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4章 疑问
    一语提醒梦中人,宋海龙连忙冲入了驾驶室,查看起了导航仪上的定位系统。

    快艇上的任何设备都没有被破坏,因此,他很快就查到了昨天晚上的出海纪录。

    “怎么会是去了那儿!”

    望着那些数据,宋海龙的神情变得怪异无比:“这不就是禹王崖所在水域的经纬度吗?”

    “海龙,你竟然在七月十五的晚上去了禹王崖。”

    唐鸿寿一直跟在宋海龙身后,此刻他也是满脸的惊异。

    要知道,禹王崖做为一片凶险的暗礁区,一向任何熟悉海况的人,都会绕道而走。尤其是有那些奇异的传说,所有在这一带的渔民,都不会故意经过禹王崖,以免惊扰了大禹神王。

    不仅如此,七月十五更是个特殊的日子。在那些传说中,这天晚上,禹王崖下的禹王宫里,禹王的阴魂会在这一夜操练兵将。

    因此,这一天晚上,是绝对不能去禹王崖,否则,要是冲撞了阴兵,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可是,宋海龙竟然在昨天晚上,去了禹王崖,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唐鸿寿心中震动?

    “我真的什么也记不得了。”

    一说到昨天晚上的记忆,宋海龙很是头痛,不由狠狠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怪不得海龙失去了一部分记忆,看来这肯定与他去了一趟禹王崖有关。”

    唐鸿寿沉思起来。陡地,他的眼眸一亮:“海龙,走,我陪你去一趟禹王崖,也许能让你记起点什么。”

    发生在宋海龙身上的奇异之事,让唐海龙陡地意识到了什么,他决定与宋海龙一起,再去禹王崖看看。

    现在已是大白天,而且也早已过了七月十五这个特殊的日子,唐鸿寿却也没那么多顾忌了。

    尤其是他突然想到了欧美访问团同一夜失踪的事,似乎这一切并不是巧合。所以,他才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好的!”

    宋海龙对自己这位表叔还是非常的信任。而且,这事不弄个明白,他实在是寝食难安。

    当下,两人也不迟疑,开着宋海龙的快艇,就向禹王崖那边开去。

    海面上很平静,来往的船只也并不多。

    因为欧美访问团失联人员的事,今天海上出现了许多的巡逻艇,周边一些搞海上旅游的公司,都接到了警方的通知。

    因此,这些旅游公司,都尽可能减少了出海的船只。

    禹王崖并不在正常的航道路线上,当开出半个小时后,宋海龙带着唐鸿寿,向禹王崖所在的海域进发。到了这边,沿途更是见不到任何的船只,广阔的大海,视野可及的范围内,就只剩下了宋海龙这条孤零零的快艇在行进。

    警方虽然派出了大量的搜索队,在附近海域搜索,甚至还请来了国家打捞队的蛙人。

    但是,他们却是被冯慧敏给误导了。

    冯慧敏从禹王宫中出来后,刚好赶上了涨潮前的最后一刻。他自然不会客气,把藏在暗礁群中,当时租来的那条快艇,给开走了。

    只是,冯慧敏对这里的海况并不熟,所以,他回去的路线,却与来时完全不同,只是凭着感觉,开向了陆地的方向。

    最后,这家伙却是把快艇开到了杭州湾东边的镇海角那边。而他在上岸后,也完全不顾那艘快艇,就那么随便抛弃在了海岸边,任由它随波逐流。

    当警方发现这艘快艇的时候,它已是飘流到了扬子角这一带。

    所以,这次警方主要搜索的海域,就是在镇海角以及扬子角这一连线上,他们以为,欧美访问团失联的六人,极有可能就是在这一带潜水,最后出了事。

    但是,他们却那里知道,这与艾尔莎白所在的禹王崖,那完全就是天差地远,两者相距有百多海里,他们这一翻打捞和搜索,自然是要做无用功了。

    禹王崖现在已完全变了模样,不熟悉这里的人,只能看到广阔的海面,原本昨天晚上,露出海面的那些礁岩,现在全部都沉入了海底。

    不过,有导航仪的指示,再加上宋海龙和唐鸿寿两人,对这一带的海况都非常熟悉,所以,他们还是准确地找到了这里。

    只是,望着波光鳞鳞的海面,两人却都是有些毫无头绪。

    大海的潮涨潮落,已淹没了一切痕迹。就算昨天晚上,禹王崖这边发生了什么,但都会因为那些露出海面的礁岩,再次沉入海底而消失。

    两人开着快艇,绕着禹王崖这片暗礁群的外围好几圈,却是丝毫没有什么发现。

    “唉,看来这趟是白来了。”

    唐鸿寿微微摇头,终于放弃了想找到什么线索的打算。

    面对广阔的大海,面对这传说中神秘的禹王崖,貌似个人的力量,确实是微不足道,要想在这里做些什么都不可能。

    宋海龙也是毫无头绪。他本还以为,再次来禹王崖,或许自己能记起什么。

    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似乎这个想法行不通。

    于是,两人互望了一眼,就准备回航。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远处的海面上,轰隆隆的一声巨响传来,一柱怒浪冲天而起,仿佛是海底下突然发生了爆炸,震得整个海面都剧烈地振荡起来。

    :“啊,这是什么?”

