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0章 性情如是
    “张先生!”

    艾尔莎白一咬牙,再也顾不得什么,纵身向死门的大旋涡跳落。

    担心张横会遭到冯天仁的伤害,想到自己在死门之地,曾受他的许多恩惠,艾尔莎白最终决定,再回死门,一起与张横对付冯天仁。

    两人联手,生的机会就会多许多。

    “爷爷!”

    这个时候,冯慧敏也回过了神来,当他看到自己的爷爷冯天仁,竟然被张横一起拖下了死门的入口,不禁大惊失色。

    然而,当看到艾尔莎白也跳了下去,他却是刹那被震憾在了当场。

    续尔,冯慧敏却哈哈哈地疯狂大笑起来:“这是我的了,上古圣器赶山鞭,是我的了,哈哈哈!”

    望着手中古朴厚重的赶山鞭,冯慧敏状若疯狂。

    现在,所有人都进入了死门,这个地方只剩下了他一人,而他手中却握着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上古圣器赶山鞭。

    这也就是说,如今这件传说中大禹神王治水用的圣器,已是他囊中之物。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他惊喜若狂?

    “哈哈哈,有了这圣器,冯家还有谁能比得上我?”

    冯慧敏兴奋的一张脸都扭曲了:“我就是今后冯家之主,哈哈哈!”

    疯狂地大笑了半晌,好不容易这才收住了笑声,冯慧敏目光复杂地望了一眼那个死门所在的大旋涡,却是转身就向外奔去。

    现在,他也管不了他爷爷了,自己得到了这上古圣器赶山鞭,必须得马上离开这里。

    他可没忘了,禹王崖只有在退潮的时间内,才会露出水面。一旦涨潮时间一到,就会被淹没入海水下,到时,想出去都不可能了。

    看看现在的时间,已是差不多就要涨潮了,他那里还愿再呆在这里。

    至于他爷爷冯天仁,他此时也无法顾及,只能看爷爷他老人家自己的造化。反正能抢得上古圣器赶山鞭,就算他爷爷死在这里,也是死得其所。

    心中想着,冯慧敏身形迅速地奔向了出口处,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了圣湖这边。

    轰!

    张横身形摔落死门,眼前一阵光怪陆离,当再次恢复视野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正是那个怪石嶙峋的洞穴,而且,摔落的地方,也正是上回艾尔莎白落下时的所在。

    张横心中早有准备,身形未落,手腕一抖,已把伏以神尺上的那根天蚕丝收了回来。

    他可不想在拖下了冯天仁之后,还与这老家伙绑在一起,那可就是自寻死路了。

    与此同时,张横手指陡然一指,十二巫祖幡赫然现形,悬浮到了空中:“十二地支捆仙阵!”

    张横低喝,使出了当日困住魑魅的阵势,他这是要对冯天仁打个措手不及,以便为自己逃跑争取时间。

    果然,阵势刚刚布下,空中又是一阵涟漪荡起,冯天仁也从上面掉了下来。

    但是,他身在空中,还完全没搞清下面的状况,便觉眼前一阵炫光闪耀,身周的空气陡地象是被凝滞了一样,他整个人就这么凌空僵化在了当场。

    “小子,敢阴老夫。”

    冯天仁大怒,立刻意识到这是着了张横的道。

    “破!”

    冯天仁暴喝,全身极光暴耀,整个人刹那如同是一轮小太阳一样,轰然怒旋狂舞。

    不过,如今张横利用十二巫祖幡结成的十二地支捆仙阵,自然不是以前可比,纵然冯天仁已达到了三品的顶峰,也休想一时半会就从阵中挣脱。

    “哈哈,老家伙,你慢慢玩,哥们不陪你了。”

    张横争取的就是这片刻的时间,所以,他那里还会迟疑,闪身就走。

    然而,刚一转身,突然感觉到上空又是一阵能量的波动,似乎又有人进入了死门里。

    “怎么是那洋妞,她怎么也下来了?”

    张横抬头一望,立刻看到了正摔落下来的艾尔莎白,这让他不禁大是诧异,他怎么也没想到,艾尔莎白竟然还会再次回这死门之地。

    刹那的愣怔,张横的心头却是轰然剧震,他立刻明白了艾尔莎白的意思:这洋妞是为了自己而跳下来的。

    一念及此,张横的神情急剧地变化起来,一种莫名的感动也刹那充塞心神。

    张横怎么也没想到,这个高傲的洋妞,竟然还是个有情有意的女子。

    “艾尔莎白,快过来!”

    心中想着,张横立刻向艾尔莎白大叫。

    已是第二次进入死门之地,艾尔莎白自然也是有了经验,因此,她此刻丝毫没有惊慌,身在半空,目光扫过四周,已看清了场中的情形。

    “张先生,我来帮你了!”

    目光望到了张横,艾尔莎白脸上露出了惊喜,身形一晃,向着张横这边飘落下来。

    “快走!”

