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9章 贵客
    “他是我朋友!”

    见到曹宇出来,柔然水月不由一愣,但是,感受到曹宇那阴厉的眼神,柔然水月的俏脸不由一寒:“我的事现在还轮不到你来管。”

    说着,又轻轻地推了张横一把:“猫哥,你快走。”

    柔然水月自然清楚曹宇这位世家大少的性格,以这家伙的纨绔本性,平时是没事都会要惹事,更何况象现在这样的情形。

    所以,柔然水月实在不想张横留在这里,想让他快点离开,以免再生枝节。

    说实话,对于曹宇,柔然水月是一点没有好感。据她的了解,这位曹家二公子,在上京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与他有一腿的名星名模不计其数。

    虽然这是大多数世家纨绔的本性,在他们圈子里,美其名曰:男人本色!

    可是,要让柔然水月与这样一个纨绔结婚,这却是她所不愿。这让她对曹宇充满了恶感,这段时间的相处,更是从来没有什么好脸色给他看。

    然而,她却也知道,自己无法改变命运,曹家与赵家的联姻,关系到两个家族今后的发展和布局,双方的家长,绝不会因为她的意愿而改变。

    所以,她已注定了要成为这次联姻的牺牲品,这也是她心中最悲哀和无奈的事。

    刚才,在雷峰塔的时候,她之所以会向张横说,如果她也象白娘子一样,被压在塔里。就是因为,她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处境。

    对于柔然水月来说,曹家就是一座雷峰塔,一旦曹赵两家联姻,她就是被压在了雷峰塔下的白娘子,从此就没有了人生的自由。

    这也正是她这次一定要来见张横的原因。

    张横是她网上的蓝颜知己,双方交往了这些年,虽然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是,这些年的相互关心,牵挂,却已是让她把夜猫深深地刻在了心里。

    虚拟的网络世界,两个真实的人,敞开的心扉,让彼此烙印了对方。

    此刻,曹宇突然出现,当众责问自己,柔然水月那会给他好脸色。

    “园园,你……”

    曹宇身形一滞,一张脸却是刹那铁青一片。

    柔然水月的真名叫赵园园,乃是奥岛赵家第三代中的长孙,在家中最受赵老爷子宠爱。

    只是,曹宇做梦也没想到,赵园园在人前都这么不给他面子。

    这让曹宇如何不羞恼交加?

    陡地,他的目光猛然望向了张横,神情一凛,眼神中已满是怨毒。

    他把赵园园对他的冷落,完全推在了张横的身上,也把张横当成了他的情敌。

    场中的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压抑起来,栾绍庆急得直搓手,刘涛和魏传伟两人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曹公子是他们的贵客,是未来赵家的孙女婿。

    但是,他们的小姐赵园园,却带着另一个男子出现在这里,与曹公子之间要发生冲突。

    要是双方真的斗起来,他们还真不知该帮谁才好。

    禅房里,赵老爷子和智能大师仍在品茶。

    陡地,智能大师拿着茶盏的手微微一滞,脸上也露出了异样的表情。

    “大师,怎么了?”

    赵老爷子喝茶的动作也不禁一僵,满怀惊异地望向了智能大师。

    “阿弥佗佛!”

    智能大师宣了个佛号:“看来,今日果然是个好日子,老衲感应到有遗贵客上门了。赵老施主,请稍待,老衲得亲自到门口去接一下。”

    “哦!”

    赵老爷子的眉毛陡地一挑,心中很是震动。

    以智能大师的地位,能被他称为贵客,又要亲自去迎接的,那又会是何方高人?

    要知道,纵然是他赵老爷子做为奥岛四巨头之一,他这次来拜访智能大师,也没有能得到大师的亲自迎接,只是让林隐寺闭寺半天,以示礼遇。

    现在,门外之人竟然让大师破格出迎,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赵老爷子心中震惊?

    “大师,既然是贵客,老朽就陪同您一起去迎接。”

    微一沉吟,赵老爷子也站了起来。

    他也有些迫不急待,想看看智能大师所迎接的高人是何方的神圣。

    当两人走到林隐寺的门口,正好就看到了曹宇怒目横视逼向张横的情形。

    赵老爷子的眉头不禁微微一皱,心中有些不阅。

    他一向看曹宇这年青人比较稳重,怎么今天在林隐寺面前,却表现得象个市井之人一样,一点都没有世家公子的风度。

    然而,当他的目光望向前面,看到赵园园和张横手拉着手,站在那儿的时候,他的脸色顿时变了。

    赵老爷子赵禀渊是最注重家教和礼仪,对赵家的子弟,更是从小严格教养。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最宠爱的孙女,不仅在到了钱塘后,玩起了失踪。

    现在,更是与一个陌生男子,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这那里还有丝毫的大家闺秀的形象,成何体统?

