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9章 生死一搏
    现在的张横,形象确实是有些不堪,嘴角流着汩汩的鲜血,脸色也是惨白之极。

    被冯天仁追杀,好几次,张横不得不与他硬拼。但是,两人之间相差的修为境界,却是让张横吃了大亏。仅仅只是拼了三掌,张横就受了内伤,如果不是靠着伏以神尺和十二巫祖幡的加持,只怕现在就得被冯天仁追上。

    “这可怎么办?这样下去绝对不行,肯定要被这老家伙逼入绝境。”

    张横心急如焚,脑海中却是电念急转,想着该如何摆脱冯天仁。

    陡地,绝境这两个字,猛然似是触动了什么,张横的眼眸骤亮。

    “小子,去死,今天老夫必将你粉身碎骨。”

    冯天仁此刻仍是处于极度的暴怒中,一边叫嚣,手下丝毫不留情,轰轰轰地就向张横发出了攻击。

    “哈哈,老家伙,哥们不跟你玩了。”

    张横大笑,伏以神尺轰然一指:“昏天黑地!乾坤挪移!”

    顿时,四周滚滚的黑雾汹涌,眼前刹那陷入了一片黑暗里。

    “米粒之珠,也放毫光。”

    冯天仁厉啸,双手急舞,大袖刹那暴鼓如风,四周也陡地卷起了漫天的狂风。

    转眼间,张横布下的昏天黑地阵势,被冯天仁破得一干二净。

    但是,当他凝目四望,此刻却那里还有张横的身形,只有不远处的头顶上,那个大旋涡中正荡起层层涟猗。

    “小子,想逃!哇呀呀,气死老夫了!”

    冯天仁怪叫,身形猛然怒射而起,冲向了那个大旋涡。

    大旋涡正是刚才他们进入的生门,他已看出来了,张横正是趁着阵势的掩护,从生门逃了出去。

    此地秘境的布置非常的巧妙,每一处门户分生死两门。而生门是双向可以通行,死门却只能单向进入。

    也就是说,生门所在的门户,可以进来,也可以出去。

    张横就是从刚才进来的生门大旋涡里,直接窜了出去。

    “爷爷,救命!”

    冯天仁刚要紧追而上,这个时候,身后远远地传来了冯慧敏的声音。

    “敏儿?”

    冯天仁一怔,眼角一瞄,脸上再次现出了怒色:“无用的东西。”

    不错,现在的冯慧敏确实是狼狈之极,身上有好几处伤势,前胸衣襟上,更是有一大滩鲜血,显然是受了很重的伤。

    再向他身后望去,便看到艾尔莎白手举一根金色的短矛,厉喝着紧追不舍。

    艾尔莎白在得到海王之矛后,立刻就从禹王宫里追了出来,冯慧敏本就不是她的对手,现在她手中有了海王之矛的帮助,更是不如。

    因此,两人一动手,冯慧敏便受了重创,这才不要命地逃了过来,想让他爷爷救命。

    看到这样的情形,冯天仁又惊又怒,更是对冯慧敏充满了恨铁不成钢的怨气。

    不是吗,在这紧要关头,冯慧敏不但没有能给他一点的帮助,反尔是处处拖累他。这如何不让冯天仁又恨又恼?

    心中虽然愤怒,但冯慧敏终究是他最宠爱的孙子,他却也不能不管。

    “小辈,尔敢!”

    冯天仁一声怒喝,手中一道极光就朝着艾尔莎白狂射了过去。同一时间,身形一闪,已拉住了冯慧敏,朝着上方的大旋涡狂窜而去。

    他可没时间与艾尔莎白纠缠,现在他只想快点追上张横,把赶山鞭抢夺过来。

    轰隆!

    圣湖的湖心镜面上,一阵涟猗荡漾,冯天仁带着冯慧敏狂冲而出。

    “小子,那里跑!”

    一出湖心,冯天仁立刻看到张横正向湖边跑去,他那里还会犹豫,手一抛,已把冯慧敏摔到了一边,身形怒闪,整个人陡然现出了无数的幻影。

    在下面的禹王宫内,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压制了他的修为,让他无法全力施展。

    此刻,他一冲上湖心,顿时感觉身上的压力消失,冯天仁心中大喜,立刻施展了他的绝技:神马超!

    冯天仁在江湖中被人称为神马超,就是因他这一手身法绝技而来,可以说,在整个玄学界,光论身法,还真没人能出其之右。

    嗡!

    空间微漾,幻影迭起,冯天仁的身影变得如同鬼魅般虚幻。

    下一刻,当他的身形再次凝实的时候,已是出现在了张横的身后。

    “去死,小子!”

    冯天仁暴喝,一掌就朝张横背心拍了过去。

    “擦,这老家伙太变态了。”

    张横大骇,他也是做梦都想不到,一走出禹王宫所在的地方,这老家伙的身法变得更加的恐怖。

    此刻,要想再躲,已是绝无可能。

    “拼了!”

    张横怒吼,陡然转身,左手伏以神尺一圈一划,以灵蛇戏的技击之法,直斩冯天仁的手掌,右手赶山鞭轰然怒舞,就朝他脑袋上砸了过去。

    赶山鞭现在还没被张横掌控,只能当普通的武器来使用。但以赶山鞭的材质,要是被它砸上,也绝对能把冯天仁的脑袋砸个西巴烂。

    “天机盾!”

