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2章 绝望
    望着一步步逼近,满脸怨毒的冯天仁,张横和艾尔莎白互望一眼,不禁脸现苦涩。

    现在,两人体内的真元已暴乱一片,根本无力再动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冯天仁逼来。

    “小子,洋妞,就让你们做一对同命鸳鸯!哈哈哈!”

    冯天仁肆意地狂笑,陡然加快了脚步,他现在也是重创,只想尽快解决了两人,以便有机会疗伤。他可也没忘了,这诡异的地方还有一群尸虻。

    然而,他刚加快身形,这个时候,头顶上嗡嗡声猛然大作,一大片乌云,突然向他笼罩了下来。

    “啊,这些东西竟然还没死绝?”

    冯天仁大骇。

    在刚才那恐怖的双方死拼中,处于爆炸范围内的尸虻,全部化为了乌有。

    但是,这些尸虻,却正是从远处嗅到这里生人的气息赶来的,此刻,嗅到冯天仁身上的血气,更是疯狂地扑击了下来。

    冯天仁这回是真的欲哭无泪了,他凄厉地嘶叫着,拼命地朝狂扑而来的尸虻群怒击猛打。

    但是,尸虻群的数量实在是太恐怖,只是眨眼的功夫,他整个人已被万千只尸虻给包裹,淹没在了黑压压的尸虻堆里。

    “啊!”

    那边,漫天的尸虻群也朝着张横和艾尔莎白狂扑而下。此刻,两人身上根本没有魑魅铠甲封闭气息,因此,也被尸虻群感应到了。

    眼看两人也要遭到冯天仁同样的命运,这个时候,张横陡然奋起最后一丝力量,猛地扑到了艾尔莎白身上,把她紧紧地搂在了怀里。

    与此同时,心念一动,身上的魑魅铠甲,迅速漫延到了两人身上,把他们包裹在了其中。

    嗡嗡嗡!

    刚刚做完这些,漫天的尸虻群已扑下。

    不过,因为刹那失去了两人的气息,尸虻群狂飞乱舞,有许多只还停在了他们身上。只是,被魑魅铠甲隔绝着,没有去啃咬两人。

    张横和艾尔莎白连大气也不敢透一口,两人紧紧地搂在一起,眼对眼,鼻对鼻,丝毫不敢动弹,就如同是两个雕塑一样,一直保持着这个动作。

    好久,直到停在两人身上的尸虻飞走,四周的尸虻也逐渐散去,两人这才缓过了一口气。

    “阿!”

    直到此刻,艾尔莎白这才不由娇吟一声,一张脸已是刹那红到了脖子根。

    貌似此时此刻,两人的姿式实在是暧昧到了极点!

    张横也是臊得老脸血红,他刚才在情急之下,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也就根本没考虑什么姿式不姿式了。

    可是,现在冷静下来,确实是感觉这对人家洋妞太不礼貌了。

    “对不起!”

    张横连忙松开了艾尔莎白,站起了身来,目光却是灼灼地望着她:“这次还是要谢谢你。如果没有你,刚才我肯定被那老家伙一掌给击毙了。”

    张横由衷地道。

    先前以两人联手,动用两件圣器的情况下,仍是被冯天仁重创。如果只有自己一人,那后果完全是不堪设想。

    所以,从这一角度来说,确实是艾尔莎白救了他一命,这让张横心中对她充满了感激。

    “张先生!”

    艾尔莎白羞涩地一笑,却也不愿再在这个话题上扯下去,连忙又把手伸入了胸前的罩背里,拿出了那瓶疗伤的丹药:“你也喝一口。”

    但是,话一出口,艾尔莎白身形却是陡地一僵,俏脸也再次变得血红一片。她立刻意识到,这瓶圣果灵汁,她刚刚喝了一口。

    若是让张横也喝,这岂不是喝她的口水了吗?

    “谢谢!”

    张横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此刻也是急需疗伤,以恢复真元。所以,也不及多想,接过了玉瓶,就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

    等他嗅到玉瓶上那淡淡的胭脂味,还有瓶口残留的艾尔莎白特有的那股气息,张横也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不过喝都喝了,张横也只好装作西里糊涂。

    艾尔莎白的圣果灵汁果然是天下难得的奇药,两人喝下一口,顿时精神大振。体内混乱的真元也渐渐地平息了下来。

    “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

    稍稍休息,张横的目光望向了前方。

    那里,正躺着一具骷髅,这是冯天仁被尸虻啃食,最后留下的遗骸。

    想到这老家伙如此恐怖的修为,竟然被尸虻群啃成了白骨,张横的心中也是有些感慨,更是不愿再在这个地方多呆了。

    当下,两人再次上路,张横仍背着艾尔莎白,包裹在魑魅铠甲里,封闭了全部的气息。

    好半天,两人这才走到了先前死门的门户前,那个大旋涡仍然在缓缓的流转。

    两人那里还会犹豫,立刻进入了大旋涡里。

    再次现出身影,已是在圣湖上,望望四周,两人的脸色不禁都是微变。直到此刻,他们这才想起,还有另外一个人冯慧敏。

    不仅如此,张横立刻想到了赶山鞭和禹王宫中的那枚镇海印。

    “这回不会全便宜了那家伙吧?”

