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2章 特殊的模特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各位来宾,大家好!”

    拍卖师徐清美是位年纪在二十七八岁的年青人,以前是五洲大酒店的一位蛋糕裱花师。不过,自五洲大酒店开始举行每月一次的拍卖后,他从众多的应聘者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如今这里的专场拍卖师。

    徐清美人如其名,整个人透着一股书卷气,主持的风格更是诙谐幽默,很受大家的欢迎。

    此刻,他走上了前面的拍卖台,微笑着向下面的一众贵宾道:“我是拍卖师徐清美,今天非常荣幸能主持这次特别的拍卖会。”

    “今天拍卖的第一件物品是一幅字。”

    徐清美娓娓而谈,开始介绍拍卖的第一件物品:“这是钱塘林隐寺方丈智能大师,特意为这次拍卖会书写的一幅字。”

    “智能大师今年已八十有九,是当今佛学界中硕果仅剩的几位高僧之一,他的真迹,更是极少流落民间。”

    徐清美的声音变得高亢起来:“因此,他的这幅字,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现在,拍卖开始,底价一万!”

    五洲大酒店拍卖的物品,类刑各异,不仅有各种各家收藏的古董珍品,也会有一些名家字画,甚至一些当代名人使用过的东西,也会偶尔出现。

    这回,第一件拍卖品却是智能大师的字画,这顿时引起了全场的轰动。

    智能大师在钱塘,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尤其是场中这些钱塘的巨商贵贾,那一个不想与他结个善缘。

    只是,智能大师年岁已高,这些年根本不再见客,因此,在场的人中,见过智能大师的,还真是聊聊无几。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今天智能大师的手稿,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听主持人的意思,这还是智能大师为了这次拍卖会,特别书写的字画。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场中众人心中暗自惊讶?

    只是,谁都没想到,这次智能大师之所以会亲手书写一幅字画,来这个拍卖会上拍卖,这完全是看在张横的面子上。

    徐清美这边说着,拍卖台的屏幕上,已现出了智能大师这次所写的那幅字。

    只见,那是一幅有三尺左右的长卷,上面写着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慈航普渡!

    下面的署名正是智能大师。

    “好字!”

    张横暗暗点头:“智能大师功力深厚,所写的字更是刚劲见骨,确实是有大家风范。”

    这幅字虽然并不蕴含智能大师的念力,但是,却也浸淫了智能大师数十年在佛法上的功力。

    因此,这幅字虽然不是法器,但如果放在家中或书房里,却绝对能镇煞避邪,无疑是一件极佳的风水道具。

    “十万!”

    张横那里会客气,立刻报了一个价。

    “一百万!”

    张横的话声刚落,立刻有人加价,而且一下子就报了个一百万。

    “二百万!”

    加价的人非常踊跃,而且一个个出手不凡,智能大师的那幅字,从最初的一万底价,一下子涨到了二百万。

    这也可以看出,智能大师在众人的心目中,确实是很有地位。

    张横笑的很开心,他刚才的十万报价,也就是个抛砖引玉。现在,气氛热烈起来了,他自然不会去参与竞拍。

    “四百万!”

    “五百万!”

    竞价的人此起彼伏,这幅字很快就被叫到了一千万。

    “四十八号桌一千万一次,一千万二次!”

    到了一千万,继续竞价的人就少了许多,台上的拍卖师徐清美那充满扇动性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一千万三次,恭喜四十八号桌拍得了智能大师的这幅字。”

    顿时,场上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张横抬头望去,见四十八号桌的客人,正是平山。

    平山很有礼貌地站起了身来,向四周鼓掌的人微微欠身,以示感谢。

    现在的平山,经历了那次教训,倒是收敛了许多,还真有了几分沉稳的气度。

    他微笑着向场中众人鞠了个躬,这才道:“在下是受人之托才拍下这幅字画,谢谢诸位的承让。”

    平山很明白,他喊出一千万后,下面就没有人再竞拍,这完全是看在他是平振楠局长公子的份上。

    否则,以智能大师字画的价值,就算再加一千万,也是有人愿意收购。

    而他之所以要说那句受人之托,也是在表明,他化一千万巨款,可不是自己拿出来的。

    否则,以一个钱塘市公安局副局长公子的身份,能化如此巨资,拍卖一幅字画,这无疑就是在给他老子添麻烦。

    噼噼叭叭!

