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5章 封口费
    张横和艾尔莎白的回归,让吴国进平振楠等一众人振奋无比。虽然心中有许多的疑问,但此处在海面上,却不是谈话之地。

    当下,几艘警艇如同众星捧月般,护卫着宋海龙的那条快艇,向码头行去。

    在甲板上与吴国进他们打了招呼,张横和艾尔莎白进入了快艇的驾驶室,唐鸿寿和宋海龙两人都在这里。

    “唐先生,宋先生,这次多谢你们相救。”

    艾尔莎白和张横向两人道谢。

    “应该的,应该的!”

    唐鸿寿连连摆手,脸上露出了狐疑之色:“艾尔莎白小姐,张先生,我和海龙刚才看到你们从海底冲出来,你们这是怎么办到的?”

    唐鸿寿对刚才看到的情形,一直难以释怀,此刻,终于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海底冲出来?”

    艾尔莎白和张横对视一眼,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神色:“我们有吗?唐先生和宋先生可能是看错了吧?”

    “呃!”

    唐鸿寿一怔,一时却有些不明白两人的意思。

    “唐先生,我看你的养殖场经营的非常不错。”

    艾尔莎白换了个话题:“而且,这近海旅游的项目,也非常有前景。我们这次来华夏访问,除了交流外,也是想搞一些投资。我看唐先生的这个近海旅游项目,就非常值得投资,不知唐先生是否愿意与我们合作?”

    “啊,艾尔莎白小姐要投资!”

    唐鸿寿身形不由微微一震,猛地似是意识到了什么。

    “嗯,是的,如果唐先生有兴趣,我会派人与你接恰。我看钱塘到入海这一条航道,景色非常的美丽,可以做为一条水上观光线路。”

    艾尔莎白俏脸上露出了灿烂的微笑:“缺的只是一条毫华的游船。所以,如果唐先生有意愿,我可以投资三千万美元,购买一艘游艇,到时就由唐先生这方面负责这条水上观光线路的运行。”

    说着,她目光望向了宋海龙:“嗯,我看宋先生的驾驶水平非常不错,正好做那艘游艇的船长。”

    艾尔莎白抛出了橄榄枝。

    “啊,这太好了,我当然愿意。”

    唐鸿寿神情顿时变得激动莫名,整个人都兴奋得难以自己。

    不仅是他,正驾驶快艇的宋海龙,也是浑身剧震,差点就把握不住方向盘。

    天啊!投资三千万美元的一艘豪华游艇,竟然让他做船长,这岂不是要一步登天?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宋海龙惊喜若狂。

    “唐先生有意愿就好,我会很快派人与你恰谈此事。”

    艾尔莎白笑得更灿烂了:“这次我和张先生在海上失事,已飘流了一天一夜,如果不是遇到你们,我们这回是真的糟了。所以,非常感谢两位的援手。”

    “不用谢,应该的,应该的。”

    唐鸿寿连忙客套。但是,说了一句,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脸上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不过,这也是艾尔莎白小姐和张先生吉人天相,在海上飘流了这么长时间,还能幸存下来。”

    唐鸿寿终于明白了艾尔莎白的意思,她之所以要提出合作,愿意投资三千万美元,这是在感谢他们救命之恩的同时,也是在封他们的口。显然,她是不愿她和张横两人是从海底冲出来的事实,让更多的人知道。

    唐鸿寿自然是聪明人,明白了这层意思,立刻就再也不提两人从海底冲上来的事了。

    “谢谢唐先生,谢谢宋先生,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见对方已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艾尔莎白也是非常高兴,与两人握了握手。

    这次禹王崖的探险,自己已达到了目的,取得了遗失多年的圣器海王之矛。所以,现在的艾尔莎白,实在不希望自己这次行踪让别人知道的更多,以免节外生枝。

    所以,她不惜用投资的名义,砸下三千万美元,用来封唐鸿寿和宋海龙的口。

    比起圣器海王之矛,区区三千万美元,对于教庭来说,无非就是毛毛雨。

    但是,这却完全改变了唐鸿寿以及宋海龙的命运。有艾尔莎白的这笔投资,唐鸿寿的鸿洋养殖场,声名会更上一层楼,带给他的好处自然是勿用多说。

    至于宋海龙,一旦成为三千万美元打造的豪华游艇船长,那可就是鸟枪换炮,身份和地位也完全不同了。

    听着双方的交流,张横望向艾尔莎白的眼神又多了一丝异样。

    他也是没有想到,这个洋妞出手是如此的阔绰,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砸出三千万美元。

    看来,这个巫妖女皇,还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快艇终于到了码头,张横和艾尔莎白象是国宝熊猫一样,被一众全副武装的警察保护着,上了一辆特制的警车,在唐鸿寿和宋海龙怪异的目光中,呼啸而去。

