧敏就是这次事件的阴谋者。

    所以,她那里还会留手,完全是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洋婆子,妈的!”

    冯慧敏越打越心惊,身形不由自主地向宫殿外退去。

    他的修为本就不如艾尔莎白,现在又被这洋妞不要命的打法所迫,他那里还有还手之力。

    如果不是艾尔莎白重伤初愈,又在下面刚与尸虻群恶战一场,透支了大半的体力。只怕冯慧敏早就被艾尔莎白给打得屁滚尿流了。

    不过,纵然如此,他也已是支持不住了。

    “洋婆子,有种的你来。”

    冯慧敏那肯把小命丢在这里,陡然一记猛攻,逼退了艾尔莎白,身形却是不进反退,一下子冲到了禹王宫外。

    暗中估量不是这洋妞的对手,冯慧敏准备先走为上,只要爷爷在,这洋妞还是逃不出去。

    所以,他先脚底抹油,跑到了外面。

    艾尔莎白心中虽然恨意冲天,但她却也没忘了自己这次来此的目的,一见冯慧敏逃走,也顾不得去追他,一闪身,已是冲到了玉案前,一把拿起了玉案上的那只木盒。

    手一探,木盒中的那把金色短矛已握在了手中。

    “真的就是海王之矛,我终于找到这件遗失了无数年的圣器了。”

    艾尔莎白悲喜交加,整个人都微微颤抖起来。

    她可以清晰地感应到,这柄短矛内,蕴含着一股极其强悍的圣光之力,这正是他们西方教庭圣物才具有的特殊力量。

    为了这件教庭的圣物,百多年前,一支两千人的圣骑士远征军葬身于此,数十年前,她父亲和一众同伴也几乎全部丧命。

    现在,她终于得到了海王之矛,完成了父亲生前的遗愿,更是替教庭找回了圣器。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她兴奋之极?

    “小子,今天就算是你跑到天涯海角,老夫也绝不会放过你。”

    山下,张横和冯天仁一逃一追,两人打得火热。

    张横却是暗暗叫苦。冯天仁的身法实在是太变态,如附骨之蛆,张横根本无法逃离他的追杀。

    如果照这样的情形下去,后果绝对的严重,只怕自己非得给这老家伙逼入死境不可。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