    张横一把拉住了她:“我那阵势困不了老家伙太久。”

    说着,已是拉着艾尔莎白向前狂奔。

    但是,两人还没奔出几步,四周的黑暗处,一阵呱呱的怪叫,一大群海蛤再次从旁边窜了出来。

    “让那老家伙去跟它们玩!”

    见艾尔莎白跃跃欲试,想斩杀这些海蛤,张横连忙阻止了她。

    张横自然知道,艾尔莎白先前在海蛤王那儿,差点受辱,所以,对这些玩意,充满了恶感。

    但是,此刻后面有强敌,张横可不想节外生枝。所以,立刻摧促艾尔莎白。

    “伏以点星,星海迷途!”

    张横低喝,手中伏以神尺一指,星芒暴耀,已是在四周布下了一个迷幻风水阵。

    艾尔莎白自然也不是个不懂事理之人,立刻配合张横施展了她的塔罗牌秘法,以隐者的遁形之术,迅速隐没在了迷幻阵中。

    海蛤群顿时怪叫起来,它们已失去了张横两人的影踪。

    “小子,那里跑!”

    这个时候,冯天仁已从十二地支捆仙阵中挣脱了出来,他一再被张横暗算,此刻已是暴跳如雷,全身气势狂涨,携着轰隆隆的风雷之势,就直奔了过来。

    刹那,他就撞入了海蛤群里。

    呱呱呱!

    海蛤群怒啸,一只只海蛤朝着冯天仁狂扑了过去。

    “妈的,连你们这些畜生都跟老夫作对。”

    冯天仁这回是真的要爆走了,双眼中杀机大盛,已是轰然大打出手。

    刹那,场中污血狂溅,惨号连天,这些海蛤遭了殃,在冯天仁强悍的力量下,完全就是屠杀。

    “嘿嘿,老家伙,你就好好跟这些畜生玩吧!”

    见冯天仁硬闯海蛤群,张横心里偷着乐,冯天仁越是失去理智,越能给他争取到时间。

    当下,两人借着隐遁之法,迅速向前狂奔而去。

    好一会儿,总算冲出了这片空间,眼前又出现了连绵的沙丘地,他们已是回到了那片诡异的沙漠。

    两人的神情顿时变得凝重起来,他们可没忘了,这里有恐怖的尸虻。

    “张先生!”

    艾尔莎白的美眸望向了张横,神情有些怪异:“我明白了,你把冯天仁一起拖下死门,就是为了让这里的尸虻对付他。”

    “嗯,是的。”

    张横点点头,却有些责备地道:“其实,艾尔莎白小姐,你不应该下来。”

    语气虽然有些责备,但张横的心中仍是充满了感动。

    经历过尸虻的恐怖场面,艾尔莎白还能毫不犹豫地再次下来陪自己历险,这足以说明这个外国洋妞是个知恩图报,也是个挚情挚意的性情中人。

    “对不起,张先生,我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想到了冯天仁可能会伤害到你,你一个人对付不了他,所以,这才跟着跳了下来。”

    艾尔莎白脸上浮起了一抹惭愧之色。

    清楚了张横的意图,她现在也是已然明白,貌似她这次下来,确实是鲁莽了,不但帮不了张横,而且还会再次成为张横的累赘。因此,她心中还真有些愧疚。

    再想到要避开尸虻攻击的那种旖旎姿式,她的俏脸又是一阵娇羞难忍,望向张横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异样。

    “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艾尔莎白小姐。”

    正心中莫名,这个时候,张横却是突然握住了她的手,向她慎重地道。

    “呃,张先生!”

    感受着张横灼灼的目光,艾尔莎白娇躯一震,芳心也陡然突突突地跳得厉害。

    “小子,那里跑!”

    正是时,远远地又传来了冯天仁的声音。

    两人陡地一惊,此刻他们仍是处于遁形中,而且也已跑入了沙漠地里,相隔冯天仁有数里的距离。

    但是,绕过一座沙丘,隐藏在后面,两人还是看到了冯天仁此时的情形。

    这老家伙现在浑身是血,神情更是狰狞之极,状若疯狂。

    他硬生生地从海蛤群里杀出来,现在已是完全爆发了凶性,形如一个恶魔。

    望望眼前层峦起伏的沙丘,一时竟然找不到张横和艾尔莎白的影踪,冯天仁不禁气急败坏。

    不过,他那里肯就这么放过张横,陡然手指一指:“神马超然,搜天索地!”

    嗡!

    一圈奇异的波纹从他全身猛地荡漾开去,四匹虚幻的骏马的影子,也陡然奔向了四个方向,刹那间消失在茫茫的沙地里。

    神马超然,搜天索地,正是冯天仁所修练的一项秘法,可以把意念拟化为四匹神马,在瞬息间搜遍方圆十里范围,只要被他意念所锁定,绝对逃不脱他的追踪。

    果然,稍息之后,他的意识里立刻传来了一幅影像,正是张横和艾尔莎白隐藏在一座沙丘后的情形。

    “小子,看你这回怎么死。”

    冯天仁脸上露出了一抹残忍之色,长啸一声,身形刹那如同是鬼魅般变得虚幻,向着张横和艾尔莎白藏身之处,飞速地奔了过去。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