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7章 偷偷约会的女孩
    “月儿,就是那两个家伙在跟踪你吗?”

    张横轻轻地揽住了柔然水月,神情却是陡地一凛:“不要怕,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说着,张横就准备转身。

    但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怀里的柔然水月却是俏脸变色,猛然死死地把他搂得更紧了:“猫哥,不要,你千万不要惊动他们,否则,这次我来见你,就只能到此结束啦!”

    “月儿?”

    张横身形一滞,不由目光再次落在了柔然水月的脸上,心中更是犯起了低咕。

    从柔然水月的话中来看,显然她这次被人跟踪,不象自己想象中那么简单。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横正想再问,但是,望着柔然水月那带着哀求的目光,他终于什么也没再说,只是下意识地把怀里的女孩子揽得更紧了。

    虽然,张横不知道,在月儿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心中已有了决定,自己绝不会让她受任何人欺负。

    好一会儿,那两个黑背心壮汉,在四周搜索了半晌,似乎并没有发现他们要找的目标,两人低咕了几句,便向远处走去。

    “好啦!”

    柔然水月挣脱了张横的怀抱,俏脸上露出了娇羞的神色:“谢谢你啦,猫哥,这次多亏你,不然,我得被他们抓回去,嘻嘻,又要错过与你相见的机会了。”

    “月儿,那两个到底是什么人?”

    张横皱了皱眉头,感觉她所说的话里有话,张横实在是想知道其中的原因。

    “嘻嘻,没事啦!”

    柔然水月显然是不想说这些,朝着张横挥了挥手:“猫哥,好不容易见到你,你可是说过了,要带我好好玩玩,现在我就交给你啦!”

    说着,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俏脸上又露出了调皮的神色:“当然,你可不能欺负我,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来见你的啦!”

    柔然水月又恢复了那个网络上略带着一丝刁蛮,却充满了清新的开心果模样。

    “哈哈,好,那我就带你去好好玩玩。”

    见她不愿说自己的事,张横也不便多问,把所有的疑问暂时压在了心底。

    能与柔然水月在现实中相见,也是张横多年的愿望,他也希望自己与她这短暂的相处时间,会留下最美好的记忆。

    所以,他也不再提刚才的事,带着柔然水月上了车。

    车子上早被贴了罚单,他刚才的乱停车,已是被交警给注意上了。

    不过,张横那里会在乎,今天,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不会去管,他只想好好地陪柔然水月,让她渡过快乐的一天。

    “嘻嘻,猫哥,想不到你现在真的发达了哦!”

    看到张横开的这辆牛皮哄哄的限量版陆虎,柔然水月俏脸上露出了调皮的神色:“不过,你发迹的也太快了吧?你不会是为了见我,特意借来的豪车,给自己充脸面的吧?”

    她与夜猫在网上交往了好几年,对张横的情况自然是非常的了解,半年前,这只夜猫还是个打工仔。怎么这次过来,他就开上了如此的豪车。

    所以,柔然水月对张横抱着一丝怀疑。

    “哈哈,月儿,猫哥现在可不是吴下阿蒙了。”

    张横也不在意:“上回我就跟你说过了,我以前是蜇伏,现在是爆发,凭着我那无名师父教我的医卜星相,猫哥如今赚钱可是大能手。”

    张横自获得天巫传承后,随着力量的增加,以及身份地位和财富的提升,也让他的心态有了很大的变化。

    因此,之后在网上与柔然水月的聊天中,细心的她立刻觉察到了夜猫的这些不同。

    张横自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变化,他当时就把那个香火老头的故事,说了一遍给她听。

    只是,柔然水月一直抱着置疑的态度,此刻,见到了张横的豪车,这才会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嘻嘻,好啦!”

    柔然水月也不纠结这些:“反正不管你是借来的豪车,还是真的发达了自己买的车,我只知道,你是我的猫哥,别的我都不管啦!”

    到钱塘,首选的游玩之地当然是西子湖,尤其是当年发生在这里的那个美丽传说,更是让无数痴男怨女沉迷。

    张横带着柔然水月,就游玩了西子湖。

    段桥,雷峰塔,一个个景点游玩过去,每一个景点都有一段故事,柔然水月突然变得多愁善感起来,完全沉醉在了那一段段美丽传说中。

    “猫哥,白娘子好可怜,为了许仙那个呆子,被压在了雷峰塔下。”

    柔然水月眼睛有些红红的,目光突然望向了张横,神情中现出了一抹难以喻意的神色:“猫哥,要是有一天我也象白娘子一样,被压在了雷峰塔下,你是不是也会象许仙那样,只会眼睁睁地看着我呢?”