    陡地,赵禀渊的目光变得凛然起来,眼神愤怒地瞪在了张横身上。

    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孙女之所以突然失踪,显然就是跟眼前这个年青人有关。

    他自然是相信自己的孙女,那么,孙女现在出现这样的变化,肯定是受了这年青人的影响。

    一时间,赵禀渊心中已是暗暗地记下了张横。

    “阿弥佗佛!”

    这时,智能大师高宣一声佛号,已跃众而出,来到了张横面前,目光灼灼地打量着张横:“老衲突有感应,还以为是那位同道前来小寺。想不到原来是净禅师兄的小友……小张同志,阿弥佗佛,善哉,善哉!”

    “您是智能大师?”

    张横虽然不认识眼前的老和尚。

    但是,看这老和尚年纪已有七八十岁,虽然身形消瘦,但精气内敛。尤其是在天巫之眼的感应中,全身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金光里,竟然与当日所遇到的净禅大师,不相上下。

    这也就是说,眼前的这个老和尚,已是达到了三品顶峰修为的高人。

    张横的心里咯噔一下,立刻猜测出这个老和尚可能就是林隐寺的方丈智能大师。

    貌似当日在与净禅大师的交谈中,也曾说起过智能大师。

    “阿弥佗佛!”

    智能大师微微颌首:“净禅师兄果然是慧眼识英雄,今日一见,确实是非同凡响,不愧当日王书记也要赞你一声小张同志,阿弥佗佛。”

    智能大师目光落在了张横的手腕上,那里,正缠着净禅大师当日所送的佛珠。

    他其实最初在禅房里所感应到的,正是这串佛珠的气息,还以为是净禅来了。但是,之后又感觉到了一种别样的波动,这才马上意识到了什么。

    他自然也是听过,当日净禅与张横相识的过程,也知道,净禅曾把张横慎重地介绍给省委王书记,张横那个小张同志的称号,就是由此而来。

    甚至连最心爱的佛珠都赠予了张横。足见净禅对张横的重视。

    因此,一感应到净禅的那串佛珠,又有一缕奇异的气息,他顿时猜测到寺门口来了谁,这才会亲自出来迎接。

    对于俗世中的人来说,张横所展现出来的是风水命理上的能力。

    但是,对于玄门之人来说,尤其是象净禅大师和智能大师,这样的高人,却都能预感到某些东西,所以,他们对张横都表现出了特别的礼遇。

    说着,智能大师已是再次合掌,做一个请的手势:“张施主,你与净禅师兄是忘年之交,那老衲也就托个大,称施主为一声小师弟。还请小师弟进内一坐!”

    智能大师的资态放得很低,而且,表明了要与张横平辈论交。

    但是,他的这一举动,却已是把四周所有人给震憾了。

    刚才阻止张横他们进去的知客僧,现在早已缩起了脑袋,头低得恨不得钻到僧袍里。

    乖乖,这个年青人竟然让方丈亲自前来迎接,而且,还让方丈以平辈相交。天啊,这是何方的神圣?

    可是,就是这么一位高人,刚才却被他拦在了门口,要是这事被方丈知道了,估计自己得去扫两年的厕所吧?

    “啊,智能大师亲自出来迎接的竟然就是这年青人?”

    赵禀渊正暗自盘算着,是不是要调查眼前那个年青男子的来历,弄清他与自己孙女的关系。

    此刻,看到这副情形,却是身形一震,望向张横的眼神刹那变了,充满了惊骇。

    他自然清楚智能大师在佛学界的地位,那么,这个年青人,能得到智能大师如此的礼遇,他又会有什么恐怖的背景?

    “呃,这是?”

    不仅是他,旁边的曹宇以及栾绍庆和魏传伟刘涛等人,也是个个惊呆了。

    智能大师的这一举动,确实是把几人全部给惊得目瞪口呆。

    “猫哥,你,你,你……”

    赵园园张口结舌,一时愣在了当场。

    她就算长三个脑袋,也是绝不会想到,一直与自己在网络上聊天的夜猫,这个一直以为他是个打工仔的猫哥,竟然能得到智能大师如此的器重。

    “月儿,怎么了?”

    张横微微一笑:“怎么不认识我了?”

    “呃,猫哥!”

    赵园园还是感觉难以置信,但是,望向张横的眼神里,已满满的都是小星星。

    “小子,想不到你还有些来历。”

    一边,曹宇终于恢复了过来,只是,看到张横与赵园园之间那副亲近的模样,一团怒火,妒火,恨火却是刹那燃炽:“不过,敢跟本少抢女人,不管你是谁,本少都不会让你好过。”

    曹宇咬牙切齿,神情都有些微微的扭曲了。

    虽然他与赵园园之间并无感情,双方的相处也一直不愉快,甚至即将的联姻也完全是为了两个家族的利益考虑。

    但是,眼看即将成为自己未婚妻的女人,与一个陌生男人如此的亲近,这让他感觉是狠狠地被掴了脸。因此,他是把张横给恨上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