    在省公安厅里,吴国进副厅长亲自接见了两人,并了解了这次失联案件的状况。

    不过,张横和艾尔莎白两人,早在路上,就已商量了应付之策。

    于是,震动整个江南省上下的欧美访问团人员失联的事,总算有了定论。

    按照张横和艾尔莎白的说法,他们这次出去海上夜游,本想在浅海处潜水。那知,却意外地遭到了鲨鱼群的袭击。

    最后,同去的几人,除了张横和艾尔莎白之外,其他人都葬身鱼腹,他们虽然逃脱了鲨鱼群,但迷失在了海上。

    如果不是凑巧遇到唐鸿寿和宋海龙的快艇,他们极有可能也会葬身在这茫茫的大海中。

    两人就这么信口雌黄,编造了一个故事。

    反正这次事件的当事人,除了他们和冯慧敏之外,其他人都死在了禹王崖的秘境里。

    所以,他们想怎么说,根本不会有别人来反驳。

    而江南省以及钱塘市,也根本不想深揪此事。失联的事件,做为一个意外事故,也是大家都想看到的结果,至少这能给公众一个交待,也不会影响到各方面的关系,从而造成恶劣影响。

    张横回到家的时候,免不了又被父母他们一阵责备。

    幸好,以前的张横,也偶尔会失联几天,象去新僵的那段时间,进入地底大裂缝后,就没有了消息,手机根本没信号。

    所以,父母他们也是知道,他这两天肯定又是去干了什么。

    此刻见他终于回来了,虽然嘴里责备,但心里其实是为他担心。

    张横自然能明白父母的心情,安慰了几句,这才进入了自己的书房。

    这次禹王崖的历险,虽然凶险万分,但是,张横却也是得到了天大的造化。

    尤其是得到了上古遗留的镇海印这件圣器,让张横受益颇多。

    事实上,禹王宫内并蜚只有赶山鞭和镇海印这两件圣器,整个禹王宫所在的秘境,就是一个庞大的风水阵。而且,每一处地方,都有许多奇花异草等珍稀灵药。

    张横掌握了镇海印后,也可以掌控整个禹王宫秘境,在了解了那些复杂神奇的风水阵布置后,确实是让张横感叹不以。

    元古时圣人的手段,果然是非同凡响,就以当年的禹王能在秘境中留下那些精妙的风水阵,就不愧神王的称号。

    而这一切,对于张横来说,无疑又是一座巨大的宝库,等他慢慢研究透了秘境中风水阵的布置,他将会在这一方面会有一个质的飞跃。

    盘膝坐到了沙发上,心念一动,镇海印嗡地一声,悬浮到了面前的空中。

    一缕巫力真元探入,整枚镇海印顿时光芒大作,在空中幻化出了一片虚拟的秘境影像。

    这正是镇海印中隐藏的秘境风水阵势的机要,张横凭此就可以研究其中的奥秘。

    渐渐的,张横完全沉浸在了这种玄奇的感觉中,忘了时间的流逝。

    当张横再次惊醒过来,时间已是第二天的早上。

    收了镇海印,张横长长地舒了口气,感觉神清气爽,在秘境里所受的那些伤势,几乎都已恢复了过来。

    风水阵势的研究,对于张横来说,也是一种修练,而且,镇海印本身就蕴含了一股神秘的力量,能丝丝缕缕地滋养张横,这一夜的观摩,确实是让他得益非浅。

    “嗯,得去五洲大酒店吴总那儿一趟,看他准备的怎么样了。”

    张横沉吟了一下,拨通了吴行舟的电话。

    欧美访问团的事情已了,张横现在全部心思,都放到了对付奥斯达这个骗子公司身上。他可没忘了,要为陆晓萱出口气。

    因此,这些天来,虽然忙着与欧美访问团打交道,但却也没停下暗中对付奥斯达公司的布局。而五洲大酒店,正是这一布局中最重要的一环。

    “啊哈,是张少啊!”

    电话拨通,立刻传来了吴行舟爽朗的笑声:“好几天没见了,张少也不过来关照一下弊店。”

    “哈哈,吴总客气了。”

    张横打了个哈哈,却也不拐弯抹角:“不知道吴总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

    一听张横说到正事,吴行舟的语气也变得肃然起来:“张少您的事就是我的事,所以,一切按您的吩咐,在准备了,我们酒店顶楼最豪华的会议厅也早已腾了出来,就等张少您过来亲自布置。”

    “好,那就多谢吴总,我马上就过来。”

    张横的眉毛微微一挑,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神色。

    这次他请吴行舟帮忙,就是要搞出一回声势浩大的大事件来,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阴奥斯达,好好整整这个骗子公司。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