    下面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人们一个个都会心地笑了。

    不管平山说的是真是假,大家都当是真的。能参与这样的拍卖会,那一个不是懂规矩的人。

    第一件拍品,就拍出了一千万的高价,却是让拍卖会的气氛完全被调动了起来,场中人们的热情高涨。

    第二件拍品是一件青花瓷,底价也是一万。

    竞价的人仍是非常的踊跃,最后以三十万成功被拍走。

    事实上,今天能出席这个拍卖会的人,还真没一个是在乎钱的。无论是五洲大酒店的那些会员,还是五洲大酒店邀请的客人,都是这钱塘市有头有脸的成功人士。

    在这样的场合下,谁会在乎钱,貌似大家在意的就是一个面子,还有能出席这样的拍卖会能得到的人脉关系。

    所以,拍卖会的气氛很是火热,一件件拍卖品上台后,很快就会被拍走,而且拍卖的价格,都是远远地超出了最初的底价。

    张横自最初智能大师的那幅字叫了一次价后,就再也没有叫价,只是在角落里静静地看着四周人的表现。

    他今天来此的目的,并不是要拍得什么物品,而是为了自己策划已久的那个计划,因此,他在等待着。

    当第十件拍卖品上台的时候,张横的精神陡地一振,眼睛也亮了起来。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来宾们,第十件拍卖品是一枚风水道具,名叫香香寇。”

    拍卖师徐清美充满扇动性的声音再次回荡全场:“这是一件非常稀罕的物品,在下虽然主持了不少的拍卖会,却也是从来没有看到过类似的物品。”

    随着拍卖师徐清美的介绍,台前的屏幕上,现出了香香寇特写的镜头。晶莹透彻的水晶里,无数的星辰流转闪烁,彩光奕奕,确实是光彩夺人,看起来仿佛真的象是一枚宝石。

    下面所有人的目光,也全被屏幕上的那枚香香寇所吸引,尤其是这东西确实是谁也没有听说过,更是没有见过。因此,都引起了好奇心。

    “这枚香香寇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名字,据说还有一个典故。当年乾隆黄帝时期回族的香香公主,她之所以会遍体生香,经年不衰,就是因为身上佩戴了一枚香香寇的原因。”

    拍卖师徐清美继续道:“这次举办方受一位神秘人士之托,有幸能在此拍卖这枚香香寇,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可以说,这枚香香寇,是自乾隆年后,再次现世的第一枚。”

    “为了让在座各位亲眼体验香香寇的神奇,我们特意请大家鉴赏。”

    拍卖师徐清美说着,手掌轻轻地拍了拍。

    顿时,四周灯光一暗,所有的照明在这一刻突然熄灭。而一柱聚光灯,却从顶上射了下来。

    聚光灯里,已俏生生地站着一个女子。

    那女子穿着一身素色的衣裙,金色的长发束着一个花环,整个人似有种如梦如幻般的感觉,尤其是她的眼眸是蔚蓝色的,在这聚光灯的掩映下,更显得有一种别样的风情。

    “哇,艾尔莎白小姐,竟然是她亲自来当模特!”

    四周响起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许多人认出了聚光灯下的那位金发女子,正是前段时间,在钱塘引起轰动的欧美魔术师访问团的团长,艾尔莎白小姐。

    只是,大家还真没想到,以艾尔莎白的特殊身份,又是如此绝色艳丽的美女,这次竟然会甘愿当一名拍卖品的模特出现在场中。

    这样的事实,确实是让无数人心头震惊。

    “这洋妞佩上香香寇,确实是光彩照人,风情万种!”

    角落里的张横,望着聚光灯下的艾尔莎白,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

    这次艾尔莎白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甚至甘愿当香香寇的展示模特,自然是张横努力的结果。

    说实话,张横举办这次拍卖会,就是为了要把香香寇在拍卖会上引起轰动。

    但是,张横也知道,香香寇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物品,要想让大家观注它,光靠说的天花乱坠是没用的,最主要的还得看它实际所展示出来的效果。

    为了能达到最有效的展示,张横不得不厚着脸皮请艾尔莎白出面。

    那次失联事件后,虽然没有造成外界很大的影响。但是,欧美访问团毕竟是有五个人失踪。因此,艾尔莎白的行程,不得不又担搁了一段时间,以便处理善后的事宜。

    而自从那次与艾尔莎白共同历险,两人之间的关系自然是不一般了。张横之后也找过艾尔莎白好几次,与她渐渐的也从最初的那种生疏,变得熟悉起来。

    最后,张横提出了要请她在拍卖会上当香香寇模特的要求。

    艾尔莎白没有丝毫的犹豫,答应了张横的要求,这才会出现在这拍卖会上。

    此时此刻,那枚张横特意为拍卖会准备的香香寇,就镶嵌在一条白金项链上,佩戴在艾尔莎白的脖子间。

    在聚光灯耀眼的灯光下,香香寇散发出淡淡的星光,让艾尔莎白整个人都仿佛笼罩了一层炫丽的星芒,真的给人一种光彩夺目的感觉。

    但是,让所有人震憾的却还在后头。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