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1章 圈套
    “我们被那老家伙发现了。”

    张横神情一凛,连忙一拉艾尔莎白,就欲转身再跑。

    他原本是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借着这片沙漠广阔的范围和复杂的地形,与冯天仁玩躲猫猫,直到把那些尸虻群引来。

    那知,这老家伙的修为竟然如此恐怖,在这样的复杂地形中,仍是能这么快发现自己两人的行踪,这确实是出乎了张横的意料。

    现在,他也只有拼命再逃的份。

    然而,刚刚站起身形,张横和艾尔莎白的脸色却是骤然而变,嘴中也发出了一阵惊呼:“尸虻群,这些玩意竟然已感应到了这里有生人出现。”

    不错,此时此刻,在前方的沙漠空中,一大片阴云正扑天盖地地朝着这边飞来,嗡嗡嗡的异响如同是飞机起飞发出的轰鸣,情形确实是有些恐怖。

    这片阴云,不是尸虻群又是什么?

    “快,躲起来。”

    张横猛地一拉艾尔莎白,他可不想再与这些可怕的玩意斗上一场了。

    “嗯!”

    艾尔莎白点点头,俏脸却已是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她自然知道张横所说的躲起来的意思,那就是让她再次象上回那样,背到他背上。

    不过,她也知道现在是情非得以,所以也顾不得羞涩了,连忙又趴到了张横背上,象八爪鱼一样,紧紧地缠在了张横背后。

    张横一声低喝,再次用魑魅铠甲把两人给包裹住,身形也轰然一声,一大半埋入了沙里。

    两人刚刚藏好,这个时候,天空中的尸虻群已嗡嗡嗡地飞临到了头顶。

    尸虻的嗅觉确实是变态,就在张横他们进入这一片沙漠的刹那,就被它们感应到了生人的气息。这才立刻飞了过来。

    只是,飞到此处,它们却是失去了张横和艾尔莎白两人的任何气息感应,许多尸虻如同是没头苍蝇一样,嗡嗡嗡地在上空打着转,似是仍不死心,还想找出刚才感应到的生人气息。

    不过,有一大半的尸虻群,却是朝着那边的冯天仁狂冲了过去。

    尸虻本是对鲜血特别的敏感,冯天仁从海蛤群中硬杀出来,身上沾满了海蛤的血污,却是成为了尸虻群最大的目标。

    “这是什么玩意?”

    冯天仁此时也看到了天空中出现的这片阴云,不由脸色微变,一种危险的警兆从心头升起。

    但是,还没等他看清天空中的阴云是什么东西,嗡嗡声大作,无数的尸虻陡然俯冲而下,向他狂扑过来。

    “不好,是尸虻,这里怎么还会有这种元古的灭绝异种?”

    冯天仁大骇,他终于也认出了那些东西是什么,身形都不禁轰然剧震。

    以他的见识,如何能不知道元古异种尸虻的恐怖。只是,他做梦都想不到,这早已灭绝的凶物,竟然在这死门之地还会存在。

    嗡嗡嗡!

    万千尸虻狂扑而下,如同是一片阴云,刹那笼罩住了冯天仁。

    “去死!”

    冯天仁暴喝,现在他也只有拼命的份。立刻体内真元疯狂运转,全身光芒骤耀,层层叠叠的天机盾现形,把自己包裹得风雨不透。

    他可不敢让这东西碰触身体,要是被它们钻入体内,那他这条老命算是交待在这里了。

    噼噼叭叭,噼噼叭叭!

    尸虻群狂飞怒舞,轰然俯冲而下,却是刹那撞在了冯天仁身周怒旋狂转的天机盾上。

    顿时,尸虻群如同是被搅肉机搅动,如雨而下,碰触到天机盾的尸虻,刹那摔落了一地。

    但是,这些东西却根本不知死为何物,前扑后续,疯狂地向冯天仁扑来。

    只是一会儿功夫,冯天仁的身周地上,已是铺满了厚厚一层尸虻的碎尸烂肉。

    然而,尸虻群的数量实在是太恐怖,杀之不尽,斩之不完。远远望去,那边的沙漠空中,黑压压的一片,仍有无数的尸虻群正向这边飞来。

    冯天仁纵然是修为强悍,此刻额头上也是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心中的惊骇更是无以复加。

    以这样的情形下去,就算他是个铁人,也得被这无穷无尽的尸虻群给啃成骨头碴子。

    “小子,你敢暗算老夫,老夫就算是死,也得拉你垫背。”

    陡地,冯天仁猛然反应过来,发出了一阵如同野兽般的咆哮。

    他此刻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刚才张横会死拖着他一起进入死门,原来是想利用这里恐怖的尸虻群来对付他。

    不是吗?在他的感应中,远处的张横和艾尔莎白,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身体半埋在沙中,竟然没有一只尸虻去攻击他们。

    这让他陡然醒悟,张横他们是有应付尸虻群的手段,而他现在却是成了这群尸虻群的攻击目标。

    这也就是说,他完全是落入了张横的圈套。

    一念及此,如何不让冯天仁暴怒之极。

    轰!