    两人大惊,连忙举目向怒浪冲起的方向望去。

    下一刻,两人的神情刹那变得震憾无比。因为,他们看到了一幕让人终生难忘的奇异情形。

    只见,一柱怒浪冲天喷薄,怒浪中,竟然有两个人影赫然出现。

    轰隆隆!

    浪水在海面激荡,那两个人从海底冲出后,怦地一下摔落到了海面上。终于,宋海龙和唐鸿寿看清了那两个人影的状况。

    那是一男一女两个年青人,年纪都在二十多岁的模样。男的是名中国青年,女的却是碧眼金发的洋妞。

    此时此刻,这一男一女正在海面上浮沉,似乎正在泅水。

    “呃,我的天,这怎么可能,他们竟然可以不戴任何潜水设备,从海底冒出来?”

    唐鸿寿浑身剧震,脸色骇然之极。

    在海上经营海鲜养殖也数十年了,他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人能不带任何潜水设备在海底潜水。更何况,这还是传说中神秘的禹王崖。

    一时间,唐鸿寿整个人愣怔在了当场,他还以为自己看到的这两个人是禹王崖中的水鬼阴魂。

    “是他们,就是他们,我记起来了,昨天晚上,就是他们租用了我的快艇。”

    突然,宋海龙兴奋地怪叫起来,满脸的惊喜。

    从海底冲出来的正是张横和艾尔莎白。

    两人虽然错过了禹王崖出水的时期,当他们来到秘境洞口的时候,洞门已封闭,整座禹王崖也沉入了海底。

    不过,得到了镇海印的张横,对此却是并不在意。因为,镇海印正是掌控整个禹王宫秘境的印信。

    换了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在里面等死的份。或许运气够好,可以等待第二年禹王崖再次露出水面的时候。

    但是,对于拥有了镇海印的张横来说,完全不必考虑这些。

    他利用镇海印,从里面打开了秘境的洞口,直接就与艾尔莎白从海底冲了上来。

    只不过,一冲出海底,两人也是傻眼了,放眼是茫茫的海面,两人如果光凭自己的力量,想远渡这片海域,那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也就是说,他们虽然从海底的秘境出来了,但极有可能,会因为没有船只而淹死在这茫茫大海中。

    两人正相视苦笑,却是看到了远处的那艘快艇,而且,两人也立刻认了出来,快艇上的驾驶员,正是那天晚上送他们来这里的那个年青人。

    “哈哈,天助我也!”

    张横大喜,连忙向那边的宋海龙大叫起来:“海龙兄弟,我们在这儿。”

    禹王崖是片暗礁区,快艇只能在外围游戈。当张横和艾尔莎白好不容易游到快艇边,爬上快艇,两人这颗悬着的心也总算放了下来。

    这回,他们是真的死里逃生了。

    “你就是欧美访问团的那个领队艾尔莎白小姐吧?”

    唐鸿寿满脸的兴奋,他在电视报导中曾看到过艾尔莎白,所以一眼便认了出来:“你可知道,你们访问团有六人失联了,这事钱塘市的公安局正在到处找你们,还派了许多巡逻艇和蛙人在搜索打捞。”

    唐鸿寿把有关的事情向艾尔莎白说了一遍,最后道:“刚才我看到你们,已向警方报了案,估计很快就有他们的人赶过来了。”

    果然,正说着话,远处的海面上,已开来了好几艘快艇,其中一艘快艇上,吴国进以及刘海蛟和平振楠等人,全在其上。

    听到唐鸿寿的报案,吴国进等人大是振奋,他们那里还会迟疑,立刻赶了过来。

    开玩笑,要是再找不到艾尔莎白他们,再没有任何的线索,调查小组的人都要撞墙了。

    然而,当几人看到快艇上只有张横和艾尔莎白两人时,一众人的神情不禁都是微微一变。

    如果算上张横在内,这次失联的人一共是七人。但是,现在竟然只有两人回来了,另外的五人呢?所有人的心中,都充满了浓浓的疑团。

    不仅如此,在这一天一夜里,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就会失去了联系?无数疑问如煮沸的米粥,在大家心中汩汩地冒着泡,所有人望向张横和艾尔莎白的眼神都充满了异样。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