    冯天仁怒啸,全身光芒大耀,刹那在身前形成了一面光盾。同一时间,手掌轰然怒舞,依然直击张横。

    轰!

    劲气横逸,空间振荡,张横的伏以神尺和赶山鞭,轰然砸在了他的天机盾上。

    张横浑身剧震,只觉一股大力陡地传来,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几乎就欲直喷而出。

    并没有结束!

    冯天仁的手掌,此刻已是狂拍而至,向着张横的胸口怒击轰来。

    要是被他直接拍中,只怕全身的骨头都得粉碎。

    张横大骇,强自压抑住伤势,右手赶山鞭一横,拼起最后的力量,挡住了击来的手掌。

    刹那,鞭掌相击,张横虎口崩裂,却那里还能握得住赶山鞭,嗖地一下,就被冯天仁那恐怖的掌力,一掌给击飞,向空中直抛而去。

    “哈哈,小子,赶山鞭就是老夫的。”

    冯天仁狂喜,他的目的就是赶山鞭,对于张横还真没怎么放在眼里。

    所以,他也顾不得别的了,身形狂窜而起,就欲把落下来的赶山鞭接到手中。

    但是,异变陡生。

    嗖!

    一道银光骤然射来,猛地缠住了冯天仁的脚脖子,把他跃起的身形,硬生生地往下拉去。

    张横再次释放出了伏以神尺上的天蚕丝,把他硬生生地拉住,以阻止他夺取赶山鞭。

    不仅如此,天蚕丝一缠住冯天仁,张横丝毫没有迟疑,身形一闪,猛地纵身跃向了死门所在的那个大旋涡。

    张横之所以要从禹王宫中逃出来,就是因为,刚才他突然想到的绝境这两个字,让他灵机一动,有了对付冯天仁的办法,那就是把冯天仁拖入死门中,让那里的凶兽来对付这老家伙。

    所以,此刻抓住机会,张横那里会放过,拼命地扯住天蚕丝,要把冯天仁一起拖入死门里。

    “小子,找死!”

    冯天仁怒不可歇,他是做梦都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张横还会拼命缠住他。

    他双掌轰然怒斩,想把缠住他的那根银丝斩断。

    但是,天蚕丝虽然细如发丝,可是却是坚韧无比。纵是冯天仁修为恐怖,一时半会想挣脱它的束缚,却也是绝不可能。

    因此,他的身形,不由自主地就被张横拉动,拖着向那个死门所在的大旋涡摔去。

    “啊,爷爷!”

    被摔在一边的冯慧敏,看到这样的情形,不禁惊呆了,凄厉地叫喊着,向冯天仁奔去,想帮他爷爷。

    “浑蛋,还不快把赶山鞭收起来。”

    看到冯慧敏跑来,冯天仁不喜反怒,厉声喝道。

    在冯天仁的心目中,上古圣器赶山鞭比任何事都重要,所以,看到孙子本末倒置,确实是又惊又怒。

    “呃,爷爷!”

    被冯天仁一喝,冯慧敏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转向了赶山鞭,一把扑过去握在了手中。

    顿时,冯慧敏整个人都兴奋的颤抖起来,他是做梦都不会想到,他还有可以拿到上古圣器赶山鞭的机会。

    “姓冯的,去死!”

    正是时,生门的大旋涡轰然怒振,艾尔莎白也从里面窜了出来。看到冯慧敏拿到了赶山鞭,她也是不由大吃一惊。

    艾尔莎白那会迟疑,手中海王之矛一挺,就向冯慧敏扑去。

    “啊呀,爷爷,救命!”

    冯慧敏的兴奋劲顿时如同泼了一盆冷水,忙不迭地转身就跑,他现在对艾尔莎白已是有阴影了,充满了忌惮。

    “小辈,找死!”

    冯天仁怒喝,掌中光芒暴耀,立刻向艾尔莎白发出了攻击。

    “张先生!”

    艾尔莎白这时也总算看清了场中的情形,却是不由大惊失色。

    此时此刻,张横的一半身体已没入了死门的大旋涡中,但他仍是拼命地在拉扯天蚕丝,要把冯天仁一起拖下去。

    冯天仁一边奋力抵抗,一边还在帮着冯慧敏攻击艾尔莎白,场中的情形确实是混乱到了极点。

    但是,他这一分心,却是身形猛然向后倒退而去,向着死门所在的大旋涡摔落。

    他终究还是被张横的天蚕丝所拉扯,一起摔向了死门。

    嗡!

    层层涟漪荡起,张横和冯天仁的身形,刹那消失在了死门里。

    “啊,张先生!”

    艾尔莎白娇躯剧震,脸色也是刹那煞白一片。

    她与张横是刚从死门中出来的,自然最清楚死门那里的恐怖。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张横竟然会拖着冯天仁,一起摔入死门中。

    “这可怎么办?”

    艾尔莎白脸现惊惶。

    张横和冯天仁一起摔入死门,先不说死门里那些恐怖的凶兽,就算只是冯天仁这个大敌,也足以让张横死无葬身之地。

    陡地,艾尔莎白咬了咬牙,猛然做出了一个让人震憾的决定来。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