    冯天仁终于爆发了,他身周的天机盾一阵狂转,如同是风车般怒旋起来。身形更是陡然向前狂奔,朝着张横他们冲了过去。

    正如他所想的那样,就算是死,也得拉张横他们垫背。所以,他要在被尸虻群啃成白骨前,杀了张横。

    “这老家伙发狠了。”

    远远地看到冯天仁的举动,张横脸色骤变,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图,心中暗道不妙:“快走。”

    但是,张横现在所能行进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尤其是他必须利用地师掌控地脉之气的力量,在沙地中开辟行进的路线,速度也就跟普通人行走差不多。与冯天仁那快若奔马的身形相比,完全就是蜗牛在爬。

    果然,只是一会儿功夫,冯天仁的身形已近在百尺之外,他丝毫不停留,陡然再次怒啸,身形腾空而起,凌空朝着张横和艾尔莎白扑了下来:“小子,去死,老夫要把你碎尸万段。”

    “轰隆隆!”

    一股惊天的威压轰然压来,冯天仁这回是拼了老命,准备一击把张横两人斩杀。

    “不好!”

    张横心头大凛,但此刻要想再躲,已是绝无可能,不由猛一咬牙:“老家伙,拼了!”

    心念一动,紫金法杖赫然显形,一股古老而苍桑的气息,刹那弥漫开来。

    “巫神借法,天地玄黄!”

    张横长身而起,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全身一股凛凛的神威轰然暴涨,紫金法杖更是暴射出了耀眼的金光,如同一轮烈日。

    咔喇喇!

    大地震动,天地翻转,四周的沙地仿佛是突然刮起了龙卷风,轰隆隆的黄沙,狂卷怒舞,刹那凝成了一条沙龙,迎着狂扑而来的冯天仁怒噬而去。

    在这紧急关头,张横不得不祭起了巫神法杖,准备与这老家伙拼命。

    “张先生,我们联手!”

    耳边传来了艾尔莎白的急呼,背后陡地一松,艾尔莎白不待张横回答,已是身形猛然跃出了沙坑。

    “阿加达尔毕毕啵!”

    艾尔莎白娇叱,手中海王之矛轰然怒指,全身也刹那闪起了耀眼的圣光:“海王神矛!”

    隆隆隆!

    一声闷雷轰然响彻,天地为之一暗,在艾尔莎白的身后,突然涌起了滚滚的怒浪虚影,仿佛这一刻,天河倒泄,倾天而落。

    眨眼间,滚滚的怒浪化为了一根擎天巨矛,就朝着冯天仁狂刺而去。

    这正是艾尔莎白在获得海王之矛后,得它认主,如今能发挥出的最强攻击—海王神矛!

    喀嚓!

    一声似是天地被撕裂的异响响起,空间陡然出现了奇异的扭曲,一条沙龙,一柄浪矛,轰隆隆携着风雷之势,就这么撞向了冯天仁。

    “去死!”

    冯天仁怒吼,身周的天机盾已层层叠叠地加持到了百多面,凝成了如同山岳般的光盾,直扑而落。

    下一刻,双方狂撞在了一起。空间出现了刹那的凝滞,几秒钟后,这才爆起了一团耀眼的光芒,续尔才是惊天动地的巨响。

    双方撞击的中心处,已完全看不到了,被一股骤然蒸腾而起的风暴所淹没。

    轰轰轰!

    大地在震动,天空在震动,这个世界仿佛要崩溃了一样,剧烈地摇晃起来。

    天空中黑压压的一片尸虻群,刹那被卷入了其中,瞬息间便化为了乌有。

    好半天,这极度狂暴的空间,才渐渐平息下来,滚滚的沙尘中,,现出了张横和艾尔莎白的身影。

    不过,此时此刻的两人,形象却是悲惨之极,胸口一大滩鲜血,嘴角更是汩汩地流着血渍,身体直接就瘫软在了地上。

    然而,两人的目光却是死死地望着前方。半里之外,冯天仁正摇晃着站立起来,目光怨毒地注视着两人。

    刚才的一拼,冯天仁纵然修为达到了三品的顶峰,但是,在张横和艾尔莎白的联手下,尤其是两人同时祭起了巫神法杖和海王之矛这两件东西方的圣器,却是拼了个两败俱伤。

    此时此刻的冯天仁和张横他们,全部都是重创,个个口吐鲜血,没有了再战之力。

    “小子!”

    冯天仁又惊又怒,他是做梦也没想到,这两个小辈联手竟然会如此的强悍。

    不过,他如何肯甘心,陡然又是狂喷一口鲜血,脸上现出了狰狞的怨毒:“去死,老夫就算消耗十年功力,今天也要把你们碎尸万段。”

    嗡!

    冯天仁眉心猛地腾起了一点诡异而阴森的黑焰,一股力量,也轰然从体内爆发而出。

    这一刻,他竟然不惜消耗修为,强行凝聚力量,也要亲手斩杀张横和艾尔莎白。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