    张横心里咕噜了一句,仔细搜索了起来。

    湖面上那里还有赶山鞭的影子,自然也没有冯慧敏的 身影。

    “快,我们进禹王宫。”

    张横这回是真的急了,自己和冯天仁那老家伙拼死拼活,要是全部便宜了冯慧敏,他心中实在是不甘。

    幸好,当两人再次回到禹王宫,雕像手中的那枚镇海印仍在。显然,在他们进入死门之后,冯慧敏捡了赶山鞭,却没有再回这里,取走这枚镇海印。

    张横松了口气,连忙上前,先是朝禹王神像拜了几拜,这才从它的手中,取下了镇海印。

    镇海印是一枚有半尺方圆的金印,金光闪闪,上面刻画了无数的符篆,在印背上,镂刻着一头龙龟兽,惟妙惟肖,很是传神。

    翻转过来,印面上却并没有文字,只有一幅奇异的图画,无数的线条和小点,看起来象是一幅地图。

    然而,望着镇海印的印面,张横的眉毛却是陡地一凝,心中很是震动:“这怎么可能,这镇海印的印面图案,怎么与叶前辈的那幅藏宝图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心中又惊又疑,张横连忙意念一动,把当日从叶问天残留意识中获得的藏宝图给翻了出来。

    果然,藏宝图的阴影投射到印面上,竟然与印面左边一个角落的痕迹许多相符。只不过,叶问天的藏宝图,显然是有残缺,镇海印印面上的图安,比它多出许多部分。

    “难道当年叶前辈所获得的藏宝图,就是这镇海印的一部分吗?”

    张横这回是真的被惊讶了。

    不过,此刻他却也无遐研究这个问题,体内巫力真元轰然运转,缓缓地注入了镇海印里。

    顿时,整枚镇海印光芒大作,印上的符篆也刹那如同是活过来了一样,急剧地闪烁起来。

    嗡!脑海陡地一震,一个朦胧的身影猛然出现在了意识里,同一时间,一个带着苍桑的声音,在心神处响起:“蕴天地精华,得乾坤造化,孕育两枚神印,一为翻天,一为镇海……”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张横浑身剧震,神情刹那变得震憾莫名。

    出现在意识中的那个身影,赫然与禹王宫神台上的禹王神像一模一样,显然应该就是当年大禹神王残留在印中的一缕意识。

    而他所说的话,正是关于这枚镇海印的来历。

    镇海印乃是上古圣器,与另一枚被称为翻天印的神印,被誉为天地双印。这两枚神印,都是出自天地浑沌,其中蕴含着远古的秘密。

    果然,大禹神王那缕残留在印中的意识最后道:“神印有灵,有缘得之。双印合璧,追根溯源,千古隐秘,一朝解之,且记,且记!”

    声音袅袅,那个朦胧的身影在张横的意识里轰然炸散,化为点点星芒消失。

    下一刻,张横脑海剧震,滚滚的信息流,已涛涛地灌入了意识里。

    “镇海诀!”

    张横喃喃着,神情变得难以喻意的激动,他已得到了这枚镇海印的认主,获得了其中一项上古遗留的秘法。

    不仅如此,得到了镇海印,他也知道了更多有关玄学界的隐秘。

    当日从叶问天残留的意识中,张横了解到,玄学界有一千古之秘,那就是当年元古时诸神消失之谜。

    但是,从如今镇海印中所获得的信息,貌似这一谜底,还真不那么简单,似乎还牵涉到了天地之初浑沌的秘密。

    那么,所谓的玄学界千古之秘,到底隐藏了什么呢?

    张横的神情变得莫名的古怪,他心中很是感慨。

    原本,所谓的千古之秘,对自己这个来自乡村的少年,那是八辈子也扯不上一点关系。但是,自从得到了天巫传承,跨入了玄学界,自己却在与这个虚无飘缈的千古之秘,越来越靠近,似乎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在牵引着自己去寻找。

    微微沉吟,张横把满脑子的疑问甩了出去。

    虽然得到了镇海印,似乎离那个千古之秘越来越近了。但是,要想真正解开它,其实却仍是非常的遥远。貌似大禹神王所留的信息中,只有双印合璧,才能追根溯源。这也就是说,自己还要得到另一枚翻天印,才有可能弄清其中的端倪。

    然而要想得到另一枚翻天印,谈何容易,那可也是一件传说中的圣器,甚至比镇海印更闻名于世。

    “啊呀,不好了,我们可能被困在这里了。”

    正心中寻思,这个时候,站在旁边的艾尔莎白陡然脸色大变,惊呼出声:“神啊,一年一度的禹王崖出海的时间已过了,它现在应该沉入了海里,我们被困在这里面了,这可怎么办?”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