    “月儿!”

    张横心头一震,不由自主地握住了她的手。

    虽然柔然水月的这翻话,是因为情绪受到了那个美丽传说的影响,但是,张横敏锐地感觉到,她的内心深处,似乎隐藏了一个秘密,让她害怕,这才会联想到白娘子被压在雷峰塔下的事。

    那么,是什么让她如此的恐慌呢?

    张横的心头陡地浮起了一团疑云,望向柔然水月的眼神中也不禁充满了爱怜:“月儿,如果你被压在雷峰塔下了,那我愿意成为第二个白娘子,不惜水漫金山,也要把雷峰塔给摧毁,把你救出来!”

    “猫哥!”

    柔然水月娇躯一震,目光变得炽烈无比:“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张横慎重地点头:“月儿,无论你在哪儿,只要你遇到了难事,我一定会来帮你。”

    “猫哥!”

    柔然水月脸上露出了悲喜交加的神情,续尔,微微摇了摇头:“其实,有你这句话,我就没交你这个蓝颜知己。猫哥!”

    说着,她用力地甩了甩头,似是要把杂乱的情绪甩出去。

    当她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已恢复了平静:“猫哥,我们去林隐寺,听说那里的菩萨很灵验的,我想去烧香。”

    “嗯,月儿。”

    张横点头,心中的那团疑云却是更浓了。

    从柔然水月的情形来看,她的内心显然有着一件难以解决的事,这才让她的情绪变得如此的多愁善感。

    只是,她不愿说,张横也不好追问,心中却已是在寻思着,是不是可以帮帮她。

    已是下午三点多钟,今天又不是节假日,林隐寺显得有些空旷。门口除了那些摆摊算命看相的外,也就是一些买卖香烛和食品的小摊,香客并不多。

    张横和柔然水月来到了寺门前,两人正要向内走。

    这个时候,一个看门的知客僧上前拦住了两人:“阿弥佗佛,两位施主留步,今天下午本寺净斋日,不接待香客,施主请见谅。”

    “净斋日不接待香客?”

    张横和柔然水月一怔,两人还真没想到,林隐寺还有这样的规矩。

    张横虽然在钱塘住了好多年,但林隐寺也只是跟着师兄刘兴强来过一次,所以,对于这里的所谓规矩,根本一无所知。

    而柔然水月是第一次来,自然也不清楚这里是不是真的有这样的规矩。

    一时间,两人还真有些发蒙。

    “大师,能不能通融一下。”

    张横沉吟着,正想让知客僧通融通融。

    突然,站在身边的柔然水月俏脸大变,忙不迭地一闪身,已躲到了张横身后:“猫哥,快走,我知道为什么林隐寺不接待香客了。”

    “月儿,怎么了?”

    感受到躲在自己身后的柔然水月的惊惶,张横不由心头大震。

    只是,他一时还真没弄明白,她怎么会如此的惊恐。

    “小姐,不要躲了,老爷让我们一直在找你。”

    这个时候,在林隐寺的门内,两名大汉已急冲冲地跑了出来,向着张横这边奔来。

    “是那两个家伙!”

    张横的眼眸陡然一凝,脸色也猛地变得难看无比。

    不错,从寺门里出来的那两名大汉,正是刚才在武林路遇到的那两个黑背心。

    此时此刻,两人神情肃然,已朝着张横身后的柔然水月直奔而来。

    “啊呀,我不回去,你们跟爷爷说,我要一个人玩几天。”

    柔然水月一个劲地向后退,转身就要跑。

    “小姐,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两个大汉那里还能让她再跑了,已是一前一后拦住了她的去路:“你要是再不回去,老爷他可真生气了。”

    说着,两人中的一人,已拿出了手机,似乎是要给人打电话,。

    “猫哥!”

    柔然水月无助地望向了张横,一脸的可怜相。

    “月儿!”

    张横此刻也有些发蒙。

    他就算是傻瓜,也看出情形貌似不对,尤其是从这两人对柔然水月的称呼来看,他们好象是月儿家里的保镖。

    现在,他总算有些明白了,为什么刚才柔然水月说,她是好不容易才能出来见她,原来,她这次出来,是瞒着家人,好象她爷爷就一直在派人找她。

    一念及此,张横也有些不知该怎么办了,貌似这事他做为一个外人,还真不好插手。

    然而,张横正迟疑间,那边的两名大汉,陡地目光一凛,已是满脸不善地望向了他,神情中满是敌意。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